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豪门凶兽娶回家的日子

作者:易叶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5章

      宿天煜警告的扫了他一眼,又看向唐清。
      
      唐清点点头,不管真假都没有继续追问,转移话题道:“我将请来的招财猫放在隔壁了。日常能供奉就供奉,没时间初一十五擦擦灰也行。”
      
      宿天煜也不想继续话题,顺势道:“好,如果供奉最好放些什么?”
      
      唐清道:“只要不是榴莲螺蛳粉之类的东西都可以。”
      
      得出这结论就是有人丧心病狂,曾经用榴莲迫害过小猫咪!!
      
      那味道……
      当时他以为自己的泥塑被丢到厕所了!!
      
      唐清想起不好的回忆,脸色变了又变,突然特别想吃桃干。
      
      但是很可惜,最后一包早就磕完了,口袋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唐清没忍住,问了句:“你是在哪里买的桃干?有地址吗?”
      
      宿天煜反应一秒,立刻遗憾摇头:“有地址也没用,这家店比较特殊,不卖给生人的。”
      
      唐清觉得他在驴自己:“那你是怎么发现这家店的?”
      
      宿天煜一本正经:“这家店走会员制度,只有会员才能买东西、也只有会员才能推荐新人加入。”
      
      唐清:“……这确定是一个小吃店?”
      
      宿天煜也感慨了一句:“毕竟用材不一般,若是不谨慎些很容易遭人觊觎惹出事端。”
      
      唐清保持怀疑:“这个店叫什么名字?”
      
      宿天煜道:“西山云家。”
      
      唐清一瞬间觉得很耳熟,但是仔细想想又没有任何记忆,心里暗自记下准备找人打听打听。
      
      宿天煜看出他的打算,主动道:“唐先生若是有兴趣我可以当一回引荐人。”
      
      唐清再次怀疑,实在不相信他会这么好心。
      
      果然,没等他开口宿天煜便话锋一转,捂住自己的肩膀叹息道:“只可惜我现在身上有伤,暂时不方便出门。不过唐先生放心,你想吃什么我来买,正好感谢唐先生这几日的付出。”
      
      唐清:“……”
      呵,他就知道。
      这混蛋估计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他接触西山云家,就是想勾着他!
      
      想用桃干勾住他?做梦!
      再不济他还可以自己找门路,谁还每个朋友啊!
      
      唐清嗤之以鼻并微笑着拒绝了他:“不用,我要是图回报才付出那就不叫还恩了。宿总伤口不便就好好歇着,身体重要。”
      
      宿天煜感慨:“唐先生总是这么生分。”
      
      唐清道:“宿总也不能总是这么客气。”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冲对方友好虚伪的笑了笑。
      
      宿天煜心里并不着急,毕竟放钩也是需要技巧的,得慢慢来。
      
      唐清也不着急,打算离开后再打听西山云家——他还是觉得很耳熟,应当是有人跟他提过。
      
      总之他肯定有门路,不需要仰仗宿天煜!
      
      只要一想到自己堵死了他的路,唐清脸上的笑意都真切了几分,饭后心情愉快的赏鱼。
      
      自从他住进来后,池里的锦鲤被迫活跃,连续折腾半个月,每条都消瘦了不少。就连池边的金蟾也满身沧桑,看着破旧了几分。
      
      但是唐清丝毫没有自觉,盯着锦鲤的尾巴还在想,其实瘦了更好吃,鱼肉紧致有嚼劲,若是做成鱼丸炸至金黄……
      
      唐清咂咂嘴,更馋了。
      
      锦鲤群:“……”
      他们全都泪奔了:救命啊!有没有人管管这只猫啊!!
      
      事实上是没有的。唐清肆无忌惮,一边看一边在心里念食谱,导致时间有些久,连金蟾都快坚持不住了。
      
      好在这时候,水里突然又冒出一个陌生生物。
      
      唐清被吸引了注意力,凑到池边盯着它爬上来。
      
      宅院灯光明亮,导致这只绿油油巴掌大的小乌龟无所遁形,暴露的十分彻底。 
      
      但是……它的动作真的太慢了。
      
      唐清托着下巴等了会,见他刚爬到池壁上面还要歇会,实在忍不住伸手把它拨了回去。
      
      扑通一声,小乌龟掉回水里。
      
      它大概懵了一会,坚强不息,费了十分钟再次爬回池壁。
      
      然后唐清伸手,一秒又给戳了回去。
      
      小乌龟:“……”
      它没有被恶魔打倒,自以为游了很远距离再次爬上池壁。
      
      唐清转转头,伸长胳膊就戳了下去。
      
      小乌龟:“……”
      目睹一切的金蟾:“……”
      
      真的,快来管管这只猫吧!!
      
      满池的呼唤声终于喊出了他们的老大。
      
      宿天煜靠在月门前看了会,脑补出猫崽儿用肉垫不停推小乌龟的场面,没忍住竟然笑了。
      
      锦鲤&金蟾&小乌龟:“???”
      
      不过也正是因为笑声,唐清发现他的位置,终于收敛,没有当着主人的面折腾它们。
      
      宿天煜走过去,笑道:“赏鱼?”
      
      唐清嗯了声,坐回石桌边:“宿总又赏月?”
      
