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太撩人了怎么办

作者:小青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8章

      孟汐的性子偏冷淡,极少会毫不掩饰的表露出自己的喜怒哀乐,今日却轻易被沈清云惹炸毛,完全不顾及他身上伤势,毫不留情的将他扔了出去。
      沈清云吃了个闭门羹,靠在门口苦笑了下,摇摇头走了。
      
      孟汐气呼呼的站立着,脑子里不断循环沈清云刚刚的口无遮拦胡言乱语。
      
      一个人一时气头上时,总会忽略一些重要的细枝末节。这会她稍微冷静下来,本就聪明的脑子飞速运转。
      他的那句“我晕倒在官人身上时,官人这里软软的”,所以他根本就是有意识的吧?该不会连晕倒也是装的吧?
      
      孟汐深吸了口气,又想到了他的伤势这种情况应该不会,按常理说一个人即便晕倒了也可能会有意识,只不过醒不过来而已。
      从前她也有过夜里发烧,知道孟溪竹在她身边陪着她,可她就是醒不过来。
      
      不过……沈清云那个小心思多端的,总感觉没那么简单呢。      
      
      这样一来二去,她那点睡意此刻也全无,反倒变得十分精神。
      索性也不睡了,去问问案子查的怎么样了。
      
      孟汐想着直接去问老李头,谁知去敲门发现他和洛一到现在还没回来。
      左右她也没心思睡了,便打算也去青楼那边看看。
      
      青楼还没到,孟汐就在离衙门不远处的面馆碰到了老李头他们。
      他们正同桌而坐,嘴里一口一口唆着面条。
      
      孟汐过去坐了下来,手里的弯刀放在桌子上。
      老李头吞下嘴里的面条,奇怪的笑:“你把这东西带着做什么?”
      孟汐眉间轻微一蹙,“不是有案子吗?最近警惕点。”
      老李头一耸肩膀,没说话。
      洛一也在闷声吃着面条。
      
      孟汐抿了抿唇:“查的怎么样了?”
      
      老李头唆面的声音顿了下,边吃着边摇头:“这案子估摸着一时半会也查不出个什么来。”
      孟汐问:“为什么这么说?”
      
      洛一先吃好了,索性他来说:“查案子搜证据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何况现在青楼都开业了,更难了。”
      “开业?”孟汐疑惑:“不是已经嘱咐段时间内不可以开业吗?”
      
      “你说不给开就不给开?”洛一冷笑了:“那可是青楼,每天有多少客人,多少权贵,最重要的是……”
      见他突然停下来,孟汐一挑眉。
      
      老李头推开面前只剩一点汤底的碗,道:“城主家的面子,县令不可能不给。”
      
      孟汐觉得可笑,“这可是命案啊,现在凶手还没查出来,嫌疑人还关在牢里面啊。”
      老李头叹了声:“那有怎样,上头怎么说咱们怎么办。”
      
      “那最后呢,定案时凶手是谁?假如不是小红或者厨娘任何一个人,岂不是她们就成了替死鬼?还是说,难不成县令想要屈打成招?”孟汐觉得简直不可理喻,胡闹。
      
      “孟溪竹!”老李头黑了脸,低声呵斥:“注意言辞。”
      洛一看了看俩人的面色,最终将头撇过去,选择沉默。
      
      “好,”孟汐忍耐着,说:“可这样,现场全都破坏了,要怎么继续查下去?”
      
      老李头也被她刚才的一番话气的不轻,这会缓过来沉声道:“我何尝不知道你心里所想,可你,我,我们大家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捕快而已,对于那些权贵,县令甚至城主,我们太人微言轻,一点话语权都没有。”
      孟汐:“我更不明白,城主为什么又要插手这件事?”
      
      老李头摇摇头,表示他也不知情,“不过我猜可能是因为沈清云也在现场的原因?他怕牵扯到自己儿子身上吗?”
      
      两位嫌疑人各执一词,现场人来人往,证据极有可能被破坏掉。
      事情本来很简单,凡事必定有答案。可被这样一搅和,一切都变得混乱,完全让人无从下手。
      
      孟汐沉声问:“照这样发展,后续会怎样?”
      老李头看了她一眼,边从兜里掏钱边道:“查到最后,那嫌疑人自然而然就成了凶手了。”
      
      “那我去查,”孟汐起身,拿起桌子上的弯刀,道:“头儿,给我点时间,我想看看还能不能查出些什么来。”
      老李头无奈:“你毫无头绪,查什么查?”
      
