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吾王之旅

作者:谛听流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 美人如画

      “放心吧!他不会去告我的。”
      “为什么?”
      我神秘一笑,“想知道吗?一字一钱,我就告诉你。”
      “哼,不想说就别说了。”他一脸气愤,翻身上马。
      因为,他不敢啊!
      有了之前的几次教训,我不等他拎我上马,自己先爬上马背坐好。
      “谁让你上来的,给我下去。”
      “哎呀!别这么不近人情嘛,怎么说我们也是共患难过的交情了,就让我搭个顺风马。”
      我心中忍笑,真是个口是心非的熊孩子,不过闹别扭的样子真是可爱,手又痒了。
      “我可记得你说过要学骑马,还要教训我,你有本事自己骑马去啊!”
      “我又没人教我,要不你愿意教我也行吧!小老师。”
      他不屑冷哼一声,扬起马鞭,扬长而去。“让我教你,你这辈子都别想赢过我。”
      我环住他的腰,在他耳旁轻轻吹了口气,耳语道:“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闻到有先后,术业有专政,如是而已。”
      他的耳尖微微泛红,我低笑出声。
      没想到还是个纯情的小家伙,算了,不戏弄他了,毕竟是祖国未来的花朵,被我带坏了可就不好了。
      很快,我就付出了戏弄他的代价。□□的马儿跑的飞快,全身的骨头都快散架了。
      老娘的老腰啊!断了断了。
      下了马,我苦兮兮的劝诫道:“熊孩子,咱们商量个事,下次骑马能别骑的那么猛吗?”
      不仅自己受罪,还容易出车祸,得不偿失啊!
      他把缰绳交给小厮,冷冷的瞥了我一眼,走进醉欢楼。“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
      我没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吧!
      我跟着他走进醉欢楼,依旧像往常一样,熟络的跟店小二打了个招呼,然后点了几个自己比较喜欢的菜。
      “你很经常来这?”他可不相信,她有这个财力到醉欢楼来消费。
      “当然,我可是每天都来,醉欢楼可是我的衣食父母。”如果不是每天都到醉欢楼蹭吃蹭喝,自己估计会饿死街头。
      衣食父母?他可不信这些商人会让人白吃白喝。
      知道他不信,我也不打算多解释,随口说了一句。“只是打了一个赌而已,我赢了,以后都可以在这白吃白喝白住。”
      我不想告诉他,在这个赌约背后,我冒了多大风险,甚至可能威胁到了自己的性命。
      “这么说,上次你带我来醉欢楼,是故意坑我的钱了。”他咬牙切齿,就像一只随时都会扑上来咬人的小猫咪。至少,在我眼中是这样滴。
      “我又没让你付钱。”只是说了一句自己身上没钱,你不会吃霸王餐而已。
      我是不是太纵容她了,才让她如此放肆,也该给她点教训了。
      他一眯起眼眸,我就有不好的预感产生。
      下一刻,我有些惊悚的瞥了一眼抵住脖子的那把簪中剑。“咱有话好好说,别总是动刀动枪的,这样不好,不好。”
      喵了个咪的,这把簪中剑是自己用来自保用的,现在怎么就成了这熊孩子手中威胁自己的武器了?
      我现在该考虑考虑,以后是不是该随身携带这把簪中剑了,万一以后经常出现这种情况,这把簪中剑真的就是我拿来自杀用的了。
      他看见我脖子上那道细小的伤口,轻声道:“这伤疤还没好你就忘了痛,真是不长记性。”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就在作画,不如我在你脸上做一幅画如何?”
      冰凉的剑刃贴到我的脸上,但我的心更凉。“你不敢。”
      我敢断定,他不敢,至少,在拿回玉佩前不敢。
      一股无名的怒火冲上心口,他讨厌别人威胁他,讨厌眼前这个家伙运筹帷幄的样子,像极了那些人。
      暴戾占据了理智,手下更是不留情,掐住了我的脖子。“你以为你很了解我?你什么都不知道。”
      我对上他充满暴戾的双眸,心中居然升起了恐惧,这是我第一次对一个人那么恐惧。
      这熊孩子是双面人格吗?他的力气怎么这么大?好难受,原来被人掐住脖子是这样的感觉嘛!
      “笃笃笃——”一阵敲门声响起,随后又是一道好听的男音从门外传来。“在下字平渊,小兄弟可否让在下进去一叙?”
      听到这道声音,我简直是对这道声音的主人好感飙升。
      简直是救星啊!
