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羲之小姐

作者:彼岸有马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二十三片鹅毛

      “呀——这里的咖啡真是太好喝啦!”
      
      现在是下午两点半,地点东京某家知名连锁咖啡店。中也和王羲之坐在角落的卡座沙发上,以一模一样的诧异目光看着坐在他们对面的英国绅士。
      
      虽然这位英国人的西装外套上还插着枯枝和树叶,乱糟糟皱巴巴,单片眼镜也裂了一条小小的缝,但这一切都没有影响到他现在品咖啡的心情。他半眯起眼,嗅着咖啡的香气,两撇小胡子都不自觉地开始颤动起来了。
      
      王羲之轻轻碰了碰中也的手臂,凑近他身边,小声问:“你不觉得他很奇怪吗?”
      
      “嗯……”
      
      是很奇怪。
      
      莫名其妙卡在树上就已经古怪的不得了,没想到刚被他们从树上救下来,就吵吵嚷嚷着说一定要喝一杯咖啡。一听中也说不同意,竟然还坐地上嚎起来了,明明看起来是个比他们都要大上十几岁的男人。中也实在是搞不明白这家伙的大脑究竟在思考些什么。
      
      现在好不容易把他带到了咖啡馆,他却一声不吭了,从头到尾除了点了一杯咖啡以及感叹了一句这咖啡真香,别的什么都不说。像是之前提到的什么是他的异能追逐两人之类的话,也统统不再提,就像是根本没有发生过这回事似的。
      
      虽然中也有很多想问的,怎奈何实在没有办法和这个古怪的英国人进行流畅的对话——自从王羲之掌握日语后,翻译软件光荣退休,从他的手机里消失了。
      
      中也也想不到居然还会有再用到这一现代科技的时候,可惜为时已晚。只好等到这古怪的英国人品完咖啡再说罢。
      
      “重新做一次自我介绍吧。”
      
      像是读懂了中也的心事一般,他放下杯子,微颔一颔首,继续说了下去。
      
      “我叫做阿瑟·柯南·道尔,英国人。你们想怎么称呼我都没问题,无论是叫我阿瑟还是柯南还是道尔都可以。”他摘下礼帽,放在胸前,俯身向两人微微鞠了一躬,“感谢两位把我从树上救了下来。尤其是这位先生,多谢您了。”
      
      “并不是什么值得道谢的事情。”王羲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忽然想到了什么,问他,“您怎么会跑到树上去了?”
      
      她和中也被阿瑟叫住的时候,他整个人完全就像是挂在了枝杈中间,被卡得严严实实的,背后还固定着一个微型的滑翔伞。伞面被树枝捅得破破烂烂,钢筋铁骨也弯曲了。
      
      实际上,阿瑟之所以会被卡在树上,主要还是因为这个碍事的滑翔伞。最后还是中也爬上树干,操控着重力把他给捣鼓下来的。
      
      “诚如我所说的,我是一个滑翔伞爱好者。”阿瑟倒是一点也不窘迫,扬起绅士般的笑,慢条斯理地说,“我原本正在东京上空滑翔,想要在半空中将整个城市的美景收入眼底,然而半途中滑翔伞却出了故障,我不小心掉在了那棵树上,没办法下来。刚好我又得了感冒,喉咙疼得很,所以没办法呼救。”
      
      这会儿他说话的声音也是沙哑微弱的。
      
      “你们也看到了,那棵树挺高的,枝叶又密,所以根本没有人看到我。我无奈地待了几分钟,正好见到了你们。我大声地求救,你们也停下了脚步——但不知道为什么,你们停了停就走了。”
      
      说到这里,他怨念满满。天知道他那时有多生气!
      
      听着他的话,王羲之感到一阵窘迫,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不敢解释说自己还真听到了他的那声微弱至极的“help”,只好扯出一个抱歉的笑,请他继续说下去。
      
      再继续说下去,显得窘迫的那一方,忽然变成了阿瑟。
      
      “然后吧……我有些生气,心想你们两个人是怎么回事。由于实在是太生气了,所以我就使用了自己的异能力,想要小小地整蛊你们一下。”
      
      阿瑟·柯南·道尔,异能力『空屋』,能将已死之人“复生”——当然了,这只是一个比较好听的说法而已。
      
      “死人是不会活过来的嘛。”他说。
      
      所以,实际出现的亡者们,只是一种幻象而已。如果结合现代科技进行描述,完全可以想象成全息投影,不过可以对现实的事物产生破坏,除了异能使用者阿瑟和被使用异能者之外,旁人看不到亡者。
      
      王羲之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不安地乱跳。她把手垂在桌下,手指不停交叠着。小心翼翼地,她问:“那些人……他们当真是栩栩如生呢。这是怎么做到的?”
      
      栩栩如生这个词都不足以描绘其真实程度。如果那时不是中也还站在身边,她当真要以为自己又重回到了最不堪回首的时光。
      
      “其实那些人都是根据你们的记忆化成的。你们记忆中的他们是什么样,就会以那副模样出现,我几乎没有办法控制那些人,他们的行为准则是根据你们的记忆而产生,我只能给他们一点点简单的指令。”
      
      譬如像是让他们帮忙把中也和王羲之赶到自己这里之类的。
      
      中也沉思着,不言不语。王羲之也没有再说话了,只有阿瑟继续说。
      
      “一般情况下,在我的异能控制状态下,会出现的都是些对被控制者产生过巨大影响,所以不能忘记的家伙。一般都是些不太好的家伙。不过这一次,却出乎意料地临时出现了一个人呢……”
      
      “临时?”王羲之有些不明白。
      
      阿瑟把单片眼镜举在眼前:“就是那个嘛,戴眼镜的男人。”
      
      王羲之的二哥。
      
      “我是没想到他会突然出来,而且还对其他人进行了抵抗的行为。这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呢……”他嗦了一口咖啡,“真奇怪。难道他在你心里是这种人?”
      
