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豪门凶兽娶回家的日子

作者:易叶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9章

      权黎挑眉:“有这么好笑吗?”
      
      宿天煜眼里的笑意藏都藏不住,挥手道:“你继续说。”
      
      权黎沉默几秒,只能保持微笑继续说:“他们上钩后,要么是对泥塑下手、要么是对小先生下手。我按照你留的东西在大厦留下阵法,只要不是那位爷亲自来肯定没问题。”
      
      “至于小先生……猫崽儿来报恩就没离开过你身边,看护的理由都不用找,哪怕他们发现猫崽儿的存在,有你在也没有问题。”
      
      权黎的笑意逐渐真切:“到时候,我将阵法捉的耗子穿成串拎去妖怪局,不把管家敲诈出血我就不叫权黎!”
      
      宿天煜很满意:“到时候你在这里拖着他,我去端猪头的老窝。”
      
      权黎:“四六分!”
      
      宿天煜:“你在想屁吃。”
      
      权黎:“……”
      他忍辱负重,再次提议:“我要敲诈的钱,你要那位爷的钱。”
      
      宿天煜考虑到自己收了他三年的财运不好过度苛刻,点头同意了:“成交。”
      
      狼狈为奸的两人达成约定,心满意足的各自回房休息。
      
      第二天阳光明媚,三人心情都特别好。
      
      唐清发现金蟾果然物归原位,大约是被跃起的鱼溅了水,看着眼泪汪汪的,特别灵动。唐清欣赏片刻,一直等到另外两人过来开饭这才离开。
      
      再次脚麻的金蟾:“……”
      就很难。
      
      他忍不住向某人发射心电感应,希望对方再次‘偷走’自己。
      
      只可惜权黎惦记着布阵钓耗子的事情,吃过饭很快离开宅院,目不斜视完全没有看他。
      
      毕竟……这捉住的不是耗子,而是钱啊!
      是一大笔钱!
      
      昨天来探路试图靠近泥塑的小耗子们被全网打尽。权黎特别满意,数数人头将尾巴拴在一起,拎着直奔妖怪局。
      
      来的勤了,妖怪局的高层看见他就头疼,看见他手里的耗子浑身都疼,实在不想卷进两位大佬的纷争,挥挥手示意他们自行解决,直接躲了。
      
      权黎早有预料,将这一串耗子和之前两只关在一起,拍照发给管家家主:“拿钱赎妖,十亿一只。”
      
      管家家主直接发了个表情包:“狗拿耗子多管闲事.jpg”
      
      狐狸的确是犬科,权黎接受嘲讽回应他:“二十亿一只[微笑]”
      
      管家家主:“……”
      
      管家家主回复:“你涉嫌敲诈同类,根据妖怪法第三百六十一条规定我有权告你索要精神损失费。”
      
      权黎:“你涉嫌伤害同类,并妄图破坏同类财产,造成我的经济身心遭受创伤,根据妖怪发第三百六十二条,我有权索要补偿费。”
      最后他又补充一句:“三十亿一只。”
      
      管家家主:“……”
      
      不等他反击,权黎打字飞快,又道:“另外,在与你联系的同时,我还联系了界内有名八哥,将照片刊登出去,直到赎完人才会撤下。”
      
      他又发了个微笑的表情,和蔼表示:“当然了,我这也不是威胁你,毕竟选择在你手里嘛[微笑]”
      
      管家家主:“……”
      呸,臭不要脸!
      
      八哥人如其名,是只特别八卦的鹦鹉。自从下山入世学了人类狗仔那一套,就特别喜欢专研界内各种小道消息,还开设了自己的专栏,因为流量火爆在妖怪局app里占有一席之地,点进首页最下角就有板块。
      
      这是个类似论坛的地方。每篇报道都有大照片和震惊体,下面可以发表评论畅所欲言。
      
      管家家主点进去一眼就看到了最新报道——“震惊!管家豪门被神秘组织一锅端,面对天价赎人的要求家主该何去何从。”
      
      下面评论置顶是:“神秘组织用八哥漂亮的羽毛做威胁,本篇报道必须赎人后才能删除,期间不得更新任何消息盖过篇章,八哥迫不得已停更,江湖再见。”
      
      管家家主:“……”
      这他妈要不是威胁,他能打印出来全吃掉!
      
