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的走位

作者:哆啦有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乐章

      当时医生查看后就解衣服,可把季安南吓了一跳。
      
      他用力地抓住了医生的手,眼里像有刀子甩了出去:“你干嘛!”
      
      医生十分无辜:“急救啊。小兄弟,她现在心脏负荷过重,要把衣服解开才行。”
      
      他看了看涂音,又看了看季安南,恍然大悟:“不好意思,你女朋友是吧?那你来吧。”
      
      “……我去找个女生。”
      GLR清一色的男生,季安南脑海搜索了一圈,想到了为他们做饭、清洁的张姨,但是这个时间点,不知道张姨有没有去跳广场舞。
      
      “小兄弟,不急就不叫急救了。”医生掐着涂音人中,“快决定吧,你脱还是我脱。”
      
      虽然知道要尊重医生的医品,但是身为男人,季安南太了解男人的劣根性了,他没法将娇滴滴的小姑娘交到陌生的医生手上。
      
      他说:“我来吧。”
      
      季安南让医生背过身去,动作顺序地将涂音的T恤脱了下来。
      
      他是个果断的人,现在也不是害羞的时刻,只是看到女孩若隐若现的事业线和白皙的细腰时,季安南还是不自在的挪开了目光。
      
      他伸手去够内衣,想要一鼓作气地将它扯下来。然而防震款还偏小的运动文胸,紧紧地勒着女孩皮肤,连下手的地方也没有。
      
      季安南“咳”了一声:“里面的怎么脱?”
      
      医生背着身子说:“后面有扣子。”
      
      季安南摸向后面,却发现是光滑的一片:“没有扣子。”
      
      医生不相信:“文胸怎么会没有扣子?你再找找。”
      
      季安南又确认了一遍:“真没有。”
      
      医生不耐烦地转过身,季安南反应超快地俯身挡住:“干什么!”
      
      医生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自己不就长了个地中海吗?至于把他当猥琐大叔防着吗?还说不是女朋友。
      
      “她穿的是运动款吧,没有扣子,你就直接脱。”
      
      季安南为难道:“太紧了。”
      
      “不就是紧才让你脱吗?”
      
      季安南抿了抿嘴,再次伸到运动文胸下方,使了劲才扣了进去,然后闭着眼把它脱了下来。
      
      他明显地感到涂音长长的吐了口气,看来被勒得不轻。
      
      医生催促道:“好了吗?”
      
      季安南连忙附身挡住:“等等!”
      
      他脱下自己的T恤,搭在了涂音身上,然而这种欲盖弥彰的遮掩似乎显得更加诱惑,而且万一治疗过程中衣服滑下来怎么办?那不是他的小队员就走光了?
      
      犹豫片刻,季安南还是脱下自己的衣服,三下两二除地给涂音换上。
      
      至于看没有看到……
      
      没看到什么。
      好吧,看到了一点点。
      就一点点!
      
      季安南嘴边勾起了僵硬的笑容,转移话题道:“快喝水吧。”
      
      涂音低头喝水,发现竟然不是白开水,而是甜甜的,她咕噜咕噜地喝完,然后才问:“这什么?”
      
      “葡萄糖。”季安南见她喝完,又给她接了一杯温水,“身体不舒服了为什么不停下来?”
      
      涂音小口抿着水,羞赧道:“我以为我能坚持。”
      
      她身边就是南神,她不想在他面前丢脸,哪知道,却更丢脸地晕了过去……
      
      涂音愧疚道:“对不起。”
      
      季安南沉默了,好半天,才传来他的声音:“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
      
      涂音连忙为他辩解:“没有没有,明明是我逞强了,而且南神第一时间把我送了过来。”看着季安南投来的目光,涂音脸上飞出了红晕,她小声说道,“当时我很难受,后来感觉有人把我抱了起来,还告诉我要坚持,现在想来,是南神吧。”
      
      季安南迟疑了一下:“你记得?”
      
      “迷迷糊糊的,像要睡着又没睡着的时候,后来觉得安心,就彻底地睡了过去,中途有段记忆,好像有人在脱我衣服,现在想来,应该就是那个好心的阿姨。”涂音努力回忆道。
      
      季安南心中松了口气,幸好她不记得了,不然小姑娘肯定会多想。
      
      “只不过,阿姨可真暴力。”涂音揉了揉肋骨,小小地抱怨了一句。
      
      暴力阿姨·季安南移开了目光,再次转移了话题:“我打个电话,免得他们担心。”
      
      其余人做完放松运动就全体出击,来诊所看望涂音,可是小诊所根本塞不下那么多人,所以季安南又把他们赶了回去,顺便向317借了件衣服。
      
      听到季安南报平安,大家又准备过来看望,被季安南制止了。
      
      挂了电话,季安南说:“差不多救护车也要到了。”
      
      “救护车?”涂音忙说,“不用不用,我现在好多了,医生不也说没事吗?”
      
