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A相逢必有一O

作者:厉冬忍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8

      汤倒是没凉,只是今天是鲫鱼汤,简松意不太爱喝,拿个勺子搅来搅去,馋得大半个教室的人直咽口水,他却面无表情,仿佛要英勇就义。
      
      柏淮实在看不过眼,摘下眼镜,捏了捏眉心:“总算知道为什么你一大把年纪了还不长个儿。”
      
      十七岁一米八三的简松意:……
      
      身高不足一米八三的其他人:……
      
      简松意把勺子一放:“长那么高赶着补天?”
      
      “阿姨说你太瘦,专门给你熬的,因为不能放香菜芹菜,为了去腥没少费功夫。”
      
      柏淮轻而易举找到简松意软肋。
      
      果然,简松意虽然不情不愿,但还是捏住勺子,屏住呼吸,一勺一勺慢吞吞喝起来。
      
      中途班长杨岳过来有事要说,被柏淮淡淡看了一眼,就封上嘴巴,在旁边站着等着一直到少爷把汤喝完,才开口:“老白和老彭找你俩去年级主任办公室一趟,让你们三分钟内必须到,不到的话惩罚翻倍。”
      
      “……”简松意抬头看他,“你站这儿多久了?”
      
      “七八分钟。”
      
      简松意乐了:“你说你是不是针对我?”
      
      杨岳委屈:“不是,松哥,这不赖我啊,您老这不是在喝汤吗?”
      
      说着眼神儿一个劲儿往柏淮那瞟,疯狂暗示真正的凶手。
      
      柏淮一脸淡定写着物理题:“反正迟了,把水果也吃了。”
      
      “哦。”
      
      简松意又慢吞吞打开了水果盒的盖子。
      
      杨岳:……
      他觉得他这个班长当的有些过分没有威严。
      
      清了清嗓子:“松哥,你俩这样不好,老白和老彭是真生气了,办公室里乌泱泱站了一片,那气场严肃得和殡仪馆一样,你们俩可别火上浇油了……”
      
      “今天这车厘子味道不错,来一个?”
      
      “好嘞,谢谢松哥,可以再多来几个不。”
      
      -
      
      等简松意和柏淮到了年级办公室的时候,教导主任彭明洪同志和年级主任白平山同志正对着十几个高高大大的Alpha唾沫横飞。
      
      表情痛心疾首得仿佛家里的小白菜被偷了。
      
      看见简松意和柏淮的时候,估计连白菜帮子也没了。
      
      老白还好,日常佛系。
      
      彭明洪就不行了,他本来就提前步入了中老年男性更年期,又被委以重任带高三。
      
      现在没正式开学,校长室的都不在,就他一个扛大梁的,只能他做主,万一出了点儿什么事儿,那他可就是全责。
      
      他还想着带完这届高三往副校长冲冲呢。
      
      捋了一把自己不甚茂密的头发,指着他俩说道:“让你们三分钟内过来!这都多久了?!”
      
      简松意看了一下表:“十五分钟左右吧。”
      
      “……我是问这个吗?!简松意,你不要以为你成绩好就可以胡作非为,胆大妄为,为所欲为!你们现在是高三!只要给你们一个处分,什么校招,什么保送,就全没了!没了!知道吗?!”
      
      “哦。”
      
      “哦什么哦?!事态的严重性你还不明白吗?北城大学和华清大学还想去吗?!”
      
      “不是,主任,我不用校招保送,也能去清北,所以真没那么严重,您消消气儿。”
      
      这语气听上去还挺乖巧,就是怎么这么气人呢。
      
      彭同志一口气堵在支气管喘不上来,眼看就要背过去了,老白连忙出来打圆场。
      
      “哎呀,叫你们俩来其实也没什么事儿,皇甫轶同学刚才也承认了,是他们先动的手。只是毕竟你们一个打人了,一个在公共场合故意释放高浓度信息素,都违反了校规,所以该处罚的还是要处罚,你们不要有什么情绪。”
      
      简松意点点头:“唔,没事儿,我还挺大度的。”
      
      柏淮赞成:“我也还行。”
      
      “……”
      
      在座其他犯罪嫌疑人觉得这俩人过于没有政治觉悟。
      
      不过人家家世成绩摆在那儿,有恃无恐,老师的心偏成瘸子也正常。
      
      然而老白一身浩然正气:“经过我和彭主任商讨决定,要对今天参与打架的所有人,一视同仁!一律做警告处分处理!”
      
      大家心凉了半截儿。
      
      警告处分如果不能尽快撤销,自主招生和出国那可都完了。
      
      “但是……”老白拖长音调转了一下,“你们主动来认错,态度还算良好,也念在你们高三,为了你们的前途考虑,学校决定再给你们一个机会。”
      
      凉的半截儿暖起来了。
      
      “五校联考,在总排名前一百的,处罚可改为通报批评,如果没进前一百……好自为之。”
      
      国际班的八个人,心直接碎了。
      
      这次五校联考国际班也要考,五个学校加起来三四千人,要让他们几个考前一百,不如让他们去死。
      
      老白生怕皇甫轶他们不服气,还特意摆出了一副极其凶残的表情:“最后!简松意,柏淮,你们两个人作为我班上的学生,我必须要严加管教,提出更加严格的要求!他们考前一百就行,你们两个必须要考前五!”
      
