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渣男主就得死(穿书)

作者:岁寒晚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章

      
      这半个多月以来,青璃一直暗中守护着沈沣。
      她倒是不傻,还是知道自己犯了大错,央求得叶皇后同意之后,便偷偷摸摸、乔装打扮,假装宫女,在沈沣周围打转。
      
      这一日,她见琴容出去了,温泉池中只有沈沣一人,情不自禁的露出了真容。
      
      对着沈沣的暴躁大怒,青璃还是和当初一样,温言细语,凄楚动人:
      “陛下,妾是冤枉的,妾一生最爱的,便是陛下,连皇子都不放在心上,怎么可能做出危害龙体的事?”
      
      若是从前,沈沣最爱的,就是她这样的柔弱和凄婉。
      可如今再见她这幅模样,想着她这柔弱外表之下的铁石心肠,就觉得恶心。
      
      “把你的脏手拿开!别碰朕!你这个恶心的女人,连亲生儿子都能拿来利用,你还说什么爱人?滚!”
      也是奇了怪了,沈沣在里面咆哮,外面就久久无人进来,连寸步不离的琴容,也一直没有进来。沈沣自己又动不了,只能忍受青璃的动手动脚。
      
      “把你的脏手给朕拿开!你配碰朕吗?”
      青璃幽幽道:“再不配,我和陛下同床共枕十几年。这宫中,也只有我长宠不衰,陛下一向最喜我。”
      
      沈沣气的发狂,口不择言:“朕从来就不喜你!只不过你和皇后有三分相似,呸,你配像皇后吗?你配吗?你连像她都不配。”
      
      青璃倒吸一口冷气:“陛下是承认了?把我当做皇后姐姐的替身?”
      沈沣:“你配吗?”
      
      青璃早有预感。
      被幽禁在宫中时,还有那一夜,沈沣情迷时脱口而出的“阑儿”,都让她隐约摸到了这个男人的真心。
      
      所以,上一世,他为什么不择手段要得到自己,只是因为皇后已经不在了?
      他为什么那么喜欢自己,喜欢自己的清净,就因为叶如阑也是这样的性情。
      还有,那个令人讽刺的封号,什么汗出如兰,全都是假的!
      
      青璃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这样平静,居然不像沈沣,这样的愤怒和激动。
      她只是平平静静的把这句话,又还给了沈沣:
      
      “那你呢?你配吗?”
      “沈沣,你说你真心喜欢我姐姐,你配吗?你配喜欢她吗?你这么个狗东西!”
      
      沈沣气的青筋暴起,恨不得跳起来,给说真话的青璃一顿暴打,但很可惜,他现在还是个残废渣皇。
      
      青璃怒气值满点时,说出了压在心头这么多年的话,那点气焰很快就落了下去,看也不敢看沈沣,灰溜溜的跑了。
      
      叶拂仙磕着核桃,看着小绿传回来的现场直播,啧啧摇头。
      小绿:【相爱相杀啊相爱相杀,渣皇贱女,很极品!很精彩啊!你摇什么头?】
      
      叶拂仙咯嘣一声,把核桃硬生生咬碎了,吐出壳来:“我还以为,她被逼到这份上,真的觉醒了呢。没想到啊,你瞧瞧,她话刚说出口,就后悔了。”
      小绿:【后悔什么呀?没可能吧?都已经这样了,难道还会回来,想要和渣皇重修旧好?】
      
      沈沣被气的暴起,噗通一声就落进了水池里,等琴容回来时,他都已经喝洗澡水喝了个饱。
      
      沈沣问,琴容去哪里了,又说青璃混了进来,琴容竟一无所知。
      
      琴容命人去找,这行宫之中的守卫,竟然敷衍了事。翌日,琴容刚离开沈沣,青璃便又混了进来。
      
      青璃见沈沣对自己破口大骂,也有几分哀伤:“陛下何必如此?我自甘下贱,把所有真情,都寄托在您身上,背叛了叶家,也背叛了对我最好的皇后姐姐。我的确不算个东西。可你呢?”
      
      “你口口声声说最爱姐姐,宫妃却一个不少,比先皇还要多出一半!你说信任叶家,却处处提防,林氏受宠时,还任由林氏欺凌姐姐,打压叶丞相。你这种‘痴情’,姐姐不会稀罕。您若不想将来孤家寡人,就和我一处,岂不是好?”
      
      沈沣呸了她一脸茶:“我是对不起你姐姐,可你姐姐对我,从来情深义重。怎会轻易变心?”
      
      青璃叹了口气:“您瞧瞧,您听听,您说的什么话?这十几年来,我也一直以为,陛下对我是情深义重呢!您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明明您有时候对我那么不耐烦。”
      沈沣露出嘲弄的神情。
      
      青璃的神情和他如出一辙:“所以,您现在有没有觉得,自己和我一样可笑?皇后姐姐是不会再回头了。可我却已经跳进泥沼,爬不出去了,您说,您到底要选谁?”
      
      青璃再次溜走,沈沣这次已经气昏了脑阔,完全失去了理智,当着琴容的面喋喋不休的辱骂青璃,车轱辘一样,述说着自己和皇后年少时的深情。
      
      他这样激动,也属寻常。
      青璃爱不爱他,都不过是个女人。
      可如今的皇后不一样了。——她如果依然爱他,沈沣江山美人兼得。如果皇后早就有了他心,沈沣其实已经猜到了,皇后和叶家曹家扶持年轻气盛的太子,他这个皇帝,不久就会变成一个又老又残废的太上皇,在这狗屁鸟不拉屎的行宫里,孤独终老。
      
      所以,与外界的断链,青璃的骚扰,琴容的死气沉沉,让他彻底爆发了。
      
      “皇后与朕,少年夫妻,这么多年的感情,怎会说变就变?琴容,你说是吗?”
      琴容木木的放下水盆:“可皇后离京,一十五年。”
      
      沈沣差点没被口水噎住:“……琴容,你说什么?”
      
