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豪门凶兽娶回家的日子

作者:易叶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6章

      唐清自觉转身,提醒道:“你轻点。”
      
      白濯活动手腕,笑嘻嘻道:“放心,我摸骨技术很好的。”
      
      唐清哼了声,没说信或不信。
      
      白濯特意等了两秒,见他没动就知道是相信,美滋滋的伸手……结果某道眼神如影随形,针扎似的戳在手背上,距离越近戳的越狠。
      
      白濯:“……”
      不是吧大哥,治病都不行?我可是医生啊!
      
      他转头看过去,就见宿天煜还在盯着他的手,唇角带笑,目光深意,仿佛正在琢磨从哪里下手比较好。
      
      大有治疗完就剁手的意思。
      
      白濯:“……”
      早就听说过这位爷的抠门程度,结果没想到放在感情里会这么变-态,碰一下都不行。
      
      他服气,为了自己的手只能退后一步示意‘您老请’。
      
      宿天煜还真就没客气,直接伸手掌住青年的腰,动作特别自然。
      
      白濯克制着翻白眼的冲动,面无表情的配合:“是这里疼吗?”
      
      唐清说:“往下点。”
      
      大手沿着脊背往下滑了滑。
      
      唐清说:“对,就是这。”
      
      白濯觉得自己有点多余,但是被宿总一瞪只能配合的继续问:“按这里什么感觉?”
      
      唐清嘶了声:“疼。”
      
      白濯:“这里也疼?”
      
      唐清:“嗯。”
      
      两人一问一答,宿天煜的手指也配合的移动按揉,毫无破绽。
      
      夏天温度高,唐清只穿了一件白色半袖,舒适贴身的材质勾勒出青年姣好的脊背弧度,看似单薄,其实入手精瘦紧实、薄而有力,是标准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身材。
      
      宿天煜发誓他最初不让白濯碰,只是觉得自己的小太阳被蹭走一点点光他也不高兴——没错他就是这么吝啬!
      
      但是现在揉着揉着,这份心思突然就变了。
      
      他抛却小太阳的金光,试图想象白濯触碰猫崽儿的腰、还这样按来按去……呵,他找死!
      
      宿天煜的眼神都变了,盯着白濯的手笑的特别渗人。
      
      白濯有些悚然,下意识揣起手手眼神询问自己说错什么了?
      
      “疼疼疼。”大约是因为宿总走神手上没了分寸,唐清立刻呼痛,转身道:“你能不能轻点!”
      
      被一秒踹过来的白濯只能咬着牙根干笑:“你现在试试,还疼吗?”
      
      唐清动了动腰:“好多了。”
      
      白濯道:“那就好。你这腰估计就是动作太大抻到了,没什么大问题,平时注意点好好休息就行。”
      
      唐清哦了声,知道自己又不能变成猫崽儿睡觉了。
      
      毕竟他现在变回原形的时间太短,压抑狠了特别容易撒欢——就跟昨天晚上一样,又是打滚又是踹被子的,晚上睡姿还特别豪迈直接滚进床底——依他现在的情况,再来一晚腰就真的报废了。
      
      所以最近只能保持人形老老实实躺平休息。
      特别凄凉。
      
      唐清叹口气,蔫头耸脑的。
      
      宿天煜用完就丢,示意权黎将白濯送走,自己坐在猫崽儿旁安慰他:“白濯说没事肯定没事,今天休息一天说不定明天就好了,别担心。”
      
      唐清嗯了声,又猛地反应过来:“我休息一天?那你呢?”
      
      宿天煜说:“公司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正好我也在家里养伤休息几天。”
      
      养伤!唐清瞬间提起精神。霉运刚刚发生变动,要是这个档口养好伤绝对是距离解放又进了一步,他立刻表示赞同,点头道:“对,休息几天挺好的,身体最重要。”
      
      宿天煜知道他在想什么,调侃道:“是啊,也多亏了唐先生,我才能正大光明的翘班休息。”
      
      唐清不跟他计较,起身道:“既然都翘班了就不要浪费,我回屋躺会,宿总也要注意休息才是。”
      
      宿天煜道:“好,要是腰难受了记得说一声,不要忍着。”
      
      唐清头也不回的挥挥手,跨出门槛走了。
      
      宿天煜收回视线,端着茶盏安静片刻,突然捏了捏杯口。
      
      就在刚刚,他的注意力第一次从猫瞳分散落在了青年的腰上。
      
      偏瘦的腰身、隐约的肌肉线条、入手的感觉似乎还在指间,不需要摩挲便沿着血液一路攀爬进心里,微微泛痒。
      
      他突然就觉得手中茶盏不香了,随便放在桌子上起身离开。
      
      他决定再找白濯聊聊。
      
      于是,等唐清午睡醒来,正好看到白濯发的消息。
      
      白濯:“我还有药酒你用吗?多按摩几次应该好的更快。”
      
      唐清回复:“用,找人送过来吧。”
      
      白濯发了个OK的表情包,紧接着就没音了。
      
      唐清等了会,再次戳他:“你还没说多少钱,难道是货到付款?”
      
