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敌国侯夫人

作者:江水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8 章

      胥瑶再次醒来的时候,视线有些昏黄,但于她而言也很刺眼。她不适的别过头,接着眼前便被人用手掌挡住。
      
      “醒了?眼睛不舒服吗?”
      
      是贺谨的声音。
      
      他的掌心温度炙热,捂得她的眼睛很舒服,没一会儿就缓了过来,睁开眼睛眨了眨。
      
      如扇的眼睫扫过掌心,勾起一阵瘙痒,贺谨却想被刺了一剑一样快速地缩回手。
      
      胥瑶看见了床头的灯火,哑着声音问,“我睡了很久吗?”
      
      贺谨坐在床边,目光复杂望向她,“何止是很久,差一点就醒不过来了。”
      
      “咳咳咳……”胥瑶想到了吐血前喝得那一碗粥,突然又咳了几声,激起心腔猛地如针刺一般疼起来。
      
      “你别激动,太医说你要静心养神,不能总这么过激。”贺谨说着,托着胥瑶的后背把她扶起来,后面垫上了枕头让她舒服靠着。
      
      胥瑶一开始没觉得奇怪,待到心里的痛感消失才发觉出不对劲。
      
      这个贺谨什么时候对自己这么亲热了?
      
      难不成自己突逢大难令他良心发现回心转意?
      
      胥瑶想了想,这个几率可能比六月飞雪还要扯。
      
      门扇“嘎吱”一声被人从外推开,玉香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药进来,见到醒着的胥瑶,大喜过望,“夫人您终于醒了!”
      
      紧跟着贺谨不冷不热一眼睃过去,玉香立刻噤声,缩着脑袋把药端过去。
      
      胥瑶对他这种行为十分不满,“您瞪她做什么,难不成我的丫鬟关心我也不可以?”
      
      贺谨把药碗接过来,打发了玉香,道:“你先管好你自己吧。”
      
      他用汤匙搅了搅浓黑的药汁,舀出一匙来喂进胥瑶嘴里,“你中了毒,昏迷了接近半个月,几乎是倾了整个太医院才把你从鬼门关拉回来。”
      
      “是谁咳咳咳……这药怎么这么苦!”
      
      “良药苦口,为了你的小命,且忍着些吧。”
      
      胥瑶看着那么大一碗药和丁点儿大小的勺子,谢绝了贺侯爷屈尊降贵亲自喂药的待遇,自己端起碗来一口气闷下去。
      
      灌了药,胥瑶的嗓子也不那么哑了,漱口之后便接着追问,“是谁给我下的毒,侯爷知道吗?”
      
      贺谨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抬手替胥瑶捋好额头上有些杂乱的碎发,收拾妥贴了才不慌不忙回答,“已经找到抓起来了,现如今正关在地牢里,我打算等你身体好一些再审。”
      
      “哦。”胥瑶点头,心里却疑惑审犯人和她身体好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连贺谨如此亲昵的触碰都没有分心理会。
      
      贺谨目不转睛地盯着胥瑶,将她的神情尽收眼底,转瞬即洞悉了她心中事,便道:“抓的那些人……”
      
      他刚开口就倏地停住。
      
      胥瑶连连追问,“那些人怎么了?”
      
      “没什么。”贺谨捉住胥瑶的手握着,没再说话。
      
      胥瑶再傻也感觉到今天贺谨的反常,这一副情深意切的样子看上去跟多么喜欢她似得。她心想,要不是她足够清醒,说不定真被他蒙骗了。
      
      都已经摆明了不相信她,现如今没别人又做这幅姿态给谁看,还不知道这人心里憋着什么坏招呢!
      
      下一刻,足够清醒的贺夫人被人在额头上亲了一下。
      
      这一个亲吻克制而内敛,犹如蜻蜓点水,一触即分,像是人的错觉。
      
      贺谨离得她很近,近到只要稍一低头,嘴唇便能又一次碰到她的眉心。他低眉敛目,眸子里漾着自己也没有觉察的情意,忍不住又低头亲了亲。
      
      胥瑶一动不动,在被亲第一下的时候脑子就完全空掉,呆若木鸡怔愣着,连呼吸都忘掉了。
      
      贺谨勾了勾嘴角,将她抱在怀里,带着安抚意味地抚着她的后脊,温声道:“对不起,没能保护好你,以后不会了。你好好休息,我明日再来看你。”
      
      他话没说完就松开了胥瑶,又扶着她躺下盖好被子。
      
      整个过程胥瑶都僵着身体没有任何反应,但若是细看,她整个人都在轻微颤栗,连呼吸都是错乱的。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贺谨……贺谨居然亲她!!
      
      是我瞎了还是他疯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
      
      胥瑶心思千回百转,可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直到贺谨离开她心跳才慢慢平复。
      
      “这个人……贺谨!!你死定了!”胥瑶拿被子蒙住头,隔绝外绝的光线陷入一片黑暗,这却给她带来的无尽的安全感。
      
      她蜷缩在被子里,脑海中不断闪回着贺谨靠近的场景,又一遍遍逼迫自己忘记,可是每每如此,一颗心又不受控制地跳动。
      
      “哎呀夫人,大热天你怎么把自己闷在被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玉香进来了,见到这幅场景吓了一跳,赶紧把胥瑶从被子里扒拉出来。
      
      胥瑶双颊已然通红,玉香赶紧拿过扇子来扇风,又小声抱怨道:“夫人也真是,您才刚醒,身体虚着呢,怎么能这么不注意,万一憋出好坏,损了您的身体不说,侯爷可是第一个要拿我们开刀的。”
      
      “我……”胥瑶甩了甩脑袋,把思绪抽离出来,深吸一口气终于回到正事上,“这些天都发生了什么事情,你都一五一十的告诉我。”
      
      玉香道:“您中毒昏迷之后,我们都吓坏了,府医来了说治不了,侯爷又不在,是二小姐听说了赶过来往宫里递牌子请了太医。皇后娘娘慈悲,让来了好多个太医连夜会诊,又是灌药又是扎针,好不容易才把毒逼出来。”
      
      “贺谨什么时候回来的?”
      
      “当天夜里回来的,那时候您还在救治。侯爷知道您中毒,发了好大火,连玉容都……”
      
      “玉容?玉容怎么了?”
      
      玉香又道:“太医还没来之前二小姐就着手清查,把厨房的人都关起来一个个审,可是没审出来。侯爷回来之后,先是问了您这几天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事,然后就又出去了一趟,抓了好些人,然后玉容也被关起来。”
      
      “等等!”这一连串的事情让她脑子转不过来了,她缓了缓,道,“贺谨就是问了我的行踪,然后就知道是谁投的毒,还把人抓住了?玉容……玉容也涉案其中?”
      
      玉香老实点头。
      
      “可是……可是我也没去……”
      
      不对,她去查了褚易,还让侍卫去盯梢。
      
      莫非是褚易做的?
      
      难道那些侍卫被发现了?
      
      胥瑶越想越不对劲,“抓了那些人之后,我中毒的事情贺谨还在查吗?”
      
      “二小姐倒是问了一句要不要送官,毕竟那些人打扮都是外地来做生意的,咱们不能动私刑。侯爷说先关着,等您醒了再审,之后就没了。”
      
      外地商人……果真是褚易。
      
      这也不对呀,贺谨怎么断定是这些人动的手,又为什么不抓紧时间审?难道不该早早结案了事吗?
      
      等她醒来做什么?
      
      胥瑶觉得,似乎有些事情脱离了控制。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