      “陛下,你还记得,皇后的孩子吗?”
      “黎儿?”
      
      琴容翻了个白眼:“皇后那个没能生出来的孩子。是我故意买通了两个宫女,告诉林氏,她如今得宠,就算做了什么,只要没有证据,皇上也不会把她怎么样。这女人果然不负众望,故意摔倒,把皇后撞下了高台。”
      琴容摇摇头:“我原本就是看皇后不顺眼,凭什么她能做你的皇后,占着你的正妻之位?没想到,林氏这么狠心,皇后不能生育了。”
      
      后来,宫里那些养不大的孩子,林氏被欺骗,自己吃下了红花,还有青璃的孩子,养不大的二皇子,所有的事,几乎都有琴容的手笔。
      
      她在宫里像个透明人,却暗中做了这么多恶事!
      
      沈沣脖子都粗了,呼和呼和的喘气:“那青璃的药……没错,她一向痴愚,哪里能弄到这些东西!害朕中风的药,是不是也是你给朕下的!你这毒妇!”
      
      琴容柔柔的用毛巾给他擦拭口水:“陛下,妾又有什么法子呢?您总是看错人。喜欢皇后,她有什么好?她连孩子都不会生,她还私会外男,给您戴了绿帽子呀!”
      
      原来那个男子,也是琴容的手笔!
      
      “喜欢林氏,她嚣张跋扈,心思毒辣,连自己的儿子都不放在心上,算什么好女人?”
      
      “喜欢青璃,她一个贱婢,配吗?”
      
      “您说,是不是只有妾,才是对您最好的?”
      
      当晚,青璃溜进来时,沈沣温柔的抓住了她,许诺她,只要能杀了容美人,便封她为兰贵妃。
      
      行宫里的护卫,都听命叶拂仙,很快,这些人便将琴容擒住。
      
      而叶拂仙,也到了行宫。
      该收网了。
      
      这一次,叶拂仙没有丝毫的掩饰。
      沈沣一见她的眼神,便知道,自己已经败了。
      
      “朕……被困在行宫数月,想必,京中的皇后和太子,已经掌控了朝中大局。”
      
      叶拂仙淡淡道:“陛下只有太子一个子嗣,他又如此的优秀,传位太子,理所应当。”
      沈沣又问:“我只有一个问题,看在你我少年夫妻的情谊上,告诉朕,太子的确是朕和林氏亲生吗?”
      
      叶拂仙:…… ……咋地?还怕她掉包啊?
      “的确是我当年带出宫的那个孩子。”
      
      沈沣居然松了口气:“那好在,还是皇家血脉。朕百年之后,也不愧对先祖。”
      
      叶拂仙…… ……男人就光在意这个?
      
      她走之前,沈沣终于忍不住了:“朕的确有千般不足,可对你的的确确是真心啊!你为何要背叛朕?”
      
      叶拂仙冷笑一声:“陛下的真心,谁敢要?陛下说,我是您最爱的女子,可地动之时,却都不能去救我。”
      “林菔不过对我有几分朦朦胧胧的好感和愧疚,他就能不计回报不顾危险前去救我。陛下,您的真爱,一钱不值。”
      
      “因为你本身,就是凉薄之人。”
      
      沈沣仍然不觉得自己错:“君子不立于危墙,何况,朕是一国之君。我最爱的人,始终是你!你是我最爱的人,难道不应该为我多担待吗?”
      
      “最爱的人?你最爱我,所以找了青璃这么一个替身?所以宠幸后宫,让我独守空闺?所以独宠林氏,连她害我不能有孕都不再追究?你最爱我,爱到要灭我满门?”
      “沈沣,是那个蠢货告诉你,是这样爱人的?”
      
      她眉眼温凉,言语如冰刀霜剑。
      
      “你既然做了薄情人,就不该再动真情。你即便要用真心,也不该对一个你辜负过的女人动心。在你眼里,叶如阑,堂堂丞相嫡女,便是这样,可以任由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还是说,不止我,你以为我们女人,便这么不知自爱不知自重吗?”
      
      沈沣喉间一甜,血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她:“朕对你是真心!”
      “是,我是对不起你,可我都是被逼无奈。我如今,不是已经改了吗?这么多年,我废了林氏,废了淑妃,心里就只有你一个!”
      
      叶拂仙声音冷凉:“沈沣,你不冤,你以为你付出了真情,浪子回头,这个女人,就要站在原地等你吗?可惜,她已经死了。那个对你有过真心的女子,已经被你亲手杀死了。还是两次。”
      她说的,是第一世,和青璃重生后的那一次。
      
      浪子回头金不换,渣男回头……谁稀罕呐?
      小绿:【…… ……】最怕宿主突然写诗!
      
      可沈沣却突然想起,那个微风拂面的黄昏,她小产尚未康复,坐在窗台下问他,就这样白白放过了害死他们孩子的恶人吗?
      他怎么说的?
      他说,萱儿不是故意的。
      那是第一次。
      
      后来,林景萱以皇后不贞为由,逼她出宫。沈沣问,你愿意出宫吗?
      那是第二次。
      
      叶拂仙道:“我已经不再是叶皇后。”
    插入书签 



    剑尊,有病
    霍晅虐我千百遍,仍是心头我初恋



    美人如虎
    心有美人,软萌如虎



    表兄甜如蜜
    表兄甜如蜜,表妹猛如虎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