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敌国侯夫人

作者:江水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话虽如此,她说这话时,眼睛看着浩渺的星辰,眸底折射出璀璨的光芒。灯火阑珊中,她的表情越发柔和,像是小孩子终于得到了心心念念的东西,满足而虔诚。
      
      这里面又有事了。
      
      贺谨想着,手上脱力,把摆好的天灯撕开一口子。
      
      “刺啦”一声,纸碎的声音在静谧的夜色里尤为清晰。
      
      胥瑶哪里料得到贺谨的心思,还以为他一个大男人毛手毛脚做不来这些细致的活计,便蹲下来又仔细看了看随开的天灯。
      
      薄薄一层灯笼至从上往下断了大半,已经再没有补救的可能了。
      
      贺谨有些尴尬,连忙把报废的灯笼团起来掖到一边,“这个天灯做工太粗糙,糊的纸也薄,一碰就开了。”
      
      谁家的灯笼纸糊成铁皮那么结实。
      
      胥瑶觉得好笑,也没有揭穿,由着他自己辩解。
      
      “要不我再去买两个好一点的?”
      
      胥瑶早就不信这个了,没想到贺谨对此倒是很执着。这种情况下她犯不着纠结,很乐意地点头,“我与侯爷一起吧。”
      
      “夜路难行,你身体不好,就不要再跟着去挤了。你在这里等着,我一会儿就过来。”
      
      “好。”
      
      贺谨交代完之后就利索转身,胥瑶笑着目送他离去,在他身影拐入另一条街的时候,笑脸立刻耷拉下来。
      
      “果然不寻常。”没了第二个人在,胥瑶不顾形象,提起裙子抬起右腿往桥栏上一跨,坐在上面歇着,“这个贺谨今天未免也太奇怪了。”
      
      “他到底是哪根筋不对,还是真犯病了?太反常了!”
      
      胥瑶目光落在粼粼的水波上,只手摸着下巴,一脸深思,“虽然这种情形我是喜闻乐见的,不过仔细想想总觉得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那里不对。”
      
      她没想出个所以然,也不再耗费心力,双手撑着桥栏,两条腿都跨过栏杆,虚落在半空中。
      
      远处,隐匿在巷子里的董义看见河上丈高的地方,新夫人一双脚悠悠然荡来荡去,他一颗心都提在半空中,生怕对方一个不小心就倒栽葱成了水鬼。
      
      提心吊胆之余,又觉得不对劲,新夫人不是名门闺秀么,怎么瞧着举止这般豪放不羁。
      
      他别过头一副没眼看的神情,朝身后虚空处打了个手势,立刻悄无声息偎过来三四个黑衣蒙面人。
      
      董义见到来人,低声道:“侯爷吩咐地可都清楚了?”
      
      “是。”
      
      “记着,侯爷可是再三交代了,只是试探,不要伤人,待会儿你们从桥头两边……”
      
      胥瑶不知道贺谨出门还带了侍卫,以为这里没旁人,自然怎么自在怎么来。
      
      夜风沿着河道徐徐吹过来,温温柔柔地拂过她的脸颊,胥瑶闭上眼睛,舒服地哼唧两声,两只脚荡的更欢快了。
      
      她这边正惬意地享受着,忽地被一声尖细的笑容打断。
      
      “哎呀,这是谁家的小娘子,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胥瑶余光瞥见了有五个人勾肩搭背,脚步虚浮地往桥上走来,随着他们步履一步步靠近,一股冲天的酒气扑面而来,惹得胥瑶一阵反胃。
      
      她不想多生事端,权当什么都没看见,两条腿翻过桥栏,拍拍手淡然站着。
      
      “呦,小娘子可真是个利落人呀!”
      
      她不惹事,另几人却不知死活地凑过来,一涌而上把人围起来,“这么晚了,要不要哥哥们送你回家?”
      
      胥瑶受不了这酒气,那出手帕遮掩住口鼻,厌恶道:“趁着我现在还能好好说话,赶紧滚。”
      
      “小娘子倒是烈性,不过我就喜欢这种性子!”
      
