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后报仇总是太容易

作者:美人执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file:/var/www/jjwxc.net/www.jjwxc/lib/Net/Tools/ChapterTxt.php line:112
    array ( 'authorid' => 2494851, )

    第 8 章

      自从知道了瞿府与定王的恩怨后,何妙芙就放弃了将庶妹何妙琴推给定王的打算。按照她的设想,定王如果看重的是容貌,那么肯定会接受何妙琴,但如果定王是因为两家恩怨才看上自己的话,那么就谁也代替不了了。她不禁有些发愁,该怎么做才能避开定王。
      
      而且送去拜访知府女儿的拜帖也被退了回来,看来知府夫人是看不上自己的,果然是伺候过皇后娘娘的,眼光就是高。何妙芙看着退回来的帖子,冷笑道“烧了吧。”自己怎么忘了,知府的女儿明年也是要参加选秀的。不过,知府夫人怎么能确定自己的女儿就能入选呢,不过是仗着自己伺候过先皇后罢了,殊不知一个奴才而已,能在皇上面前有什么脸面。前世皇帝登基后可是连自己的母家都撸了一层皮的,那还是血缘亲人呐。
      
      莫欺少年穷这句话人人都知道,却没人能做得到。放弃了知府夫人这条路子,何妙芙请管老太太请了一个王府里出来的老嬷嬷,虽然比不上宫里出来的,但现在情况所限,只能先这样了。等回京,再请个好嬷嬷吧。
      
      将农庄的事情都交给管家,然后有请了个医女教秋枫医术,日后进了宫,就要万般小心,还是培养培养自己人为好。别人是靠不住的。
      
      何妙芙专心跟着老嬷嬷学习宫规礼仪,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便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她本就容貌不俗,经过教导就和京城里的大家闺秀没甚区别了,而且她前世算是嫁过人的,通身气质又多了些旁人没有的味道。举手投足间皆是风情,一颦一笑中透着一股空灵之美,果然是一个绝色美人。
      
      一直到了小年时,老嬷嬷才宣布何妙芙可以出师了,她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导她的了。派人将老嬷嬷送回家,又给了诸多报酬,何妙芙才算是真的清闲下来了。因为这是她重生后过得第一个年,所以她特意嘱托瞿管家将这个年办的隆重些,以此来庆祝她的新生。
      可以提前安排的事已经都安排下去了,何妙芙暂时放下了一切,痛痛快快的过了个好年,除夕夜更是喝的今夕不知何夕,连守岁都错过去了。
      
      昨夜刚刚下了场大雪,翠微山庄里,仆人们早早起来打扫庭院,将院子里的雪清除干净,免得地滑摔到人。
      
      除夕刚过,山庄里还有着些许喜庆的气氛,下人们有条不紊的做着手里的活计,往日里安静的庄园在今日却被砰砰砰的敲门声打乱了,门房开了角门,看到门前停着一辆马车,前面站着两个穿着华丽的陌生男子,皱着眉问“你们找谁啊”。其中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子傲慢的道“咱们是京城何府大太太派来的,这位是何府二管家何日宏,快进去通报。”说完看着门房没有动,便上前推搡他“还不快快打开大门,让咱们进去,耽误了咱们的正事,有你好看的。”说着更是要要上前推开大门,门房见状不对,赶忙上前拦住他,正门只有大小姐可以出入,这不知道哪来的下人,竟然想从正门进入,简直妄想。男子见绕不开,便大声斥责道“快去告诉大小姐,咱们是京城何府来的。太太让咱们来接大小姐回京的。”
      
      旁边扫地的下人一听是京城来的,顿觉事情不妙,扔下扫把就跑去通知管家,门房则继续阻拦硬要往里面闯的两个人。
      
      瞿管家听到下人禀告后,并没有让人去叫小姐,而是自己先去见了那两个自称来自何府的人。何管家来到门口,先是打量了一下这两个人,只见站在前面的那个年轻的穿着厚厚的棉衣虽不是顶好的料子,但也不是一般人家下人可以穿的了的绸缎,后面那个中年男子穿的更是贵重,外面竟然穿着一件纯白狐裘,没有百十两银子绝对买不来。
      
