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渣男主就得死(穿书)

作者:岁寒晚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一章

      叶拂仙临走之前,将行宫的守卫,又筛选了一遍,留下的都是绝对忠心之人。
      自她走后,太医时常来报,沈沣精神不济,也常不配合治疗,身子一日一日落败下去。隔年春,陛下下诏退位,太子沈黎登基,改国号为新元。
      
      转眼过了三个年头,太上皇沈沣已经在行宫中住了将近四年了。
      新帝勤勉,大婚之后,太后正式退守后宫,还政新帝。
      
      行宫之中,沈沣口歪眼斜,被一名壮阔妇人抱起。
      这壮阔妇人,就是琴容。这些年她一直贴身照看沈沣,亲力亲为,绝不假手他人,不知不觉练就了一身肌肉。
      
      沈沣羞愤的挣扎了一下,琴容也没什么反应,只好任由她把自己放在了院子里的大树下。
      “今日风不大,天气正好,抱您出来晒晒太阳。青璃,你还不过来,给太上皇松松筋骨,活动活动。”
      
      青璃正蹲在院子里看蚂蚁,听见琴容叫自己,瑟缩了一下,连忙过来了。
      当年叶皇后离去前,青璃自己哀求叶皇后,永不离开沈沣身边。叶皇后遂了她的意,可她后来才发现,留下来照顾沈沣的,不止有自己,还有琴容这个恶毒的女人。
      
      沈沣恨她,非打即骂。琴容也看她不顺眼,稍不顺心,就是一顿掐打。不过,这两年好多了,她不惹事的话,琴容也不打她了。
      
      青璃慢慢靠近沈沣,还没过去,沈沣就随手抓过来一块石头,扔在她额头上。
      青璃摸了摸额头,走过去,把他这只手塞在他屁股下面压着。沈沣整个人立刻就像一个破口袋,动也动不了了。
      
      这几年,沈沣病情越来越严重,到现在话已经说不清楚,半边身子偏瘫,只有这只手能动两下。
      青璃把他手给压住,可不是就动弹不得了吗?
      
      青璃尽职尽责的给他揉揉肩、捶捶腿,过了一会儿,琴容端着水盆过来,一把把她掀翻在地,又温柔的去给沈沣擦拭脸庞。
      
      既然没她的事,青璃又蹲在墙边看蚂蚁。突然听到门外有几个护卫的声音:
      “天子大婚,就是大方,给我们这些人,没人都发了三个月的俸禄。”
      “那是,天子纯孝嘛!我们可要好好的守护太上皇,哈哈哈。”
      
      青璃鼻翼张合:是新帝大婚?
      那太后姐姐呢?
      会不会来看太上皇?
      既然册立了新皇后,帝后二人会不会来看太上皇?太后姐姐会不会来?
      
      她抓着栏杆,喊出声,想问问那几个护卫。
      她真的后悔了,要是她跟着太后姐姐,现如今,也是个贵太妃,在宫中吃香喝辣,还有太后撑腰,谁敢惹她啊?谁敢给她这种罪受?
      
      可那几个护卫,眼神里透出鄙夷,嘻嘻哈哈的走了。
      
      小绿:【渣皇的后悔值早就满了,你什么时候离开?】
      叶拂仙伸了个懒腰:“来都来了……”
      
      小绿崩溃了:【闭嘴!什么来都来了,你以为你是来旅游的啊!任务顺利,你可以走了!我把委托人换回来。】
      叶拂仙道:“太后多好,那不是吃香喝辣的日子,还没过够嘛!”
      
      小绿突然咦了一声:【我刚才测了一下,青璃的后悔值也是满点。不过,当初委托人说,要让她妹妹寿终正寝……】
      小绿不吱声了。
      
      叶拂仙:“她活的不够久吗?我给过她许多次机会,是她自己坚持不愿意离开沈沣。如果委托人心软,等她回来以后,可以自己照顾这个妹妹。”
      
      叶拂仙离开之后不久,叶如阑便换了回来。
      
      这些年,叶拂仙偶尔会沉睡,让她和还是孩子的沈黎相处,因此,她和新帝相处倒没有什么隔阂,一直和乐融融。只不过,叶如阑没在皇城住多久,就搬到了别院,一年不过在宫中住两三个月,含饴弄孙。
      
      她回归后,隔了一年之久,才去暗中看了看青璃。恰好青璃刚被琴容打了一顿,正蹲在墙角边哭边骂,看见叶如阑过去,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咬牙切齿的质问叶太后,为何这么狠心,为何不来看她。
      
      叶如阑不知怎么面对这个妹妹。她一向是个心软善良的人,可以无视沈沣,但这个妹妹毕竟是父亲亲生的,自小又受到亏待。
      最后,叶如阑什么也没做,索性走了。
      
      放了她,终究是意难平。
      就当她从没来过,也没有过这么一个妹妹。
      
      叶拂仙睁开眼睛,手腕处火辣辣的疼。低头一看,上面几圈红痕,都是刚才红麻绳捆出来的。
      她透过巴掌大的小窗口,看着窗外的圆月,叹息一声:“小绿,我就说过,太后娘娘多好,吃香喝辣的日子还没过够呢。”
      