      那人不怕死地把手搭在了胥瑶肩膀上。
      
      董义那边磨磨蹭蹭还没有吩咐完,听到动静抬头刚好看见这一幕,心道不好,朝后一招手就要带人去保护胥瑶,熟料他刚抬脚,就听见“咚咚”两声,那围在胥瑶前面的两个人掉到水里面。
      
      “救命啊……咕咚咕咚咕咚……”
      
      “救……咕噜咕噜咕噜……我不……”
      
      胥瑶漠然看着水里奄奄一息的两人,将目光移向桥上四人,“你们要知道,姑娘我杀人的时候,你们几个还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呢!”
      
      说罢,她粲然一笑,抬起一脚往最前面那人腿弯出一踹,那人喝大了,站的本就不稳,这一脚直接把他踹翻了滚下桥头。
      
      紧跟着胥瑶支起左边那人的胳膊,想要一个过肩摔把人结果了。可惜她太高估自己这具身体了,不仅没摔成,还差一点把自己撞出去。她揉了揉被撞得生疼地后肩,不死心,五指成抓索向那人喉头。
      
      剩下两人见了,知道这回可是踢上了铁板,掉头就要跑。
      
      胥瑶正掐着人脖子,觉得不解气,看见那欲逃跑的两人,正想着怎么抓住,余光一闪,一个熟悉的身影进入视线。
      
      贺谨来了。
      
      不能让他看见我动手,要不然可不好糊弄。
      
      她目光在这地方一扫,迅速收手。
      
      另两人已经下了桥,要捉回来动静太大,电光火石间,她赶紧把对面这人的手放在自己脖子上,摆出一个掐人的姿势。她怕那人不配合,两只手紧紧摁着对方,生怕他力气大抽出手去。
      
      那人原本被掐个半死,哪里想到胥瑶后来有事这样一番动作,直接懵掉,没等他反应过来,胥瑶就扯着嗓子喊起来。
      
      “救命啊!来人啊!杀人啦!”
      
      女孩尖锐的呼救是顺风散开,传到街上的每一个角落。
      
      目睹全程的董义:“好一招栽赃嫁祸。”
      
      贺谨闻言抬头,正看见胥瑶被人掐住脖子,扔下手上新买的天灯,足尖一点,借力跃上桥头。
      
      小混混还晕晕乎乎着,就被贺谨揪着衣服拖到一边摁在地上揍了一顿,最后一脚踢到了水里,和他那两个同伙作伴去了。
      
      贺谨也看到了水里还在扑腾地另外两个人头,正要仔细看是否是自己派过去的人,胥瑶快速在自己腿上拧了一把,直接把她疼哭了。
      
      贺谨果然不去在意旁的,满眼都是泪眼汪汪地胥瑶。
      
      “侯爷!”胥瑶借机扑到贺谨怀里,瑟瑟发抖,一副被吓坏了的模样,“侯爷你可来了,他们要杀我,吓死我了!”
      
      贺谨身体一下子就僵住了。
      
      他身形高大,胥瑶的这具身体站直了也只堪堪到他的心口,此刻她就伏在自己身上哭着,一双手把他的腰身今年搂住,头枕着自己的心腔,哭得一抽一抽地。
      
      贺谨垂在身体两侧的手臂紧紧绷着,两个拳头松了紧紧了又松,克制而压抑。
      
      胥瑶窝在他怀里“嘤嘤嘤”装了半天也没等来对方的温言软语,便悄悄抬头,接着就看见了贺谨极力忍耐的神情,仿佛下一刻忍不住就要把她扔水里去。
      
      胥瑶:“……”
      
      完了,这人病情又开始反复了。
      
      她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在他怀里嘤了半天,无动于衷也就罢了,还想杀了她。
      
      刚才陪她逛夜市的人呢?拉着她放天灯的人呢?牵她小手的人呢?
      
      男人心,海底针。
      
      呵。
      
      半晌,贺谨终于动了,他缓缓抬起手臂,把胥瑶圈在怀里,宽厚的手掌在她背上一下一下抚过,宽慰道:“没事了,是我不好,不该留你一个人在这的。”
      
      天嘞,你可算是开窍了!
      
