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敌国侯夫人

作者:江水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给胥瑶灌过药之后,府医又诊了一次脉,说是病情已经稳定,剩下只需要静养就好。贺谨这才放了心,转身回去书房。
      
      书房门口已经有人在等着了。
      
      董义看见贺谨身影就赶紧迎上去,低声道:“侯爷,您要查的事情有眉目了。”
      
      贺谨精神一震,抬手打断了董义继续禀告,快步往书房里走去。
      
      书房里灯火通明,贺谨在书案后坐下,没急着听董义说,将目光落在摇曳的烛火上出了一会儿神,才听他略略一叹,“说吧。”
      
      “巽城的那女刺客刺伤你之后就一路向北走,脚程很快,几个兄弟连着一路打听,又怕打草惊蛇,慢了一步,直到半个月前,才一路打听着到了晋国王都,查出女刺客的身份。”
      
      “七王手下的?”
      
      这一次交战,晋国带兵的主帅就是七殿下姜淙。
      
      董义摇头,“是四王姜淳。”
      
      “姜淳?”贺谨没什么印象,他对晋国的朝务不甚了解,几位皇子,他也只熟悉被他打残了的七王姜淙。
      
      “那女刺客名叫胥瑶,原也是个官家小姐,后来其父因罪被株连,她年纪小,被姜淳救下,成了一名死士,现如今地位菲薄。四王和七王兄弟情深,这一回,姜淳为帮姜淙战胜,派出特意派出胥瑶来行刺您。”
      
      贺谨听了这一番话,神色淡淡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异样,似乎是有些哀恸,又带着些许不甘与迷惘。
      
      他的手指不自觉地放在一起摩挲着,这是他在思考时无意识地动作。须臾,他从面前的一摞书的最低端抽了一本出来,熟练地掀开其中一页,看见了夹在里面的书签。
      
      说是书签,只是一串粉白色的花朵,被人为地粘成了糖葫芦的形状,上面用颜料勾勒出一只小橘猫。画画的人画工不怎么好,小猫的耳朵一个大一个小,叫人看了忍俊不禁。
      
      贺谨定定看了一会儿,又把书合上,脸色一变,恢复成那个喜怒不形于色的永平侯。随即,轻飘飘地吩咐,“找出那个女刺客,杀掉,转送给四王,聊表心意。”
      
      董义道:“侯爷,那叫胥瑶女刺客已经死了。”
      
      贺谨正准备把书放回原处,闻言手一抖,面前一摞书都顺着滑下书案,在地上散落一盘狼藉。
      
      “你说什么?她死了?”
      
      “是四王亲自下令鸩杀。”
      
      贺谨竟有些无措,“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她不是地位菲薄吗,四王怎么会自断臂膀杀了她。”
      
      “传来的消息称是因为她未能完成任务,再加上七王被侯爷所伤致残,四王为了安抚七王,所以把胥瑶推出去了。兄弟们找到人的时候已经用草席卷了埋了,就是这几天的事情。”董义刚要说出日子,突然发觉不怎么吉利,于是换了个委婉的说法,“明天是头七。”
      
      “明日头七……”算算日子,刚好是他新婚那一日,胥瑶死于鸩毒。
      
      贺谨沉默地坐着,如同一具塑像。
      
      董义觉察出不对劲,张嘴刚要说话,就见贺谨无力挥挥手,让他退出去。
      
      约么是看出贺谨此时情绪不对劲,董义原本想说的话悉数咽下,领命出去。
      
      夏夜的风透过薄薄的窗扇进来,吹得地上的纸页哗啦啦翻动,在一片死寂的屋里听着尤为清晰。
      
      声音惊动了出神的贺谨,他起来踱到窗边把窗户关上,回头就要就拾起掉在地上的书本。
      
      起初被他拿起了的那一本在最上面,花瓣做成的书签因为这一摔滑了出来。花瓣是晒干后黏在一起的,很脆弱经不起摔打,经了这么一遭,早就四分五裂了,上面画着的小橘猫也破碎地拼不出原型。
      
