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你

作者:荷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壁咚

      赵芃芃左拐右拐走进一格包间。
      水泥墙,黑桌黑机前,配的是红黑色的电竞椅。
      这椅子她认得,她哥就有一张。
      
      包间里有四台机,两台靠左墙,两台靠右墙。
      她别无选择朝右边走,在顾方舟身边唯一的空位上坐下问:
      “未成年不是不能进网吧?不说查的很严?”
      “查的时候再溜就是,反正离后门近,老板比我们还怕呢。”旺仔代替了顾方舟回答。
      赵芃芃:“……”
      
      “方舟,你不介绍下?”
      顾方舟用纸巾仔仔细细擦着键盘,冷道:“有这必要?”
      “那我可随便叫了,小二货,小拖油瓶,小姐姐,小美女,小……”
      “……”
      
      “赵芃芃。”赵芃芃和顾方舟异口同声说。
      顾方舟背脊僵了一僵,瞬间又恢复正常,目不斜视将他已经擦过一边的显示屏又擦了一遍。
      赵芃芃尴尬望他一眼,自己跟对面两人解释:“芃是一个草字头一个凡的芃,别起绰号,谢谢。”
      
      “芃芃,这个字念‘鹏’呢,我还以为念‘凡’。”旺仔笑笑,结束了这个插曲。
      
      “是不是你们这个年纪的男生十有八九都喜欢玩游戏?”
      比如她哥赵云峥。
      
      赵芃芃擦着桌子,这问题她也没限定只能由谁回答。
      对面两人倒是默契都不吱声。
      只有顾方舟应她,“十和八|九是谁?”
      他两眼聚焦在电脑屏幕上,两手手指在键盘上飞舞。
      
      “十有八|九,八|九不离十。一对儿苦命人儿。”少发言的老潘笑着接话。
      
      她就没指望能跟个正沉迷游戏的网瘾少年有效沟通。
      耸耸肩,看一眼顾方舟右边的纸巾,她目光丈量了下自己拿不到,于是放弃。
      叠一叠手里的纸巾,叠成个小豆腐块,准备继续擦键盘。
      
      身边的人却突然长手一伸将抽纸丢过来给她,准头很好,正正掉在她腿上。
      奇怪,他不是眼睛和手都不得闲吗?是怎么知道她要用纸的?
      
      三个人玩起游戏,赵芃芃浏览了下网页后就开始做作业。
      
      她在面前的文档里键入《物之研,命之续——生物实验室之行》。
      挺一挺背脊,回车光标,进入正文。
      
      “长达2个小时45分钟的生物实验室参观,全程无菌体验,”
      赵芃芃键入这一排字,下面的内容就被坐她对面的旺仔打断。
      
      旺仔:“卧槽,复活复活我,快快快。”
      安静几秒钟后。
      老潘:“哈哈哈哈哈哈。”
      旺仔:“我靠,她妈哪儿来的车呢,老子刚站起来就被车给碾了。”
      
      赵芃芃咬着唇,继续敲字:
      “同行的参观者,热情极高,提问者……”
      
      旺仔:“山下有人,有人有人,干他。”
      几秒种后。
      旺仔:“我靠怎么打不死,不对,那是老子的影子。”
      老潘:“去死呢,老子真是被你这睿智气笑了。”
      
      尽管三人都戴着耳机,赵芃芃仍旧压着声音,轻咳一声,压下即将蹦出嘴的那声笑。
      转头看到顾方舟正看着她,她以为他要说什么,但他什么也没说,又默不作声转回头去盯着电脑。
      
      她摇摇头继续写,“最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是其中一人的提问,他的问题‘解剖了这么多动物,我很好奇,做解剖时你们手里有刀,眼前有血肉,脑子里呢都会想些什么?’问出了……”
      
      旺仔:“我看到辆摩托车。”
      顾方舟:“有人来了,躺那儿别动。”
      
