穿成敌国侯夫人

作者:江水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胥瑶在黑暗中跟着贺谨拐了两道弯,便听见不远处鼎沸的人声。
      
      大街上灯火辉煌,将王都的上空映得宛如白昼,连带着几条街以为,都被这夺目的光辉所覆盖。
      
      胥瑶的目光一下子就被吸引过去。
      
      从小巷钻出来,便与街上的车水马龙融在一起,隐隐比昨日白天见到的情形还要热闹几分。
      
      胥瑶目光应接不暇,恰好一群稚子拿着拨浪鼓和从大人那里偷来的擀面杖,你追我赶从她面前跑过去,留下了一阵笑闹。
      
      “王都没有宵禁,这里一整晚都很热闹,你以前肯定没有见过。”贺谨从后面跟过来。
      
      胥瑶闻言狠狠点头。
      
      晋国王城原也是有这种夜市的,只是近年来皇帝日益年迈,几个皇子你来我往,将朝廷弄得一大糊涂,也惹得皇帝疑心病一日比一日重。有大臣说商属阴,夜里开市有违天和,上书说应该在一日日头最毒的那几个时辰开办。
      
      恰好那几日皇帝又犯病,疑神疑鬼,便欣然同意了这个大臣的说法,将开市的时间从日夜不休改为了午时起至日落前七刻休。
      
      整顿完之后,皇帝心里舒坦了不少,只是可怜那位上书的大臣,每逢外出必遭人往身上扔烂菜叶臭鸡蛋,直到小半年后才消停下来。
      
      算算时间,胥瑶也已经有四五年没有逛过夜市了。
      
      贺谨牵着她随着人流往前走,胥瑶不认路,就任由他带着,自己一双眼睛左盯右看,见什么都觉得稀奇。
      
      “那边摊上人好多。”胥瑶指了指左前方的一个摊位。
      
      贺谨看了一眼,收回目光,“是卖灯笼的。”
      
      “他家灯笼有什么稀奇的,这么多人!”胥瑶垫着脚往那边看,可惜只能看到一片乌泱泱地人头,别的什么也没有。
      
      贺谨见了,扯着她的手就往人群里钻。
      
      他身材高大,而且周身气势迫人,一看就知道不好招惹,寻常人见了就远远避开,故而他轻而易举地钻到了摊位的正前方。
      
      胥瑶正想感叹一句,就被面前琳琅满目的灯笼吸引住了。
      
      这里的灯笼,只有几个精美的八角宫灯是出自摊主之手,其余的都是个人选了材料自己做的,这边挤着的人都是来做灯笼的。
      
      胥瑶看了一圈,手里痒痒的,也选了几根细竹藤和纸张,学着旁人的样子有模有样的坐起来。
      
      她是第一次碰这些东西,动作生疏笨拙,没一会儿额头鼻尖就渗出了汗。
      
      贺谨本来在一旁静静看着,这时突然凑近她,用袖子在她额头上擦了擦。
      
      冷不丁被身边的男人圈住,胥瑶心里咯噔一下,手上一滑,弯好的竹藤顺着就滑下去,边上的毛刺在她手心里磨出一道浅红。
      
      “嘶——”胥瑶吃痛,一个没忍住叫出声。
      
      贺谨低头看见了她手上红痕,握在手里轻声道:“我带你去上点药。”
      
      摊主也注意到这边的动静,见他二人皆是一身华服,必当非富即贵,也不敢怠慢,赔笑道:“夫人对不住,是小的疏忽了。”
      
      然后从摊位后面抽出了一个天灯双手递过去,“这个天灯送给夫人,是小的给夫人赔礼。这天灯上是素的,您可以在上面祈愿,天上的神仙见了,能保佑夫人心想事成。”
      
      胥瑶盯着看了会儿,坚定地摇头,“算了,我不要了,你做生意也不容易,我不白要你的东西。”
      
      摊主道:“夫人这么说就是折煞小的了,这是小的送夫人的,愿公子和夫人和和美美,白头偕老。”
      
      那就更不能要了。
      
      “借你吉言,给我吧。”贺谨自然而然地接过来。
      
      胥瑶:“??”
      
