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敌国侯夫人

作者:江水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胥瑶看见贺谨一脸深思的模样,还以为他有什么不舒服,关切道:“侯爷没事吧,怎么脸色有些难看?”
      
      贺谨也没有明言,含糊道:“没什么,我看饭摆好了,去吃饭吧。”
      
      胥瑶不疑有他,“好。”
      
      因为贺谨在,饭菜明显丰盛了许多,胥瑶见状心里头暗骂几句,嘴上倒也没说什么。
      
      她落座后先扫了一眼菜式,发现有道清蒸鲈鱼,继而偏过头悄悄打量了贺谨一下。如果她没有记错,这位贺侯爷是很喜欢吃鱼的,以前在巽城还和自己一起去摸过鱼烤着吃,只是因为嫌吃鱼太麻烦,素日里才甚少点这道菜。
      
      既然胥瑶有心讨好,自然不会放过这大好的机会。她拿起公筷夹了一块鱼肉,放在面前的小碟里,仔仔细细地剔好了鱼刺,然后将又换到贺谨面前。
      
      “侯爷慢用!”
      
      贺谨看到面前的鱼肉,愣了愣,然后看向身侧的人。
      
      胥瑶仰起头,笑得眉眼弯弯,一副求表扬的姿态。而她眼底流光微澜,狡黠灵动,活脱一个小狐狸的样子,看得人心里面软软的,恨不能上手趋于揉一揉她的脑袋才好。
      
      这副模样真是像极了一个人。
      
      贺谨很克制地低下去头,再次看向碟里的鱼肉,眸光一点点变得冰冷。
      
      “侯爷?”胥瑶等不到贺谨的表扬,捱过去又问,“怎么了,你是不是不喜欢?”
      
      贺谨抬头,目光如霜似雪,看得胥瑶一个激灵。
      
      “没有,想起了一些事情。”贺谨说着,如同端详一件考究的藏品一样打量着胥瑶,又像是透过她,在看别的什么人。
      
      这种目光□□裸不加掩饰,又太过犀利,有那么一瞬间,胥瑶有种被对方完全看透的感觉。
      
      这和她的设想不一样。
      
      按理说她已经很了解贺谨了,就算不能完全玩弄他于鼓掌,也不可能被对方牵着鼻子走。可是被他这么一盯,胥瑶就很没骨气地想认怂,完全不敢再造次。
      
      胥瑶暗暗宽慰自己,她这是见机行事,才不是被吓怕了。
      
      这么一想,胥瑶就好受过了,不过也没有再多做什么。过犹不及,贺谨周遭的气场太过恐怖,胥瑶可不想年纪轻轻死第二次。
      
      她没有再替他夹菜,也没有再和他多说一句话,只蒙头安心吃自己的饭。
      
      然而今天这顿饭注定是吃不下去的,胥瑶不想令生事端,奈何身体不允许,吃了个半饱,就觉得心口又一次绞痛,肚子也隐隐有些不舒服。
      
      她停下筷子,捂着心腔快速喘了几口气,不过完全不见好转,腹中的疼痛也越演越烈。
      
      贺谨注意到她的逐渐苍白的脸色,搁下筷子,问:“不舒服?”
      
      “心口疼,肚子也疼。”一句话的工夫,胥瑶额上已经疼出了汗,衣服上也被她抓住了褶皱。
      
      贺谨知道新夫人身体不好,可是一直没有见过她发病,没想到会是这种模样。他见胥瑶脸上如土色,顾不得其他,起身拦腰把人抱起来,往内室里去,不忘吩咐其他下人,“快去请府医。”
      
      玉容领了命,立刻抽身下去,临行前不忘把玉香喊过来去服侍。
      
      那厢,贺谨把胥瑶平放在床上。胥瑶一沾床,身体就弓成了虾米,整个人埋在被子里,颤颤弱弱,好不可怜。
      
      玉香倒了杯温热的水递过去,贺谨见了接下,喂着胥瑶喝了两口。
      
      胥瑶身体疼得厉害,嘴巴沾了点水就又倒下了。她这十几年大大小小也受了不少伤,自认比一般人都能耐疼,哪料换了一副身体,竟比普通人还要敏感些,不过是小小腹痛,就把她折磨地生不如死了。
      