      思索片刻,沉声道“二位自称是京城何府来的,可有什么印信,我们随小姐离京多年,对京城的人物早已陌生了。”中年男子哼笑一声,抬抬下巴,年轻男子上前从腰里掏出一块玉佩和一封信函,甩给瞿管家,“快拿着吧,不然还当我们是骗子不成。”瞿管家看着玉佩,闭了闭眼,着人将他们带到小偏厅,自己则去到主院,告诉小姐这个消息。
      
      冬日的金阳冷的很,近两天又下了雪,所以管家来的时候,何妙芙还在蔫蔫的赖在榻上,看到贴身婢子春樱被人叫出屋也没有在意,懒懒的看着手里的书,直到春樱回来,告诉她京城来人了,翻书的手一顿,她脑中空白了一瞬,柔柔的问道,“可问清了来的是什么人了么”,春樱垂首道“说是何府的二管家叫何日宏,还拿了老爷的玉佩和信函,小姐,管家还在外厅等着呢。”
      
      “叫瞿爷爷进来吧”何妙芙将手中的书扔到一旁,下了榻,让丫鬟伺候着梳了头发,就去了外间,婢女夏菱端了碗红枣糯米粥,“小姐,这一大早,您什么也没吃,喝点粥填填胃”“嗯,你去吩咐厨房,好好招待那俩人,别留下什么话柄。”何妙芙端起粥,吃了两口,瞿管家就进来了。她放下勺子,看向管家。
      
      “小姐,这是京城来的信,赵氏身边的人没有给我们传来消息,想来是不中用了。”何妙芙执了帕子掩了掩嘴角,讽刺一笑“这是自然,呵,人往高处走,毕竟祖母去世这么多年了,我们也管不着他们。”瞿管家思索片刻,“那小姐,我们要立刻回京吗,虽说一切都打点好了,但我们的人还未在京城站稳,还是谨慎些好。”
      
      何妙芙将那封信扔在桌子上,眼中闪过一丝杀意“这赵氏想来是等不及了,咱们联系何府老人的消息,那人应该告诉她了,不然,赵氏不会这么早就派人来,这还未出正月呢,分明是想试探我们。”何妙芙起身走出屋子,看着院子里的梅花,转身对瞿管家说道“瞿爷爷,你去安排他俩住下,好好看着,别让他们传消息。这天儿这么冷,我身子弱,过些日子再走也不迟,想来父亲和母亲应该会体谅我的。”
      
      “好,我马上去安排。”管家点点头,打算回前院。
      
      “等等,瞿爷爷,你安排瞿净他们先走,回京城安排好宅子,瞿宅荒废已久,需要时间好好打理一下,另外,把剩下的几个小子也送去京城,让他们想办法搭上赵飞林。”“是。”瞿管家欣慰的看着小姐,自从半年前,小姐遇到高僧,受到点拨之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不在整日里毛躁不安的,整个人就像脱胎换骨一般,越来越像大小姐了,“小姐,虽说我们收集到一部分证据,但是老爷的案子毕竟是先皇时期留下的,想要翻案,扳倒何辉恐怕不易啊。”何妙芙抬手扶了扶鬓上的玉簪,微微一笑,道“瞿爷爷无需担心,我既提出这个法子,就知道该怎么做,现下是正月了,再过五个月就是新皇选秀了,这时候回去正好。”
      
      瞿管家一惊,“小姐打算进宫?”
      
