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豪门凶兽娶回家的日子

作者:易叶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章

      “噗——”权黎这次是真没忍住,笑了两声又连忙闭嘴,低头整理绷带假装无事发生。
      
      唐清瞥他一眼,继续跟宿天煜聊天:“我就直说了,你目前所有情况都与霉运挂钩,建议晚上不要出门,就算有事也要赶在太阳落山前回来。你的院子运势正旺能压住霉运,最起码不会让你复发疼痛。”
      
      “至于伤口……如果想尽快痊愈,我还是建议找专业人士。”
      
      宿天煜颔首:“好。”
      
      两人彼此静默几秒。唐清见他不肯多说,留下一句“早点休息”便利索离开。
      
      权黎看的颇为稀奇,等人走远才道:“我还以为他会追问。”
      
      毕竟事情漏洞太多了。他要是真的不会术法不知道宿天煜的真实身份,就该怀疑他的恩人明明是普通人为什么招惹了霉运、还受了这么重的伤势才对。
      
      “他会怀疑,但是不会追问。”宿天煜意味深长的看着他:“唐清比较聪明,早在车上就看出不对,只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来。”
      
      权黎反应一秒:“聊天就聊天,干嘛人身攻击我?”
      
      宿天煜:“你要是不蠢,把调查结果给我。”
      
      权黎:“……”
      他啪的一声合拢医疗箱,微笑表示:“对不起我蠢。”
      
      宿天煜嗯了声,愉快表示:“扣三年工资。”
      
      卧槽!
      权黎猛地想的还有这茬,顿时倒吸一口凉气,捂着心脏,声音都开始打颤:“等等!我还是查到了一点点的,不算空手而归!”
      
      宿天煜淡定道:“如果这个‘一点点’是妖怪局没有猫崽儿资料,但是唐清身份正常,以及唐清是凭空出现在运城的,那就不用说了。”
      
      权黎:“你知道还让我调查?!”
      
      宿天煜:“猜的。”
      他心情愈发愉快:“没办法运气太好,感谢你的三年付出。”
      
      权黎捂着心脏,两眼一翻当场去世。
      
      别问,问就是后悔,非常的后悔!
      
      他明知道这货抠死,明知道那天宝贝不好拿,他怎么就管不住自己这只贪财的手!
      
      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不配合大脑单独行动的手!!
      
      权黎险些呕死,但是宿总冷酷无情,愣是把他丢出门关灯睡觉去了。
      
      权黎凄凉弱小,神情幽幽的蹲守在唐清门前,特别想知道这只猫崽儿到底什么来头。
      
      次日清晨,唐清起床洗漱,怀揣着好心情将门推开。手臂刚刚抬起,一个懒腰还没完成猛地瞥见门前黑影,吓得哈欠都憋回去了。
      
      他定睛一看,试探道:“权特助?你找我有事?”
      
      权黎精神恍惚的扬起笑容:“哦,没事,我就是看看你。”
      
      唐清:“???”
      
      “别理他。”宿天煜突然跨进庭院,面不改色道:“应该是没睡醒还在梦游,等会就好了。”
      
      说着很快进入下一个话题,笑道:“早,先过来吃饭。”
      
      虽然这位老板高兴了笑,生气了也笑,但是唐清敏锐的发现今天的宿总心情不错。
      
      一个是心情愉快的正常人,一个是精神恍惚的梦游人。
      
      唐清毫不犹豫选择前者,跟着宿天煜进入正房一起吃早餐。
      
      他一动,权黎也跟着动,特别自觉的添了双筷子。
      
      最后还是三个人吃早餐,只不过大多数都是宿天煜和唐清在说话。
      
      宿天煜道:“我最近行程不多,可能要在家里待一段时间,唐先生要是觉得无聊了请自便。”
      
      唐清应下好意,非常直接道:“以宿总的伤势,待在家里比出门好。”
      
      宿天煜笑:“我也是这么想的。”
      
      唐清:“找医生了吗?”
      
      宿天煜:“找了,上午过来。”
      
      唐清赞了声:“效率挺快的。你要是晚上不出门仔细养着,应该会好的更快。”
      
      宿天煜似笑非笑的感慨:“我也想啊。”
      
      这句话的含义略深,唐清选择沉默没有回应。
      
      因为他知道的太少了,细细数来只有老爹给的运势低迷,以及自己发现的恩人可能得罪了什么人这两点,根本无法给予评价。
      
      还有就是,宿天煜也不愿多提。
      
      果然,宿天煜很快揭过话题,说起四合院的事情:“唐先生住了两天还没看过全貌吧,不如等会去转转?”
      
      闲着也是闲着,唐清应了:“好啊。”
      
      权黎虽然不吭声,但是也不愿离开,一直幽灵似的跟在唐清身后。
      
      为此,唐清还小声问宿总:“我是不是得罪权特助了?”
      
      宿天煜配合的压低声音,又开始胡编:“没有。我听说是他的股票暴跌,亏损挺严重的,盯着你可能是想蹭点好运吧。”
      
      唐清恍然:“原来是这样。”
      
      宿天煜低低的嗯了声,其实心思早就飞到了他的眼睛上。
      
      因为要说悄悄话,两人凑的很近,从他的角度刚好能看到一层剔透水盈的透明膜。
      
      唐清的眼瞳比常人大些,圆滚滚的,明净又透着灵气,仿佛两颗剔透的深蓝色琉璃珠。因为是近距离观察,宿天煜发现阳光下的猫瞳穿过一条金色丝线,隐隐透着隐藏的几分妖异,致命的吸引人。
      
