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渣男主就得死(穿书)

作者:岁寒晚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六章悲情皇后

      
      沈沣首肯之后,青璃带着孩子先行回宫。
      离去前,青璃数次欲言又止,似乎想为自己的皇后姐姐说句话,但最终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
      
      叶拂仙扫过一众宫妃,视线落在淑妃和惠妃身上,问道:“诸位都不言语,是否也如林氏所想,本宫确实是个灾星?”
      “或者说,你们巴不得本宫就是这个灾星?”
      
      “那你们想错了,不止想错了,还想得美!”
      
      淑妃和惠妃讷讷道:“殿下说的是哪里话?妾们从来没如此想过。”
      惠妃又道:“只不过,要真是太白经天,那可是朝野大事。论理,陛下也应当沐浴斋戒,由钦天监演算,若与娘娘无关,那自然是皆大欢喜,皆大欢喜。”
      
      淑妃附和:“不错,妾们也愿意沐浴斋戒,为国运祈福,也在宫中,等候皇后殿下再次归来。”
      
      不愧是宫中的人精,三言两语,都落实了叶皇后今日不能进宫。
      
      叶拂仙微微含笑,抬头看向身侧的沈沣。
      沈沣恰好也在看她,眼神未明。
      
      叶拂仙:……
      渣皇是在期待,叶皇后和当初一样体贴,不要为难他,自己提出退宫。
      
      叶拂仙假装没接受到渣皇的讯号,轻声问:“那陛下呢?您是如何想?”
      沈沣微微皱眉,已经有些许不耐。
      
      淑妃立即道:“皇后娘娘,陛下和您情深义重,您这样问,不是为难陛下吗?娘娘,陛下当以国事为重,可您和陛下这么多年的情谊,您让陛下如何取舍?”
      惠妃:“就是,娘娘若是还有丝毫体贴陛下的心,就该自请离宫,在宫外祈福,静候佳音才是。”
      
      叶拂仙冷笑一声,瞥了一眼曹丞相。
      
      曹丞相立即便知道,是自己该出面的时候了。
      曹丞相跪下道:“陛下,老臣以为,今日之事,实在蹊跷!”
      
      沈沣:“讲!”
      曹丞相立即说出自己的疑虑,沈沣听说,太白经天可能是假造的天象,原本的黑锅底脸,都憋绿了。
      “走!”
      
      沈沣一甩衣袖,命禁卫提起林景萱,又道:“淑妃惠妃,还有你们,都一起跟上!朕倒要看看,到底是天象预警,还是什么人在装神弄鬼!”
      很快,一行人便跟着禁卫到了阁楼后面,禁军统领抓着一个鬼鬼祟祟的老太监,正在那里鬼哭狼嚎。
      
      禁军统领上前回禀,他们巡逻到此,见有人偷偷摸摸,暗暗跟踪,发觉他拿着扶梯,要去清理墙上的一支银箭。
      
      “陛下请看,这便是银箭。”
      
      沈沣心头早已经信了一大半,接过来一看,箭身上还有桐油燃烧后的痕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沈沣扔下箭矢:“林氏,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林景萱猛摇头:“这不是,不是,陛下,真的是太白经天啊!”
      
      沈沣忍无可忍,一脚将林氏踹翻:“妖言惑众!皇后绝不是灾星,而是朕的福星。朕告诉你,这些年,皇后为何不在崇寿寺?那是因为,游历天下,原本就是朕的心愿,朕不能长久离开皇城,皇后便代朕实现这个心愿。皇后这些年,一直做了多少利国利民的好事,这次出现在西南,也是与大皇子一同,去西南传授养蚕缫丝的技艺,恰巧遇见了地动。”
      
      “不止如此,娘娘得天示警,早察觉出会有灾情,将当地大半的山民转移。不然,灾情比如今还不知道要严重多少。”曹丞相接下话来,夸夸其谈,将叶拂仙这些年,带着大皇子所做的事,一一讲述。
      “诸位大人请看,这便是娘娘离开西南时,万民一起奉上的万民书。民间还有不少百姓,自发的为娘娘立了生祠。”
      
      叶拂仙淡然而立,生演了一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仙子遗世图。
      
      小绿:【宿主,你咋知道,曹丞相一定会帮你?】
      叶拂仙:“因为大皇子。沈沣膝下,只有两个皇子,别人不知道,可曹丞相是知道的,沈黎究竟有多优秀。”
      
      沈沣满面厌恶,看着瘫在地上的林景萱:“林氏,朕顾念旧情,让你留在宫中安度余生。可你呢?你就这么看不得朕好?要这样诅咒朕?居然还妄图用虚假星象,来操控国政。朕今日是容不得你了。”
      
      “容不得我?”林景萱低低的笑出声,突然猛地抬起头来,通红的双眼,像淬着血。“容不得我?你什么时候容得我?沈沣,你就是个畜生!你骗了我,你骗了我!”
      她厉声骂起来:“呸!狗男人!就你,也配做一国之君?你要我们林家的支持,就骗我入宫,说要立我为后……”
      
      沈沣眼中闪过杀机,周围的禁卫见机也快,堵着林氏的口,将她拖了下去。
      
      沈沣叹一口气,似乎十分难为情,最后仍然“坚强的”一声令下,将林景萱打入冷宫。众妃嫔都战战兢兢,被请了回去。
      
      一番乱后,帝后二人方才能独自相处。
      沈沣摘下柳枝和紫薇花,编了一个花环。
      
      “阑儿,你还记得吗?”
      叶拂仙不接花环,垂首走在林荫道下。
      
      沈沣倒也不恼,反而轻笑一声:“阑儿,你和我闹小脾气的样子,还和当年一模一样。”
      “你一点也没变,还是当年丞相府里那个小姑娘,我却老了。”
      
