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敌国侯夫人

作者:江水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 章

      胥瑶心底吐槽地正欢,皇后听了却是笑逐颜开,欣慰地拍了拍二人的手,“这样才对嘛!千年修得共枕眠,既然结成了夫妻,和和美美过日子才是要紧。”
      
      其实皇后对这门婚事也是不确信,每每想起心底总是打鼓。她这弟弟年少老成,做事总有自己的主意,一旦做了决定旁人很难再说动。结亲是为两姓之好,虽说这桩婚事草率,论起来秦家姑娘受的委屈更大,皇后是真害怕贺谨脾气上来不认人,让两家结了怨。而今听贺谨这么说,她才算是放心。
      
      贺谨虽然脾气犟,但从来一言九鼎,言出必行。有了他这句话,就知道事情成了。
      
      皇后微微仰头,看着长身玉立的男子,眨了眨有些酸涩的眼睛,“想当初爹娘走得时候,你才长到我腰那么高,现在都已经娶妻了,这日子真是不经过,一眨眼就没了。”
      
      贺谨不动声色地把手抽出去,扶着皇后去凳子上坐,一路小声安慰着。
      
      胥瑶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做什么,就依然低眉顺眼地站着。
      
      皇后玲珑心思,自然不会冷落新妇,坐定后就朝胥瑶招手,等她过去,才温声道:“这几日在府上过得还习惯吗?”
      
      “回娘娘,还好。”胥瑶屈膝道。
      
      皇后点头,又问了些日常琐事,胥瑶都一一答了。
      
      说了一会儿话,贺谨见时间差不多了,就向皇后请辞。皇后纵然不舍,也不得不放他们走。
      
      从皇后殿中出来,贺谨指了个小黄门给胥瑶,“我还要去景明殿一趟,你先跟着他出宫回府,不必等我。”
      
      胥瑶不怎么乐意,这回府之后还不知道下一次见他面是什么时候,遂试量道:“要不我再去找皇后娘娘说会儿话,等侯爷一起离宫?”
      
      “不必。”
      
      呵,男人真是无情。刚刚还说要和我好好过日子呢!
      
      胥瑶无法,只好依言先行出宫。
      
      不过她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也不会乖乖回侯府,上了马车第一件事就是叫车夫掉头去西市书局。
      
      劫后余生,贺谨心思变得越发难以捉摸,胥瑶觉得凭着之前的伎俩没那么容易让他上钩,还得搞出些新的花样吸引他的注意才行。
      
      所谓书中自有黄金屋,市面上话本这么多,总能让她逮住一两本有用的。
      
      过了小半个时辰,马车在一家书局停下来。进了书局,鼻息间都萦绕着淡淡的油墨味道,有书生三五成群围在浩繁的书架前挑书,间或指着书中某一行字小声辩论几句;也有人坐在角落的桌子边奋笔疾书,不知在写些什么。
      
      胥瑶今日盛装打扮,身上还穿着没来及换下的诰命服。掌柜是个机灵人,见状拦下要去询问引导的伙计,亲自笑脸相迎,“这位夫人想拿些什么书?”
      
      随后伸手指了指店铺西南角的一个书架,“这里女四书和《礼记》都齐全,还有其他的……”
      
      “这里有话本吗?”胥瑶出声打断了他的介绍,稍微委婉地说,“市面上比较流行的传奇传记、演义通史,有吗?”
      
      掌柜了然,侧过半边身子朝左边一指,“有,在楼上。夫人二楼请。”
      
      胥瑶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才看清楚在一排排书架中艰难蜿蜒而上的木质楼梯。
      
      这楼梯年久失修,踩上去“咯吱咯吱”直响,叫人心里一颤一颤的。
      
      跟在身边伺候的玉容心里没底,“夫人小心些,要不叫掌柜拿下来?”
      
      “不用,我上的去。”
      
      好不容易平安到了二楼,掌柜抹了一把脸,硬是挤出来一个笑容,“夫人,就是这儿。”
      
      二楼空间比一楼要宽敞许多,光线也比较足,不过不比一楼的人气,只有稀疏三四个人在。
      
      掌柜带着胥瑶到了最靠近窗户的那一排书架,道:“夫人,您想要的都在这里了。”
      
      胥瑶点点头,伸手拿了最近的一册,一翻,永某侯贺某几个字引入眼帘。
      
      再仔细看,写的是贺某与晋国姜七不得不说的故事。
      
      胥瑶转头就去看掌柜。
      
      掌柜在旁边的书柜上挑书,没有注意这一茬,选了三四本后双手呈送道胥瑶面前,“最近大热的话本都在这儿了。”
      
      胥瑶又信手拿了一册,这一回总算是本正常的了。她开头看了几页,结尾又看了几页,也摸清了故事脉络,无外乎才子佳人风花雪月,看着还是个悲剧,与她在晋国买的那些也无甚区别。
      
      胥瑶四处搜罗了一些揣在怀里,眼见拿不下,玉容赶紧招手让后面侍卫过来帮忙拿着。胥瑶道了谢,侍卫有些惶恐地抱着书退到一边。
      
      掌柜见胥瑶大方的很,又十分热心地凑上来给她荐书,哪一本讲了什么事,哪一本的口碑好,如数家珍。虽然聒噪了些,却十分受用,胥瑶按着掌柜的介绍很快就又找了些中意的,等到买完准备结账时,侍卫那里已经抱了三四十本了。
      
      其中夹杂着那本“贺某”。
      
      付了账,胥瑶把心爱地小册子踹到袖子里,心满意足地爬上马车。
      
      一掀车帘,里面多了个人。本应该在和皇帝洽谈正欢的人端坐在其中,甚至泡了一杯热茶。
      
      胥瑶被突然出现的人一吓,扶着车厢的手一抖,顺着袖子就滑到了外面,不偏不倚,落在贺谨黑色的靴子旁边。
      
      “你买了什么书?”贺谨弯腰就拾起来拿在手里。
      
      “《周礼》,我怕自己礼数不周全,给侯爷丢脸,想多学一学这些礼节。”
      
      话说得跟真的似得,连她自己都快信了。
      
      她不好直接上手夺,一双眼睛黏在贺谨拿书的手上,生怕他掀开。
      
      好在贺谨没有动作,定定看着封皮,又抬头看向胥瑶,目光带着审视,良久才收回视线。
      
      “《周礼》?”
      
      他抬手亮出了封皮,蓝底白线,“周公礼”三个字清晰端正,看着比经史子集还要正经。
      
      贺谨揉了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以后若想看书,可直接去我书房里拿。”
      
      胥瑶一怔,“去你书房?”
      
      “你既嫁给我,便是永平侯府的女主人,不必那么拘束。”
      
      胥瑶把这句话在心底过了三四遍,不由生疑。这是……因祸得福了?难不成他真的要打算好好过日子?不对劲儿,明明出门前还是一张死人脸的!
      
      而且她还没开始出手呢,怎么可能自己就乖乖上钩了。
      
      想了想,她顺势偎在贺谨身边坐下,略略低头状若羞涩的笑笑,“多谢侯爷。”
      
      贺谨侧身避开,与她拉开了些距离。
      
      他这一动,胥瑶就大概明白了。贺谨对这位新夫人不过是面上情而已,因为已经是夫妻不能改变,所以要尊重爱护对方,这才说出那一番话。
      
      还挺有担当!
      
      胥瑶权衡一下,觉得情形对自己挺有利,小心思又起来了。她软下声音,道:“侯爷,快到午时了,回府之后,侯爷能与我一道用膳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