      “对。”宿天煜抬头道:“这几日月亮越来越明显了。”
      
      唐清闻言也看了眼。的确,他初来运城时,这座城市上空始终乌云密布,黑夜暗沉,别说月亮,连半点星光都没有。
      
      但是这半个月来,天色明显转好,偶尔冒出些许星光,月亮也从最初的月牙一点点变成现如今的半月。
      
      “嗯,的确越来越明显了。”唐清应了声,对月亮没什么兴趣。
      
      他更喜欢赏鱼,只可惜因为他的远离,锦鲤池逐渐安静,映着黑夜的池水深不见底,将锦鲤全都遮住了。
      
      好在还有小乌龟,它又顽强的爬了上来,正趴在池壁上休息。
      
      唐清下意识动了动手指,想象着若是变回猫,他就用肉垫踩在它的背上让它巴拉四肢却动不了……
      
      唉,好像很久没有变成猫玩耍了。
      
      这么一想唐清就浑身难受,看鱼的心思都没了。
      
      宿天煜也不知道小猫崽儿为什么突然焉了,主动道:“要不要喂鱼?我去给你拿鱼食怎么样?”
      
      锦鲤群:“???”
      老大你再说一遍?
      
      宿天煜还真就又说了一遍:“就在正房里,想要吗?”
      
      锦鲤群:“……”
      
      好在唐清没有兴趣,摇头拒绝了:“不用,我有些困打算回去休息了。”
      
      宿天煜没有勉强:“好,困了就睡吧,晚安。”
      
      “嗯,晚安。”
      
      道别后,唐清回房锁好门,洗漱完又磨蹭了一会,终于等到庭院外灯光变暗。
      
      他振奋了,秒速关上自己房的灯,直奔被窝扑进去就变成了猫崽儿,抱着尾巴狠狠地滚了两圈,满足喟叹。
      
      果然,还是原型舒服。
      
      要不是担心暴露,他还想抓一抓床垫挠一挠墙、还想把床头柜上的杯子推下去、还想……还想把小乌龟叼进来踩一踩。
      
      但最终他只能窝在被窝里舔肉垫,安慰自己:快了,宿天煜身上的霉运一天比一天少,马上就要清理干净了!
      
      到时候天高任鸟飞,他回了山上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没事还能捡宝石磨爪子、去偷山下鸟的羽毛……
      
      想想就幸福。
      
      小猫崽儿又滚了两圈,摊开小肚皮直接原形睡着了。
      
      梦里他回到了山林,变成原形正在追山下鸟。这只鸟极为漂亮,灿烂的火红色,拖着长长的翎羽故意飞的很低逗他。
      
      小猫崽儿跑了一路终于怒了,扑上去啊呜一口咬住尾端。清脆的啼声瞬间响彻山林,山下鸟展开翅膀直接带着这只巴掌大的小猫崽儿冲上天空。
      
      山间景色一览无余,宽阔的河水蜿蜒汇聚,绕过大大小小无数山峰,波光粼粼。
      
      有的偶尔跃出几条鱼,有的则密密麻麻全是白蛇。
      
      至于山峰,大约是距离太远,白云漂浮其中半隐半现,看不清上面有什么。
      
      猫崽儿蹬了蹬小短腿,想让山下鸟飞过去看看,结果一张嘴才想起来自己不会飞,下一秒失重感袭来,猫崽儿惨叫一声直接跌穿白云掉了下去……
      
      “嗷——”猫崽儿被剧痛唤醒,睁开眼才发现自己掉在了床底下。
      
      美梦破碎,猫崽儿变回人幽幽的叹息一声,起床洗漱。
      
      大约是昨晚上睡姿太豪迈、又或者今天早上掉下床的缘故,唐清总觉得腰不太舒服,吃早饭的时候揉了两次。
      
      权黎顿住筷子,看看唐清又看看宿天煜,心想自己昨晚上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宿天煜踩住他的脚尖用力碾压,面上却看向唐清关心道:“腰疼?是不是床不舒服?”
      
      唐清又揉了一下,皱眉道:“不是,我好像扭到腰了。”
      
      宿天煜嘴角抽了抽,忍着没问缘由,对权黎道:“去找白濯。”
      
      权黎笑的咬牙切齿:“好,我这就去。”
      
      脚下力道终于撤了,权黎走的头也不回,用了二十分钟直接将白濯扛了过来。
      
      白濯的脚骨裂了还没恢复呢,痛呼道:“哎哎哎你轻点!”
      
      权黎道:“真巧,我的脚也疼!”
      
      两人说完同时看了眼宿天煜。后者挑眉,笑的温柔:“怎么了?”
      
      两人:“没事!”
      
      白濯一脸严肃:“是伤口又裂开了吗?我这次特意多带了药给你留点?”
      
      “不是。”坐在一旁的唐清举手道:“是我,我腰好像扭到了。”
      
      白濯:“啊??”
      
      他下意识看了眼宿天煜,见对方笑眯眯的回视,也不知为什么突然脚疼的厉害。
      
      他怂了,连忙收回视线撸起袖子:“我看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昨晚上的猫崽儿在床上分别进行了乾坤大挪移、大鹏展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