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侄深藏不露(重生)

作者:心里美胡萝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坑你个镯子

      
      锦春楼二楼雅间。
      
      “听说你家来了个表亲住下了?”说话之人长眉细眼,眯着眼睛说话的时候,特别像是一只憋着心眼使坏的狐狸,虽生的俊俏,可看上去总觉得带了些邪气。
      
      桑子南身着利落劲装坐在窗边,黑发高束脑后,他手中把玩着瓷杯,懒洋洋抬起桃花眼朝着对面看了一眼,“你怎么知道的?”
      对面之人咧开嘴,露出一口大白牙:“我消息广啊,这汴京但凡只要发生什么事,我就能在第一时间知道!”
      
      桑子南轻哼一声:“赵亨通,你要是有这个闲工夫,就好好去孝敬你爹。还有上次说好的血玉镯子你怎么还没给我送来?”
      赵亨通狐狸眼瞪大:“本来想着上次给你,结果你就派了一个小厮过来打发我,说你要陪你妹妹?我记得那日太阳不是从西边出来的吧?”
      
      桑子南不置可否:“今日带来了?”
      赵亨通低头从怀里掏出一白丝锦帕,包裹的严严实实,他一边小心解开一边道:“这可是我废了好大功夫才从我二姐那里磨来的,你一定要小心……哎!你小心点!”
      
      桑子南三下五除二把锦帕解开,细细端详,种质细腻通透,颜色似血般鲜红纯正,迎着光看,似乎里面的釉质在静静流淌,实为上品。
      看桑子南把镯子收起放在怀里,脸上带着愉悦的笑,赵亨通突然觉得有些肉疼:“你一定要好好保管啊,这镯子可是我二姐的宝贝,你知道我花了多少私房钱才换来的吗!”
      
      桑子南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茶,抬起眼皮:“别以为我不知道这是你二姐从那旧货摊上淘来的。”
      赵亨通的二姐钟爱这些玉制品,平日里没事就带着丫鬟在汴京城四处扫罗,还真发现了不少好东西,这个血玉镯子就是其中一样。
      
      赵亨通重重的哼了一声:“那也花了我一万两银子!”
      桑子南举起茶杯,朝着赵亨通扬了扬:“好兄弟,我都明白。”
      赵亨通激动举杯:“好兄弟!\"
      他的名声在汴京不怎么好,世家子弟都不愿意和他结交,但只有桑子南除外,他还是五军都督桑大人的儿子,那是汴京屈指可数的高门大户,你说人家愿意屈尊和自己交朋友,这多给自己面子,打了多少人的脸!而且经过这几年的结交,赵亨通觉得自己是越来越和桑子南对脾气,简直是一拍即合,惺惺相惜!
      
      在锦春楼喝完茶,两人准备下楼各回各家,赵亨通出来的快,在外面等着桑子南,他百无聊赖的朝楼下打量,恰好看见小二引着一男一女上楼。
      女子身量娇小,头戴帷帽,一直从头垂到脚,遮挡的严严实实,窥不见一丝一毫,她身边的男子气宇轩昂,一身锦白长袍衬得他气质如玉,样貌虽说不上上等,但是那通身的气度在汴京绝对是拔尖。
      
      赵亨通眯着狐狸眼,目送二人进了对面雅间。
      桑子南走过来,轻拍赵亨通肩膀:“走吧。”
      
      “你知道我刚才看见谁了?”赵亨通转过头,狐狸眼迸发精光。
      “谁?”桑子南随口问,抬脚下楼。
      赵亨通一把揪住他袖子,指着对面神秘道:“在东宫住着的那位,带着一个女子进去了。”
      
      桑子南一怔:“你没看错?”
      赵亨通指着自己的眼睛:“这么大的眼睛是个摆设?”
      桑子南盯着对面,若有所思。
      
      太子年方二十,至今太子妃之位空缺,汴京不少人都在猜测太子不娶,莫非是有什么隐疾。他也随父亲见过太子几次,身体强健,面色红润,不像是有病的样子,据说还在东宫养了几个美妾,这要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的话,那日子岂是这么自在?帝王家本就复杂,迎娶一个太子妃足以牵动大大小小势力关系,他们的心思都常人多了十几个弯,做什么都要样样俱到,娶妻绝非没有那么容易。
      
      “回去吧,今日之事莫要张扬。”
      半晌之后,桑子南开口道,他对太子的事情不感兴趣,只要不牵扯到他和家人,捅破天也不关他的事。
      赵亨通应了一声,他虽然性子皮,但还知道分寸,什么人不该惹,他心中门清。
      
      两人直直下楼,走到门口的时候,正好店里几个伙计搬着一巨大屏风进来。
      赵亨通和桑子南靠边让路,打头的伙计连忙道谢。
      
      三个伙计身强力壮,脚底生风,蹭蹭蹭从两人面前经过。
      
      “子南,子南!走了。”
      赵亨通走出门,回头一看竟见桑子南正回头看着刚搬进门的屏风,跟出神一样。
      他走过去,扯着桑子南的胳膊往外走:“寻寻常常的东西,你要是喜欢我送你一扇镶着二十八颗朱玉玛瑙的!”
      他以为桑子南看瞧上了那屏风。
      
      桑子南却是微微皱眉,脑中回想刚才最后一个伙计的模样。
      脸颊消瘦硬朗,好似有些眼熟。
      
      赵亨通不知道桑子南想的什么,他把桑子南拉走。赵府和桑府住在前后两条街上,赵亨通习惯性先把桑子南送回去,自己也回了家。
      
      桑子南回府之后,直奔清泉院,刚拐过石子路弯角,他眸子一紧,立马撤回了步子。
      溶月怎么在这?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