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吾王之旅

作者:谛听流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四章 宫廷风波

      屋外冰天雪地,几乎见不到人影,庖房内却热火朝天,无论是庖人还是厨役都忙得不可开交。
      忽然,庖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冷风夹着飘雪吹了进来,却依旧没能影响疱房内的火热。
      庖长火急火燎的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名清秀的小官宦。“阿房呢?大王要召见他。”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你问我我问你的,竟然都不知道阿房的去向。“咦!人呢?阿房刚才还在这里啊!”
      庖长怒目皱眉,那皱起的眉头估计都能夹死一只苍蝇了,指着一旁的几个厨役。“你们几个快去找找,一定要将他找回来。”
      无奈,几个厨役只能冒着寒风满地方找。
      “哎!”庖长长叹一声,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
      这小子就是让人这么不省心,早就告诫过她不要偷懒,可是还是死性不改,现在好事都要变坏事了。大难临头,难救,难救了。
      “阿嚏——阿嚏——”
      我走在石头小道上,不禁打了两个喷嚏。“是谁在骂我?”最近似乎老有人惦记我啊!
      算了,还是快点走吧!好困!
      唉!自己这日子可真是越来越难过了,好想窝在被窝里不出来啊!
      可惜,事实不允许我这么做。
      每天不到卯时就得起床工作,困死了。可这也没办法,不能做官宦(太监),我能拿得出手的技艺只有这个。
      庖人啊!真不适合我,本宝宝表示不想早起,只想吃不想做。
      那边就是演武场了吧!那个人现在就在里面吧!真想见见他长什么用。
      可惜,演武场里里外外都是护卫,别说进去了,我连靠近都做不到,又该怎么见到他呢?
      不经意间,我瞥到一棵大树身上,脸上渐渐扬起了笑容。
      不如,去碰碰运气。
      我的运气还算不错,刚好演武场不远处种了不少类似南方的常绿阔叶树木,既能避开那些护卫,也能将演武场内的情况看个大概,至于他们说了什么,别想了,听不见的。
      再怎么说小时候也是个孩子王,顽皮的事没少做,爬棵树而已,三两下的事。
      我刚爬上树,还没来得及站稳,一支箭就直直从我眼前划过,直直的钉在了我眼前的树干上。
      当即我就从树上摔了下去,直到疼痛感传来我才后知后觉。
      “痛痛痛,要死了,要死了。”
      如果不是积雪层够厚,从这种高度触不及防的摔下来,我百分百要受伤,估计骨折的几率也很高。
      我平躺在雪地上,希望能靠雪敷减轻自己身上的疼痛,疼痛稍微减轻了一些,才有心思想其他事情。
      刚才那支箭好像是从演武场里面射出来的,我这是被发现了吗?古代人都这么牛叉的吗?隔这么远都能发现我?还有那箭,隔那么远都能射的那么准?哪个鬼才能射的出来?
      我不知道,其实那支箭已经射偏了,不然那支箭就不是射在树干上了,而是射在我的身上。
      我现在是跑呢?还是不跑呢?
      跑,这咸阳宫里大概会闹一整子,以后就不能偷懒了,也有一定的风险。
      不跑,能见到嬴政的几率很大,但我被他砍头的几率更大。
      跑还是不跑,这是个技术性问题。
      但现在的我完全不知道,无论我跑还是不跑,被嬴政砍头的几率都非常高。
      还没等我从疼痛中缓过来,有人就替我做出了选择,一把把剑就对准了我。
      我不禁咽了咽口水,一动也不敢动。
      妈呀!这要是全扎在我身上,分分钟被捅成马蜂窝啊!这个死法太疼太凄惨,本姑娘表示不接受。
      完全没有反抗能力,我被押到了演武场里面,被护卫使劲一推,我的膝盖狠狠的跪在了地上。这里可没有雪,地上还冰冷异常,膝盖上传来了钻心的疼痛以及刺骨的寒意。
      我的脸色微微发白,冷汗直冒,却死死的咬着唇。
      赵政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不知是心理作祟还是他的目光真的很凌厉,我切实的感觉到了那种气场的可怕。
      “抬起头来。”头顶上方,少年的声音虽然稚嫩,却已显威严之意。而且非常好听,如果是我的那位声控室友刘诗雨听到这声音,秒秒钟爱了。
      眼前的少年虽说长相并不是很出众,但也不能说是那种大众脸。
      我的心里忍不住将尉缭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去你的“秦王为人,峰准,长目,挚鸟膺,挚,豺声”,你才有马鞍鼻、鸡胸、气管炎,这明明是一个根正苗红的小帅哥。
      眼瞎是病,得治。
      赵政的相貌虽说长的不是非常出众,但那双眼睛却是极美的,这么美的眼睛,我只在一个人身上见过。
      俗话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我直直的盯着他的眼睛,似乎是想要看出将来那个凌云壮志、雄霸天下的始皇帝。
      赵政眸中闪过一丝诧异,看着直愣愣盯着他的我不禁皱起了眉头。“大胆,在寡人面前竟敢如此放肆。”
      我垂下了眼帘,在心里默默的嘀咕道:明明是你让我抬头的,还不让人看了。偶像不就是拿来崇拜的吗?你还不让我崇拜了?
