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渣男主就得死(穿书)

作者:岁寒晚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悲情皇后

      
      叶拂仙再次到东暖阁时,青璃总算醒了。
      她有些茫然的看着头顶,一时还有些不明状况。
      
      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肚子。
      她只记得,昏迷之前,肚子疼的厉害,似乎有什么东西流出来了。
      
      叶拂仙“慈爱”的望着她。
      为了不崩原主“善良姐姐”的人设,她真的也挺辛苦的。
      
      青璃原本还懵懵懂懂,不甚明白,看见她怜悯温和的眼神,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娘娘,我这到底是怎么了?”
      
      叶拂仙对青璃并没有什么恶感,可也绝对没什么好感,一时也想不起什么安慰之词,只好活学活用,从渣皇的黄金语录里抄了一句:
      “青璃,你要放宽心,好好照顾自己,养好身体,将来,还会有孩子的。”(真是用烂了。
      
      青璃如遭雷击,木木的望着她,终于哭出声来。如此又哭又闹好一会儿,叶拂仙用伤身相劝,青璃总算勉强自己,安静了下来。
      是啊,她要是伤心坏了身子,再怀不上孩子,吃亏的总是她自己。
      
      一个眼生的宫女进来服侍她起身用药,青璃一惊一乍的缩回手:“皇后娘娘,我原先的宫女呢?”
      叶拂仙道:“那两个宫女,服侍不周,多有疏忽,打发到御花园做重活了。这两个,都是乖巧伶俐的,先拨来服侍你。”
      
      青璃不喜生人,被这两个老练的宫女拨弄的浑身不自在。用过药,又吃了小半碗粥,等人走了,才怯怯的开口:
      “皇后娘娘,这两个宫女,我都不认识,娘娘,我有点怕,不想她们服侍。”
      
      叶拂仙柔声劝慰:“你这傻孩子,你这番遭了罪,我和陛下说了,升你为才人,以后,身边伺候的人多了,哪能个个你都认识?她们是来服侍你的,你只管看着,她们是否尽心便是。难道,你一个做主子的,还怕了宫女侍女不成?”
      
      青璃抓着叶拂仙的衣袖,像小时候一样撒娇:“倒不是怕,只是不熟悉,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娘娘,您能不能让玉琉过来陪陪我?”
      
      叶拂仙:…… ……
      自从她穿到这个剧本,每天都在因为男主和女主,交错凌乱。
      小绿唯恐天下不乱:【哟,心挺大,要起皇后的贴身女官来了!】
      
      青璃自然意识不到,自己这样的举动有什么不对。她心里想的是,皇后是她亲姐姐,一向对她好,宠她纵容她。
      玉琉虽然不喜她,觉得她抢了皇后娘娘的宠爱,可是也不敢对她不好。
      
      何况,要是长秋宫的女官过来,那些轻慢她的侍女,嘲讽她的宫妃,都得要再三衡量衡量。
      嗯,人是单纯了点,算盘却打的很精。
      
      叶拂仙“仁善姐姐”的面具戴的够久了,时间也差不多了,以玉琉受到惊吓病倒为由,直接推了。随后,赏了些金银财帛,就先回长秋宫了。
      
      叶皇后离去不久,沈沣又来探望青璃。
      青璃软软的倚在床上,沈沣坐在一边,沉默的看着她的肚子。
      
      青璃也摸不准他的想法,反过来还要安慰他。
      毕竟,这只是她失去的第一个孩子,她就伤心欲绝,恨不得和孩子一起死去。可是沈沣,她的陛下,已经失去了四个孩子了!
      他该有多有的悲伤~~~啊!
      
