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后报仇总是太容易

作者:美人执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走水啦,走水啦,快救火呀”远处正院一片嘈杂,救火的,救人的各种声音掺杂在一起。
      
      而在这破烂的院子里,何妙芙站在门口,看着远处的火光,虽然出不去,但光是想到他们惊慌害怕的脸,她的心里就是一阵畅快,虽然杀不死他们,但也算是报了小仇了,剩下的仇现在的她无能为力了,只能期望老天有眼帮帮自己。
      
      这时不知道谁喊了一句一句,“快救王妃,王妃还没有出来”她疾步走向院门,想要打开门去亲眼看看他们的下场。试了几次才想起来自己已经被锁在这个院子里很久了。
      
      既然出不去,她就在院子里来回走动,神经质的说着“太好了,太好了”她紧紧地抓着衣角,激动地浑身颤抖。
      
      想象着那王妃会受什么样的伤,这次的大火能不能置她于死地。
      
      何妙芙觉得很开心,筹谋了这么多年,即便只能伤到些无关紧要的人,也是值得的。
      
      这定王府里谁没有欺辱过自己呢。这一刻她觉得浑身都轻松了,脑子也清醒了,这三十年生死不如的日子似乎也不是那么痛苦了。
      
      直到外面的声音不是那么慌乱的时候,她才慢慢地走回屋里,嘴角的微笑在黑暗里显得那么扭曲阴森。苍老的脸上布满了皱纹,却依然能看出美丽的轮廓,可以想象这人年轻时是多么美丽。
      
      她佝偻着身子坐在床边,环视着简陋的屋子,回想着自己这悲惨的一生,从受尽万千宠爱的童年,到母亲和祖母去世后父亲冷淡厌弃的眼神,再到继母和继妹的算计陷害。最后是定王那张可怖的脸。
      
      她呵呵的笑起来,自从被父亲送到这定王府,她哭过闹过,也恨过,一切都要在今天了结。
      
      她拿出火折子将一直舍不得用的油灯点燃,走到桌边坐下,从怀里拿出一只华美的金簪,这是她费尽心思藏了三十年的宝贝,是母亲留给她的最后一件东西了。她摩挲片刻,缓缓地将它插在头上。
      
      然后将油灯打翻,看着火顺着洒落的灯油着了起来,她才躺回床上。她不会等到那些人查到她头上,她不会再给他们折磨自己的机会。
      
      大火烧了很久,她才听到外面有人叫喊的声音,但那都和她没有关系了,她闭着眼睛,等着死亡降临,然后一阵晕眩,失去了知觉。
      
      浓烟包裹的窒息感让她无比难受,大火的灼烧让她蜷缩起来,她抓着自己的脖子试图缓解这种痛苦,然后她突然感觉到自己可以呼吸了,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慢慢地睁开眼睛。
      
      自己应该死了吧,那现在是在阴曹地府吧,但是黑暗中什么的都看不清,她摸了摸自己布满冷汗的脸,有些诧异,死了还会出汗吗?
      
      缓缓地坐了起来,看了看四周,却发现什么都看不到,伸手摸了摸才知道是有东西挡住了自己的视线。
      
      周围的静悄悄的什么声音都没有,何妙芙掀开面前的帘子,试图看清自己所在的地方,但是太黑了什么都看不清。
      
      她想站起来看看,却发现自己手脚发软,已经没有力气了。
      
      试了几次都站不起来,以为是大火烧坏了腿脚,她便直接躺下了,自暴自弃的想着,反正自己都死了,就不白费力气了,直接等着阴差来把自己拖走吧。
      
      躺了好一会,一阵困意袭来,她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还是放任自己睡了过去。
      
      “小姐,小姐,快醒醒,天亮了,该起了。”正睡着的何妙芙,感觉有人摇晃自己的胳膊,睁开眼,看了看着头顶的帐子,然后转过头木着脸看着正在叫自己的人,越看越熟悉,“夏···夏菱?”
      
