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敌国侯夫人

作者:江水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贺谨不适应这突如其来的亲昵,又往一边侧了下身体,淡淡漠漠道:“不了,我中午还有事,你先吃吧。”
      
      胥瑶虽有些失望,但心里也明白不能逼得太紧,便轻轻颔首,露出一副怅然若失的表情。
      
      二人在永平侯府门前分道扬镳,一个去了前院书房,一个往后院去。
      
      胥瑶走到正院里,午膳已经齐备。她第一件事就是把一身繁重的诰命服卸下,然后净手大快朵颐一顿。
      
      正值初夏,又是正午,外面气温灼热,熏得人昏昏欲睡。胥瑶吃饱了之后也不愿动弹,又觉得屋子里太闷,遂让人办了个摇椅在廊下,边上置了个小几,放上刚从井里冰过的西瓜,那竹签一块一块叉着吃。
      
      日头高照,院子里依旧有仆妇在忙碌。胥瑶看着他们忙碌的身影,突然想到自己刚到四殿下身边的那段日子,从千金小姐变成阶下囚,也是这般在日头底下慢慢熬过来的。
      
      回想往事,她心底动容,转过头让玉容再去冰几个西瓜,等会儿让这些人忙完了吃。
      
      底下仆妇听了,自是感恩戴德,私底下对这位新夫人好一番称赞。
      
      胥瑶不以为意,吃了会儿西瓜,又搬出刚刚买的话本津津有味地看起来。
      
      她的身体调理的时日短,再加上一早上的颠簸,看着看着便觉得眼皮沉重,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玉容叫了几声,没叫醒,也就随她去了,从屋子里抱出了薄毯给她盖好。
      
      这一觉一直睡到了日头偏西。
      
      胥瑶没醒,院子里倒迎来了永平侯贺谨。
      
      身为侯府的主人,这是贺谨在婚后第一次踏足正院。因为刚刚苏醒时胥瑶那一副置他于死地的姿态,贺谨对这位新婚妻子一直心存警惕。他调查了许久也不见任何进展,唯一异常的就是自胥瑶过府之后迥然不同的性子,再加上今日买书一事,他越想越觉得蹊跷,便决定亲自过来看一看。
      
      踏进院子里,四下里寂寂无声,连忙扫洒的小人也不见一个。
      
      贺谨皱眉,刚要出声说些什么,便见到廊下玉容像见鬼一样看着自己,然后伸手去推什么东西。
      
      视线被圆柱挡住看不见,贺谨抬脚就往那边走,渐渐看清了柱子后面睡得憨甜的新夫人。
      
      她身上盖着的毯子大半已经被推到了地上,因着刚刚翻了个身,一边的脸上还有几道红印子,在她莹白细腻的皮肤上很是显眼。
      
      玉容情急之下又推了推她的肩膀,她也只是哼唧了两声,一点要醒的迹象都没有。
      
      完了!
      
      玉容心道,侯爷本来就不喜她们姑娘,这第一次来后院就碰上姑娘这副模样,以后还不得更嫌弃死了!
      
      “侯……侯爷安好。”玉容没法子,只能先屈膝行礼。
      
      贺谨脸上依旧是淡淡地,看不出喜怒,定定盯着胥瑶看了有顷,目光下移,落在散落地上的书本上。
      
      拜胥瑶所赐,他现在一看见书就想起白天的《周公礼》,“以后不要让你主子再看这种书,有伤风化!”
      
      “啊?”玉容表情有些懵,拾起地上的书,不明所以。
      
      这就是市面上最普通的话本子,怎么也有伤风化了?
      
      不过这话她也不敢问出口,悄悄把书收在袖子里,鹌鹑一样缩在一边。
      
      贺谨一撩衣摆直接在对面的栏杆上坐下,又道:“你家小姐往日里也这样?”
      
      玉容老实回答,“不是的,小姐性子最温软,从来不逾矩半分。”
      
      “这几日,或者说婚前,她有没有见过什么人?”
      
      玉容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小姐身体不好,基本不怎么出闺阁的,就是家里的兄弟姊妹,也不经常能见到。”
      
      这倒奇了,无缘无故地一个人怎么可能变得那么多,贺谨对眼前的女子越发好奇起来。
      
      忽地,他不知想到什么,眼眸在胥瑶脸上停顿住——难不成是易容术?
      
      他敛目思索片刻,朝玉容摆了摆手,“去沏壶茶来。”
      
      “是。”
      
      把人支走,贺谨起身,在胥瑶面前蹲下,伸手慢慢覆上了她的脸颊。
      
      触手绵软,又带着些炽热的温度,贺谨一不留意,手上使的劲太大,在胥瑶脸上捏出了一道红印。
      
      “嘶!”胥瑶吃痛,幽幽转醒,一睁眼就看见贺谨紧紧抿着嘴唇,一脸正经的蹲在自己面前。
      
      “贺、贺……侯爷?”胥瑶被吓得不轻,闭上眼睛缓了缓,才接着道,“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贺谨被抓个正着,脸上却不见半分尴尬,施施然收回手,“刚到,见你睡得熟,就没打扰你。”
      
      胥瑶捂着脸上的红印子,不想说话。
      
      这叫没打扰,那打扰一下是不是得把她捏死了才算。
      
      贺谨见她咬牙切齿地表情,也没多说旁的,先行一步进了屋。
      
      胥瑶对着他的背影狠狠瞪了好几眼,才不甘不愿地起身,甩了甩睡得发麻的胳膊,跟过去。
      
      虽然外面还有日照,屋子里已经掌起了灯火。贺谨进来逡巡一圈,心底有些异样。
      
      明明是他从小就住的屋子,添了些女人的物什,他一眼看过去竟觉得有些陌生。
      
      尤其是在八仙桌上摆的一摞书,最上面一册写着《霸道铁匠修仙记》,一看就不是多正经。
      
      玉容沏茶回来,注意到贺谨停留在那一摞书上的目光,凑到胥瑶身边提醒道:“侯爷刚刚说,要夫人不要看这些东西,说是有伤风化。”
      
      “我看个话本怎么就有伤风化了!”
      
      玉容怕她又开始犯冲,忙道:“夫人,这会儿侯爷说什么您听着就是了,侯爷好不容易过来,您可别惹得他不开心。”
      
      胥瑶想想也是,大不了等贺谨死了,她在他坟头多烧几册话本,先把那本贺某烧给他!
      
      现在嘛,小不忍则乱大谋,还是先取得贺谨欢心为上。
      
      她深吸一口气,硬生生搬出一个甜甜的笑脸,“侯爷,现在饭还没好,不如咱们先出去走走?”
      
      “虽然时候晚了,外面暑气还没有消。你不是身体不好么,还是在屋里歇歇吧。”贺谨要试探她,自然要选个好机会,“会下棋吗?”
      
      “会一些。”
      
      贺谨立刻支使人去拿棋盘。
      
      小半个时辰后,贺谨看着棋盘,有些出乎意料。
      
      她说会一些,棋艺却是相当不赖,一盘棋杀的他七零八落,溃不成军。
      
      只是……贺谨将目光重新投如棋盘。
      
      一个闺阁小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哪来这么大杀气?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