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后报仇总是太容易

作者:美人执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何妙芙派人打听了许久,才打听到前些年因为叶小姐身体弱,叶老夫人便一直陪着她在别院里修养,直到去年才带着叶小姐回到京城。但知道真相的何妙芙猜测也许是因为内疚自责,叶老夫人才不回京的。毕竟当年的叶小姐是在叶老夫人的身边被人掳走的,而且就算回到京城叶老夫人也是深居简出,就连自己做寿都不出席。因此何妙芙也一直找不到机会见她一面。而何大学士她更是接触不到,毕竟瞿家人被流放之后,瞿家的官邸已经被收回了,他们也去不得那里了。
      
      因为总是见不到人,所以何妙芙只能暂时放下这部分计划,转而专注的盯着刘晃和赵氏。派去的人已经成功的混进了何府,虽然现在还什么消息都没有传出来,但这只是开始,他们自然接触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所以她并不是很着急。
      
      还要再过二十天,远在金阳的‘二管家’才会写信回来,他会告诉赵氏她想得到的消息,然后让赵氏在派些人手过去。毕竟要得到瞿家庞大的家产仅仅两个人可是不够的,而且的到的太容易了,反而会引起赵氏的怀疑。而一个月后,何妙芙才会回到何府,比前世略晚了几天,应该不会在遇到定王。但是因为瞿府和刘府的这段恩怨,一旦定王知道她这个人的存在,那她还会走上辈子的老路。
      
      当年的赵贵妃未必不知道瞿家是冤枉的,但是她最后还是让瞿家当了替罪羊,这肯定还有别的原因导致她必须除掉瞿家。然而何妙芙思来想去就是想不到答案,没办法只好去找瞿管家问个清楚。
      
      她去的时候正好是晚饭后,两个老人还坐着消食,看到她还很惊讶,毕竟这些天何妙芙一直待在屋里,连院子都不曾出过。
      
      “芙儿怎么来了,用过晚饭了吗?”管氏拉着她坐在身边,越看越满意,这些日子以来,何妙芙是越来越有大家闺秀的风范了。何妙芙笑着任她看,“吃过啦,姨祖母。”然后看见管家要出去,赶忙叫住他“瞿爷爷,先别走,我有事要问问您呢。”看见他重新坐下来,然后看看丫鬟婆子们,再冲着老太太一笑,老太太笑着点点她的额头,“你呀。”然后转头对她身后的婆子说道,“都下去把,这不用伺候了。”等人都走光了,才对她说“行啦,说罢什么事。”
      
      “瞿爷爷,当年外祖父出事前还发生过什么事,我想了很久,刘家公子的死虽不是小事,但还不至于让皇上记上这么久,时隔两三年再发作外祖父呀。”她仔细观察这瞿管家的神情,果然看到他脸色变了一变。
      
      管家叹了口气“其实,老爷纯粹就是倒霉。当年刘家正憋着口气要找老爷麻烦,奈何老爷正直端方,他们找不到什么机会。然而,有一次老爷和一群同僚去喝酒的时候被人看见了,本来是不该有事的,但坏就坏在那群人里有一个是太子的幕僚。这事不知怎么的就传到了刘家耳朵了,让他们认为老爷投靠了太子,所以第二天刘家就上书弹劾了老爷结党营私。而那时正巧赶上太子在外打仗,先皇正忌惮太子的时候。老爷就这么被定了罪。”
      
      这时何妙芙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难怪先皇只是罢官流放,而没有抄家。所以先皇是知道祖父是被冤枉的,又因为他的多疑,不能容忍祖父继续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待着,所以才找了个借口罚了外祖父。而祖父恐怕也是知道这点,才没有让大学士继续为他求情,因为他知道任何人求情都没有用。
      
      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之后,何妙芙就没多留,在回自己院子的路上,她不禁在想,如果当年祖父再谨慎点,她前世是不是就不会那么悲惨。然而多想无益,过去的事情没办法改变,她只能向前看。接着她又想到了一直没有回音的叶大学士。
      
      既然这才是根本原因,那为什么叶大学士会不见自己派去的人。接着她想到了一个最不可能的原因,何全飞兄弟出身草莽,行事也较为粗糙,她让他们送封信到大学士府,他们自然会照着做去送封信,但是,他们现在毕竟是在雅风阁,而青楼的人突然找上门来学士府的下人们肯定会觉得有碍自家老爷的颜面将这件事悄悄地上报给当家夫人,当家夫人看到那封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信,肯定不会往好处想,所以那信能不能送到大学士手上就是未知数了。想到这里,何妙芙不仅掩面而笑,难为她胡思乱想了这么久。
      