      腾地一下坐了起来,抓着眼前的人,仔细的打量起来,圆圆的脸,大大的眼睛,没错,就是夏菱。
      
      被何妙芙突然地动作吓了一跳的丫鬟,赶紧的放下手里的衣物,紧张地问“小姐,你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夏菱,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离开京城了吗,难道你也死了吗?”何妙芙死死的抓着丫鬟的手,泪流满面,在自己遭难的这些年,四个贴身婢子,两个被发卖生死不知,一个为了保护自己被人推下河淹死了,唯有夏菱,早早嫁了人,躲过了一劫。
      
      难道因为自己报复定王的事,还是连累了她吗。
      
      “小姐?你怎么了?做噩梦了么,婢子好好地没有死呀。”小丫鬟看着她突然流泪,吓得赶快搂住她,拍打着她的后背,不住地安慰她。
      
      被搂在怀里的何妙芙突然僵住了,她感觉到了夏菱的心跳了。人死了还会有心跳吗,她呆呆的看着夏菱的脸,然后伸手摸了摸,是热的。
      
      啊的叫了一声,何妙芙有些惊恐的看着夏菱稚嫩白皙的脸庞,推开她,慢慢地环视一周,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特别熟悉,熟悉到这三十年每晚她都会梦到的样子。
      
      这竟然是自己从前住的屋子啊,而且这还是在金阳的时候,在母亲陪嫁的庄子里“········”自己不是死了吗,怎么又回到金阳来了,难道是在做梦吗,她使劲掐了自己一下,很疼,疼得她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这不是做梦,是真的,她真的回来了。
      
      转过头,看着夏菱尚稚嫩的脸和担忧的眼神,一阵恍惚,不知道为什么,但她的心却稍微平静下来。
      
      下了床走到桌边坐了下来,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然后转头看向婢子,吁了一口气,虚弱的道“我没事,只是做噩梦了而已。”是呀,那是个很长的噩梦吧。
      
      小丫鬟看小姐冷静了下来,给她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又伺候着换了里衣,才见她脸色没有之前那么苍白了,又快到了夫人的忌日了,每到这时候小姐就会睡不安稳,心里想着一会还是煮碗安神汤给她喝。
      
      虽然想让她再休息一会,但现在管家还在外面等着。
      
      拿了件厚点的襦裙,给她穿上“管家在门外等着,前些日子,商队回来了,今天正巧和庄子上的人一起来报账呢。”
      
      刚刚才知道自己没有死,反而像是回到几十年前的何妙芙,还未搞清现在状况,她不想见其他人,便摇摇头,“我今日不舒服,你让···瞿爷爷安排他们回去,明日在汇报吧。”
      
      挥手让仍想说话的夏菱下去,打发了所有人出去,何妙芙托着腮坐了好一阵才走到梳妆台坐下。
      
      看着镜中的人,陌生又熟悉的样子,眉如翠羽,肌如白雪,容颜娇媚,只是披散着头发,面容有些许憔悴,低头看看自己丰润白皙的双手,她险些落下泪来,这是···真的回来了吧,回到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时候了。
      
      呆呆的坐了一会,听到敲门声她才清醒过来,“都进来吧”丫鬟们推门而入,被伺候着洗漱的时候她还有些不适应,毕竟三十年来她都是自己来做这些事的。
      
      等着她在桌边坐下了,为首的丫鬟才将手里端着的安神汤,放到她面前,“小姐,刚刚夏菱说小姐发噩梦受了惊,要不要叫个大夫来看看?”
      
