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敌国侯夫人

作者:江水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9 章

      贺谨说明日再来,果然一大清早就过来了。
      
      胥瑶病体虚弱,还在睡,贺谨就站在床头静静看了她半晌,然后才起身离开。
      
      接下来几日胥瑶都安心养病,没出什么大的乱子。倒不是因为她突然转性实在是是精力不济,一天中倒有十个时辰在昏睡,总有万千思绪,也只能挂在梦里去琢磨了。
      
      又过了七八日,胥瑶精神才见好些,能有力气起身去院子里活动了。
      
      天气越来越热,还阴沉不定,有时说着话就下起了瓢泼大雨。玉香怕胥瑶再受了凉添病,平日只让她在廊下站一站,或者摆出摇椅来坐下看书。
      
      这日晌午,西边儿突然起了凉风,吹散了一院子的暑气,胥瑶忙让玉香扶着到外面去坐。
      
      玉香把人安置好后,叫了个小丫头来伺候,自己又不知道忙什么去了。
      
      胥瑶早已见怪不怪。
      
      自玉容被贺谨关起来之后,胥瑶身边就只剩下这么一个大丫鬟。两个人的事情都压在她自己身上,明显有些分身乏术。再加上她做事情毛手毛脚,不及玉容心细,这些日子没少出岔子,令她更加心神疲惫,胥瑶看着也是替她伤神。
      
      “小可怜儿,也不知道玉容还能不能回来。”
      
      贺谨说让她静养,实际上把她隔绝在这一方小院子里,外面所有的事情她一改不知,也不知道贺谨究竟审没审褚易,现如今又查了什么事情。
      
      偏偏她还不能明目张胆的问出来,几次旁敲侧击也都被他不动声色的避过去,可真是愁人!
      
      胥瑶这么一想,心情就不怎么美妙,眉心紧紧地攒在一起,如何也舒展不开。
      
      贺谨过来的时候,她就是这幅模样睡着了。
      
      外面风越吹越大,贺谨抬头看了看天,俯身把人抱起来。
      
      胥瑶睡得浅,稍有贺谨一碰她就醒了,可睁大眼睛反应过来时,人已经腾空在对方怀里了。
      
      “你做什么!”
      
      胥瑶大惊失色,挣扎着就要下地,反而被贺谨抱得更紧了。
      
      “外面风大,怎么就敢睡着了,你身体不想好了是不是?”贺谨语气淡淡的,却不容置喙。
      
      “那也不能……”
      
      你不能就这么抱我啊!
      
      胥瑶心底尖声呐喊,面上却不敢表露出来。
      
      自从醒来之后,她发现这个贺谨是越来越不拿自己当外人。以前是她费尽心思的勾引对方,现在就是什么都不用做,他也总能寻到机会过来揉揉捏捏她的脸,这么一来,原本是她计划中喜闻乐见的事情,反倒让她自己尴尬起来。
      
      贺谨把人放在软塌上,自己顺势紧挨着坐下,“我看你今日精神不错,看来已无大恙。不过太医说这一次伤了内里,一时半会儿时养不过来的,以后衣食起居都要多加注意。”
      
      胥瑶抬头就看见前边忙碌的玉香,心思一动,道:“我这边就玉香一个大丫鬟,不大够用。玉容……玉容侯爷查好了没有?有了结果,我这院子里也好早作安排。”
      
      “就这么想知道结果吗?”
      
      “侯爷查清了?”
      
      “人我还没有审,不过事情的来龙去脉大抵已经清楚了。”贺谨突然抓紧了胥瑶的手,“之所以拖了这么久,一是因为你身体一直没有好,再者,我也没想好该怎么审,审些什么?”
      
      胥瑶听得云里雾里,干脆直接了当的问出来,“我听说侯爷抓了几个外地的客商,怀疑是他们投毒?”
      
      她问这话,就已经做好了被贺谨盘问的准备,诸如“你之前找这些人做什么”、“为什么会和这些人有牵扯”这些问题,她都在心里面将说辞过了千万遍,连自己都快要被说服了。
      
      可是贺谨听了这一句发问也只是叹了一口气,没有任何要盘问的意思。随即沉默片刻,道:“你跟我来。”
      
      “去哪里?”
      
