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吾王之旅

作者:谛听流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章 官场仕途

      “不瞒苏兄,此次熊某前来也是有一事想要请教苏兄。”
      “平渊兄但说无妨。”本来这种麻烦事我是想拒绝,但看着那张脸的份上,忍了。
      更重要的是,能到醉欢楼消费的人,不是达官富人就是皇亲贵胃,得罪他并没有任何好处。
      “苏兄可知信陵君?”
      “魏国的信陵君魏无忌?他的大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可是战国四公子之首,我怎么可能没听过。
      “那苏兄认为信陵君是一个怎样的人?”
      怎样的人?这些历史人物,我也不过只是从史书上看过关于他们的只言片语而已,真实性还有待考证。
      “那平渊兄认为信陵君是个怎样的人呢?”我把这个问题踢回给了他。
      “信陵君一位礼贤下士,急人所困,仁厚从容,胆识过人,深谋远虑,忠君爱国的谦谦君子!”
      我笑了笑,看见熊孩子的脸色如常,才说道:“平渊兄既然已经有了自己的见解,又何须再问我?”
      尴尬,真是相当的尴尬。
      熊启看着眼前这个意气风发的少年,更是多了几分欣赏。“熊某觉得苏兄会有自己的见解。”只是你似乎不大想说。
      “见解不敢当,信陵君确实如平渊兄所说那般,但平渊兄还说漏了一点。”
      “不知熊某说漏了哪一点?苏兄可愿解惑?”
      熊启说这话的时候,就连熊孩子也不禁侧目看着我,他倒是想听听她能说出些什么来。
      “只要平渊兄愿意请客,我就告诉平渊兄。”有头肥羊愿意让自己宰,不宰白不宰。不过,看在那张脸的份上,宰的轻点就是了。
      熊孩子非常鄙视的看着我,不用想我都知道他在鄙视我什么。
      “呵呵呵,苏兄还真是快言快语,也罢,今日这顿熊某请客。”
      我丝毫不客气,朝门外喊了一声。“小二哥,再上几个好菜。”
      “妇人之仁。”如果不是他的妇人之仁,最后也不会是那样的死法了。
      “平渊兄今日特意来找我,应该不是为了问我这件事吧!”言下之意,别在兜圈子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信陵君合纵攻秦胜利,名动天下,诸侯莫不倾心,诸侯之将相,莫不敬且惮之。相国曾出了一计,想将信陵君忽悠到秦国,再囚禁之或者干脆杀之,以绝后患。可是……”
      听到这里,我已经知道他想说什么了。“此计失败了,平渊兄为何认为我有办法除去信陵君?”
      “还望苏兄解惑。”
      就连熊孩子也是相当好奇,这个家伙能有什么办法对付魏无忌,魏无忌可是秦国的一个大威胁啊!
      “可否先给我百钱?”
      熊启虽有疑惑,不知我要做些什么,但他还是给了我百钱。
      拿着这百钱,我心里美滋滋的。钱啊!手里头有钱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小二哥。”
      “来嘞,客官还有什么事?”
      “小二哥可否到外面大喊三声:魏无忌王八蛋。声音一定要大,最好让整个街坊邻里都听见。”
      此话一出,店小二就苦着一张脸。“客官,信陵君之名谁人不知,您让我如此羞辱他,实在是……”
      就连熊启都看不下去了,“我本以为苏兄也是高洁之士,为何要让人羞辱信陵君?”
      高洁之士?平渊兄你眼神不太好啊!
      我没理会他,拿了三十钱给店小二。“去是不去。”
      “客官,就算如此,小人也不能……”
      我又给了他二十钱,店小二明显有些心动了。“现在去不去?”
      店小二还是摇了摇头,“不瞒客官,小人也甚是钦佩信陵君,此事客官还是交给别人做吧!”
      我的面上一派正常,但我的内心在疯狂吐槽:小二哥,做人不能这样,你变得贪心了,好歹留一半的钱给我啊!
      我忍痛将剩下的五十钱全给了店小二,“小二哥,你可要想清楚,你每月的月钱也不过五十钱,如今不过让你说三句话,就可以拿到两个月的月钱。”
      店小二咬了咬牙,收起了百钱。“成交。”
      听见楼下传来的三声大喊,我的唇边荡起一丝笑意。“有钱能使鬼推磨。”
      熊启静静的看着我,他好像明白我为什么这么做了。
      “信陵君合纵攻秦,威震天下,不知昔日战神武安君白起跟其相比如何?”