      “没错,想要为祖父翻案,只有新皇可以做到,而且,想要扳倒我父亲,也要依靠新皇,毕竟他可是先皇旧臣。”像是想到了什么,何妙芙眼波流转,微笑起来。
      
      “小姐,万万不可啊,宫内水深,云波诡谲,各种势力错综复杂,一旦陷进去,可就出不来了啊”瞿管家为自家小姐的胆大心惊,皇帝那是可以利用的吗,一不小心就是万劫不复啊。因此瞿管家极力阻止自家小姐,说的口干舌燥都没能说服小姐。
      
      “瞿爷爷,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进宫是最快的法子,我可不想耗费太多时间在他们身上”看到瞿管家还想说些什么,何妙芙连忙制止他“好了,此事稍后再议,瞿爷爷,你快去安排回京事宜。”然后在瞿管家无奈的眼神中,扶着婢子回屋歇息去了。
      
      ············
      
      “小姐,瞿爷爷将他们安排在了秀宁苑”秋枫一边给何妙芙通头发,一边说这今天的事,“冬霜去看过,那两个人颐指气使的,好不威风,知道的是他们仗着大太太的威风,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才是这庄子的主人呢。”
      
      “宰相门前三品官,何况他们可是太太的人呢,你怎知他们怎么想的,兴许人家已经把自己当成这里的主人了呢,我那个好继母可是让我把庄子和铺子什么的都交给这个二管家代管呢,说什么心疼我小小年纪管着这一大摊子事,想要帮我分忧呢。”欣赏着镜子里美丽的脸,何妙芙温柔的笑着,软软柔柔的声音说着讽刺的话。
      
      “呵,这大太太莫不是把别人都当成傻子了么,小姐,您可不能被她们骗了去啊。”冬霜担忧的说道。
      
      “你以为你家小姐是蠢的么,明知是陷阱,还往里跳”何妙芙挑眉笑骂道。“小丫头快去铺床,这么冷的天早早歇息才是正理。”在春樱的服侍下换了睡衣,刚躺下她便是想起了什么事,掀开帷帐对睡在外间的夏菱道“把前儿做的那套银纹百蝶裙和厚锦银鼠毛披风拿出来,明儿就穿这个,配上那套玲珑点翠的头面。” 听到夏菱应下,便放下床幔睡下了。
      
      第二日,何妙芙又晾了他们半日,才召人来见她。两人在偏厅等了一炷香的时间,才听到婢子来说,大小姐到了。两人抬头看到进来的少女,均是一愣,只见这少女,一双桃花眼,两弯柳叶眉,丹唇似带笑,粉面桃腮,额头上的翡翠吊坠称的她肤如凝脂细又腻。端的是顾盼生辉,天然自风流。呆愣一瞬,直到瞿管家不悦的轻哼一声,两人才反应过来“小的何日宏,小的何六儿,见过大小姐,给大小姐请安了。”两人行了礼,抬眼看坐在主位上妆容精致,穿着华美的何妙芙,中年男子眼神一阵闪烁,心中暗喜,这大小姐过得不错,看来太太说的都是真的,不枉他费了大力气才抢到这门差事,这会发达了。
      
      用了热茶润唇,将两人的形状看在眼里,何妙芙才笑吟吟的对两人说道“两位不必多礼了,坐下吧,如今天冷,难为你们赶了这么远的路,昨个我受了些风寒出不得屋,没能及时见你们,希望你们不要介意。”见两人连连点头称不敢,便接着说道“本来母亲让你们来接我,咱们应立时启程的,可你们也瞧见了,我这一庄子人,还有那些铺子田地都需要安排,且这些天外面又下雪,官道难走,所以还是缓几天再说吧。”说完看了看下面两个人,拭了拭嘴角继续说道“至于,母亲说的让二管家来接手我这些铺子生意的,我看还是算了吧。”
      
      看到二管家着急想要插嘴,便抬手制止了,“这北地人脾气暴躁,而且铺子生意都是用惯的老人儿,熟悉这里的情况多年也不曾出过岔子,贸然换了你们来,恐怕难以服众。”听到这里,二管家连忙赔笑道“二小姐说的是,不过,小的在京城就是打理何家铺子田产的,是熟手了,接手北地的生意虽说开始会艰难些,但也难不倒我老何,大小姐只管放心归京便是。”
      