      孟汐定了定神,把沈清云的事情简单说了下,“今早事出突然,我还没来的及问。我想他恰好在这个点受了伤,况且那伤口就是锋利的刀剑所为,事情不会那么巧合。”
      
      老李头觉得脑壳疼:“你有没有想过,看这种城主插手的情况,万一牵连出来更多的人,后果……”
      孟汐冷着脸,“天下还有王法存在,栖城只是栖城,它还不姓沈。”
      
      老李头:“现在无论姓不姓沈,几乎没有区别。”
      
      孟汐:“我知道,但眼下不知道凶手究竟是谁,万一牢里的两位是无辜的呢,即便我查出此案与她们无关,也比她们含冤来的好。”
      
      本来孟汐还觉得,小红和厨娘也是极有可能是凶手的,可又被个城主插手,让她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了。
      再加上沈清云身上让人疑惑的伤势,她必须要好好查查。
      
      见她这样固执,老李头也没有好语气了:“你若是这般,惹出事来我可保不了你,县令更不会。”
      孟汐确实面无表情淡淡道:“知道了。”
      
      走之前,还轻飘飘的看了眼老李头和洛一。
      如若真的草草了案,那她觉得这个捕快没必要继续当了,孟溪竹选择离开也是正确的。
      
      说是要查,孟汐也有些难以下手。
      接连几天她去青楼都没查出个所以然来,还收到了不少不待见和白眼。
      
      去沈城主府邸想要找沈清云,却被告知身受重伤昏迷不醒无法下床走动。
      孟汐吃了好几回闭门羹。
      
      神他么身受重伤昏迷不醒,当那伤势她没仔细看吗?及时救治后,只需几天保养,不做剧烈运动就跟常人一样一点事没有。
      
      四处受挫,各方碰壁。
      
      孟汐泄气的躺在床上,这些天她都是捡着自己休息时间去查案,都没有时间好好休息。可结果就是什么都没查出来,着实让她十分受挫。
      但她骨子里就是个不肯认输的,在床上翻来覆去思考半晌,她蹭的下一个弹跳起身。
      从柜子里翻出来家宅钥匙。
      
      她们家距离衙门有一段路,因为不方便所以她才搬过来住,否则她也可以像她爹从前那样早出晚归。
      
      孟汐轻车熟路回了多久未回的自己家。
      
      “红叶?”
      毫无回应,空荡荡的宅子里一个人也没有。
      
      这会快到晌午时分,吃饭时间,估计她可能是出去买菜还没回来。
      
      孟汐也没管许多,第一时间没去自己的房间,而是径直奔向了她房间隔壁孟溪竹的屋子。
      即便他们三人都不在家,留在孟宅看门的她的贴身侍女红叶也会将各个房间打扫的干干净净,不存在主人长久不在灰尘漫天飞的情况。
      
      孟汐此行的目的……
      
      她从孟溪竹的衣柜里面翻出许多衣裳,这些都是她那位好哥哥为了方便逃窜,丢在家带不走的。
      孟汐对这些男装无感,也不知道哪些好看哪些不好看,翻翻找找最终决定她手上这件还有九成新的白色常服。
      这件衣服她记得孟溪竹好像确实只穿过一次。
      
      想着左右家里没人,孟汐直接就在这屋子里把衣裳给换了。
      
      换上常服她还嫌不够,为了自己看上去更像点贵公子的模样,又找出来孟溪竹喜欢的挂件玉佩戴上。
      她生的漂亮,但因为不喜言笑常常绷着个脸,再穿上捕快那一身灰黑色官服,显得格外严肃又不近人情。而这会,换上一身白色衣衫,眉目如画,唇红齿白,微微一笑百媚生,活是个贵族翩翩美少年。
      她多少有些偏阴柔,孟溪竹就不一样了,他本就会穿衣打扮,再搭配他那副皮相,不知俘获了多少少女心。
      
      “少爷!!!”
      嗯?这声音……
      
      孟汐回过头去,果然看见了满目惊喜的红叶。
      只是……那手里握着把扫帚是什么鬼?
      
      孟汐嘴角抽了抽,“你这是做什么?”
      
      红叶愣了下,那惊喜的表情霎时间僵硬住,而后更为惊喜,直接扔了扫帚扑上来搂住孟汐脖子,“小姐!居然是小姐!小姐你终于想起回来看看我了!”
      
