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A相逢必有一O

作者:厉冬忍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15

      好说歹说,总算是把唐女士的情绪安抚下来,让她放弃了去东南亚买几个Alpha回来的想法。
      
      简松意敲了敲手边的阻隔剂瓶子,低垂着眉眼:“妈,这阻隔剂喷上,是不是一点儿信息素的味道都闻不出来。”
      
      “对啊,我给你说,这款是北欧新品,国内市面上压根儿没有,你爸费了不少功夫才弄来的,本来是打算我自己留着用的,现在都给你吧。”
      
      “也闻不出来是A是O?”
      
      “那肯定闻不出来。”
      
      “那您能先别给我登记第二性别吗?”
      
      “......”
      
      知子莫若母,唐清清很快就明白了简松意的想法。
      
      或许是大自然为了保证优良基因的延续,给予了Omega们生育天赋后,还让他们漂亮又聪明,天生具有吸引力。
      
      可是特殊的生理条件又注定了他们是柔弱的,需要被保护的,臣服于Alpha的。
      
      即使科技和政策发展到如今,倡导ABO平权,可是稀有又珍贵的Omega,如果脱离了诸多外部的保护,单凭自身很难保全自己。
      
      如果隐瞒身份,这就意味着在学校不会受到任何福利和照顾。
      
      危险又困难。
      
      唐清清抿了抿唇,看向简松意的眼神难得有些严肃认真:“小意,你确定吗?”
      
      简松意低头把玩着阻隔剂,语气随意,好像不是什么大事儿:“确定吧。我倒也不是觉得当一个Omega丢人,就是这么多年了,大家都拿我当A,我也拿我自己当A,突然变成O了,多别扭啊,麻烦。”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妈,我不觉得我变成Omega后就真的比以前弱了,我不太需要那些保护,也不太喜欢别人逼逼叨叨议论我。”
      简松意顿了顿,“妈,我需要一些时间。”
      
      唐清清太知道她儿子是怎么样一个人了。
      
      习惯了强势,也习惯了保护他觉得需要保护的人,臭屁嘚瑟又欠揍。
      
      这样的人是不会愿意心安理得地接受任何庇护的。
      
      所以他可能需要一些时间去变得更强,强到可以以一个Omega的身份也无所畏惧,来守护他那份骄傲。
      
      那她愿意帮他守护这份骄傲。
      
      伸出手,揉了揉简松意一脑袋乌黑蓬松的顺毛,笑了笑:“行吧,我儿子说什么就是什么。”
      
      得到了唐女士的同意,简松意抬起头,扫了一眼窗边的柏淮。
      
      语气冰凉:“同流合污和杀人灭口,选一个?”
      
      柏淮没搭理他,只是看向唐清清,笑道:“阿姨,放心吧,在学校里我会帮着小意的。”
      
      唐清清感动又欣慰:“那可真是太麻烦你了。”
      
      “不会麻烦,小意从小就叫我哥哥,我照顾他是应该的。”
      
      柏淮本来就好看,天生长了张让人省心的学霸脸,这会儿又笑得温柔,像初春刚融的积雪,简直化了唐清清一颗姨母心。
      
      “还是小淮好,从小就懂事,阿姨没白疼你,晚上来家里吃饭,阿姨亲自下厨。”
      
      “好啊,我也好久没吃您做的饭了,有点馋了。”
      
      “那今天吃个够,来,告诉阿姨想吃什么,我记一下,下午去买。”
      
      简松意看着相谈甚欢其乐融融的两人,略微有些迷茫。
      
      柏淮是一直这么温柔话多心暖嘴甜的吗?
      
      -
      
      唐女士被简先生宠了好些年,做饭对于她来说就和买包一样,图个心理刺激,所以厨艺着实不怎么样。
      
      只是简家父子一向都哄着她,挑剔如简松意每次也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吃个干净。
      
      如今还多了个更加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柏姓心机狗,唐女士对于自己的厨艺就更没有Balance。
      
      折腾一下午,做了一大桌子菜,卖相都挺好,至于吃了后需不需要去医院,全看造诣。
      
      唐女士摆好盘,再装饰好鲜花蜡烛,去房间补了个妆,然后拉着两人拍了几十张照片,最后精挑细选出九张,上传朋友圈。
      
      【为了庆祝儿子和他最好的朋友再续前缘,今天特地下厨!希望两个小朋友吃得开心呀。】
      
      简松意垂眸看向手机屏幕,淡然地抿了一口茶:“妈,再续前缘不是这么用的。”
      
      “啊?这样吗?”唐清清迷茫地眨了一下眼,“那我重发一条吧,破镜重圆对不对?”
      
      “......”简松意释怀,“算了,再续前缘也还行。”
      
      为了避免再看见唐女士发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简松意点了左上角,退出朋友圈。
      
      一退出来就看见那个白晃晃的头像有个红通通的小点。
      
      [原来你语文不行是有原因的。我错怪你了。]
      
      “......”
      简松意夹了块成分不明的肉放到柏淮碗里:“多吃点。”
      