      “嗯……或许是吧……”
      
      如果当真是二哥,他确实是会那么做的。
      
      王羲之压低脑袋,不知怎么这会儿鼻子堵住了,透不过气来,她只能用嘴呼吸。
      
      用力地吸一口气,再用力地呼出,无形的空气剐蹭着她的胸腔,暗暗发痛。眼皮无比干涩,每眨动一下都好像能够听到摩擦的声音。
      
      她知道『空屋』中的二哥所做出的一切行为不是基于自己的记忆才产生的,那是他真的会做的事。最敬重最敬爱的二哥,哪怕只是在幻象之中,也还是会保护她。
      
      但却她什么都没能做到。
      
      阿瑟放下了杯子,她听到中也骂他是个记仇的家伙。
      
      “请您换位思考一下!”阿瑟怒目圆瞪,气得胡子都翘得高高的,用力挺起胸膛,正声说,“我可是在树上卡了那么久呢!你们明明都停下脚步了,只要稍微抬头看一眼,就能找到我,可你们却走了,你说我该不该生气?”
      
      “小心眼的英国人……”
      
      虽然同是圆礼帽爱好者,但看来他们两个人并不怎么喜欢彼此。王羲之赶紧收拾好杂乱的心情,换上和事佬般的笑,勉强把两人之间的关系调和好了。
      
      “话说起来,道尔先生是来旅游吗?”她问。
      
      “没错。”阿瑟点点头,“我先前在替阿加莎干活,但那女人的做派实在是不太适合我,我就走了,走得远远的。”
      
      “阿加莎?”中也听懂了这个名字。
      
      什么都不知道的王羲之忽然感觉到自己的知识盲区被扩大了,急忙问中也:“您认识她?”
      
      “不算认识,只是知道。”他说,“那是个会把人命放在天平上衡量,用最极端的手段确保最大存活率的家伙。反正我是这么觉得的。”
      
      阿瑟也说:“在‘横滨浓雾’事件中,她采取解决方法时,派出焚烧类的异能者,准备直接清除横滨所有人。幸好最后没成功。”他扯了扯嘴角,摆出一副害怕的鬼脸,毫不留情地吐槽说,“可怕的女人。”
      
      “横滨……雾?”
      
      王羲之不解地歪着脑袋。她不知道的东西又变多了。
      
      谈到这个,阿瑟倒是了解一些,便就顺便给她科普了一下。
      
      “大概是半年前,有个异能者出现在横滨。他的名字我忘了,姑且叫做T吧。这位T的异能可以制造浓雾,身处浓雾中,异能者的异能会被剥离成为一个新的个体,并与异能者厮杀。”
      
      “哦……”
      
      “如果异能者击败了异能,那么万事大吉,异能重回体内。但如果被击败了,就相当于被自己的异能杀死——这多吓人!”
      
      “确实……”
      
      光是听着就觉得很可怕。想到如果是她身处在那样的浓雾之中,王羲之完全有理由相信自己会被自己的异能杀死,说不定连一秒的时间都撑不过去。
      
      恐慌归恐慌,王羲之对这件事怀揣着满满的好奇。阿瑟这儿可能问不出什么了,她转向中也:“您是不是也经历了浓雾事件?您打败了自己的异能吗,怎么打败的?可以和我说吗?”
      
      中也斜斜地睨了她一眼,表情好像阴沉了一下,也有可能只是她错看了。
      
      “再不回去,就很晚了。”他说着,站起身来,“走了。”
      
      而后,不由分说,迈步走出店外。王羲之愣了愣,急忙追上。只有阿瑟依旧坐在原处,默默喝完一杯咖啡,才猛然想起自己的钱包在坠落的时候弄丢了。
      
      哎呀……应该在他们走之前拜托他们付一下账才对啊!
      
      可惜这念头冒出来的时候,他们早就已经坐上电车了。
      
      归途中,沉默的一方从王羲之变成了中也。他盯着窗外,不发一语。王羲之能感觉到不对劲,她隐约猜到可能是自己说错了话。
      
      ……不过她到底是说错了哪一句呀?根本想不到!
      
      哪怕是一路苦思冥想直到下车,她还是没有一点头绪。
      
      “已经傍晚了……都怪那个麻烦的英国人!”
      
      中也小声地骂了一句,在后厨费劲洗杯子的阿瑟打了个喷嚏。他揉揉鼻子,觉得是自己的感冒还没好。
      
      “嘛……虽然回去会晚一点,但也勉强算是一天之内往返了。我到时候就和鲁迅说,我带你出门了。”中也向停在原地的她招招手,“走快点。”
      
      “唔……”她没有动,目光盯着右侧的某处,“中也先生,哪里有个奇怪的人……”
      
      “啊?”
      
      中也向她目光所停留的方向望去。
      
      被傍晚的日光笼罩,身着深色披风的人形站在空地中央,那赤红的眼看着中也,杀意渗进了空气中。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空屋》是福尔摩斯探案集里的故事之一,讲的是福尔摩斯如何死而复生(?)
    对应的是《神探夏洛克》的第三季第一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