      “这种小诊所怎么能放心,还是得去正轨的医院检查一遍。”季安南说,“而且你入队本来也要体检,顺便了。”
      
      “医院都下班了。”涂音实在不愿麻烦别人,“我真的已经好了,南神你要是不放心,我明天再去医院。”
      
      “队长。”季安南突然开口。
      
      “啊?”涂音不明所以。
      
      季安南说:“叫我队长,或者季安南。”
      
      南神不喜欢别人叫他南神吗?想想也是,要是有人叫她音神,她估计也挺羞耻的。
      
      “队长。”涂音脆生生地叫道。
      她的声音本就甜美,因为面对敬慕的人,比平时还柔软了三分,像羽毛般,挠在人耳朵上。
      
      季安南低声:“嗯。”
      
      两人都不再说话。
      灰黑的天空,点缀了些许星星,映在了诊所窗户上。屋内灯光柔和,连带着气氛也变得像肖邦的《降E大调夜曲 》。
      
      手机铃打破了安静,季安南接了电话,是救护车终于来了。
      
      到了医院,涂音才发现和她想象中的不一样。
      
      医院修得相当豪华大气,工作人员和气又热情,来往的病人看起来也非富即贵。这儿肯定不是普通的公立医院,而是价格不菲的私立。
      
      “安南。”
      一个男人走了过来,他约莫四十岁,穿着白大褂,戴着金丝眼镜,显得很矜持。
      
      “小叔。”
      季安南冲他点了点头。
      
      诶,小叔?
      
      这是南神…哦,不,队长的叔叔吗?
      
      季淮笑得温和:“这位小姐是?”
      
      季安南说:“这是我的队员,今天上健身课的时候昏过去了,你帮她检查一下。”
      
      “嗯。”
      
      季淮安排了好几项检查,一些科室明显已经下班了,但是为了涂音,专门又开了,还有一个漂亮的护士小姐姐全程耐心地陪同涂音。
      
      涂音相当不安:“这、这需要多少钱?”
      
      去普通的医院都得花费不少,这么豪华的医院,肯定是天价吧。
      
      她买的机票还没有报销,身上只剩下几百元了。
      
      哪知,护士小姐姐听了,噗嗤一笑:“你可是院长带来的人,怎么可能收你的钱。”
      
      诶,院长?
      
      涂音吃惊道:“你是说,刚才的医生是这个医院的院长?!”
      
      “是啊,我们的院长年轻有为,还是钻石王老五呢!”护士小姐姐眼光荡漾,对涂音更加热情了,她打听消息道,“你是院长亲戚吗?”
      
      这边涂音在进行各种检查,那边季淮已经泡好两杯茶,递了一杯给季安南。
      
      他眉眼弯弯:“刚才的女孩是你的小女友?”
      
      季安南冷漠地接过杯子:“都说了是我的队员。”
      
      季淮笑了笑:“这不是你爸爸老操心你的终身大事吗?”
      
      季安南神情不耐:“我才二十。”
      
      “你爸爸不是担心你像我一样吗。”季淮轻轻吹了吹茶,“任家千金回国了,他父母想让你俩见一面。”
      
      季安南眉头紧皱:“见她干嘛?”
      
      季淮轻轻抿了口茶:“你说呢?”
      
      季安南把杯子往桌上一放:“不见。”
      
      季淮却道:“你能不见任小姐,还能不见任阿姨?人家你小时候多照顾你呀,还是你母亲生前最好的朋友。”
      
      季安南的眼睛垂了下去,睫毛在灯光下投向大片阴影,“那就吃个饭,别的事休想。”
      
      “你说休想,人家就不想?”季淮笑着摇了摇头,“我可把消息透露给你了,你可别跟你爸说,不然到时候他该骂我了。”
      
      “知道了。”
      
      “还有,你有空还是回去看一下你爸吧,这么多年了……”
      
      不待季淮说完,季安南就站了起来:“我去看看好没好。”
      
      他插着裤兜,往外走去。
      
      季淮看着他的背影,长长地叹了口气。
      
      “那院长的侄子都不读书,一直玩游戏?”
      
      季安南走进,听到护士和涂音在交谈。
      
      小姑娘一本正经地纠正道:“不是玩游戏,是电子竞技!南神可是KPL的冠军,是FMVP!”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