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娇后

作者:汀州梦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

      萧若面色冷静,听到三皇子提到自己,过了片刻,才走了出来。沈千络没想到会有这么一手,实在是她没有预料到的。
      
      如果萧若说出来,是兰桂丢出的鹅卵石才让王小娘摔倒,那么自己之后在朝中官宦中的风评,只怕就要一败涂地了。
      
      萧若一双凤眸微微眯起,审视了沈千络片刻。看着这个比自己小了三岁的漂亮姑娘,明明心里慌得不行,但还是咬紧牙关,装作淡定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一下,说道:“三哥,中书令大人,我刚才是出来了,也确实看到了,但是千络公主跟这位夫人隔得很远,所以,此事应该与千络公主无关。”
      
      沈千络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回转过来之后,叫人捆着王小娘,带了下去。
      沈千络看人带着王小娘走下去,自己转而对中书令夫人道:“夫人,人好歹是我带过来的,如今又摔坏了您的东西,还请夫人降罪。”
      
      中书令夫人一愣,继而摆手说道:“公主何必客气,罢了,您送的那尊大珊瑚,可别这琉璃盏要珍贵的多了。”
      
      说罢,众人又回去,重新开宴了。沈千络心情不错,再加上中书令府酿的好酒,一时多喝了几杯,等到宴会结束回去的时候,已经有点微醺了。
      
      她和兰桂出去的不算走,沈千络微红着脸走在风地里,又看到了走在前面不远处的萧若。沈千络顿了片刻,还是开口叫住了他。
      
      毕竟如果没有今天萧若在众人面前帮自己的话,那她现在的处境真是想都不敢想了。
      萧若听到背后叫自己的声音。他顿住步转身,看到粉衫黄裙的沈千络朝自己走过来,她到了自己跟前,别扭却又清楚地说了一声:“六皇子,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
      
      小丫头精致的脸上带着微红,伸手扭着自己的衣带。不知为何,萧若又想起了那日入京,坐在步辇上的沈千络,微风吹起她的小半张面纱。
      
      让他想起了数年前,在塞外远游时,那些红衣散发的胡地女子,她们不像是生活在那里的普通百姓,而更像是被藏在胡地大漠黄沙之下的宝物。
      
      眼前这个小丫头,也是如此。
      沈千络微微颔首,说道:“感谢六皇子今天为我说话。”
      
      萧若凤眸微眯,看了沈千络一会儿,竟然问道:“那千络公主,你打算给我什么谢礼?”
      
      沈千络“啊”了一声。说实话,她很惊讶。因为以她对萧若的了解,这个人说话做事,向来都是能少说决定不多说,能少说就干脆不说,怕麻烦,怕和别人有瓜葛到了极点。
      
      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竟然转了性,来问沈千络要谢礼。
      
      萧若看着沈千络瞠目结舌的样子,淡淡说道:“怎么,千络公主连谢礼也没有吗?”
      沈千络立刻回嘴道:“当然不是,只是不知道要拿什么东西给六皇子罢了。”
      
      萧若嘴角一弯,伸出手来,指了一下沈千络衣袂上悬挂的那块和田玉佩。
      沈千络的目光随着他,落到了自己襦裙前的玉佩上。她抬头看了一眼萧若,不经意地皱起了眉头。
      
      她从母国离开之前,带了两箱子东西,都是一些金银财宝。但是却没有人比自己更明白,这些东西都是很重要的。没有银子,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寸步难行。
      
      况且,这块和田玉佩是自己及第之年,月氏国使者亲自送来的礼物。沈千络今天只是想把它带出来撑撑场面的。
      
      萧若果然识货,一眼就看上了自己浑身上下最值钱的东西。但是自己的话都已经说了出去,也不好拒绝。沈千络抬头看了一眼萧若,咬了一下嘴唇,把自己的玉佩从衣襟上拽下来,伸手递给了他。
      
      萧若竟然丝毫不推辞地接了过来。放在了自己的衣袖中,淡然开口:“多谢公主。告辞。”
      
      沈千络叹了一口气,跟兰桂往府外走。林氏早就等在马车上,王小娘是早就被押解回去了。沈千络坐在林氏身边,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说道:“嫂子您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公主,您说,将军他会不会不忍心惩罚王小娘?”
      沈千络微微一笑,:“嫂子放心。我自有办法。”
      
      -------------
      
      但是事实证明,林氏的担心是有必要的。沈千络刚走进府门,就看到哥哥沈荣怒气冲冲起走了过来,到她面前说道:“小妹。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欢春儿,但是也不至于在众人面前将她捆了带回来,这不是丢我们沈家的脸?”
      
      沈千络冷笑一下,说道:“丢脸?哥要说起丢脸这事,那最给沈家丢脸的,可不就是这王小娘第一。”
      
      沈荣愣了愣,追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哥哥,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还是到议事厅去吧。正好,要跟您说的也不仅就这一件。”
      沈荣听了这话,没有办法,也只得跟着沈千络到了议事厅。
      
      一进了屋,沈荣就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屋子里七七八八跪着三四个人。沈荣把手一伸,出言责备道:“这是怎么回事?妹妹,难道绕进去墨儿一个人还不够,还要再带上其他人?”
      
