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太撩人了怎么办

作者:小青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3章

      孟汐说不上来什么感觉,只觉得胳膊两侧起了阵鸡皮。
      目光落在那男人的面庞上,十分淡定的来了句:“这不是青楼吗?”
      怎么,还有个小倌?
      
      床上的男人一瞬不瞬的望着她,眼里似有半分委怨。
      孟汐终于察觉到二人现在的状况,轻轻咳了声略显尴尬的松了帘子,负手背在身后,稍加冷静的思索一番。
      
      这里决计是青楼没错,那么他就不是小倌,联想到刚刚上楼时这里的声响,男人的衣冠不整。
      估计是这里的客人。
      幸好姑娘不在这,否则真要撞上不可描述的事情了。
      
      那男人带着不解:“官人……在下是犯了什么错吗?”
      
      孟汐愣了愣,看了眼身上的官服,转而摇头道:“没有,走错了。”
      
      她微微定神,正要抬步离开时,脚步一顿。
      身后有窸窣的声音,大约是那个男人在穿衣服。
      但,除此之外。
      这个屋内还有另一个声音。
      
      外面的嘈杂的声音即便是关上了房门也不会彻底隔绝,如此这般,孟汐只得凝神仔细听了一番。
      刚刚分明听到了某种声响。
      
      身后窸窣的声音实在太乱耳,孟汐皱着眉头猛然回身朝身后已经掀开帘子穿衣穿上一半的男人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男人挑了挑眉,轻笑了声,乖乖停下了动作。
      
      他整个人懒散的靠在床边,衣服只是刚穿上一半,衣带还散着,衣襟尽数敞开着一如刚才没有几分差别。
      倒是显得更迷惑人了。
      
      非礼勿视。
      孟汐只扫了他一眼,便移开了目光。
      
      “滴答。”
      “滴答。”
      “滴答。”
      
      像是水滴落下的声音,难道是这屋子漏水?
      不对,今晚并没有下雨,瓦片上也没有噼里啪啦的落雨声。
      
      她抬了抬头,朝声源的方向看了过去。
      瞳孔骤然一缩。
      
      实木的房屋横梁上,那抹鲜艳的红色,那道鲜红的舞衣丝带在半空中轻轻飘曳。
      屋内灯火虽然通明,但也只限于地面,房顶上还是昏暗的。
      若不是这声音,想必她也不会注意到。
      
      她收回视线,目光在房屋中四处搜寻着,很快落定在桌椅上。而后她忽地往前冲去,借着桌椅的支力运用着她多年的功力,整个人冲向屋顶的横梁。
      她一手抓住,一手使力用手臂圈住,整个人便成功的安全落在横梁之上。
      
      横梁与房顶的距离不足以一个人的身高,而她落定的地方距离那挂在上面的红色身影还有一段距离。
      孟汐目测了一下高度,微微站起了身,弓着腰慢慢一步步的朝前挪动。
      一直到那挂着的红色身影身边才停了下来。
      
      孟汐伸头看了眼,女人的面色苍白毫无血色,而最令她触目惊心的是她脖子处那道巨大的裂口。
      因为她是整个人被挂在横梁上呈现腰部被支撑的姿势,横梁的宽度可想而知,她头部向后仰着,脖子上的伤口便被拉的巨大。
      
      孟汐的角度甚至能看见里面的东西,血肉模糊。
      人已经死了,这是肯定的。
      
      那裂口还在一滴一滴的往下滴着血。
      孟汐循着滴落的方向看了眼,是床顶。
      那床顶上方已经有一滩血迹,只不过很少。
      
      要么这里是第一案发现场,犯人把大部分的血带离了现场。
      要么这里不是,是后来才将尸体弄上来的。
      
      她定了定心,忽将目光移向屋子里的另一人。
      他的视线落在她的身边。
      目光晦暗不明。
      
      “帮个忙,”她神色冷淡,指了指身边:“接着。”
      男人轻轻点了点头。
      
      这里的空间不便,孟汐挪动尸体时略显吃力,好不容易才准备好,看准下方的男人,而后松了手。
      男人准确无误接住尸体,大约是因为力量的冲击,整个人还往后退了几步才堪堪稳住。
      
      放下心来,她自己下去就容易多了。
      
      稳稳落地后,男人已经将尸体放在床上。
      
      孟汐走过去,神色淡然的挑眉望他:“你似乎并不惊讶?”
      男人眨眼,有些无辜:“公子,你这是在怀疑我吗?”
      
      孟汐:“我不该怀疑你吗?”
      “别怀疑我。”
      “……”
      他回的倒是很快,几乎是紧接着她声音将落未落时话便接上来了,语气还委屈巴巴的。
      
      他走近一步,这么个大高个子偏偏低着头,神色可怜的说:“不是我。”
      
      孟汐倒有些想笑了。
      实话实说,说不怀疑绝不可能,他算是嫌疑人。
      但疑点很多,比如他杀了人没理由继续待在这里。
      但只凭这一点,也不能排除他的嫌疑。
      
      孟汐想起还没告诉其他人,这件事可能引起不小的风波。
      稍稍收起思绪,眼神有了聚焦,乍然发现不知何时他距离自己真的很近很近。
      近到她只要稍稍抬眼便能撞进男人那双浅棕色的眸子里,像是蒙上了一层水雾,水淋漓的。
      
      孟汐一向淡定,即便再不淡定面上也能绷得住,更何况此刻是一桩命案,她自然知道轻重。
      不容置疑道:“这里任何东西不许碰保持原样,保留案发现场在这待着不许踏出房门半步。”
      
      料想他也不会跑,若是想跑,就不会等着她上门了。
      
      转身之际,手指上传来微凉的触感,孟汐一愣,旋即侧头望过来。
      男人小手指勾着她的,还晃了晃,他声音低润,缱绻入耳:“官人,你就放了我吧……”
      
      咦,嘴角抽了下,这男人真的是妖精变的吧。
      “不行。”孟汐毫不留情的抽回自己的手,大步流星的往外踏去。
      
      一推开门,外面热热闹闹的,孟汐忽然觉得有些怪异。
      要是外面人知道里面死了个人会有什么反应?
      