      在知道因为自己闹出了这么个乌龙,还耽误了这么久之后,何妙芙马上写了张贴子以瞿家外孙女的名义送到了大学士府,果然没过多久就收到叶老夫人的回信,信中只有一句话,三日后的在城外白马寺相见。她暂时松了口气,如果事成,那么她这段时间的人身安全就有了保障。等她回到何家过了及礼后,她完全可以借着叶老夫人的势来摆脱赵氏的控制。
      
      没有等到三天后,何妙芙在第二天就启程去了白马寺,然而,就连寺宝相庄严的佛祖都没有让她的心平静下来。她站在院子的中央,环顾这座不大的寺庙,仰头看着天,然后她听到了身后有脚步声传来,回头看去,就见到一个妙龄少女搀扶着一个衣着朴素的老太太走了过来。
      
      见不是认识的人,她转身便要离去,这时一道婉转动听的声音传来,“前面的可是何家小姐?”听到有人叫自己,何妙芙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她们,那少女启唇轻笑,看了看旁边的老太太,对她说道“我是叶嘉璇,这是我的祖母。”听到她姓叶,何妙芙立时就知道这俩人是谁了,没想到叶老夫人也提早来了,还让她给碰上了。她赶忙冲着老太太福了福身子,行了一个礼。然后被叶嘉璇抓着手带到了叶老太太的面前,老太太上下打量了她一会,笑着说“几年不见,你都长这么大了,我上一次见你时,你才那么点儿大,还被奶娘抱在怀里呢,现如今都已经长成大姑娘了啊。”
      
      何妙芙不好意思的笑笑,是呀,七年都过去了。她笑着对老太太说“虽然过了几年,老夫人您还是那么健壮。”
      
      “祖母,咱们都别站在院子里了,外面冷,咱们进去说。”这时叶嘉璇摇了摇叶老夫人的胳膊。老夫人点点头,何妙芙对着叶嘉璇笑了笑,然后马上走到她另一侧,挽着她另一只胳膊,进了前面的厢房。刚坐下,叶老夫人就问起了他们的近况,何妙芙自然答好,在金阳的这几年是她一生中最轻松舒心的时候了。
      
      寒暄了一阵,让何妙芙意外的是叶老夫人并没有提及瞿家的人和事,反而问起了她“芙丫头,你信中所说的是有什么事?”何妙芙便赵氏的所作所为告诉了她,她并没有说关于她们对何老太太和瞿辛夷死因的怀疑,以及定王和何辉的事,她也都没有提,虽然叶老夫人早就知道了,但这不代表她这个一直远在北地的小姑娘也能知道这些。
      
      叶老夫人听完半晌没有说话,她只是看着门外。何妙芙和叶嘉璇对视一眼,都默契的没有说话,就这样等着。过了一会她才转过头看着何妙芙问道“那芙丫头,你想让我做些什么。”
      
      何妙芙笑了笑,低下头慢慢的说“老夫人,我想要进宫,可是赵氏一定不会让我去的,所以我想让您帮帮我。”
      
      叶老夫人楞了一下,像是想起了什么,淡淡的笑了,“你果然和你祖母一样胆子那么大,进宫是好玩的吗,进去往后余生你都要在那漩涡里挣扎了,一不小心就会万劫不复的。”
      
      “我不怕,老夫人,以为我现在的情况来说,想要活下去,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为了拿到我手里的东西,赵氏不会让我活着的。但她到底是我的继母,是长辈,如果她要拿我的终身相要挟,我并没有半分反抗的能力。而只有皇权才会让赵氏退缩,才会让她投鼠忌器。”何妙芙当然知道进宫是下策,但是她现在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
      
      老夫人看她这么坚决,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来劝她,但是何妙芙是她恩人的家唯一的独苗了,毕竟瞿家当年是替自家受过才没落的,这个小姑娘实在无辜。她忍不下心去看着这个小姑娘落入深渊。但是她又与她无亲缘关系,也不能干涉阻止她继母的行径,所以根本护不住她,思来想去,进宫的确是她目前最好的选择了。毕竟只要成了皇家的人,赵氏就再也不能算计她了。
      
      叶老夫人心里涌起了一阵无力感,就像当年一样看着自己最宠爱的孙女死在自己面前一样,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让她很不舒服,所以,她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对何妙芙说“我看时辰不早了,我们先用饭吧。剩下的事,晌午再谈。”
      
      见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何妙芙着实的松了口气,没有直接拒绝就是好事,因此也不多说什么,乖乖的跟着老夫人去了外间等饭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刚刚开学,今天好忙呀,终于有时间上来把这一章发上去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