      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孔,何妙芙努力的忍着眼泪,摇摇头道“无事,睡得太久迷糊了而已,不用叫人了,上早饭吧,我有些饿了。”
      
      “是。”
      
      这边瞿管家还在等着,就看到夏菱掀了帘子出来了,“管家,小姐身子不适,正在休息,今日就先安排庄头们回去,明日再来汇报吧。”
      
      “可是着凉了?可有请大夫过来看看?”管家有些担忧,小姐身子骨向来强壮,突然身体不舒服,别是生病了吧。
      
      丫鬟摇摇头,“没有着凉,小姐昨晚做了噩梦,吓着了没睡好。”想了想又对管家说“刚刚秋枫姐姐去厨房煮了安神汤,想来快好了。”
      
      知道是因为什么导致小姐做噩梦,瞿管家也就稍微放下心来。想了想又回头嘱咐丫鬟道“嗯,你时刻注意着,要是哪里不对,就快去请大夫。”
      
      出了正院瞿管家一边往书房走,一边想,哎,又到了夫人的忌日了,每当这时候,小姐就会心情不好,睡不安稳。一会还是去请自家夫人来陪小姐几天吧。
      
      正想着,书房就到了,得,还是先把这些人安置好。瞿管家先叫人回家去请妻子管氏,然后才这些庄头掌柜寒暄。他虽是长辈,但毕竟是男子,小姐如果有什么事还是妻子出面更方便。
      
      这管氏虽说是瞿管家的夫人,却不是下人,她与何妙芙的外祖母是同宗,同出于上任皇商管家,因缘际会下嫁给了当时瞿家的年轻管家,因着与老爷成了连襟,当时的瞿老太太便做主消了瞿管家的奴籍,而瞿管家也感念于老东家的恩情,留在瞿府做了一辈子的管家。
      
      也因此,当瞿家遭逢大难,而瞿管家一家却都是平民百姓,所以没有被连累,还带着当时只有七岁的小姐避祸到了这金阳。
      
      正吃着早饭,夏菱掀开珠帘进来了“小姐,姨祖宗来了。”
      
      何妙芙放下筷子,“快请进来”她起身出了里间,就看到一个冬霜引着一个穿着暗红夹袄的老妇人走了进来,她快走几步迎了上去“姨祖母”。
      
      握着老夫人的手,她突然就觉得很委屈,眼眶瞬间红了,“怎么了,我的小芙儿,是谁欺负你了”
      
      老妇人一只手抚着她的脸,另一只紧紧撰着她的手,眼神来回打量屋里的丫鬟婆子们。被她扫过的丫鬟婆子慌忙低下头福着身子。
      
      吸了吸鼻子,笑着将老妇人扶到座位上坐下,笑着道“没有人欺负我,这里我最大,谁敢呀”何妙芙接过丫鬟的热汤,递给老妇人,撒娇道“姨祖母很久没来看我了,瞿爷爷都不许我出庄子,我是想您想的紧。”
      
      紧挨着老夫人坐下,看着老人,见她脸色依旧红润,没有前世最后一面那般惨白,这才放下心来,安心与老人叙旧。
      
      “您怎么今日来了,虽说现下不似冬日里那般冷,但是风也冷的,您身子不好,平日里还是不要出门了。”
      
      喝了口热汤,压下了那股冷意,瞿管氏才仔细瞅着小姐的面色,的确不似生病一般,满意的点点头,道“刚刚老头子派人叫我,说你今天身子不舒服,连庄头们都给打发了,很是担心,让我来陪你几日,我观你面色还算红润,不像生病,可是有什么不舒心的事,扰着你了?”
      
      刚刚说完,就见着自家侄孙女眼圈又红了,老太太心中一惊,看来的确发生什么大事了,可是为何身为管家的老头子不知道呢。
      
      侄孙女看似柔弱,但实则性子坚韧倔强,这是随了瞿老太爷的,等闲小事,她是不会看在眼里的,虽然临近夫人的忌日,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侄女不应该还会这么激动难过。
      
      她急忙问道,“我的小祖宗呦,到底是怎么了,可是丫鬟婆子们伺候的不好,还是有人说了什么,快告诉姨祖母,我一定好好收拾他们为你讨回公道。”
      
      听了这话,何妙芙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前世三十年的痛苦和担忧,三十年的内疚和委屈,霎时间迸发出来,她伏在老人的膝头大声痛哭起来。
      