      毒死拉倒。
      
      -
      
      阿姨还没回来,吃过晚饭,柏淮帮着唐女士收拾碗筷。
      
      简松意懒,碰不得家务,就随便找了个借口,出门走走。
      
      手插着裤兜,低着头,眉眼恹恹,步伐懒散,漫无目的。
      
      九月的南城,经过了一个漫长的雨季,空气湿润,夜风吹过,带着些黏答答的凉意。
      
      公馆区的梧桐路,积叶已经被清理干净,只有偶尔几片卷着黄边的叶子兜兜转转落下,有种零星萧索的美感。
      
      等叶子落光了,天就凉了,到时候下了雪,枯枝上堆满了白茫茫一片,也挺好看的。
      
      未必只有六七月时候枝繁叶茂清郁明翠的样子才好看。
      
      都挺好的。
      
      怎样都挺好的。
      
      Alpha挺好的,Omega也挺好的。
      
      没什么大不了。
      
      简松意缓缓吐了一口气,抬起头,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小区外面。
      
      旁边就是一个便利店,一个男人买了一包烟,走出来,站在路边,蹙着眉,狠狠吸了一口,再吐出一圈圈云雾。
      
      似乎那些烦忧就这样被尼古丁分解,然后随着烟雾呼出体外,烟消云散。
      
      鬼使神差的,简松意走了进去。
      
      “要一包和他一样的。”
      
      他从来不抽烟,但是他突然就想试试,看看那种传说中的可以带来刺激的物质,是不是真的能缓解心里的不舒坦。
      
      他是有些不舒坦。
      
      只是他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他必须要坚强,坦然,乐观地接受这一切,才不会让关心他的人担心。
      
      他知道这样是对的。
      
      可是他也才17岁,还是会不甘心的年纪。
      
      也不是不甘心,就是这么多年的习惯和信念突然变了,他有些茫然。
      
      他没有见过可以战胜Alpha的Omega,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
      
      应该是能做到的吧,毕竟我可是简松意啊。
      
      简松意扯着嘴角笑了一下。
      
      正好一片梧桐叶晃晃悠悠落下,停在他的肩头。
      
      他伸出手,想拈起那片叶子,却被人捷足先登。
      
      拈起叶子的那只手很漂亮,指尖捏着叶柄,转了一圈,声音带着轻笑:“这叶子还挺会选地方。”
      说完掀起眼皮看了简松意一眼:“人也挺会选地方。”
      
      简松意没说话。
      
      这个地方离便利店已经有些距离了,有根长椅,挺偏僻,也不知道柏淮怎么找来的。
      
      柏淮坐到他旁边,眼神在他噙着烟的嘴唇上停留了三秒。
      
      烟头猩红明灭,却连烟灰都没掸过。
      
      他轻哂一声:“你这是叼着根仙女棒呢,滋滋滋的,也不带个响。”
      
      “……”
      简松意确实不会抽烟,只是叼着过过嘴瘾,装装样子,一口都没吸,但是冷不丁地被这样一戳,显得他特别不男人。
      “我会抽。”
      
      说完就狠狠吸了一口,结果因为吸得过猛,呛了一下,一张脸咳得通红。
      
      柏淮勾了下唇角,一手帮他拍着背,一手拿掉他唇角的烟,送到自己唇边,含住,轻描淡写吸了一口。
      
      然后指尖掐灭烟头,直直扔进旁边垃圾桶。
      
      唇角勾着,似乎在笑,语气却算不上好:“看见了?抽烟就这么回事,也不帅,以后别碰了。”
      
      柏淮的唇很薄,唇色也淡,看上去总有些薄情寡欲的味道,可是刚才含着烟的时候,莫名地显出了一种散漫轻佻的性感。
      
      简松意想说,那其实还是有点帅。
      
      不过又想到那根烟自己刚刚含过。
      
      就有些不自在。
      
      却又不反感。
      
      柏淮的动作太自然,以至于他担心自己说些什么注意干净或者AO授受不亲的话会显得矫情。
      
      于是话到了嘴边只成了一句:“抽过?”
      
      “嗯。以前试着抽过一次。”
      
      “在北城的时候?”
      
      “嗯。”
      
      简松意难得有了好奇心:“你这种人居然也有不良少年叛逆期?”
      
      柏淮手肘搁上长椅靠背,语气散淡:“当时还小,遇见些事儿,自己把自己轴进去了,想不明白,非要装大人,试了一次,然后发现没什么意思,也没什么用,就没碰过了。”
      
      简松意想起了一中那事儿。
      
      “那现在想明白了?”
      
      柏淮知道他大概想岔了。
      
      没解释,笑了一下:“想明白了。”
      
      所以回来了。
      
      在北城的头两年,确实挺难熬,失眠的时候比不失眠的时候多。
      
      身边没有任何一个可以说话的人,十四五岁的少年独自因为自己心中那个意味不明暧昧不清的念头而感到迷茫,不安,挣扎,自己和自己较着劲儿,自己不放过自己,没少干些傻.逼事儿。
      
      他以为时间和距离会让自己冷却。
      
      可等到第三年,所有情绪褪去,只剩下那份初初懵懂的心动化作的绵长想念的时候,他才明白过来。
      
      有的人,有的事,就是燎原的野火,只要落了星星点点在你的心里,这颗心就算完了。
      
      既然完都完了,那不如试试。
      
      他偏头看向简松意,眸光从狭长的眼尾扫过,让人有些看不清里面的情绪。
      
      一字一句慢条斯理,语气温和却不容反驳。
      
      “所以以后遇见什么想不明白的,不痛快的,不要自己藏起来,更不要干抽烟喝酒这种傻.逼事儿。我不比这些玩意儿来得好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未成年人请乖乖吃棒棒糖,不要抽烟,看,崽叼根仙女棒都被老攻教育了吧。
    另外,我需要一份一万字的说明,详细阐述柏爷到底是个什么好用法。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