      不过,我的注意力也不是全部放在赵政身上,赵政的身后还站在一名精神抖擞的老者和一名仪表堂堂的青年。嗯,从面相上看是这样。
      看穿着打扮,这两人应该不是官员大臣之类的。
      听说吕不韦为了教导嬴政,废了大力气去请了一些德高望重的人来教导他,这两个人应该就是嬴政武学方面的老师了吧!
      而那个仪表堂堂的青年看我的眼神不善,言语也是充满了攻击性。“见了大王还不行礼,你是哪个宫的?鬼鬼祟祟的意欲何为?”
      我有一种想翻白眼的冲动,我一进来就跪在了地上,声音那么响,行了那么大一个礼,现在还疼着呢,你是看不见吗?
      吐槽归吐槽,这话还是得回的。
      小人是庖房的,心中仰慕大王已久,一直想目睹大王的天人之姿,可奈何一直没有机会,这才出此下策……
      住嘴吧!对一个十三岁的小孩说这些话,这跟禽兽有什么区别,你不要面子我还要面子。
      纵使内心吐槽突破天际,我的表面功夫做的还是挺好的,依旧是淡定从容的表情。“回大王,我…奴才在偷师。”至于名字,忽略。
      就现在而言,我把赵政摆在了第一位,也必须摆在第一位。
      你,可是我的动力啊!
      华钰一脸恼怒,真想就这么给来一剑,他还从未见过偷师还这么理直气壮的。“不知廉耻。”
      我瞥了一眼赵政,发现他对我并没有什么气恼、鄙夷之类的负面情绪我才敢反嘴。“非也非也,想偷师,会偷师,那也是有上进之心的表现。我把我的上进之心赋予行动,何来廉耻?”
      廉耻?那种东西还是喂狗去吧!
      “简直强词夺理。”华钰气的拿手指着我,如不不是赵政在场,我丝毫都不怀疑他会拿剑指着我。
      就是强词夺理了又怎样?本人就是奉行“打不过就说过,说不过就打过;两者皆不过,我还躲不过吗?”的原则。
      “好一张善辩巧嘴,就是不知割了那条舌头这张嘴还能不能如此善辩?”结果根本不用想。
      ……
      我要收拾东西回我的鬼屋去,大王多云转小雨的速度太快,躲不了。
      “大王决意要割我的舌头的话,那不如给我个痛快,杀了我吧!”与其受那种疼痛屈辱,还不如一死作罢。
      “你倒是有意思,别人都是求寡人饶命,你却是求死,你当真不怕死?”
      “本就无甚牵挂,死,何惧之有?”说这话的时候,我的表情都是麻木的。
      死,有什么可怕的呢?
      赵政一直盯着我看,我那麻木的表情,眼眸之中根本毫无求生之意。
      他以为,我应该是一个非常爱惜自己小命的人,但他发现,他错了。眼前的这个人,对生根本就毫无眷恋,她是真的不怕死。
      无甚牵挂?一个人真的可以做到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牵挂吗?
      “你是想偷谁的师?学谁的艺?”一直默默关注的老者一开口,便满是沧桑。
      “学武。”偷师自然是偷我家大王的师,毕竟我连跪师礼都行了。
      “为何学武?”老者并没有追究我想偷谁的师,但我感觉,他似乎已经看穿了我。
      卓著了一会,我才回答道:“我想教训一个熊孩子。”我要让他知道串改老娘名字的严重性。
      华钰满是鄙夷的看着我,“我等学武乃为惩恶扬善、保家卫国,你学武竟是为了欺辱一个孩子,何其所废。”
      而赵政的神情冷冷淡淡,对我的话似乎没有什么抵触,但如果他能收住那股冷气就好了。
      这大冬天的,我跪在地上就已经很冷了,你还给我开冷气,受不住啊!
      老者的神情还是那么慈祥,不见一丝波澜。“言不由衷,等你想好了是为何在来吧!”
      我闭上了眼,不禁苦笑。
      言不由衷?果然,在老人家面前根本都藏不住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