      八哥专栏阅读量爆棚,估计这会功夫全妖界都知道他被威胁天价赎人,以名声族人对阵钱财,管家家主肯定会选择后者。
      
      毕竟用钱能解决的都不算事。
      
      但是给这只狐狸,管家家主是真的不愿意。
      
      他思来想去,直接回复:“要钱还是要小先生?”
      
      权黎挑眉,不动声色道:“管家家主这是打算转移话题吗?”
      
      管家家主:“别装了,你放钩我也能放钩。实话告诉你,我派人过去就是想看看你们对招财猫到底多爱护,顺便确定小先生到底多重要。”
      
      他道:“你猜,我确定小先生重不重要是因为什么?”
      
      他持续输出:“这么爱护,是不是只有这一个,并且还不知道小先生的行踪?”
      
      权黎果然良久没有回复。
      
      小先生就是猫崽儿,每天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溜溜达达的绝对安全,不可能被别人劫走。
      
      权黎知道对方在炸自己,只是习惯性的怀疑他的目的。
      
      明明手里没有小先生却故弄玄虚的吓唬他,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吗?
      
      不,这个谎言太没有技巧了,哪怕想拖延时间也不会拖延太久,太容易暴露。
      
      难道是想一石三鸟,借机试探他的反应?如果他态度肯定、嗤之以鼻的反驳,那么管家家主就会知道他们是知道小先生行踪、甚至是小先生就在身边。
      
      如果他不确定去联系了人,那就更方便了他们调查直接锁定小先生位置。
      
      ……这只耗子是真的太精了。
      
      权黎叹为观止,回复时却佯装倔强道:“我只要钱,到底赎不赎妖?”
      
      管家家主:“我以为权特助是聪明人,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
      
      权黎:“我是不是要给你涨到四十亿一只?”
      
      管家家主:“如果够宿氏消耗十年的话[微笑]”
      
      权黎:“……”
      戳伤疤钓鱼,够狠!
      
      他们都知道这十年霉运是怎么来的,而且这伤疤要是宿总在,绝对一戳一个准,气到爆炸同归于尽那种。
      
      他微妙的停顿令管家家主抓住机会,又发来一张图片。
      
      九尾、蓝瞳、浑身金灿灿、正是招财猫的泥塑。
      
      管家家主道:“权特助归于犬科,应该知道犬科在某方面颇为敏锐,比如嗅觉和追踪,有时候真的用处颇多啊。”
      
      这话真假参半,再加上不知道哪来的泥塑照片,就算是知道小先生在哪心里都要打鼓、要是不知道先生在哪就更犹疑了。
      
      权黎这次停顿的时间更久,毕竟他除去要钱还有拖延时间的任务,抱着手机打了会斗地主,这才不紧不慢的回复:“既然家主诚心不交易,那我们改天再聊。”
      
      说完丢下手机,在妖怪局磨蹭一会,做足了姿态这才离开。
      
      他直奔宿氏大厦,进去没多会手下势力暗中调动,基本上都是调查小先生在哪的。
      
      没错,权黎没有派人去调查管家家主的话语真假,最多查了查犬科和他有没有接触。
      
      ——毕竟权黎手下压着一批小耗子,又怎么会让自己的手下重蹈覆辙犯到别人手里呢。
      
      管家家主一连放下三个鱼钩都一无所获,只能暗自唾弃这只狐狸太精。
      
      两人这边斗法,宿天煜也在探寻某只猪头的老窝。
      
      因为十年霉运的事情,他想端对方老巢很久了。只可惜对方吃过一次亏变得谨慎不少,藏得隐秘再加上他又倒霉,也就拖到现在也没查到。
      
      不过这次不一样。
      
      这次的他前有权黎吸引火力,后有招财猫保驾护航,虽然费些功夫但是好歹有了眉目,相信很快就查到。
      
      再有就是——他的伤口恢复了!
      
      好消息一个接一个,宿天煜堆积在心口的郁气终于散了,这几日笑容就没消过,而且是那种真心实意的笑容。
      
      唐清是第二个发现的。
      
      清早去正房吃饭时突然发现宿天煜身上的霉运又消了一层,肩膀处更是尤为明显,不再特别浓烈。
      
      唐清连饭都不想吃了,坐过去问:“你的伤口是不是好了?”
      