      青璃主动开口:“陛下,听说林贵妃娘娘的孩子保住了?”
      “那就好。等那孩子出生了,一定非常可爱。如果,是陛下的长子,就更好了。”
      
      沈沣抱着她,安抚片刻,又主动问她,想迁去哪个宫室。
      青璃娇羞的说:“这里就很好。不仅离陛下最近,还是最特别的。陛下不论去哪位宫妃的住所,都要经过妾这里。妾知道,陛下是九五之尊,妾不敢奢求能独占陛下,只盼望,陛下去看望别的娘娘时,也望一望妾独居的这间小院,能记得,有妾在等着您。”
      
      沈沣深情一吻,十分感动,又问起当晚之事。
      青璃胆子实在是小,根本不愿意回想那个可怕的黑影,追问良久,也问不出什么端倪。
      
      沈沣也只得作罢。
      青璃见他今日不同以往的霸道,格外的温柔,便壮着胆子,小声提出,想要个熟悉的宫女伺候。
      
      沈沣随口就答应了:“你想要谁都可以,只不过,也得皇后先看过。你年纪小,不懂得鉴别人心,若是皇后见过,觉得可用,那才是真的好。”
      青璃见他为自己着想,心里甜津津的。可听见他这样夸赞皇后,又是一阵酸溜溜。
      
      “妾想要玉琉姐姐,陛下,可以吗?”
      沈沣也未多想,心中觉得,皇后疼爱青璃胜过自己,眼下她身心虚弱,最是需要亲人陪伴照顾的时候。皇后多半会同意,自然说可以。
      
      “玉琉的确忠心,可以借来替你管束宫人,不过,她始终是皇后的人,还是要还回去的。”
      
      沈沣既然答应了青璃,便去长秋宫找叶皇后要人。
      叶拂仙正持着铜壶浇花,偏了偏头,露出大半张精致的侧颜,似乎在细细的听他说话。
      
      等沈沣说完,叶拂仙才抿唇笑道:“陛下,我拢共两个陪嫁宫女,您要去了一个,连玉琉也不肯留给我吗?”
      沈沣后知后觉:“朕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叶拂仙:呵呵。
      “陛下富有四海,这天下的一切都是您的。更不用说,皇城之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宫女。只不过,玉琉昨夜的确受了惊吓,发了高热,人也昏昏沉沉的,只怕要好几日才能缓过来。她自己还生病呢,怎能照顾好叶才人呢?”
      
      沈沣始觉理亏,最后将伺候过自己衣帽的一名嬷嬷,亲自指到了东暖阁,照看青璃。
      青璃得了御赐的人,果然阖宫震惊,不得不再三掂量她的分量。
      青璃察觉出众人的变化,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自然心满意足。
      
      林贵妃拿过小镜,摸了摸自己憔悴的面容。
      她唤宫女拿胭脂过来,却只有一个眼生的宫女恭恭敬敬的上前,一板一眼的告诉她,娘娘有孕,那些胭脂水粉,对胎儿有妨,还是不用的好。
      
      林贵妃又吵着要自己的宫人亲信。
      宫女语气平稳:“娘娘,您这一胎保得不易,还是好生养胎,才对得起陛下的宠爱。”
      
      林景萱砸了镜子:“闭嘴!贱人,云浮呢?”
      宫女答道:“陛下嘱咐过,这些不愉快的、见血之事,务必不要说给娘娘听,免得又惊动了胎气。”
      
      林景萱惊愕的望着她:“你说什么,云浮死了?”
      宫女道:“娘娘,她在您的安胎药里,下了红花。若不是您命大,别说孩子,只怕母体也要受损。难道还不该死吗?”
      
      林景萱惊怕的坐直:“你说什么?红花?”那明明不是,明明只是一点巴豆粉……
      
      沈沣悄无声息的站在门口,阴测测的。
      林景萱见到他,心下一松:“陛下……”
      
      沈沣:“看你的样子,似乎很惊讶?惊讶什么?惊讶云浮为什么死了?惊讶为什么安胎药里会有红花?”
      “林氏,朕以前只以为你娇蛮跋扈了些,没想到,你竟然如此心机毒辣,连自己的孩子,都能拿来利用!”
      
      林景萱张了张嘴,哑声道:“陛下,我没有,我不知道……臣妾是被别人害了啊!陛下,那人居心叵测,害了臣妾,还差点害了陛下的子嗣,您要为臣妾讨回公道啊!”
      她起初心虚,可弄明白安胎药里被下了红花以后,也知道,自己是被人害了,哭泣的脸庞上有后悔,更多的是委屈。
      
      沈沣厌烦的挥开她的手:“林氏,朕没想到,你还演的一出好戏。你自己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这幅装模作样的表情!真令人恶心。朕以往宠你,最喜欢的就是你无拘无束、任性自在的性情,现在看来,这些都是装的?”
      “朕真是看走了眼,爱错了你!”
      
