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吾王之旅

作者:谛听流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二章 公堂对峙

      “饭也请你吃了,我也该走了。”吃饱喝足,该去办正事了。
      见我离开,他犹豫了一会,才扔了一样东西过来。
      已经走到门口的我有所察觉,接住这东西,转身微笑的看着他,但那语气绝对说不上和气。“熊孩子,咱能别乱扔东西吗?很容易误伤的。”被打到很痛的。
      他明显没将我的话听进去,淡淡的瞥了我一眼。“不要,你可以扔了。”
      手上的触感凉凉的、硬硬的,形状像一块牌子,还刻着一些东西。
      这是,我的照身贴?
      上面刻着我的画像,还有一些篆体文字。
      啧,这些字看不懂,我是不是该去读个私塾什么的?
      “我的东西你可没给我,就算你现在把照身贴给我了,我也不会把玉佩还给你的。”
      “我会将玉佩拿回来的。”连本带利的拿回来。
      今天太阳没打西边出来啊!这熊孩子是良心发现了?
      “如果有一天,你觉得苦的话,我允许你吃我背包里的糖,那可是很甜的哦!”有了那个,大概就不会觉得苦了吧!
      “你已经把那些…零食全都给我了,我还需要经过你的允许?”他明显对于那个称呼有些陌生,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
      “……熊孩子,嘴下留情好吗?”给她留一些零食啊!
      他傲娇的哼了一声,“不留。”
      “算了,你想吃就吃吧!我也不是个小气的人。”我不带一丝留恋的转身离去。
      看着我离去的方向,他的眸中充满了侵略。“不止那些东西,就连你,我都会全部夺过来。”
      闹鬼的屋子也敢居住,你是真的不怕,还是你已经知道了什么,我会让你把那些秘密全都说出来的。
      一想起那个对他产生了那种心思的男人,心中杀意升起,不过一想到苏忆华,他倒是难道的升起了一丝笑意。
      留着他的狗命,应该会对你造成一些麻烦吧!你会怎么应对呢?
      如今有了照身贴,我也不用像之前那样心惊胆战的了,很多不能做的事也可以开始实施了。
      例如:时不时去那些官兵面前晃荡几圈。
      接下来几天,倒也过了几天安生日子,山雨欲来风欲吹,这也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平静罢了。
      这日,我一回到木屋,迎接我的就是大批官兵。
      “大哥,能松手吗?我跟你们走就是了。”被这么押着走真的很难受。
      而这位兵大哥非常尽职尽责,鸟都没鸟我一下。
      公堂上,官兵整齐的立在两侧,县令坐在上方,公堂下跪了一个衣衫褴褛的猥琐大叔。此情此景,本应是相当威严的场面,我却挑了挑眉。
      这架势,都在等我啊!
      跪在地上的猥琐大叔一见到我,先是紧张了一下,然后指着我大喊道:“就是她,她是敌国奸细,大人可要为国除害啊!”
      我冷冷的瞥了跪在地上的猥琐大叔,不语。
      我好像没碍着谁吧!这么迫不及待的要收拾我,究竟是谁呢?
      我可不相信这猥琐大叔有那么大的胆子,敢来官府告我。
      县令突然把惊堂木一拍,然后大声说道:“见本官为何还不跪?”
      青天大老爷,能别拍那块木头吗?我的小心肝都快被你吓出心脏病来了。
      当然,这话只能在心里说说。
      我和县令对视了几秒,又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猥琐大叔,然后缓缓跪了下去。
      好汉不吃眼前亏,咱不跟你们计较。
      但是,我感觉县令看我的眼神越来越可怕,感觉恨不得吃了我似的。“好个目无法纪的间谍,事到如今竟还如此嚣张。”
      “非也,非也,我自幼便学君子之道,如今以君子之礼面见大人何错之有?”跪?我确实跪了,不过,后面还加了个坐而已。
      能让我心甘情愿下跪的人,只有一人,那个人,绝对不会是你。
      “我既无错,大人却要纠结此事,莫不是想拖延时间,怠慢案情。”
      秦国的风格,向来雷厉风行,处理政事向来迅速,绝不拖拉。
      公堂上的官兵虽然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但他们都不禁侧目看向我。
      如此少年,莫不是想学那些秦国先人?