      “唔。”
      
      又是轻飘飘一声。
      
      不过简松意好歹是应了,柏淮全程就站在那儿,气势高贵端庄得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才是教导主任。
      
      这下皇甫轶他们是真的心中憋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到了最后,只能闷闷一句:“老师,你们这决定有点太偏心简松意了吧。”
      
      简松意点点头:“是的,老师,我也觉得你们太偏心我了,所以我申请和皇甫铁牛同学交换处罚措施。”
      
      皇甫轶:“……”
      听上去好像的确是纠正偏心的好方法,是他无福消受这份善良。
      
      老白轻斥:“不要瞎给同学起外号。”
      
      旁边一直在发呆的柏淮终于有动静了,偏头看向简松意,一脸认真:“铁牛不是他本名?”
      
      简松意仔细回忆了一下,笃定道:“是他本名,我不记得他还有别的名字。”
      
      皇甫轶:“……”
      
      老白生怕皇甫轶被简松意气撅过去,连忙挥了两下手:“行了行了,都回去上晚自习,学习要紧。”
      
      一班和二班的人步履轻快地离开了办公室,国际班的人则抬头看了看天。
      
      今晚月色真好。
      
      很适合被家暴。
      
      -
      
      回家的路上,简松意在车里就睡着了。
      
      柏淮坐在后座另一侧,看着暖黄的车灯下映出的少年的单薄侧影。
      
      根据他的观察,简松意分化时候的反应主要是嗜睡,乏力,倦怠,易疼。
      
      这和自己分化时候的反应不太一样。
      
      就他的了解,大部分Alpha在分化期呈现出来的状态都是易怒易暴躁易冲动,渴望宣泄力量,很少会出现这种类似于病弱的反应。
      
      可能是分化太晚,导致身体出现了一些不良反应。
      
      还是得好好养着才行。
      
      车停在公馆中间,两人各自下车准备回家。
      
      柏淮突然叫住简松意:“我觉得你应该请几天假,或者让唐姨早点回来。”
      
      “怎么了?”简松意转过身一脸不解。
      
      柏淮一时间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人聪明的时候跟猴子成精似的,傻的时候也真像个单细胞生物。
      
      他耐心解释道:“你难道没发现自己已经进入分化期了吗?”
      
      “啊,这样啊,我说呢,怎么最近老是感觉不对。”
      
      柏淮觉得自己侮辱单细胞生物了。
      
      他叹了口气,声音有些无奈,在夜色里慢悠悠的,显出几分温柔:“你的反应不太好,休息和营养补充不够的话,可能分化的时候会很辛苦,在家里养养,我让刘姨过去照顾你。”
      
      可能因为那份温柔在静谧的梧桐路上无处可藏,迟钝如简松意也感受到了这不是挑衅,是关心。
      
      说话难得没带刺儿:“没事儿,就是爱睡觉而已,在教室睡在家睡都一样,今天他们闹那么厉害,我不也一下子缓过来了吗。”
      
      柏淮没有告诉他,之所以他能缓过来,是因为自己在一旁用信息素做了引导,不然他可能今天疼得走不了路。
      
      只是点了下头:“随你。”
      
      说完就准备转身进屋,却被简松意叫住了。
      
      “那什么,我看你今天做的那几道物理题好像有点问题,要我帮你看看吗。”
      少年勾着书包带子懒洋洋地站在路灯下,目光因为不适应主动示好而瞥向别处,语气里还强撑着死要面子的傲娇。
      “不然回头你考不进前五,被警告处分,我哪儿有脸见柏爷爷。”
      
      柏淮转过身,低头按着密码锁,月光正好落在他微勾的唇角。
      
      “行,正好有道磁场综合有点难。”
      
      -
      
      那道题是去年华清大学自主招生最后一道题,确实挺难的,简松意估摸着给他们班千年老二杨岳来做也很吃力。
      
      不过简松意只简单点拨了两句,就发现柏淮已经会了。
      
      他觉得自己可真是一个天才教师。
      
      顿时来了劲儿,唰唰唰地找出好几道类似的题,非要柏淮做,做了还要给他批改。
      
      柏淮也就还真拿着笔,认真做起了自己今天其实已经做过一遍的题,而简老师则坐在旁边,翘着腿,一边吃着水果,一边玩着手机,悠然自得。
      
      两个人难得地和平相处,没有彼此挑衅。
      
      直到周洛转发的一个链接打破了这个美好夜晚原有的平静。
      
      【震惊!南外校草或将易主!南外第一Alpha艳压全场!到底是颜狗的狂欢还是Omega的胜利?让我们拭目以待,柏淮的到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松崽: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文案上的故事,好像快发生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