      林景萱百口莫辩。
      “不是,陛下,臣妾真的是被人害了……”
      沈沣:“那自尽身亡的云浮,难道不是你的人?”
      
      林贵妃眼泪糊了满脸:“我也以为是啊!”
      
      沈沣冷笑:“她对你倒是忠心耿耿,如你所愿,咬出皇后身边的玉琉之后,便咬舌自尽,如此一来,也无从对质。若不是朕与皇后伉俪情深,对皇后深信不疑,险些就要冤枉了阑儿。”
      
      林贵妃又痛又气,又伤心又不甘心:“陛下信任皇后?就不查一查吗?臣妾遭了这么大的罪,陛下一句深信皇后,就能揭过去吗?这就是陛下对臣妾的交代,对我们林氏的交代吗?”
      沈沣最厌恶她提起林氏:“住口!你还不承认?你真的以为,朕没有细查吗?”
      
      “你自十二岁起,林将军就给你一队亲信,都是些会武能文的能人。朕派人追查到云浮的祖籍,你猜,朕查到了什么?”
      林贵妃眼睛睁大,呆呆的萎缩下去。
      
      她用云浮做饵,陷害皇后,怕她临阵脱逃,所以,用自己的亲卫把云浮的家人控制了起来。
      “你还敢说,云浮不是你的人?你用她的家人威胁她,让她用死来陷害皇后,是也不是?那安胎药中的药粉,根本就是你亲手放进去的,死也不是?”沈沣用两根手指头挑起林贵妃的下巴,“你可听说过,虎毒不食子?”
      
      “林氏,你这毒妇!”
      “你已经是贵妃了,在这后宫,一人之下。朕对你一向宠爱有加,你因为妒忌,害了皇后的孩子,朕也舍不得罚你。可你呢?你还是不知足。”
      “你效仿武氏,不惜用自己的骨肉来攻讦皇后,就是为了做皇后吗?就是为了权势?你不惜牺牲朕和你的孩子?”
      
      林贵妃拉着他哭,一不小心瓢了嘴:“不是……我只是看不惯,她怎么配做你的皇后?我才是能和你携手一生的人……”
      
      沈沣冷冷的瞅着她:“你承认了?”
      林贵妃:…… ……她只是说瓢了嘴啊!
      
      “你就别做梦了!就算没有了皇后,也不可能会是你!”
      
      林景萱被软禁了起来,身边的宫人全数换成了沈沣的亲信。
      他的温情来得快,去的更快,当年那个曾经在他腿边围着他打转的林家小妹,已经沦落成“等她生下皇子一定要好好清算”的弃妇了。
      
      林贵妃失宠了。
      可她哪能这么轻易就认了?
      也没有这么轻易就死心。
      
      她一开始,还用不吃饭不吃药,来威胁沈沣过去看她。可沈沣根本不来,反倒是她自己怕了。
      她如今唯一的筹码,只剩下肚子里的孩子。
      如果能顺利生下皇长子,再加上哥哥劝说皇上,兴许还有希望复宠。
      
      林景萱开始比谁都认真的吃药,吃饭。不到七个月,已经胖了两圈儿。
      不过,保胎要紧,她成日在殿中昏昏沉沉,最多也只在凝芳宫中走动几步,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太胖了。
      
      期间,青璃夜夜笙歌,果然再次有孕。
      
      次年春日,林贵妃产子。
      因为孩子太大,足足折腾了一日一夜,终于生了下来。
      
      “是个啥!”林景萱勉强支撑着问。
      稳婆颤抖着声音:“回,回娘娘,是位小皇子。”
      
      林景萱心下一松,彻底昏睡过去,却忽视了稳婆话语中的惧怕和颤抖。
    插入书签 



    剑尊,有病
    霍晅虐我千百遍,仍是心头我初恋



    美人如虎
    心有美人,软萌如虎



    表兄甜如蜜
    表兄甜如蜜,表妹猛如虎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