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A相逢必有一O

作者:厉冬忍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17

      气氛有点微妙。
      
      好在老白及时讲话,打破了尴尬。
      
      “上课之前,先宣布一件事情。大家都知道,我们南外高三一直有个传统,就是开学后会组织一次动员会,锻炼意志力,鼓舞士气。”
      
      “因为这次高三,是你们彭主任带过的最差的一届高三,所以学校决定要严加训练,把动员会选在了雏鹰基地,进行为期五天的特别军训,下周六正式开始。
      
      教室里发出鬼哭狼嚎。
      
      “不是说高三时间紧吗?还弄这些破玩意儿干嘛?”
      
      “别的学校都是高一军训,就我们学校高三,这是有毒吧。”
      
      “我想考试,我愿意考五天试。”
      
      “愿意考试加一。”
      
      老白把一张表格交给第一排的同学,慢吞吞说道:“磨刀不误砍柴工,看看你们这蔫答答病殃殃的样子,不去好好训训,就怕你们都撑不过高考就倒了。”
      
      这话倒是实话,一班有一大半人都极度缺乏运动,并美其名曰天才都是废宅。
      
      又是一阵哀嚎。
      
      “行了,嚎也没用,表格传下去,大家填一下姓名,身高,体重,性别,给你们做军训服和分班用,别乱填。下课交上来。”
      
      表格传到了简松意这排。
      
      姓名:简松意
      身高:183cm
      体重:64kg
      性别:未分化Alpha
      
      毫不犹豫地写完后面不改色地递给柏淮。
      
      柏淮什么也没看,什么也没说,在下面那排写上,188 ,70,A,就又传给了俞子国。
      
      小朋友的秘密,不能拿来逗,得好好守着。
      
      表格传过去后,从桌肚里掏出手机,借着校服下摆的掩护,指尖飞快地摁了几下。
      
      “柏淮。”
      老白叫了一声。
      
      柏淮担心手机被收,被看见聊天记录,连忙先把刚才发出去的那条信息删掉了,然后才抬起头。
      
      老白推了推自己的眼镜:“上来拿你和简松意的卷子。”
      
      “好。”
      
      刚走上去,老白又改变了主意:“你的拿回去,简松意的留下。”
      
      简松意无辜地抬起头。
      
      老白解释道:“我得看看是多狠的心,能在数学理综英语都满分的情况下,把我的语文糟蹋成这样。”
      
      这次联考题简单,两人都是数学满分,英语只扣两分作文分,理综简松意300,柏淮288,语文简松意117,柏淮130。
      
      不多不少,总分刚好差一分。
      
      但凡简松意对语文卷子客气一点,字写得态度端正一点,也不至于欠柏淮一声爸爸。
      
      语文老师兼班主任老白十分痛心,看了一眼手里的卷子,叹了口气,取下眼镜,揉了揉眼睛,把眼镜带好,又重新看了一眼卷子,再次叹了口气。
      
      简松意撇了撇嘴,至于嘛。
      
      老白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在讲台上痛心疾首地问了句:“简松意,至于嘛,一首初一就学过的诗歌鉴赏,你能一个点都踩不对?”
      
      这次是现代诗歌鉴赏,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大概是个人都会背一两句,简松意能一个点都答不对,也挺难得。
      
      柏淮回到座位,收起语文卷子,拿出一套理综综合卷。
      
      老白眼睛尖,本来准备求求简松意对语文上点心,结果突然看见他隔壁一个大大的力学图出现,差点一口气没背过去。
      
      但是想想柏淮碾压文科班的语文成绩和有难言之隐的理综成绩,决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继续叨逼他旁边的简松意。
      
      “来,我们看第一问,‘生活欺骗了你是指什么状况’,这四分就是完全的送分啊,简松意,你能不能行行好给收下呢?”
      
      柏淮从他这个新班主任的语气里听出了一丝委屈,有些心疼。
      
      简松意就薄情寡义多了:“我也没在卷子上写我不要啊,但阅卷老师不还是没送。”
      
      “......”
      
      “这算不算生活欺骗了我。”
      
      “......”
      
      老白鼻翼翕动两下,忍住,低头看卷子,一字一句,莫得感情:“答,这是指有的人自己无能却甩锅给生活的状况。”
      
      读完,抬头,看向简松意,想要讨个说法。
      
      结果看见旁边的柏淮正画着受力分析图,十分投入,于是决定一石二鸟:“柏淮,来,你来评价一下简松意这个答案。”
      
      柏淮停笔,抬头:“挺好的。”
      
      “......哪里好?”
      