      红叶能分辨出来不足为奇,因为她要扮作孟溪竹的身份,所以说话时多是压着嗓子,这会和知情的红叶便直接用自己本身的声音了。
      而且即便她压着嗓子,红叶跟了她这么多年,一听便听出来了。
      她的声音软软中多了些清澈如泉,再怎么压着,和孟溪竹还是有区别的,只能糊弄糊弄外人,身边人不可能察觉不出来。
      
      被她激动的圈住,孟汐见她这么高兴也不忍心说她回来其实是有事了。
      
      红叶松开她,捡起地上的扫帚还心有余悸的拍拍小心脏:“我买菜回来就见大门敞开着,还以为是我忘记锁门了家里进贼了呢,可吓坏我了。”
      
      孟汐嘴角再次抽了抽,看了眼她手里的扫帚。
      所以她是想用个破扫把制服贼人???
      
      “没想到是小姐回来了,不过小姐你穿着少爷的衣服还真的好像,刚刚我一下子都没认出来,要不是小姐你说话了,我还当你是少爷呢。”
      “……”孟汐:“嗯……”
      
      “哦哦,对,对了,小姐你饿了吗,我去烧饭给你吃呗。”
      自从孟汐假扮孟溪竹,住在衙门后鲜少回家,红叶许久没见了本就十分想念,又一个人待在家,这会激动的说话都不利索了。
      
      见她话语刚落就打算去厨房给她做饭,孟汐赶忙伸手拦住她,道:“先别,饭我改天再回来吃,这几天衙门里有案子,我得赶紧回去了。”
      
      红叶一下子宛如泄了气的皮球,焉了吧唧的:“啊……小姐你就不能多待会吗……红叶好想你啊。”
      孟汐叹声,安抚般摸了摸她的发髻。
      
      红叶还是不舍得,眼眶都开始泛红了,牵扯孟汐的衣袖:“要不小姐你把我给带着嘛,我和你一起去。”
      孟汐无奈了:“我的姐姐,我是去查案的,怎么带着你啊。”
      更何况,地点还是青楼。
      
      红叶嘟哝:“最近哪有什么案子啊。”
      孟汐想她应当也知道,便道:“就前几日青楼那个。”
      
      闻声红叶一蹙眉,疑问:“那凶手不是都找到了吗?”
      孟汐一斜眼:“凶手找到了?凶手是谁?听谁说的?”
      
      这一连串问的红叶一时大脑发懵,想了想道:“就……听外面人都这么说呀,说都已经关在牢里面了。”
      
      重点是关在牢里面了,这下不用她说她都知道所谓的凶手是谁了。
      只是分明衙门里面还想再拖几日定案,这种风声又是谁给放出来的?
      
      红叶见孟汐陷入沉思,也不敢打扰她,只乖乖的安静候在一旁。
      
      孟汐一把按住红叶的肩膀拍了拍,“那些话都是假的,案子根本就没查出来,旁人我管不着,你可别听信流言。”
      红叶点点头,“知道了小姐。”
      孟汐笑了下:“乖哈,等忙完这阵,小姐带你出去玩。”
      红叶继续点头,跟小鸡啄米似的。
      
      ——
      
      孟汐直接就去了青楼,老鸨见来了个翩翩贵公子模样的少年,一手提着手绢,姿态左右摇摆满面春风的迎上来。
      从阿偌出事之后便是这样,她丝毫没有悲痛的心情。只有第一天,发现尸体时,露出来那副没了赚钱工具的遗憾。
      无论是哪一种都挺令人唏嘘的。
      
      不过,今日这反应正好是她要的。
      
      孟汐这几日到这来没有查到什么证据,便打算从阿偌的身边人着手查查看。
      除此之外……哼哼。
      
      拿了银子给老鸨,孟汐又再多拿了一锭,凑到老鸨耳边低语了几句。
      老鸨捂嘴笑笑,给她个你就安心吧的眼神。
      
      孟汐等着,不少姑娘家的目光流连在她身上。
      
      “快看,站在那的公子好俊俏啊,怎么从来都没见过。”
      “我也没见过,好像是新客人啊。”
      
      “唔……好看是好看,不过……我还是更喜欢沈公子。”
      “咦?!沈公子您来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孟汐咬牙:好,您可终于来了啊……
    字数快超标了~只能压字数两千字一章~呜呜呜呜~
    好了,码完了我要去过节了,我还是个宝宝
    _(:з」∠)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