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吾王之旅

作者:谛听流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章 鬼祸真相

      这件事确实是困扰了县令已久,听我这么一说,县令马上问道:“是何人所为?你且道来。”
      “半年前,花大牛醉酒,路遇貌美的莫家姑娘,便心生歹意。莫姑娘早已有了未婚夫婿,自是不从,花大牛便强行要了她。莫姑娘在挣扎之下,拿走了花大牛的照身贴。事后,花大牛发现照身贴不见了,便找到莫姑娘,想拿回照身贴。可是,好好的一个姑娘就被他毁了,莫姑娘自是心生怨恨,不肯还给他,还扬言要告他。一气之下,花大牛就杀害了莫姑娘。”
      “你血口喷人,大人,您千万别听她的胡言乱语,她是想欺骗您。”
      县令拍了一下惊堂木,道:“大胆,本官如何还需要你来教。”
      “谁知莫姑娘早有准备,花大牛杀害了莫姑娘后并没有拿回照身贴,然后他就盯上了整个莫家,可他偷偷翻遍莫家也没找到照身贴,认为是莫家人已经知道了他强些玷污了莫姑娘,还把照身贴藏了起来,因此威胁莫家人将照身贴交出来。可莫家人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恼羞成怒的花大牛就杀害了莫家全家,然后将这件事推向神鬼之说,诋毁大王。”
      “你休要污蔑我,我确实奸污了那贱人,却是因为那贱人穿的花枝招展刻意勾引我,我何时杀人了?况且,就算我丢了照身贴,我大可向官府说明,重新办一张照身贴,为何要如此麻烦的去杀人?”
      我微微抿唇,在古代,女人的地位就是如此低贱,哪怕是受害者,错的还是女人。
      “你之前污蔑我没有照身贴就将我当成了奸细,新王登基,你又刚好没有照身贴,你为何就不会是奸细呢?”
      新王登基,历来都是王朝动荡的时期,这个时候,任何异常都会引起十二万分注意。
      “大人,您切不可信她所言,草民的照身贴一直带在身上,根本就没有丢失,不信您看。”
      猥琐大叔拿出了一块照身贴,我依旧没有半分慌色。
      准备的还挺充分,就是智商欠费而已。
      “苏阿房,你还有何话可言?”县令紧紧盯着我,就仿佛等我说些什么出来。
      “谁真谁假,大人只需去坊间调查一番就知道,相信坊间有不少人曾见过花大牛出入莫家。”
      花大牛留下的小辫子太多了,天天去听一听大妈们八卦,她就能推测出这件事的因果始末。
      县令一番调查后,发现事情确实如我所说这般,不禁怒道:“花大牛,杀害莫家一家老小,你可知罪?”
      “大人,坊间传闻不可信,那些人一定被这个奸细收买了。”
      “大人,草民只是在为您分忧罢了。鬼祸之事一日不解,那大王就要多受一日诋毁,还望大人尽快查明真相,也好还大王一个清白。”
      “来人,花大牛不仅杀害莫家一家老小,还诋毁大王,污蔑他人,即刻斩首。”
      事关大王声誉,这件事,根本由不得他。
      “大人,饶命啊!大人饶命啊!”猥琐大叔剧烈的挣扎着,声音极其凄厉。
      我微微低下了头,闭上了眼眸,呼出了一口气。
      我本不欲如此,你又何必要自寻死路?
      这场争辩,最后的结果一定是你死我活,由不得她说了算。
      “来人,将花大牛家室全部逮捕,同罪论处。”县令的神色冷然,明显不是第一次这样处决了。
      “大人,据草民所知,花大牛早在几年前就被其父逐出家门,此罪,当祸不及父母兄弟。”
      县令看了我一眼,又拍了一下惊堂木。“大胆,你知情不报,本该以同罪论处,还敢为他人求情。”
      ……
      这就是我讨厌商鞅的原因,制定这些变态的法律,动不动就会被人扣一顶罪恶的帽子到头上。
      “大人,草民入咸阳城也不过一月,怎会知晓半年前发生的事,这也不过是这段时间才查明的结果,还没来得及向大人禀告,就被恶人先告了一状。”
      我是无辜的,别给我乱扣帽子好吗!