      叶拂仙莞尔一笑,这才好像消气了,接过他手中的花环:“陛下还有闲心编这么童趣的小玩意儿,哪里老了?依我看,还是童心未泯。”
      沈沣:“那也只有在你面前,我才是当年那个少年。”
      
      叶拂仙:…… ……突然反胃。
      
      沈沣继续怀古:“你还记得吗?朕登基那天,事情繁多,忙碌了一整日,夜深人静的时候,反而睡不着了。朕拉着你,在微弱的星光下,就在这条路下,慢慢的走着。身后远远的跟着内侍宫女,为我两提烛……”
      
      小绿:【这渣皇,还挺会自我感动的。】
      
      沈沣见叶皇后神色软化,似乎已经不再介意白天的事,心头不禁得意。叶拂仙和他客套了几句,便提起三皇子:
      “我见三皇子体弱,青璃妹妹白天一定也受了惊吓,陛下不如去看看她吧。”
      
      沈沣也正有此意,毕竟,他已经不再年轻,三皇子确是他唯一一个健康的皇子。他自然在意,于是“恋恋不舍”之后,去了青璃的住所。
      
      也奇了,这么多年,青璃已经升成了昭仪,却仍然住在那个小小的暖阁之中。
      
      翌日,淑妃惠妃、秦昭训等,六名后妃都被禁足宫中。淑妃惠妃更惨,被剥夺封号,各降一级,罚俸一年,禁足三个月。
      
      沈沣突然出现在长秋宫中,身后跟着的内侍,捧着一道菜。
      
      内侍揭开盖,里面是鲜嫩的笋。
      沈沣在桌前坐下,命人盛饭:“皇后,玉琉那丫头呢?以往她可都管着你,不让你贪嘴。”
      
      叶拂仙嗔怪道:“玉琉早就嫁人了。陛下是真忘记了,您也不想想,这都过去多少年了?”
      沈沣一阵恍惚,深深凝望叶皇后:“是啊,阑儿,自你出宫,已经十四年了。真是岁月如梭,朕和你又荒废了这么多年岁。”
      
      沈沣满心感慨,吃完了饭,便想留下来小憩片刻。
      
      小绿:【宿主,你真让他留下来?你不是怪膈应他的吗?】
      叶拂仙气定神闲:“你急什么?有人都不急,用不着我来动手。”
      果不其然,沈沣正用茉莉花茶漱口,暖阁就来人传话,说是三皇子病了,烧的稀里糊涂的,哭哭啼啼的要见他皇帝霸霸。
      
      三皇子自出生,便没有一时好的时候。
      沈沣起初关怀挂心,可时间长了,难免就有些不耐。既然不耐,便加倍的宠幸别的妃嫔,想要早日开枝散叶。
      而他越是重新别的妃嫔,三皇子不好的次数,便越多起来。
      
      沈沣搁下茶盏,发出清脆一声:“既然病了,还不去请御医?”
      
      内侍战战兢兢的下去,片刻又来了宫女,也是如此说。
      沈沣问:“御医去看过了吗?”
      宫女道:“看过了,已经在煎药了,只是小皇子哭的不停,总说难受。”
      
      叶拂仙皱了皱眉,昨日看三皇子,的确脸色蜡黄,精气神都有所欠缺,看起来还不如沈黎那丑娃。
      “小绿,三皇子怎么回事?”
      
      小绿咂舌:【宿主,恐怕连你都猜不到。你当初给沈沣做了手脚,他本来就不容易再有子嗣。也许是青璃运气好,怀上了三皇子。可那时候呢,沈沣迫切的想要下崽,啊呸,想要更多的皇子,虽然对她不错,但接连召幸嫔妃。青璃怀着孩子,劳心伤神,最后还早产了。这孩子出生身体就不好。】
      【这还不算什么。太医早就断言,这孩子活不过三岁。青璃买通了太医,连沈沣都瞒着。】
      
      叶拂仙果然吃了一惊:“所以,她才这么不爱惜孩子,如此放肆的用这孩子来邀宠?”
      如今孩子身体一日不如一日,青璃却迟迟不见有孕,因此,越发的焦急起来。
      
      人果真不可貌相,青璃这样胆小又怯弱的女子,居然也能下这样的狠心。
      
      【这次也一样,本来三皇子只是有些精神不振,食欲不好。青璃早上给孩子喂了一只油炸鸡腿,到现在就积食发作了。】
      叶拂仙:…… ……
      彻底无语。
      
      叶拂仙主动提出,和沈沣一起去探望三皇子。
      沈沣感动道:“阑儿,还是你懂事。”
      
      三皇子脸色通红,裹在被子里,见了沈沣,眷念的抓着他的手指不放。
      叶拂仙心生恻隐,看不下去这孩子如此可怜,留了一会儿,便先离开了。
      
      至于青璃,她是彻底不想见了。
      
      沈沣到底是疼爱三皇子,留了下来。
      青璃心头大喜,暗中命人去布置一切。
    插入书签 



    剑尊,有病
    霍晅虐我千百遍,仍是心头我初恋



    美人如虎
    心有美人,软萌如虎



    表兄甜如蜜
    表兄甜如蜜,表妹猛如虎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