      胥瑶犹如老母亲一般欣慰,紧跟着脑袋在他胸口蹭了蹭,“我刚才好害怕,那个人喝多了,一上来就掐住我的脖子,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侯爷了。”
      
      贺谨听了,安抚她的动作一顿,又恢复正常,“好了,现在没事了,别怕。”
      
      胥瑶觉得,自己已经稳操胜券,马上就要把贺谨勾到手心里了。
      
      闹了这一场,贺谨低头问胥瑶,“要回去吗?”
      
      胥瑶倒是还想再外面逛一逛,奈何做戏要做全套,便抹了抹泪,点头,“嗯。”
      
      “走吧。”
      
      贺谨揽住胥瑶的腰转身欲下桥,胥瑶眼珠转了转,想到了白日里看到的话本。
      
      一个书生在求学路上遇到一位崴脚的姑娘,便背着将人送回家,熟料背了一路二人竟也背出了感情,当即就修成正果。。
      
      月上柳梢,孤男寡女一路走回去岂不无趣。
      
      再者说,她也不凶,众所周知她弱不禁风,如今遭难,吓也吓坏了,走不动路也是人之常情吧。
      
      心里一合计,她迈出一步后就往贺谨身上倒,语气虚弱,“侯爷,我走不动了。”
      
      贺谨看着她红润健康的一张脸,心中一阵无语,不过心里头思忖计较一番,他还是蹲下来,“上来吧,我背你。”
      
      胥瑶计谋得逞,忍着心里面的欢呼雀跃,趴到贺谨背上让他背着。
      
      贺谨的步履稳重,即使身后罢了一个人也是面不改色,大步流星朝前走。
      
      他们从小巷子转出来就走了很久,胥瑶估摸着回去也得废不少时间,正好趁此机会多笼络笼络他的心。
      
      于是,胥瑶身体往前一压,独属于女人身姿令贺谨又一次僵住身体。胥瑶满意地笑了,双臂环住他的脖颈,头略微低下去,附在他的耳边,这样能让她说话的时候,气息都吹进他的耳朵里。
      
      虽然她以前没有在贺谨身上用过这招,不过根据她这些年的观察,没有一个男人能逃脱这一种勾引。
      
      胥瑶在心里偷笑,刚欲说话,就听见贺谨冷冷的声音,“秦月,你老实一点。”
      
      “嗯?”
      
      胥瑶一怔,旋即才明白“秦月”二字是冲着她说着。
      
      贺谨又道:“你知道上一个意欲勾引我的人怎么样了吗?”
      
      这不是趴在你背上准备再一次勾引你吗。
      
      胥瑶翻了个白眼。
      
      “她死了,一副草席卷了扔掉了事,真正的死无葬身之地。”贺谨口吻稀松平常,“她的名字叫做胥瑶,晋国的一个探子,说来也巧,今天也正是她的头七。”
      
      这一次,胥瑶的白眼翻不动了。
      
      她没想到,贺谨醒来这才几天的工夫,就把她里里外外给查清楚了。
      
      不对,不是这个!
      
      什么叫死无葬身之地?!
      
      她胥瑶可是四殿下麾下最厉害的死士,还是被人给毒死的,她死了之后,就算四殿下凉薄,不彻查她的死因,也不能被随随便便草席一卷了事啊!以往有其他兄弟罹难,可都是找个风水宝地厚葬的。
      
      难道是那几个给她下毒的叛徒做了什么事?
      
      胥瑶越想越气,这几个叛徒,等她回去一个个收拾了!
      
      彼时,贺谨偏过头,正好看见她咬牙切齿的模样,称得上狰狞了。
      
      “怎么,害怕了?”
      
      胥瑶回神,勉强一笑,“没有,怎么可能。我是想,咱们夫妻相处,说什么勾不勾引,生啊死啊的。”
      
      “是吗?”贺谨语调平淡,“但愿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前面从第三章开始修了些情节,
    么么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