      小绿:【呸!谁过那种日子能有够?你还发愣,鹤顶红马上就来了,你赶紧想办法绝地求生吧!】
      
      一阵窸窣,柴门被打开了。
      叶拂仙冷冷的转过脸来,明显看到站在最后的男子,神色微微怔忪。
      
      他便是叶拂仙名义上的小叔子,如今姜家家主姜慎之。
      
      前面的两个妇人,是这姜家的主妇,也是她的两个嫂子,手中端着一个托盘。
      上面摆着的,自然是自杀三件套儿。
      
      长嫂严氏冷冰冰的开口:“叶氏,你做出丑事,今日自行了断吧。叶家那边,也算有个交代,还能保住姜叶两家的名声。”
      
      叶拂仙看了她一眼,又挪过目光,看向二嫂余氏,突然开口了:
      “我做了什么丑事?又为何要自行了断?”
      
      她开口的瞬间,余氏瞳孔一缩。
      
      原来是二房啊!
      
      前世,姜慎之班师回朝,陛下大肆嘉奖,他承袭爵位,当日在宫中大宴。
      便是这一日,叶拂仙和一个男子,被关在暖阁,抓奸在床。
      
      姜慎之从夜宴回来,首先听到的就是这桩事。
      他起初自然不敢相信,可他厚着脸皮、不顾礼法随两位嫂嫂来见叶氏,她却一句话也不肯说。
      
      叶拂仙心里正破口大骂呢!
      姜慎之这猪头,就没想过,她是被人下了药,根本说不出话来吗?
      看方才,这二人的反应,对她下药的,就是余氏了。
      
      严氏皱眉:“叶氏,三弟早亡,你作为未亡人,本该洁身自好,可你却做出丑事……那么多人,全都看见了,你还想抵赖?”
      叶拂仙道:“那奸夫呢?捉贼拿赃,捉奸拿双,凭什么只有我一个人被绑了小半夜,还要自裁?”
      
      严氏气的直哆嗦:“你,你不守妇道,死到临头,还对那奸夫念念不忘?”
      叶拂仙翻了个白眼,也是服气了,她怎么就能理解成这种意思?怪不得傻乎乎的,半辈子都做了余氏这个蔫坏婆娘手里的刀。
      
      “新侯爷回府了?如今这事,你又怎么看?”叶拂仙这才正眼瞧了一眼姜慎之。
      
      姜慎之摩挲着拇指上一个紫玉扳指,突然问:“你做没做过?”
      叶拂仙:“这不是废话?”
      
      余氏弱声弱气,说道:“五叔,她丢尽颜面,又性命堪忧,怎会承认这种事?”
      
      姜慎之不言语,反而让严氏把那男子交出来。
      严氏支支吾吾:“那会儿,大家也不知道,出了这丑事,就看一男子赤条条从暖阁里跑出来,比泥鳅还滑溜,一溜烟人就没了。”
      
      “那也就是无凭无据?信口雌黄,就指我不贞?”
      
      姜慎之命人去抓那男子,严氏余氏坚持认为不可,若是走漏风声,不是丢了姜家的颜面?
      姜慎之非但不听,还将叶拂仙接了出去,幽禁在老太爷故去前,居住的小院之中。
      
      几日下来,叶拂仙手腕的伤已经消退。姜慎之那边,却仍然没有消息。
      
      小绿“哦吼”一声:【你这个情郎,对你不坏啊。那你上辈子怎么死的那么惨?】
      叶拂仙哼了一声:“好什么啊。差着名分呢!也是我蠢,哥哥知道这事儿,又说不通,瞧瞧潜入姜家,把我带了出去。我那时已经被毒哑了,说不出话,可还想和他当面说清楚,我没有与人私通。那晚,他进宫了,我在巷子里等他,被冷箭射死了。”
      
      小绿吧唧了一下嘴:【也是,男人哪有命重要。不过,他可真喜欢你啊。】
      叶拂仙:“嗯?”
      
      小绿:【他在死牢里找了一个替身……】
      叶拂仙无语半晌,让外头的人递话出去,她要见姜慎之。
      
      姜慎之很快就来了。
      叶拂仙开门见山:“余氏有问题。大约半年前,她突然便看我不顺眼,大嫂也对我多番苛责。我此前还不明白,如今受到冤屈,心想,大概是我那次突然去找二嫂,撞见了一个人。”
      
      叶拂仙也是半蒙半猜,却也没错。姜慎之下手去细查,很快,就查明白了,余氏不止有奸夫,甚而还在外头养了两个小倌儿!
      
      她疑心被叶拂仙撞破了她的丑事,整日捕风捉影,近来终于发作,才定下了这毒计。
      
      余氏很快“暴病而亡”,叶拂仙与哥哥商议过后,也离开了姜家。
      
      姜慎之没有挽留。叶拂仙离开京城,回江南祖宅时,他也未曾相送。
      从没有什么有缘无分,没有福分,便是没有缘分。
      
      某一日,叶拂仙早起叫小绿时,也再也没有了回应。
    插入书签 



    剑尊,有病
    霍晅虐我千百遍,仍是心头我初恋



    美人如虎
    心有美人,软萌如虎



    表兄甜如蜜
    表兄甜如蜜,表妹猛如虎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