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侄深藏不露(重生)

作者:心里美胡萝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再去相国府

      
      桑溶月从裴昭院子出来,心情好的不是一点半点。
      走到青竹院的时候,她被守在院门口的顺子叫住。
      
      顺子快步走到桑溶月面前,微弓着腰道:“小姐,三少爷说请您进青竹院一趟,他有些事和你说。”
      桑溶月挑眉:“请?这么客气?”
      顺子讪讪笑,没有作声,他难道要和小姐说,三少爷的原话是,‘你把那个胳膊肘往外伸的桑溶月给我叫进来!“
      
      好算是做了十几年的兄妹了,桑溶月知道桑子南的秉性,也没有为难顺子,转了个身朝着青竹院进去。
      
      “三哥,你找我何事?”
      房门敞着,桑子南端坐正座,手边摆着茶杯,桑溶月进门之后,毫不客气在他旁边位子入座,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桑子南看着桑溶月毫无淑女自觉的样子,忍不住皱眉,想要念叨两句,但想想叫她过来的原因,桑子南还是忍住了。
      “你去找裴昭了?找他做什么?又是娘要你给他送吃的?”
      
      桑溶月笑:“三哥你都把理由给我想好了,我还怎么说?”
      桑子南横起眉头:“不要和我嬉皮笑脸!裴昭虽和我们家是亲戚,但也出了五服,你又未出阁,这样是被别人看见了,背后不得说三道四的?”
      
      桑溶月知道桑子南是为了自己好,但她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
      裴昭怎么就是个外男了呢,在她心里,裴昭虽和桑家出了五服,但胜似有血缘关系,自裴昭进了桑家的门,她就已经把裴昭当成了自己人。
      
      但是这些话她不能和桑子南说,桑子南肯定是会问为什么,难道自己要说,是因为裴昭救过自己的命,虽然没有成功?
      那桑子南肯定会觉得她得了臆想症。
      
      桑溶月对着桑子南敷衍点头:“我知道了,以后我会注意的。”
      说实话,这话桑子南听了不下十遍,每次桑溶月做错了事情,自己教训她的时候,她就会说这句话,都已经是挂在嘴上的东西了,顺溜极了。
      
      桑子南叹了一口气,指了指桑溶月额头:“不是记在嘴上的,是要记在脑袋里的。”
      桑溶月嗯啊嗯啊点头:“记在脑袋里,记在心里!”
      桑子南:“……”
      
      “你快走吧,别让我再看见你了,心烦。”
      
      桑溶月乐的清净,真的站起身来就往外走,一只脚迈出门槛的时候,不知想起了什么,她回头看着桑子南道:“三哥,马上就是拜月节了,那时候大哥和爹爹都回来,你那日就不要和你的那些朋友出去了吧?”
      桑子南胡乱摆手,也没把桑溶月的话当回事:“到时候看看再说吧。”
      桑溶月还想说什么,可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转身离开了青竹院。
      
      就算那日桑子南真的要出去,她也要想方设法的把他留在家里。
      拜月节那一晚发生的事情,可是会轰动整个汴京的。
      
      翌日一早,桑溶月早早吃过早饭,嘱咐好玉沙替自己隐瞒出去的事情,换了一身昨晚准备好的丫鬟衣裳,小心朝着清泉院过去。
      玉沙站在院门口,不安的看着桑溶月渐渐走远的背影,忍不住双手合十祷告:“千万不要出事啊!”
      
      一路有惊无险,来到清泉院的时候,院子里只有裴昭一人。
      他似乎很喜欢院里摆着的石桌石凳,桑溶月来找他的时候,他总会坐在那里,今日他没有穿青衫,换了一身黑色劲装,和那日在相国府见他时候穿着一模一样。
      
      桑溶月忍不住问:“小昭啊,你的武功是跟着谁学的呢?”
      裴昭扫了她一眼,声音淡淡:“师父。”
      
      桑溶月:“……”
      这话就像是有人问,你吃了什么啊,你回答,我吃了饭啊。
      但确实没有毛病,只是变相的拒绝回答而已。
      
      看出裴昭不想多说,桑溶月也没有打算深问,她本来就是一时好奇问问而已,也不是非要知道答案。
      她四处张望:“春庆呢。”
      
      裴昭回道:“出去了,早上夫人派人过来说,制衣师父过来了,准备给府里裁剪冬衣,没有我的尺寸,让春庆送过去。”
      桑溶月点头,她也知道这件事,昨日容氏给她量了量,还夸她长高了不少。
      
      裴昭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石凳上的桑溶月:“走吧。”
      桑溶月立马起来:“走!”
      
      二人本来做的事情就不是那么体面,所以离开桑府也是选择偷偷摸摸的爬墙头,当然这个主意是桑溶月提议的,裴昭表示自己怎样都可以。
      
      被裴昭提着胳膊跃上墙头,又直直跳下,从桑府离开,又进相国府,桑溶月一颗心紧紧悬着,她何时到过这么高的地方,吓得一张脸都是惨白。
      裴昭面无表情别开眼,娇生惯养。
      
      进了相国府,迎面而来的就是扑鼻香气,没错,他们二人落脚的地方,正是李相国的果园子。
      桑溶月吞咽一口口水,仰着头看着树上挂着的沉甸甸黄澄澄大柿子,这可是她最爱吃的东西。
      别说,虽然李相国在朝堂上是个走过场的,但是这种东西他绝对是一把手。
      
      裴昭抬脚朝南边走,头也不回道:“你不是要去找李明瑶?还不走?”
      桑溶月瞧着一树的大柿子,狠心闭上眼睛,朝着裴昭追去,正事要紧,柿子等着办完正事再吃。
      
      桑溶月打算的挺好,找李明瑶问清楚,但是她忘记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相国府大啊,院子多啊,房间多啊,她不知道李明瑶住在哪个院子,住在什么房间啊。
      
      两人在相国府像是没头苍蝇一样转来转去,还要时刻提防来来往往忙碌的丫鬟小厮。
      等到经过一处叫做梅心院子的时候,迎面看见了正朝着这边来的相国夫人。
      
      桑溶月吓得心颤,情急之下扯着裴昭的袖子进了梅心院。
      裴昭看着紧紧抓着自己袖子的白皙小手,忍了忍没有甩开。
      
      梅心院,没心院,莫非住在这院子里的人没心?
      匆忙躲进来的桑溶月腹诽,忍不住回头要和裴昭探讨一下。
      
      “小昭侄儿,你说……裴昭!”
      桑溶月大惊,她身边哪里还有裴昭的影子。
      
      怎么只要一来相国府,裴昭就这么热衷突然消失?!
      桑溶月连忙要出去找,可就在这时候,相国夫人进了院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