      宿天煜下意识摩挲指尖,还是泛痒。
      
      只可惜没看几秒,唐清转身离开,跑去安慰权黎了。
      
      唐清拍拍权黎的肩膀留下一点金光,见对方眼巴巴又期待的看着自己,思来想去,拎出昨天晚上的安慰:“坚强。”
      
      权黎:“……”
      对不起,坚强不下去。
      权黎被戳中痛点,幽灵似的飘走了。
      
      他一走,庭院还剩两人。宿天煜出于某种不为人知的小心思,带着唐清从一进院往内转。
      
      四合院是标准的中式建筑,如果从宅门算起,还要再过一道门才是一进院。这里只有南房五间和厨房,大多都是闲置或堆放杂物。
      
      跨过垂花门眼前豁然开朗便是二进院,正房东厢房西厢房都在这里,也是唐清待了三天、最熟悉的地方。
      
      庭院东边水声涓涓设有活水池,规模不小,临近假山做成小瀑布的形状。里面锦鲤成群,红白相间的鱼身甩着尾巴从东游到西,偶尔还会跃出水面,咚的一声溅起大片水花。
      
      说来也巧,这水花竟然分毫不差的泼在池边雕刻的金蟾上。被打湿的金蟾镀上一层水光越发栩栩如生,就连填充着红宝石的眼睛都仿佛带光。
      
      唐清非常感兴趣,走过去先看了会金蟾,再低头时,发现刚刚还甩尾巴溅水玩的鱼全部沉底,不肯冒头了。
      
      唐清:“……”
      他就是看看,又不做什么。
      小气!
      
      大约是种族天生不对付,唐清跟他们杠上了,不让看偏要看,还询问宿总有没有鱼食之类的东西。
      
      宿天煜看了看满池子的死鱼眼,再看看这双猫瞳,毫不犹豫去拿鱼食。
      
      然而这群锦鲤死活不上当,甚至于唐清冲那边撒鱼食,他们就一窝蜂的全部避开,仿佛他扔的不是鱼食而是鱼.雷。
      
      唐清:“……”
      他保持微笑,心里想的却是锦鲤好不好吃以及该如何吃这个问题。
      
      宿天煜忍笑,假装看不出猫腻继续介绍。
      
      锦鲤池前面种着一颗枯枝老树,宿总表示这是寒梅,只是现在不开花看起来光秃秃的。于是他们就在稍低的枝桠上挂了两个鸟笼,纯金打造,金灿灿的特别明显,只为和金蟾相得映彰。
      
      唐清看了看,疑惑道:“这个鸟笼是不是有点宽?”
      
      宿天煜:“……”
      
      唐清:“?”
      
      宿天煜深吸口气,保持微笑:“有人把鸟笼条掰了一圈。”
      
      唐清:“噗——”他及时绷住了,轻咳一声,眼里还是笑意。
      
      宿天煜非常淡定:“没事,想笑就笑吧,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唐清不必再忍,直接笑弯了眼睛:“你知道是谁?”
      
      宿天煜道:“权黎,除了他也没别人了。”
      
      唐清:“那你打算怎么处理?”
      
      宿天煜勾着唇,万分温柔道:“当然是要他十倍奉还。”
      
      唐清默默给权黎点蜡。
      
      聊完鸟笼,他们沿着假山继续往北走,看见了一棵商人都喜欢的发财树。这棵树根粗叶茂、年份应该不低,就是这种树普遍不高,这么多年了还是一米七。
      
      而通往三进院的月门就在这棵树旁边。
      
      宿天煜领头走在前面,介绍道:“三进院也是五间房,平常只有我一个人住在后面,所以将多余房间改成库房,只有中间是卧室。”
      
      这种地方就比较私密了。唐清昨天晚上虽然来过,但是因为惦记着伤口又黑灯瞎火的,来去匆匆根本没有细看。
      
      现在一听是库房,就更不好细看了,主动提议道:“这种地方就不用看了,我们去喂鱼吧。”
      
      宿天煜正在匹配库房钥匙,闻言笑着回头,半开玩笑道:“必须看。我介绍这么累,唐先生总要满足我想炫耀的心情吧。”
      
      唐清无奈,只能应下。
      
      宿天煜将库房一间间的打开,首富的奢侈风格终于在这一刻全面爆发。
      
      因为这四间改造库房——全是珠宝!
      
      有的还没加工处理,保持着原来的样子堆放在大箱子里、有的已经经过打磨加工变成各种各样的胸针袖扣腕表、密密麻麻五颜六色珠光宝气……一眼望去就是震惊!超级震撼眼睛!
      
      唐清回想起自己的那一小包袱宝石,顿时有种小巫见大巫、关公面前耍大刀的感觉。
      
      难道对方想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
      
      唐清还没来得及发散思维,就见站在门口的宿天煜突然冲他招手:“唐先生。”
      
      唐清顿了秒,还是上前几步走到他身边。
      
      宿天煜做了个请的姿势:“欢迎参观。”
      
      库房主人不在意,唐清也没什么好矫情的,他跨过门槛进入库房,站在能落脚的地方打量一圈,夸赞道:“宿总厉害。”  
      
      然而宿总已经听不到夸赞的声音了。
      
      这个时候阳光正浓,明亮灿烂的光线沿着打开的房门涌进去,折射在珠宝上璀璨生辉,就像一场华丽的视觉盛宴。
      
      青年就站在这样的背景下,侧身看他,深蓝色的猫瞳沉静如海,却比任何珠宝都华光溢彩。
      
      如果每天开门都能见到这种场面……
      
      如果这双猫瞳始终注视他一个人……
      
      宿天煜理智弦岌岌可危,感觉这个想法、这个画面对自己冲击力太大了。
      
      他现在特别不想做人,特别想趁小猫崽儿不注意将门锁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宿总的终极梦想:小·黑·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