      相比较旺仔咋咋呼呼的孩子音,以及老潘浑厚铿锵的大叔音,顾方舟发音清晰气息低沉的青年音,听着既不嫌幼,又不显老,是正正好。
      
      旺仔:“能行?”
      老潘:“趴着趴着。”
      三个人的笑声不断,顾方舟的声音总能抛开其余两人的声音钻进她耳朵里来。
      
      旺仔:“我靠,他是不是知道了,他是不是发现我了?”
      “哦哦哦,射他,射射射。”
      “偶买噶der,这样都能干掉两个人。小舟舟真是牛逼。”
      “再叫我这么恶心的三个字试试?”顾方舟警告道。
      “行,不叫,小方舟……我靠,顾方舟,你丢炸弹炸我?”
      “都叫你不要惹他了。”
      “……”
      
      “芃芃,他平时也是这么对你的?”旺仔转头找赵芃芃搭话。
      “她叫赵芃芃!”顾方舟认真纠正他。
      “对,我叫赵芃芃。”
      “呵,这就夫唱妇随……”
      
      此时,包间的门突然被人推开,“有人来查,快走。”
      “啊?”赵芃芃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儿,一时反应不过来,在座位上愣了下神儿。
      
      这么点时间里,其余三个人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出了包间。
      赵芃芃也不知道被查到会怎样,人对未知的一切,保有一种原始的敬畏,她开始没出息的发抖。
      艰难从座位上起身,一瘸一拐走到门口,一头就撞进一人怀里,硬邦邦的。
      
      抬头,竟然是先前跑掉的顾方舟。
      他该不会是专门折回头来寻她的吧?
      
      “来不及了,后门也有人,储物间躲进去,货架后面有个缝,别出声。”
      二人被网吧店员推进储物间里的货架小缝里,门就“嘭”的一声被关上。
      
      两人面对面挤在一个小缝里。
      赵芃芃背抵上水泥墙,已经退无可退。
      头直直瞪着他毛衣领口的那个V,分毫不敢动,生怕碰到他撑在她耳侧的胳膊。
      
      顾方舟暗暗调整自己的呼吸,尽量让它保持着平缓的节奏,偏偏一垂头就看到她胸前的凸起。
      灰蓝色细细的衣料,看起来就挺舒服。
      他呼吸瞬间就乱了,只得仰着头瞪着头顶的粗铁管子。
      
      储物间里很安静,能很清晰听到门外噼里啪啦敲击键盘的声音。
      还有,他们各自能听到自己跳得如山峦起伏不定的心跳声。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咕咚”一声,吞咽一口口水。
      赵芃芃有股想要揉揉鼻子的冲动。
      
      大概是空间太过狭窄,赵芃芃鼻子里大部分都是顾方舟身上的芳香味。
      这味道她熟悉,蓝月亮洗衣液的味道,薰衣草味儿的,她家用的也是这款。
      就是,熟悉的味道,到了顾方舟身上,怎么让她闻后这么的心慌意乱?
      
      “外面,好像,没声音了。”
      虽然她努力调整,但呼吸仍有些不稳,开口说话显得有些艰难。
      “嗯。”
      “那我们出……”
      
      “这是储物间,应该不用检查了吧?”是刚才叫他们别出声的那个店员。
      “来都来了,既然要检查,就索性查个彻底不是?你没藏人,还怕查?”
      赵芃芃和顾方舟的身子都不禁一僵,对视一眼,将那些有的没的抛了个光,只剩下惊恐了。
      
      “倒不是怕查,就是里面堆的都是货物,有点乱,你要是想查,查就是了。”店员的音量提高了些,两个人影投在门上,越来越近了。
      顾方舟看一眼身旁的货架,上面放满了一箱箱一件件泡面和饮料,他试了试,很稳固。
      
      来不及解释,他一把抱了赵芃芃,将她往身后更加逼|仄的一条缝隙里塞。
      他挤了两下,没挤进去。
      
      门上传来开门声。
      他一时情急,两手果断抓了她搁在胸前碍事的手,高举过头顶。
      赵芃芃:“!!”
      