      听到这里,何妙芙低笑几声,这赵氏真的脸厚如城墙,下面的人也都是不要脸面的,“这金阳是我外祖的家乡,这庄子铺子除了我母亲的陪嫁,说到底还是瞿家的产业,虽说瞿家遭逢大难,但先皇并未抄没瞿家家产,所以这些还是要瞿家的人说了算的。就算何家与瞿家是姻亲,也断没有插手别家生意的道理。”
      
      二管家看何妙芙一再找借口拒绝夫人的决定,脸上的笑是再也绷不住了,他慢慢坐回椅子上,端起茶喝一口,才阴沉沉的说道“大小姐恐怕是理解错了太太的意思了,等大小姐归京,那就要及了,到时,太太少不得要带着小姐去各位夫人们府上聚聚,也好给大小姐相看人家不是。到时候大小姐可没时间照看这些生意了。且京中贵女向来不插手家族生意的,大小姐远在北地,想来是没人教导这方面的礼仪规矩的。”听到这,周围站的瞿管家和丫鬟婢子们,见这二管家用小姐的终身相要挟,都对二人怒目而视,恨不得冲上前去撕了他这张嘴。而何妙芙觉得好笑至极,这赵氏真的是护国公家的闺女么,怎么尽使这下作手段。
      
      二管家看何妙芙扶着额角低沉不语,便觉得这大小姐是被自己吓住了,更是得意,心道,还治不了你这小丫头片子了,大太太果然料事如神,知道这大小姐必不肯将产业交出来,便让自己用婚事来威胁大小姐,果然奏效了,二小姐果然被吓到了。二管家顿觉神清气爽,这两天来的憋屈,终于发出去了,心情甚好的开始品茶了。嗯,这瞿管氏果然是皇商出身,就是有银子,这滇青茶都用来待客了,一方面又觉得心疼,这以后都是他的呀,怎能这般浪费。
      
      何妙芙看着开怀的二管家,抚掌大笑,见何府二人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己,笑了笑,然后对门口站着的两个汉子说道,都看清楚了么,见两人点头,便挥手,道“带下去带下去。给你们十天的时间。”二管家还没醒过闷儿来,便被一阵大力拽倒在地,捆绑起来,刚想大声斥责,便被一块儿破布嘟了嘴,同他一起来的小厮也是同样的待遇。
      
      何妙芙见两人已被拖走,便起身回了卧房。
      
      “屋里闷得慌,把窗户打开。”斜倚在榻上,何妙芙手里摩挲着那块玉佩。皱着眉,精致的小脸阴沉着,回想着上一世这个时候发生的事情,毕竟过了几十年疯癫的日子,一些事情已经记得不是太清楚了。
      
      本家派人来金阳的日子大约比这时要晚点吧,前一世她傻傻的听了管事的话,以为父亲是真心悔过了,想要善待她这个嫡亲女儿了,所以即便还是怀疑继母要她把山庄和生意交给二总管的意图,她也愚蠢的照着做了。满心欢喜的以为终于可以得到父亲的爱怜,可以像何妙音一样在父亲面前撒娇了,却不想现实给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想要的宠爱没有得到,却被父亲当成礼物送进了定王府,外祖家和祖母留下的财产也都落在了继母的手中。
      
      何妙芙冷笑着把玩着手里的玉佩,不怨别人这么对她,只怪自己太天真太愚蠢,忘记了祖母临终教导,以为自己重要到可以改变父亲,不想一次错误却付出了一生的代价,想到在定王府里蹉跎的一生,想到即将见到的那个人,何妙芙浑身就止不住颤抖,又怕又恨,怕的是当初那些用在她身上的手段,恨的是父亲的见死不救和继母妹妹的落井下石,恨得是天真愚蠢的自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接上了,这才是我开始写的第一章,后来总觉得少些什么,就在前面加了几章。
    看到有一个收藏了,开心~~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