      宿天煜笑着颔首:“对,已经结疤了。我们今天在家里休息一天,我已经预约了白濯,等会让他来看看。”
      
      唐清自然没有意见,按下迫切的心情老老实实吃饭。
      
      白濯来的很快,见唐清一个人坐在院里等他,张口就是骚话:“宝贝儿好久不见~想哥哥了没?”
      
      唐清瞥他一眼,掏出手机:“你再说一遍我录下来做铃声。”
      
      白濯:“……别我错了。”
      
      社会你唐哥,人狠话不多。
      
      白濯老实了,跟着他跨过月门进入后院。
      
      宿天煜刚换完衣服。因为结疤有些痒,他特意换下衬衫穿了件浅色家居服,不出门也没有打发蜡,柔顺的头发垂在额前,整个人的气势温柔数倍,端着茶盏惬意喝茶时不像那个笑面虎宿总,反而更像是大隐隐于市的贵公子。
      
      白濯被狠狠震撼了一把,揉了好几遍眼睛才夸张道:“我的天呐!以前宿总气势惊人让人不敢直视,直到今天我才发现宿总竟然如此英勇神武貌比潘安气度不凡,是为天人之姿也……嗷!!”
      
      拍在脸上的茶盏成功阻拦剩下的彩虹屁。
      
      宿天煜似笑非笑道:“说这么多渴不渴?要不要再来一杯?”
      
      白濯捂着脸:“别,我错了。”
      这一对招财cp他都惹不起。
      
      白濯彻底老实了,安安静静检查伤口,最后将一瓶药膏放在桌上,正经道:“伤口恢复的不错,结疤可能有些痒,这药膏偏凉能有效缓解抓挠的欲望,可以带在身边涂抹。”
      
      “对了,好不容易恢复到这种程度,千万不要因为人为复发一朝回到解放前……嗷!!”
      
      白濯再次被茶盏击倒。
      
      宿天煜道:“乌鸦嘴。”
      
      唐清跟着点头:“嗯。”
      
      白濯:“……”
      
      因为身心都遭受到创伤还没有酬劳,白濯离开时抱着金蟾他们嘤嘤嘤的哭诉了很久,直到沾满院里的金光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很好,又能发一笔财了。
      
      后院里,因为要给宿总上药,唐清没有送他也就不知道某人的所作所为。他从盒里用食指挖了些药膏,仔细涂抹在疤痕周围。
      
      这些地方有的还泛红,看的出未好完全,但是能结疤就是新的进展,唐清很满足了,上好药将药盒扣好还给他:“虽然乌鸦嘴说话不好听,但是有些道理也不得不听,你最近注意些,千万别临门一脚又功亏一篑了。”
      
      “好。”宿天煜应声却没有收药盒,而是重新推回去,笑眯眯道:“一直都是唐先生给我上药,放在你这里还能提醒我,就是最近要辛苦唐先生了。’
      
      “这倒没事。”唐清正好想观察伤口,欣然接受了。
      
      两人在宅院里休息一天,唐清被保护的太好,完全不知道外面风风雨雨早就闹得不可开交。
      
      权黎和管家家主一个压着小耗子要钱、一个咬定自己知道小先生行踪威胁、双方唇枪舌战,就差直接动手了。
      
      最后权黎退后一步,表示你先用最初的十亿一只赎走半群耗子,如果能将小先生请来,那他就将赎金连带剩下的耗子一起双手奉上。
      
      管家家主不信他,表示你先放一半耗子,留下一半我用小先生换。
      
      权黎笑意泛冷:“家主真是空手套白狼的好手,我的条件最起码让两人手里都能握点东西,你倒好,红口白牙就想赚便宜?”
      