      最后,县令还是拿我没办法,毕竟我没错不是。
      “跟我来吧!有位大人想要见你。”师爷走在前头,我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
      是谁想要见我?难道是猥琐大叔身后的人?那么,这场官司……
      师爷恭恭敬敬的朝屏风另一侧行了一礼,恭敬道:“大人,人已带到。”
      “你下去吧!”屏风后面,这道声音略显沧桑,怕是经历了不少事情。
      “你可知我是何人?”
      “草民不知。”不过,能猜到一点。
      我本以为这场官司是谁想要除掉我,不过现在看来,这只不过是对我的一个考验。
      一场考验,就牺牲了好几条人命,还真是为所欲为啊!
      “好个不知,你每日在我醉欢楼白吃白喝,可知我醉欢楼损失了多少?”
      越是在这种危急的时刻,就必须更加保持冷静,我依旧是不咸不淡的语气。“古有商君(即商鞅)立木为信,大人难道还会在乎草民一人之食?”而且,后来还有吕不韦一字千金呢!
      “倒是能言善辩,你可愿入本相门下,做本相的门客。”
      本相?吕不韦!也对,在这秦国官商二场上都有这样举足轻重的地位,恐怕也只有他了。
      “草民不过一介喜欢美食的食客,想做之事莫过于尝遍天下美食。”我依旧是不卑不亢,没有明确的拒绝,也没有明确的答应。
      一月后——
      此时,咸阳已经下起了大雪,但街道上的人还是络绎不绝,热闹非凡。
      虽然鬼祸之事已经得到了解决,但这里还是冷冷清清,尤其是这一场大雪,更添几分萧瑟。
      但今日,这里倒是迎来了客人,可惜,在这暂时借住的人早已不再了。
      熊孩子推开房门,眉头微戚,屋里冷冷清清,一个人都没有,还落了不少灰尘。“走了?”
      他们的交易还未完成,这家伙怎么走了?难道她不想要回那些东西了吗?
      对了,醉欢楼,以那家伙的脾性,多半是去醉欢楼蹭住去了。
      “客官,不好意思,您说的那位客官已经一月不曾来醉欢楼了。”
      “你可知她去了何处?”不在醉欢楼,又会去哪里?莫不是离开咸阳城了?
      店小二摇了摇头,“小人不知那位客官去了何处,但那位客官走之前让小人给客官带一句话。”
      “什么话?”
      店小二仔细想了一会,尽量模仿当时我的言行举止。“望你不必挂念,有缘自会相会。”
      店小二这语气,学的倒是惟妙惟肖,他的神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仿佛能看见当时那家伙那欠揍的模样。
      店小二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小心翼翼的开口。“客官,您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这位客官太冷,他想开溜了。
      他摆了摆手,眸中透出一丝冷厉。“无事,你下去吧!”
      好你个苏忆华,拿了我的东西就玩消失,你以为你走的了吗?只要你还在秦国境内,就算掘地三尺,我也一定将你找出来。
      “阿嚏——”
      我擦了擦鼻涕,缩了缩身子,捂紧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小声嘟嚷了一句。“咸阳的冬天还真是冷,也不知道是谁在想我?”
      “也不知道那熊孩子怎么样了,一个多月没见到居然还怪想他的。”
      不远处,白衣大叔看到我又在偷懒,气不打一处来。“阿房,你还在这偷懒,要是上面怪罪下来,小心被发配到奴房去。”
      我顽皮的朝白衣大叔吐了吐舌头,“我心里有数,您就放一万个心吧!”
      这白衣大叔算是我的顶头上司,看在我年纪小的份上,平时对我还不错。但我非常惹他恼火的地方,就是喜欢偷懒。
      其实那熊孩子说的也没错,我就是好吃懒做,所谓“自古人生何其乐,偷得浮生半日闲。”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