      这可吓坏了屋子里一众下人,老太太更是眼神冰冷的盯着他们,厉声道“都给我外头跪着去,秋枫,快去请大夫,再叫老头子来,召集所有下人在外头候着。
      
      让人把庄子守住了,一个人也别放出去,我倒要看看是什么牛鬼蛇神敢在我老婆子眼皮子底下耍手段。”
      
      说完,便让丫鬟扶着已经哭得抽气的侄女进了里间,将人安置到榻上,揽着她手下不停的帮她顺着气,待她稍微冷静下来,瞿管家也已经到了外面等着了,瞿管氏什么也不说,只是柔声的哄着人入睡。
      
      刚刚经历了被烧死,然后重生的刺激,一悲一喜,何妙芙精气神的确都跟不上了,晕晕的睡着了。
      
      等到大夫来了,诊了脉说是没大问题,只是受了惊,喝几副安神药就好了,管老太□□排信得过人和大夫去拿药,然后将她的贴身丫鬟小翠留下守着,自己出了里间去见他们。
      
      见到了等在花厅的瞿管家,老太太把刚刚发生的事讲了一遍,生气的问道“你平日里怎么看着 的人,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好好的人在庄子里受了惊吓,你竟然不知道。”
      
      瞿管家一面给自家老婆子赔罪,一面也疑惑地说“昨晚睡下之前,还好好的,就是今早说做了噩梦,吓着了,我也正纳闷儿呢,这些天没见有什么人不安分的。”
      
      瞿老太太点点头,看来应该还是这些下人的问题了,老头子毕竟是个男人,侄女正是十三四岁,内心敏感的时候,真发生什么事,他还真不一定知道。想一想道“你去看看人都来齐了吗,我有话要问。”
      
      瞿管氏扶着丫鬟的手,来到院子,这时所有的下人都已经到齐了,动作倒是快。
      
      狠狠地白了瞿管家一眼,对着下人们道“瞿府的家规你们都还记得吧,瞿府对待下人向来宽厚,但有些人心大了,我们这小小的瞿府还容不下背主的奴才。”
      
      瞿管家并未阻止管嬷嬷,因为他也想知道小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如果真是这些人的问题,那么也是自己失察的过。
      
      不大的院子里跪满了下人,打头的就是何妙芙的四个贴身丫鬟,老太太看了她们一眼,便直接开口问道“你们四个是从什么时候在小姐身边伺候的?
      
      夏菱磕了个头回道“禀老太太,奴婢四个是都是家生子,小姐四岁的时候太太把奴婢给了小姐。”
      
      春樱接着道“奴婢和秋枫也是小姐四岁到小姐身边的。”一旁的冬霜红着眼睛道“奴婢是瞿府查抄时被太太救下的,小姐六岁时到小姐身边的。”
      
      “嗯。”点点头,老太太又问“最近小姐有没有见过什么陌生人?”
      
      春樱想了一下,摇摇头肯定的道“没有,奴婢四个都是贴身伺候小姐的,小姐去哪里,奴婢也会跟着的,近些日子天气冷,小姐都没有出门。”
      
      老太太这就不明白了,没有见过陌生人,那芙儿怎么这么难过,看来只能是庄子里面的人了。“昨晚是谁值夜?”
      
      夏菱磕了个头回道“禀老太太,是奴婢。”
      
      “昨晚小姐可有异状?”
      
      夏菱摇摇头,“昨晚入寝前,小姐还很是开心,还说今天如若天气好,见完庄头们,就去胭脂斋看看。”
      
      老太太皱着眉,想了一下,道“昨晚可有做噩梦?”
      
      “有,今早奴婢叫小姐起床的时候,小姐哭了呢,还问了些奇怪的问题,说是梦到奴婢死了。”
      
      老太太了然了,心里叹了口气,看来夫人的死对小姐的影响还是这么大。
      
      正要接着问,小翠跑出来“老夫人,小姐醒了,要见您呢。”
      
      “好,我就来。”然后转头对瞿管家说“你来问,让他们把最近接触过什么人,都交待了,若谁身边的人有不对的,尽管说出来,待查明,我重重有赏。”说完转身进了屋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