      他直接截断对方的话,开门见山道:“我跟你掰扯好几天了,管家家主要是不想交易直说,我权黎不是有耐心的人。”
      
      说完直接挂断电话,将一群耗子提出妖怪局回了宅院。
      
      当然,宿总住的地方财运冲天,可不是谁都能住、谁都能进来蹭光的。权黎将耗子放在东跨院里,虽然距离有些远,但还是宿总笼罩范围内,不会出事。
      
      他继续派人接触犬科调查小先生,做足了面子工作,特别悠闲的在家里待了好几天。
      
      宿天煜也很悠闲,工作都是能邮件就邮件。下午端着茶盏去院里,桌上放着茶点、身边坐着猫崽、要多惬意有多惬意,哪怕端着电脑处理工作他也高兴。
      
      唐清像来秉承自己只解决问题、不制造问题、不要知道太多的三大原则,宿天煜不出门他也不问,闲来无事致力于研究池里锦鲤该怎么吃以及戳小乌龟的互动。
      
      就是可惜金蟾,每天往返于被权特助偷走以及被宿总勒令放回去的路上。
      
      唐清试图劝说,但是权黎表示每次宿总压榨他都会心情不好,哪怕不会得逞,揣走金子那一瞬的爽感也能满足他。
      
      唐清:“……”
      行吧。
      开心就好。
      
      他们三个难得在家里聚齐,而且是整天面对面坐在一起,权黎买了副扑克牌兴致勃勃的要斗地主。
      
      他想的可好了,虽然宿总曾经是招财榜首实力非凡,但是他现在霉运当头,坐在院子里哪怕金光笼罩也不如自己。
      
      至于猫崽儿……或许他的运气比自己好点,但是自己有金光笼罩也不会太差,万一猫崽儿和宿总绑定被霉运拖累,那就是他carry全场。
      简直完美。
      
      然而他想的美好,开局却连跪五局。
      
      事实证明,金光加小猫崽儿简直是无敌霸王龙。
      
      唐清抬手:“78910JQK、四个3、四个A、三个2、王炸!”
      
      唐清张开空空如也的手:“给钱啦~”
      
      权黎:“……”
      宿天煜:“……”
      
      没错,因为唐清的运势太好,每次他都能摇到最大的筛子成为地主,也就是说……宿总和权特助两个人绑在一起连跪五局。
      
      宿总第一次输的这么惨,认为是对方技术太大拖累了自己。
      
      权特助也不开心,将红色大钞再一次推过去时心都在滴血,认为是宿总霉运拖累了自己。
      
      但是两人想解绑真的太难了。唐清满身运气压倒性胜利,又跪了两局,权特助因为疼到心口绞痛暂停打牌,回房休息去了。
      
      现在就是后悔,非常的后悔。
      
      你说自己提议打牌是为什么?在家休养把脑子养瓦特了?
      
      权黎唉声叹气,最终决定将这笔账记在管家家主头上——要不是他拖拖拉拉不肯给钱,自己也不至于为了演戏闲在家里并提议打牌输了这么多钱。
      
      对,就怪他!
      
      找到理由的权特助心安理得睡着了。
      
      院里两人还在。唐清正在数今天晚上的战利品,小七千块钱,表情挺高兴的。
      
      宿天煜坐在对面看着他数,心思在安静的环境下自动延伸许多想法。
      
      抠门归抠门,但七千块对于他们而言真的不算什么,可能吃顿饭连零头都不够。
      
      猫崽儿满身财运,肯定见过无数大财——比如他对宿氏集团的财务都无动于衷。要知道宿氏集团日流水高达百亿,是顶尖财阀经济实力雄厚。但猫崽就是很淡定,透着司空见惯的大佬气质。
      
      而这位猫大佬,现在又能为了不值一提的七千块心情愉悦……
      
      还是挺可爱的。
      
      宿天煜挑起嘴角,接触下来大概了解了猫崽儿的习性。
      
      他聪明,但是比常人更懒惰,习惯缩在属于自己的安全范围里轻易不肯出来。他满身财运却不注重钱财,只要有吃有喝就能舒心过下去为了七千块高兴。
      
      这种闲适自由的生活令人羡慕,但是考虑到继续过这种生活就要离开他,宿天煜觉得人生还是要主动出击才能获得机遇。
      
      两百岁的小猫崽儿不正是爱玩的时候吗?干嘛跟块石头似的一动不动,要鲜活起来才对。
      
      于是,等唐清将钱收起来,宿天煜突然开口道:“喜欢运动吗?”
      
      唐清黑人问号:“啥?”
      
      宿天煜:“喜欢跑酷吗?”
      
      唐清:“啊?”
      
      宿天煜:“喜欢攀岩吗?”
      
      唐清:“???”
      
      宿天煜语调意味深长:“年轻人要多运动。”
      
      唐清:“……”
      他就低头数钱的功夫,发生了什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以后的宿总:要多运动[咳]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