      你在干嘛?想和我白头偕老?
      
      可拉倒吧,你的新夫人早就被你克死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下去给人家赔罪!
      
      贺谨不知胥瑶疯了一样地吐槽,看着被包裹地很好的天灯,面上竟有一丝期盼。
      
      再一次从人群中出来,贺谨一手牵着胥瑶,另一只手拿着宝贝一样的天灯,看得胥瑶一阵无语。
      
      贺谨道:“待会儿我们找个人少的地方放天灯去。”
      
      “别了,又没有什么用,还很危险。”
      
      贺谨仔细望着她,“没试过怎么知道没有用?”
      
      “你怎么知道我没试过。”
      
      贺谨神色略显好奇,“什么时候的事?”
      
      胥瑶抬头看了看深邃的天空,眯起眼睛想了想,“五年?六年?记不大清了,反正我点了很多天灯,有……三百个?”
      
      “然后呢?你许了什么愿?”
      
      “许了……”胥瑶声音慢慢低下去,近乎于呢喃,街上嘈杂纷繁,贺谨没有听清。
      
      “什么?”
      
      “没什么!”胥瑶突然放大了声音,“愿望什么的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三百多个天灯花了我好几万两银子,到现在都没还清呢!”
      
      贺谨不解,“这么贵?”
      
      胥瑶懊恼地叹口气,“一个灯笼值几个钱,关键是我运气不好,那天晚上忽然刮大风,几百个灯笼齐刷刷落到近郊的村子里,引了好大一场火。还好只是烧了房子,人都没事,官府只让我赔了钱,要不然我脑袋早就砍完了。”
      
      贺谨略有所思,“是么,我怎么没听说这件事。一个村子都烧着了,按说事情闹得不小,我竟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糟糕,大意了。
      
      胥瑶被他这一句话吓得一身汗,不过她好歹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脑海中思绪翻飞,很快扯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我那会儿还小,再说家丑不可外扬,我爹把事情压下来了。”
      
      “才十岁,是挺小的。”贺谨看上去信以为真,下一刻就听他话锋一转,“那时候赔的银子不都应该是你爹替你出,怎么还让你去借钱呢?现在还有多少没有还清?”
      
      胥瑶听了脸上笑嘻嘻,心里已经在盘算着现在杀人跑路的几率有多大了。
      
      见她久久不语,贺谨也没有继续追问,只道:“若有什么难处只管告诉我,以后有什么事我都可以为你做主。”
      
      “多谢侯爷。”胥瑶松了口气。
      
      贺谨对这地方轻车熟路,没一会儿就带着胥瑶拐到另一条街。和刚才的热闹繁华不同,这条街临水而建,小河上荡漾着星星点点的河灯,像是将星辰揉碎了泼进水里,上面停靠着许多小船,艄公三三两两聚在岸边吃瓜打牌。岸边载着许多杨柳,树上都点着大红灯笼,从街头道巷尾绵延成一线。
      
      这条街靠着坊间,摆摊叫卖的不多,相对僻静。
      
      贺谨带着胥瑶一直上前,走到了桥头。
      
      此处空旷开阔,倒是个放天灯的好场所。
      
      贺谨把灯拿出来铺好,有搜罗出火折子就要点。
      
      胥瑶道:“你不要往上面写东西许愿吗?”
      
      “没有笔,写不了,放在心里也是一样的。”贺谨手上动作不停,“你有什么心愿,赶紧许。”
      
      “之前早就许过了。”
      
      “烧了人家屋子那次?”贺谨诧异地看过来,“不是不灵吗,你可以换一个。”
      
      “不换。”胥瑶固执道,“我一辈子就这么一个心愿。”
      
      这句话倒引来贺谨的好奇,“是什么,居然让你心心念念一辈子?”
      
      “没什么,小事而已,不值一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是少女心爆棚的贺侯爷(*/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