      熊启想了一会,才说道:“武安君稍逊于信陵君。”
      “是啊!武安君白起逊色于信陵君魏无忌,最后却也落得了那样一个下场。”
      功高震主,得罪应侯,接连贬官,赐死于杜邮。
      熊孩子饶有兴致的看着我,他倒是想要听听,她最后怎么除掉信陵君。
      “如今魏王魏圉身体欠佳,他自己都驾驭不了信陵君,那么等他过世之后,是还在秦国为质的太子魏增更有机会坐上王位?还是名震天下的王弟更有可能坐上王位?”这是显而易见的事。
      “秦尚水德,水是无孔不入,一道有了裂缝的堤坝,它还能抵挡的住洪水的冲击吗?”
      在水的渗透下,裂缝会越扩越大,裂缝会越来越多,然后堤坝将不能再阻挡一丝洪水。
      熊启有些庆幸,还好他们不是敌人,不然有这样一个敌人实在是太可怕了。“苏兄果真是足智多谋,令熊某佩服。”
      “不敢当,这不过是一位友人告知于我,我不过是转述给平渊兄罢了。”
      “不知这位友人是谁?可否告知在下他的名讳?”
      我摇了摇头,“我曾答应过他,绝不泄露他的任何信息。”
      一句话,就是不想让他继续追究了。
      “好男儿当志在四方,苏兄如此才华,可愿效忠秦国,入这官场仕途,一展宏图。”
      我挑了挑眉,这是向我抛橄榄枝?可惜,我只是一个小女子。“平渊兄高看我了,我学识浅薄,难当大任。”
      官场诡诈,风云突变,一不小心就死全家,我可不想入官场。更何况,我喜暗不喜明,与其在明处被人整,我更喜欢在暗处整别人。
      还有,你见过不识字的文官吗?
      熊启明显有些失落,没想到我拒绝的这么干脆。
      熊启走后,静静听了那么久的熊孩子出声问道:“以信陵君如今的地位和声誉,他完全可以取代魏王。使用反间计,就不怕把他逼急了?”
      “我说过了,他太过妇人之仁。”他的妇人之仁,断送了他的全部。
      这个话题到此结束,熊孩子又开启了另一番询问。
      “你知道他是谁吗?”这家伙莫不是真不知道他是谁?可这家伙那时说的话也不像完全不知道。
      “他?你是在说平渊兄?”我确实是不知道他的身份,不过,看这熊孩子的反应,他应该是认识平渊兄,但平渊兄却不认识他。
      “原本是不知的,但看你的反应,我大概能猜到。”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在这个年代,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被称为公子。
      诸侯之子称公子,公子之子称公孙。
      现如今秦王嬴政不过是个十三岁的少年,根本没有子嗣,从这熊孩子的反应来看,熊启很有可能是其他六国送来秦国的质子。
      既为质子,还是这个年纪,再加上刚才我跟他说了那么多的国家大事也没见这熊孩子有什么过激的反应,我只能想到一人。
      “那你说说,他是何人?”
      “想要我说也可以,给钱。”钱不是万能的,没钱是万万不能的。
      “你就这么喜欢钱吗?”一找到机会就想要钱,这是钻进钱眼里去了吧!
      “这个世界上谁会嫌钱多?更何况,我还是个穷鬼。”
      “爱说不说。”反正他给谁钱也不会给这个总喜欢卖关子的家伙钱。
      “我这可是正当交易,不给钱就想从我这里得到想要的消息,不可能。”至于熊启,完全是卖他一个人情。
      想了一想,他还是问出了一直都想问的问题。“你为何不愿入仕途?”
      我眨了眨眼,良久才说了一句。“因为这是命啊!”
      “你看着可不像是个会认命的人。”他半信半疑的看着我。
      我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如果有机会,以后你会明白的。”
      我不信命,却信因果。我的出现本来就造成了一定的影响,若还入官场,篡改历史,后果不可预计。
      万一因为这个蝴蝶效应,把自己的祖宗在哪一代弄死了,还会有我吗?没了我,历史是否会回到正轨?回到正轨的历史,那我还会出生吗?
      这就像一个死循环一样,永无休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