      白濯暗搓搓的提示:“宿总都给结了。”
      
      唐清反应一秒明白了:“这药酒是宿天煜让你送的?”
      
      白濯:“我什么都不知道.jpg”
      
      那就是了。
      
      唐清几乎瞬间就明白了宿天煜的想法,他这是上条路走不通,想通过其他方法继续拉近关系。
      
      想想药酒过来他自己按摩肯定不方便、权黎精明的很,找他估计也不会帮忙、那就只有宿天煜在家里养伤了……
      
      唐清特别硬气:“我不要了!”  
      
      白濯:“别啊,我可是收了钱的,已经送过去了。”
      
      唐清:“你就不能一起过来按摩吗?”
      
      白濯:“宝贝儿,你这是觉得我活的太久了吗?”
      
      唐清:“……”
      行吧。
      
      白濯又道:“药酒二十分钟后送达,记得起来签收。”
      
      唐清:“知道了。”
      
      唐清设了提前五分钟的闹钟,继续躺在床上,将他和宿天煜的相识相知全部回忆一遍,琢磨接下来该怎么办。
      
      总的来说,宿天煜对他没有多少感情,就是感兴趣,或许是因为来历不明、或许是因为玄学、总之他越是遮掩神秘就越容易吸引对方的注意力。
      
      所以解决方案就是一大大方方任他接近破除感兴趣的点、二就是死撑着等还恩结束赶紧离开。
      
      唐清在两者之间权衡很久,最终决定成年人当然是不做选择!他可以挨个测试……比如要是破除不了感兴趣的点,那他就卷铺盖尽早走人。
      
      简直完美。
      
      唐清思来想去差点再度睡着,直到闹钟响起才慢吞吞的爬起来去门口接快递。
      
      时间刚刚好,他走到门口快递员也刚到,签收后揣着小盒子进门结果迎面撞上宿天煜。
      
      宿总正坐在院子里喂鱼,听见声音看过来,唇角勾笑,愉悦道:“药酒到了?有需要可以喊我。”
      
      唐清:“……”
      这货的脸皮是真厚啊。
      他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没没打算遮掩??
      
      唐清甘拜下风,特别服气,应了声揣着小盒子径直进屋。
      
      两人虽说在家里养伤,但是相处时间并不多。唐清腰疼不想坐着就躺了一天,宿天煜倒是移动正常,只可惜猫崽儿不出来他也就懒得动弹。
      
      唯一碰面时间只有吃饭的时候。而且老板一休息,特助忙飞天,权黎整天奔波在外最多回来睡觉,所以吃饭时只有他们两个人。
      
      宿天煜特别满意,又问了句:“药酒擦了吗?需要帮忙吗?”
      
      唐清大大方方道:“需要,正好我不方便,吃过饭就擦。”
      
      宿天煜眯了下眼睛,笑容不变:“好。”
      
      饭后两人进入唐清的房间,药酒就摆在床头柜上,瓶身很小,大概两指宽,里面装满了无色液体,拔开瓶塞只能闻到淡淡的酒香味,意外的不难闻。
      
      唐清原本拿的很远,后来又凑近闻了闻,发现的确不难闻后眉头瞬间松开,直接递给宿天煜。
      
      宿天煜看了眼药酒,又看了眼自觉躺平的唐清,心思转了又转,勾着笑坐在床边:“疼就告诉我,我尽量轻点。”
      
      唐清:“嗯。”
      
      宿天煜掀开衣摆被白皙的皮肤扎了下眼,不动声色的挪开视线往自己手上倒酒。
      
      药酒微凉,但是在掌心的按揉下逐渐发热,慢慢发挥作用。
      
      淡淡的酒香围绕在床间,时间久了似乎也会醉人。
      
      宿天煜就觉得自己不太清醒,否则怎么会越看猫崽儿的腰越想咬一口呢……
      
      他强迫自己移开视线,试图以聊天转移注意力:“疼不疼?”
      
      埋在枕头上的小脑袋动了一下,闷声道:“不疼,很舒服。”
      
      大约是困了,声音软乎乎的,没了往日的冷淡。
      
      就像平时的白开水喝到底端才发现糖没搅匀,一口下去甜的要命。
      
      宿天煜:“……”
      他现在觉得,这药酒就是他自己折腾自己的。
      
      想逗猫结果把自己搭了进去也真是没谁了。
      
      宿天煜只能加快速度,按摩完将药酒塞好盖子放回去,顺便拽好猫崽儿的衣服,低声道:“困了就睡吧,我先走了。”
      
      小脑袋又动了动,勉强从枕头里发出一个类似嗯的音节。
      
      宿天煜起身,又弯腰给他盖上被子,转身走了。
      
      推开门就见权黎坐在院子里赏月,见他出来吹了声口哨:“速战速决啊。”
      
      宿天煜:“……”
      
      他去三间院的脚步顿住,转头看向权黎,突然就觉得自己找到了比冷水澡更适合泄火的方法。
      
      他对权黎勾了勾手指:“走,出去打一架。”
      
      权黎:“???”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权黎:发生了什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