      “实话。”
      
      “我知道你觉得好是实话,我是问你为什么觉得好。”
      
      “我觉得好的原因就是因为他说的实话。”
      
      一班同学觉得自己有点儿绕。
      
      简松意则朝老白点了点头,以示当事者对这个评价的认可。
      
      可不嘛,生活哪儿有闲心欺骗你,说这种话的,都是甩锅。
      
      他都成了Omega了,被骗了十几年,他说什么了吗?他没有。
      
      这个叫普希金的俄国人,就是矫情。
      
      两个人就这样排排坐,表情一个比一个端庄严肃,再加上头上顶着联考第一第二的光环,优秀人民教师白平山同志觉得自己有点心梗。
      
      他决定转移战火,找点成就感,一下就挑中了两人前排正在睡觉的徐姓软柿子。
      
      “徐嘉行,来,你把这首诗朗读一遍。”
      
      “啊?啊?什么?哦,好,假如生活强迫了我!”
      
      老白:“......生活又不瞎,他强迫你干嘛?!你把眼屎抠干净再读!”
      
      他一生向善,到底是造了什么孽,遇上这么群学生。
      
      教室里发出低低的善意的哄笑。
      
      俞子国有些羡慕,又有些不知所措,他偏过头,不自在地低声问道杨岳:“班长,你们好学校都是这么上课的吗?”
      
      “也不全是,比如老刘的数学课就不行,但差不多都这调调吧,怎么?”
      
      “哦,没什么,就是不习惯。我们那边上课特别凶,特别无聊,我还以为你们好学校都是好学生呢。”
      
      “你是想说以为我们都是学习机器吧?”
      
      “没......我不是那意思......”俞子国有些局促。
      
      杨岳无所谓的笑笑:“能猜到,反正你慢慢适应吧。”
      
      南外是私立学校,建校时间不长,校长是国外留学回来的,教育观念比较先进,学生家境也都不错,注意综合素质的培养,一班这群人又都还算得上有天赋,老师管得就更松了,气氛就比较活跃。
      
      也就难免地有些看不上那种死熬死磕玩命儿学习的学生,也没有多大恶意,就是温室里的孩子不懂得世界上不是所有人生来都拥有一样的条件。
      
      有的人只能笨拙地用尽自己的全部努力才能有一些希望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
      
      温室里的人不懂得他们,他们也不懂得温室里的人。
      
      善意和羡慕,会在这种不理解中发生微妙的变化。
      
      变得更好,或变得更坏,谁也不知道。
      
      杨岳不明白这个道理,俞子国也不明白这个道理,从前的柏淮也不明白这个道理。
      
      他听着耳边杨岳和俞子国的低声交谈,低头写着题。
      
      没有任何情绪变化,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简松意就是知道他心里在想着事儿。
      
      鬼使神差的掏出手机,想和柏淮聊聊。
      
      结果却被柏淮十几分钟前发来的微信打了岔儿。
      
      [军训分在Alpha班会比较麻烦,需不需要先开始做对抗训练,适应一下。]
      
      简松意自己都还没想起来这事儿,这人倒是上了心。
      
      果然,偶尔还是可以用用的。
      
      [行啊,正好还有四五天,我先开始练练适应适应]
      
      柏淮瞥见桌肚里透出的一丝亮光,一手握着笔继续写着题,一手掏出手机盲打。
      
      [那你家我家?]
      
      [我家吧,晚上我妈不在,家里就我一个人。]
      
      [行,晚上房间等我,我洗过澡就来。]
      
      挺好的,沟通挺顺利。
      
      但就莫名其妙的,简松意觉得这对话哪里有点别扭。
      
      他觉得柏淮这人肯定在这几句话里耍心机了,可是他找不到把柄。
      
      柏淮余光瞥见某人盯着屏幕认真思考有点愁的表情,忍不住弯了下唇角。
      
      正巧杨岳转过头来想问题,看到他这表情觉得有点惊悚。
      
      “哥,你咋能对着一个摩擦示意图笑得这么温柔似水呢?”
      
      柏淮笔尖点了点那个木板边上的小圆球,随手画了个笑脸在上面:“你看这个球,它是不是呆得有点可爱。”
      
      杨岳:“......哥,你挺特别啊。”
      大概这就是自己永远不能考年级第一的原因吧,看看人家大神,对题目是充满着怎样宠溺的爱。
      
      简松意觉得柏淮果然是个变.态
      
      居然会喜欢物理小球?
      
      但是他这个人善良又包容,于是宽慰道:[小柏,没事儿,你放心,我不歧视你的性取向,晚上我房间,风里雨里,小简等你]
      
      小柏看着这条皮里皮气的微信,忍住了没告诉小简,得亏你不歧视,毕竟我的性取向从头到尾就只有一个你。
      
      不过小柏觉得晚上训练不是不可以激烈一点。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