      沈千络等沈荣坐下来,自己也坐下,说道:“哥哥嫂子先别急。听我说。”
      沈荣把衣袖一挥,说道:“行,我就看看,你到底要说什么。”
      
      沈千络叫人把一个年轻女子先提出来,说道:“这个漂亮的年轻女子,名叫绿玉。是楚香楼里有名的舞姬。哥哥只知道,墨儿是向着中书令大人行贿入狱,却不知道墨儿之所以这样做,就是受了这女子的唆使。”
      
      沈荣瞪大了眼睛,伸手指着绿玉:“是你教唆的吗?还不快说!”
      
      绿玉伸手捂着嘴,哭哭啼啼地说道:“回,回大将军的话,我本无意去教唆爷,原是因为,王小娘是我的同乡,之前就认识。初来京城的时候,王小娘托人来找我,给了我金银,叫我为他做事,这些事情,都是小娘教我的!”
      
      沈荣大惊失色,看着跪在地上满面泪痕,还不承认的王小娘,也转向沈千络说道:“妹妹,夫人,这件事情是否有所误会。”
      
      沈千络低头拨弄了一下香炉里的香灰,说道:“哥哥现在也不信也有道理。不急,反正事情还多,证人也多,咱们就一件一件,都挑出来说清楚。”
      
      沈千络说完之后,墨哥儿的小厮,从前在二门上给王小娘传递消息的仆人,全都出来作证了。这些仆人也不是傻子,都知道沈千络是个厉害角色,现在王小娘又是这么个处境,为了自己之后能好好活着,怎么会不做这个证。
      
      王小娘也知道沈千络这次是有备而来。实实在在地拿住了自己的错处。而且还在自己面前卖乖,哄得自己掉以轻心,直等到今天一并发作。也只能恨自己当时做完了这些事情,竟然没有了断干净,除了咬着牙看沈千络,别无他法。
      
      坐在圈椅上的沈千络,杏眼微抬,朱唇轻启,说道:“哥哥,这王小娘不尊正室,谋害嫡子,在外面也不知道轻重。哥哥,您说,该怎么办?”
      
      沈荣垂头沉思良久,好像还是不太愿意相信。良久,他才踢了王小娘一脚,继而说道:“这贱妇做了这样的事情,实在该死。可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要把墨儿救出来,依我看,不如先把他关押起来,如何?”
      
      沈千络早就料到了沈荣会如此说,她回头给兰桂使了一个眼色。只见她上前几步,说道:“把人带进来吧!”
      
      众人的眼光一下子都往门口看去。只见一个身着苏缎,打扮的花红绿柳的中年女子走了进来,一看到王小娘,立刻扑到她面前,口里叫道:“云儿!你怎么到这里来了!那年你跑出去,不见了人影,原来是躲到这里来了!”
      
      王小娘疯了一般抽出自己的手,说道:“哪里来的疯妇?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兰桂立刻道:“放肆!怎么见了将军和公主这般无礼!还不行了礼仔细说来!”
      
      那女子连忙低头认错,继而说道:“见过将军,见过公主!”
      兰桂说道:“你刚刚称王小娘为云儿,为什么这么叫?赶紧说!”
      
      那女子磕了几个头,说道:“回将军,公主,我是苏州醉梦楼的妈妈,这位王小娘,是从前我们楼里的人,十三四岁的时候就被卖过来了,在我们楼里呆了六年,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竟带着东西逃走了,我找了好久呢!没想到竟然是跑到这里来了。”
      
      沈千络问道:“那她从前在你们那里伺候过人吗?”
      
      那女人已经站了起来,听见沈千络这么问,立刻说道:“哎呦!瞧您说的,做我们这一行的,哪里有不伺候客官的道理呢?而且,我跟您说,小云以前在我们这里的时候.....”
      
      “住口!”话音未落,王小娘竟然开口制止了他。她忽然擦了一下眼泪,疾言厉色地说道:“将军!请您明察。妾根本就不认识这个人!将军,您不妨想一想,为何一切这么巧,我才刚刚打碎了琉璃盏,这些人就好像商量好了一样都一起出来了!将军,您不觉得这很奇怪吗?”
      
      沈千络问道:“那这位妈妈,你可有什么证据,证明王小娘从前是你楼里的人。”
      因为从前入青楼的女子都要验身,妈妈自然要在旁边掌眼,所以王小娘身上的特征,这妈妈可以清楚的说出来。
      
      知道自己的事情已经被揭露,王小娘也不能再说什么,只能伏在地上默默地流眼泪。沈荣神色十分僵硬。没有想到,自己宠了这几年的女子,竟然是一个青楼女子!
      
      这事要宣扬出去,那就是让满京城里的人知道,自己竟然是个被小娘戏弄,绿云绕顶的人!
      
      沈荣又急又气,直接伸出脚,踹在了王小娘的心口上。林氏惊呼一声,想伸手去扶,却被沈千络拉住了林氏,示意叫他不要去管。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萧若:“没关系亲爱的,你的就是我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