      “地牢。”
      
      地牢?要去见褚易?!
      
      胥瑶一个分神,人已经被牵着出了院子,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世易时移,褚易可认不出自己是哪个,她可得趁着褚易受不住刑罚叛变之前将他处理了,顺带想贺谨表一表忠心。
      
      永平侯府的地牢设在偏远处的一个荒院里,已经很久没有人过来了,而今却里三层外三层被侯府侍卫围了个水泄不通。
      
      胥瑶走走近,就被这阵仗惊住了。
      
      贺谨见状道:“这人身份特殊,又对我十分重要,不得不重视起来。”
      
      小院里面也是三步一哨五步一岗,进了屋子,又有人开了暗门,一股阴馊的气息从里面飘出来,惹得胥瑶一阵反胃。
      
      “还能撑住吗?”贺谨觑着胥瑶的脸色问。
      
      机不可失,胥瑶分得清轻重,道:“我没事。”
      
      贺谨听到这话,递过去一个安抚的眼神,“不管出什么事,你都是我夫人。你放心,有我在,以后再也不会出事的。”
      
      胥瑶头都快伸进暗门里去了,并没有把这话放在心上。
      
      贺谨牵着她继续往里走,前面有侍卫打着火把引路,走了长长的一段台阶之后,在一转弯,便看见一个巨大的地牢,中央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刑具,在往前看,从四周伸出去几条小路,又不知通往哪里。
      
      地牢里又闷又热,胥瑶走这一段路,已经出了一身汗,脸上也凝出了汗滴,顺着鬓角流下来,她拿袖子略略一擦,问:“侯爷,就是在这里审问他们吗?”
      
      “嗯。”贺谨应道,又朝带路的那个侍卫说,“去把脸上有疤的那个人带过来。”
      
      脸上有疤的,是褚易。
      
      不知为何,胥瑶心底突然迸出一阵恐慌。
      
      贺谨以为胥瑶又不舒服了,找了个长凳搬过来让胥瑶坐下,又亲自替她拭去额迹的汗水,“且再忍一忍,很快就好了。”
      
      话音才落,又叮当铁链碰撞的声音自小路传来,侍卫压着一个四肢拷了铁索的年轻人过来。这人被关在地牢里接近一个月,整个人都是馊的。他身上的衣服已经看不出本来模样,头发打着卷遮在脸上,随着行走间晃动时,隐约可见一张清秀的脸庞,以及左眼眉骨至鼻翼间的一道疤痕。
      
      胥瑶呼吸一滞。
      
      到底是相处了十几年,胥瑶早就把褚易看成了自家弟弟,乍一见他这幅尊容,心底没由来的难受,只能不停地告诫自己说,“他是杀人凶手死有余辜”,放才能让自己好受一些。
      
      侍卫把褚易扣在了木头架子上。
      
      整个过程中,褚易只抬头冷冷地瞥了贺谨一眼,然后就垂着头不再看,也不曾听到他说一句话。
      
      贺谨不以为意,越过胥瑶上前一步,背对着她站好。从胥瑶的角度看过去,背影无比从容镇定。
      
      “我知道你是谁,也知道你骨头硬,该说的不该说的,但凡关于贵国四殿下的事情,你都不会开口。”贺谨道,“死士嘛,是最听主人话的。不畏生不惧死,比个木头还不如。”
      
      褚易像个木头一样一动不动。
      
      贺谨也不在意,继续自顾自说,“我要姜淳死,有的是方法,也不在乎你嘴里的事情。我只是有些好奇,这一回来杀我,姜淳怎么没派那个女人来?”
      
      胥瑶清晰的看到褚易身体瑟缩一下。
      
      “听说她是你们四殿下手下最厉害的死士了,我之前还想着亲手送她上路。如果我没记错,她名字应该叫胥……”
      
      “闭嘴!”褚易终于抬起了头,因为动作过大,连带着身上的铁索哗啦啦响。他似乎也意识到自己情绪过于激动,又重新低下头,用喑哑的声音道,“我落在你手里,生死由你处置,我无话可说。可小胥姐已经死了,她虽然将你重伤,可也因你而死。人死如灯灭,你放过她。”
      
      “因我死了?”贺谨冷笑,“褚易,胥瑶到底是怎么死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