      县令眼看就要发作,一旁的师爷在县令耳边说了几句话,县令狠狠瞪了我一眼,总算不揪着这事不放了。“堂下何人?”
      “苏姓,名阿房。”念到名的时候,我那是一个咬牙切齿。
      可恶的熊孩子,老娘的名字全毁在你手上了。
      “原告花大牛,你说苏阿房是敌国奸细,可有证据。”
      “大人,小人句句属实,她没有照身贴,以那鬼祸之屋为据点,每天早出晚归,肯定是将我大秦的消息传递出去了。”
      猥琐大叔的一番诽谤,我不禁为他鼓起了掌。“编,继续编,我听着呢?”
      如此漏洞百出的谎言,我还拿智商去碾压他,这是不是有点不厚道?
      “被告苏阿房,以上罪名你可承认。”
      我没有回答县令的问题,直接将自己的照身贴扔了过去。“大人,草民此行乃是为了大人分忧而来。”
      “为本官分忧?你一个敌国奸细?”
      “草民是因为被污蔑没有照身贴才是敌国奸细,可如今草民的照身贴已经在大人手里了,大人又如何断定草民是敌国奸细呢?”
      “你一个敌国奸细,自然会准备妥当。”
      “可是,大人也没有能证明草民是敌国奸细的证据,单凭一面之词,就不怕是贼喊捉贼吗?”
      花大牛一下子就不淡定了,指着我就是一阵控诉。“大人,此子诡计多端,您千万别听这个奸细的蛊惑。”
      “花大牛是吧?每当午夜梦回,你的良心就不会感到不安吗?她们就没来找过你吗?”
      “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我能有什么不安?”花大牛的脸上闪过一丝慌乱,虽然只是一瞬间,却还是被我捕捉到了。
      我挑了挑眉,笑意不减反增。“那我换个问法好了,你的手上已经沾染了几条人命?”
      “一派胡言,我每日都待在家中,怎么杀人?”
      “那城南莫家人呢?他们是怎么死的?”
      花大牛的目光游离了一下,随后大声道:“城南莫家闹了鬼祸之事,与我何干,倒是你,如今还住在那屋里,怕是已经被妖邪了附身。”
      我看花大牛的眼神越来越幽凉,就跟看死人差不多。“鬼祸之事?你是说这是大王的问题?”
      “你不要污蔑人,我何时说了大王?”
      “咸阳乃我大秦龙脉所在,城南莫家之事又刚好发生在大王登基之时,你这不就是在说大王的真龙之气压不住这妖邪之气吗?”
      花大牛冷汗不停的流下,顿时方寸大乱,却还在负隅顽抗。“大人,你可要为草民做主,他这是诬陷草民啊!”
      “诬陷你?那么,这个也不是你的了。”我拿出一块竹板,这块竹板已经有不少地方被腐蚀的模糊不清了。
      “这是我在居住的屋子里意外得到的一块照身贴,大人可否请人仔细检查,看看是究竟谁的照身贴。”
      “给本官呈上来。”
      接到命令,师爷走了下来,接过我手中的照身贴,花大牛却是慌了神。“大人,这奸细狡诈的很,她一定是在迷惑您啊!”
      “只不过是让大人看一看这块照身贴是谁的而已,你却如此慌张,莫不是心里有鬼?”
      “你胡说。”面对我的句句紧逼,花大牛的心里早已乱成了一锅粥,完全冷静不下来。
      “草民说了,草民是为大人分忧而来,相信城南一事,困扰大人已久。大王的真龙之气怎么可能压不住妖邪之气,不过是有人刻意诋毁大王,做出来的人祸罢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