      她正倒在床上胡思乱想,眼前突然一黑,须臾有滑软的手帕拂过额头,她才反应过来是有人给她擦汗。
      
      这会她疼地一点力气也没有,就没有动,只略微抻了抻脖子,虚弱道:“玉香,帮我擦一下脖子,全都是汗。”
      
      贺谨听了,拿着手面巾的手微顿,伸手招来几步之外的玉香,没说话,就只把面巾扔过去,意思不言而喻。
      
      玉香硬着头皮过去,也不敢多说话提醒她家小姐,只默默无闻地帮胥瑶擦干净脖子上的汗。
      
      躺着缓了一会儿,胥瑶依旧没有感觉多好受,反而在喉头涌起一阵血腥味。她暗道不妙,翻过身体爬在床边,紧跟着呕出一大口血。
      
      “小姐!”玉香之前没见过这样的情形,吓得失色。
      
      贺谨倒还算镇静,不过也是吓了一跳,赶紧过来扶起她,让她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半靠在自己怀里,拿过水杯给她漱口,“还很难受?”
      
      胥瑶说不出来话,只极轻地点了下头。
      
      “别怕,府医马上就到了,不会有事的。”
      
      呕出一口血,胥瑶感觉心口上倒是轻快不少,可是腹中依然疼痛难忍。她躺在贺谨怀中,鼻息间都是对方身上淡淡的药香味,出奇地不是很难闻。她闭上了眼睛,感觉贺谨扯过了手帕给她擦拭去嘴角上残存的血。停了一会儿,胥瑶感觉贺谨的手搭在她的耳朵后面,两根手指徐徐从耳后的皮肤上划过,一直到下巴,仔仔细细不留一寸余地。
      
      胥瑶皮肤上一阵阵颤栗。
      
      贺谨!居然!敢!摸她!!
      
      爪子是不想要了吗!
      
      非礼!这是非礼!!
      
      胥瑶刚要发火,转念一想,这是好事呀!这不就代表着对方上钩了吗!
      
      胥瑶胡思乱想着,眼皮掀开一角,抬手准确无误地抓住贺谨刚滑到她下巴上的手,“侯爷,你做什么呢?”
      
      贺谨被抓个正着,身体一僵,下意识就要抽出去。
      
      胥瑶早有防备,死死握住就是不松开,然后把头转到里面,再次合上眼睛不看他。
      
      她是病人她最大!这么难得的机会,她就是病死也得抓住喽!
      
      贺谨见手抽不出去,拧着眉低头看了半晌,最终是败下阵,左右是自己理亏,就由着她这么抓着了。
      
      胥瑶感觉到对方的动作,心中窃喜,又盘算着下一步该怎么着勾引才好。是借着一副病容让对方生出万般怜爱,还是趁此机会让他照顾自己,等着日久生情呢?
      
      她盘算着,一阵倦意袭来,渐渐没了知觉。
      
      未几,府医提着药箱赶过来。
      
      贺谨回头见胥瑶已经睡过去了,一双黛眉还紧紧蹙着,显然睡梦中也不好受。
      
      他看了看胥瑶还紧紧抓着自己的手指,一根根挪下去,把自己的手抽出来,起身让府医过来看诊。
      
      府医诊过脉,回道:“侯爷,夫人这是旧疾,用两幅药就压下去了,平日里莫要劳累,多静养就没事。夫人的脾胃虚弱,吃食上也最好清淡些,切记辛辣油腻。”
      
      贺谨想到晚上那一桌子菜,和素日里无甚区别,不过大概是她身子不好,消受不住,这才引来这场祸,便问玉香,“你们姑娘脾胃不好,你身为她的贴身丫鬟,怎么不提醒厨房做的清淡些。”
      
      玉香跪下道:“侯爷息怒,夫人说是菜太清淡了没有味道,所以……所以这两天都是这么吃的。”
      
      “她以前也经常这样?”
      
      玉香摇头,“夫人自幼身体弱,饮食上尤为注意,入口的东西都很清淡,这些年都是这样过来的。”
      
      贺谨若有所思。
      
      没有易容,也没有旁的人指使,那到底是因为什么让她换了个人一样呢?
      
      不知道是不是他敏感,他总觉得眼前这个女人,不怀好意。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