      好在,这熊孩子没打算真的杀了我,听到外面的声音立马放开了我,将我的簪中剑插回了簪鞘里,安安静静的坐在自己的案桌前。
      尼玛,这熊孩子变脸的速度比翻书还快。
      “咳咳咳——”我缓了一口气,才说道:“请进。”
      出现的男子,眉目温润,气韵高洁,一身萧萧白衣,白衣质地不算上乘,但贵在洁净无瑕,让他整个人看起来纤尘不染。腰间挂着一块同样剔透晶莹的玉佩,再无多余点缀。
      作为一个颜控,我不禁也被惊艳到了,不禁低声道:“‘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当真不愧是一位温润如玉的贵公子。”
      “嗯,小兄弟刚才在说些什么?”他笑的温文儒雅,语气如拂面春风一般。
      “没什么,不过几句碎语罢了。”
      啧啧啧,不愧是温柔美人,就连坐姿的这么规规矩矩,如诗如画。
      比起平渊,我的坐姿就相当的随意了,怎么舒服怎么来。
      熊孩子冷哼了一声,暗自嘲讽。平渊没有听到她说什么,但他可是听的清清楚楚。
      不过,居然会在这里遇见他。还有,她刚才说的那句话,他们之间是认识吗?
      “不知平渊兄找苏某有何事要叙?”
      美人美则美矣,可惜我对于美人完全只有欣赏的态度。至于谈恋爱什么的,抱歉,我不想当个深闺怨妇。
      “在下曾有幸见识过苏兄的才华,特意来此想要结交一番。”
      我轻笑出声,“我不过一届混吃等死的小人而已,平渊兄高看我了。”
      “当日赌局我有幸目睹全局,苏兄何必妄自菲薄。”
      此人虽说举止轻狂,但却也懂得自谦,进退有度,若能结交,乃一大幸事。
      “不过一些风味吃食,不值一提。”
      这家伙到真不愧是温润如玉的贵公子,可惜,学渣跟学霸交流很累的,尤其是在这咬文嚼字的古代。
      他的手指非常不爽的敲在桌案上,一下又一下,还给自己斟了一杯酒。
      这两个家伙,一句又一句,完全将他给忽视了,可恶。
      他拿起酒杯一口就想饮尽杯中酒,这一幕恰巧被我给看见了,我一把夺过他的酒杯。“小孩子喝什么酒,你喝醉了我可不负责带你回去。”
      “我喝不喝酒关你什么事?反正我又不需要你送我回去。”
      真是不长记性,还敢忤逆我,忘记刚才的痛了?
      “想必这位就是令弟了吧!还未请教二位名讳?”
      我饶有意思的看着熊孩子,倒是想知道他怎么回答。
      结果,举止上他倒是体现出了贵族风范,但说出来的话我可是非常不喜欢。
      “我的名讳你就不必知道了,你只要知道这家伙叫苏阿房就够了。还有,我们不是兄弟。”
      苏阿房什么鬼?熊孩子你居然敢篡改老娘的名字。我有一个不好的预感,这熊孩子不会打算在我的照身贴上刻这个名字吧!
      一想到有这种可能,我就咬牙切齿的看着他。“这家伙姓熊,名孩子,平渊兄叫他熊孩子就行。”
      你竟敢篡改老娘的名字,老娘就连你的姓也一起改了。
      “苏猪人,你想死吗?”
      他当场就怒拍案桌,她喊自己熊孩子自己没杀他已经是对她天大的恩赐了,现在还让别人这么叫他,死十次都不够。
      “苏猪人?死熊孩子,你给我说清楚什么意思。”
      他嘲讽的说道:“好吃懒做,不就是猪嘛,叫你一声猪人,还抬举你了。”
      平渊现在是非常尴尬,他好像就不该参和到这两人之间的事来。
      猪人=主人,他是在喊我主人呢?不气不气,气大伤身。
      我深吸一口气,不打算跟这个熊孩子计较,面带微笑的看着平渊。“平渊兄说我们像兄弟,何以见得?”
      “抱歉,是熊某唐突了。在下只是觉得二位有几分相像,便理所因当的认为二位是兄弟了。”
      我跟他有几分相像?这熊孩子难不成会是我祖宗?不可能不可能,世界上相似的陌生人那么多,我不过跟一个两千多年前的老古董长的有点像,也不是没有可能性。
      他看着我的脸庞,陷入了沉思。
      这个人究竟来自哪里?为什么会跟我长的有些相像?莫不是某个叔伯流落在外的私生子?不对,那又该怎么解释她那些奇怪的东西?
      眼前这个人,就像一个谜一样,充满了未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