      原来她叫胥瑶。
      
      贺谨想,他们两个也算是相知一场,到对方死了才知道她的名字,想想未免觉得可悲。
      
      贺谨难得有闲心把花瓣捡起来,夹在书页里,然后坐回位子上把碎片一点点拼凑好。
      
      做完了这些,他突然发觉自己有些傻。
      
      死的人是原本要刺杀自己的人,还是敌国派来的,按理说这么大快人心的一件事他应该高兴才是,怎么着就……高兴不起来。
      
      他不是早就决定了要把对方碎尸万段,怎么现如今反倒怅然若失起来?
      
      贺谨想不明白,索性不去想了。左右已经尘埃落定,再去纠结这些不过是庸人自扰而已,还不如趁着时候还早思量一些有用的事情,比如他这位新夫人到底是犯了什么疯病。
      
      侯府如日中天,看不惯贺家的人不在少数。这一次他的婚事办得太过草率,如果有人有心利用,那太简单不过了。
      
      虽说他信得过秦析秦大人的为人,可是秦家那么多口人,人心不同,难免有一二不齐。
      
      他是绝对不会允许有心怀叵测之人进贺家门的。
      
      ***
      
      胥瑶一觉睡到大天亮。
      
      因为及时灌了药,胥瑶睡醒后没再觉得有不舒服,反而是神清气爽,连早饭都比平常多喝了两碗粥。
      
      玉容玉香在后面看着,一阵心惊肉跳,生怕她再吃出什么毛病来。
      
      永平侯府的账本在贺语那里,内宅事务一向是有这位贺家二小姐在打理。原本在贺谨成婚后是要交到新夫人手上的,不过一来胥瑶着身体太弱了,而来贺谨也不怎么信任她,管家权就依旧留在贺语那。
      
      玉容忠心,为着自己姑娘好,旁敲侧击提醒了几次。胥瑶一个外来户,宰完人去拍拍屁股走了,不会自己没事找事,如今这样正好乐得清闲,便只当做没听见。
      
      这样一来,胥瑶就没事儿可做,混吃等死不过如此。
      
      她吃过饭窝在摇椅上看了一会儿话本,突然记起今天是她和秦家小姐的头七。自己是没死成,鸠占鹊巢,倒可怜了秦家小姐成了孤魂野鬼。
      
      胥瑶想了想,吩咐玉容偷偷出去买些香火纸钱来,她决定今晚悄悄溜出侯府给秦月烧些纸钱。
      
      哪料玉容听了直接炸了,“夫人,您现在还是新婚大喜,怎么能碰那些不吉利的东西!”
      
      胥瑶赶紧顺毛安抚,“你看我现在哪有一点大喜的样子,死者为大嘛,听话,快去。”
      
      “不行,这种事情太晦气了!”玉容气道,“您要给谁烧纸,告诉奴婢一声,奴婢帮您。夫人矜贵,这些东西绝对不能碰!”
      
      胥瑶心说我要给你家小姐烧纸,说出来你不得直接吓死。
      
      “好玉容,这是我一个故人,对我有大恩,我必须亲自去。放心,我回来之后什么都听你的,绝对不再任性了!”
      
      “您也知道这是任性!”
      
      “快去嘛!”胥瑶摇着玉容的袖子,乖巧无比,“我让厨房做些花卷,等你回来一起吃。”
      
      玉容耐不住她撒娇,沉着脸答应了,“您这工夫要是用在侯爷身上,这会子管家权都到手了,您要什么拿不来!”
      
      胥瑶托着下巴想,她明明已经很努力的在勾引贺谨了好不好,是他自己太警惕,一直不上钩,害得她每天绞尽脑汁想办法,头都要想秃了。
      
      怎么会有这种男人呢
      
      真是过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胥瑶:捂紧我的小马甲(*/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