      洛一他们还在原处坐着,大约也是顾及着明日还有公事,没喝的太醉,至少意识是清醒的。
      
      余光见到她终于下来时,又捡起颗花生砸向她,不满道:“再不出来我们要上去捞你了。”
      孟汐这回懒得躲了,让那颗花生米不偏不倚的砸在腰侧,她走过去,神色严肃:“出事了。”
      
      洛一视线早已挪到舞台上的姑娘们身上去了,闻声只不太在意的嚼着口里的花生,“什么事啊。”
      
      目光中,他们都不甚在意的将注意力放在身旁,舞台的那些姑娘身上,寻欢作乐似乎没人在乎她所说的出事了究竟有多严重。
      
      孟汐抿了抿唇,道:“命案。”
      
      她这声音刚落,他们便一致的收回寻欢的目光,向她看来。
      
      大家都是吃一口饭干一回事儿人,自然知道这等事情的轻重,也必然不会怀疑她话语的真实与否。
      纵然栖城这么多年一直城泰民安。
      
      几个人身边的姑娘自然也听到了孟汐的话,无不吓得脸色惨白,却也不敢大声喧哗。
      
      洛一在这里面算是资历比较深的,这个时刻还是他先道:“我和溪竹上去看看,你们回衙门告知县令和头儿。”
      兵分两路。
      
      孟汐先上去,洛一跟几个知情的姑娘去通知老鸨。
      恐怕今晚要暂时关门了。
      
      孟汐又回到房间,将门先轻掩起来。
      转身目光所落之处,稍稍一愣。
      
      她禁不住嘴角抽了抽,颇为无语:“你衣服怎么还没穿好?”
      男人依旧是她离开时的那副模样,衣衫不整。
      
      他目光幽幽,“你不是说保留现场吗?”
      “……”
      
      孟汐差点被呛到。
      所以他就真的一动不动保持原样??
      
      她咳了声,终于感到一丝愧疚:“衣服还是可以先穿好的。”
      
      她话语刚落,他便像如临大赦般低头将衣带缠好,而后动了动僵硬的脖子,桃花眼里冒着亮光:“我可以走了吗?”
      
      这回孟汐还未回他,房间的门便被再次推开了。
      是洛一和老鸨。
      
      孟汐走过去,指着床榻的方向。
      
      老鸨面上十分焦急,二话不说便踩着小碎步扑到床前。
      “天呐!”
      
      孟汐和洛一对视一眼,刚才她上楼前已经找了重点将情况和洛一说明了,这会二人一同走过去。
      洛一走上前去仔细看了看,“看这伤口,以及发现尸体的地方,初步判定应当是他杀。”
      孟汐点点头。
      
      她侧目,问:“这是你们这的姑娘吧?”
      老鸨脸上的泪水已然纵横,她扶着床框稳住身形,“当然是啊,这是阿偌啊,我们楼的活招牌啊!”
      
      孟汐微微一怔。
      阿偌?
      她想起不久前在舞台上隔着幕帘翩翩起舞的那位姑娘,不也叫阿偌?
      所以,她们是同一个人。
      
      老鸨突然起身,话锋一转,冲到身后那男人面前,扯着他的衣袖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公子,你为何,为何要置我们阿偌于死地啊!”
      
      男人却谁也没看,将目光落向孟汐,湿湿的软软的,像街边的流浪小狗模样很可怜。
      
      洛一问:“你为何就认定人是他杀的?”
      
      老鸨道:“阿偌近来只接待他一位客人,何况她也不与别人结怨,我这实在想不出还有谁啊。”
      是了,方才那位叫小玉的姑娘也说过这话。
      
      孟汐看了眼依旧目不转睛看着自己的男人,觉得怪怪的。
      她说:“不能单凭这一点定罪,或许她私底下与人结怨只是你不知道,放心,衙门会查清楚的。”
      
      老鸨重重的叹了声气。
      
      可孟汐看她脸上的表情不像是死亡的伤痛,而像是失去了赚钱工具的遗憾。
      
      这时一旁的洛一打量两眼男人,问:“你是?”
      那男人终于将灼热的目光移开,孟汐奇迹般的觉得松了口气。
      他淡淡道:“沈清云。”
      
      孟汐暗自点点头,这名字倒还不错。
      
      洛一却挑起了眉头,声调扬起似是觉得惊奇,“你就是那个浪荡子?!”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游戏使我放纵,熬夜就只能苟这么多了~今天尽量粗长叭~
    哈哈哈哈哈尬笑一波,今天也是爱你们的一天哦~
    其实我发文时间是24号过了零点,25号也更新了,今天是26号,所以我这也不算,咳咳对吧
    补了一千字,别骂我,我明天双更!!!
    另外,这文就我瞎几把乱扯的,然后也不是什么刑侦文,别讲究太多的逻辑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