      但位置仍还差点,他喘着气轻声说一句,“冒犯。”
      语音刚落,一条腿挤进她双腿之间,这才艰难的将自己也塞了进去。
      
      门开了,脚步声响起。
      
      赵芃芃两眼瞪大,偏过头闭着眼死死咬着唇,耳朵抵在他胸膛上。
      顾方舟那凌乱不已的心跳,就这么灌进她耳朵里,她也随之起伏不定,越发的慌乱。
      睁开眼猛眨两下,被抓的两只手紧张地攥成拳。
      
      这姿势太羞耻了。
      她挣扎两下,胸口在他身上来回一蹭,就听见他轻喘了一声,她再也不敢动了。
      随着屋内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屏住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顾方舟咬着唇拼命忍着身体的反应,看着她握成拳的手,两眼一闭,转移注意力他开始默背起了政治。
      “我国的发展道路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她身上这是牛奶的甜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可持续发展道路生态友好型社会,洗发水还是什么?资源节约型社会,全面建设小康社会……”
      
      终于在两人快要窒息疯掉之前,解除了警报。
      赵芃芃兔子一样一瘸一拐着冲出门,顾方舟抿抿唇默了几秒才跟上去。
      
      “这么小的缝,两人到底是怎么挤进去的?”
      两人走后,身材微胖的网吧店员看着那个缝,自己进去试了试,就他自己他都嫌挤。一男一女再这么窄的缝里……他摸摸下巴,突然意味深长的笑起来。
      
      两人先后从网吧后门出来。
      赵芃芃脱了毛衣外套边走边拍着灰。
      顾方舟反手拍着自己的后背,在她身后默默跟着。
      
      她被灰呛得咳了两声,转回头,看到他,触电似的又回过头去。
      脸颊还红着。
      
      他也顿了一下,有些尴尬,偏过头去,看到旁边居民楼窗户里晾的黑色内衣,他一惊又偏回头来锁定在她身上。
      
      视线从她灰蓝色的紧身上衣,移到到收腰的膝下牛仔背带裙,再到她灰色的堆袜和黑色的乐福鞋,最后停在她白皙纤细的脚踝上。
      两人就这么走了一段,眼看已经能见到巷口对面站着的旺仔和老潘了,赵芃芃扯完了毛衣上的蜘蛛网,这才套上毛衣。
      
      顾方舟回想下她有型的上半身和纤细的腰肢,看到被外套遮住了,他轻呼口气,放下心来。
      
      两人一路无言。
      走到巷口赵芃芃清了下嗓子,回头跟身后人说,“我回去了。”
      她逼迫自己看他的眼睛看他的脸,告诉自己没什么,不要那么在意。
      但她仅是看了一瞬,见到他滚动的喉结,想起他刚才的心跳声,她猛地移开眼睛,看向别处,“你可不要惹事。”
      
      “嗯,”顾方舟看她乱跑的视线,微红的脸颊,抿抿唇冲她笑,“记得帮我写感想上传。”
      赵芃芃移回视线看向他,瞪他一眼,冲他撇嘴,翻个白眼,颇为认命。
      
      终于正常了。
      顾方舟勾勾唇角,越过她先朝马路对面的两人走去。
      
      赵芃芃回家费劲巴拉赶出两篇感想上传,终于在3点20的时候出了门,坐车来到英才实验中学门口。
      这是个私立学校,也是出了名儿的贵族学校,门禁严。
      赵芃芃跟关公似的门卫对视两眼,退开两步,正要给齐右打电话,她身边就刮过一阵香风。
      
      她回头,女孩儿也回头。
      女孩儿一头长直发,清汤挂面一般挂在头上。
      身上一套白色小香风套装,小短裙下露出一双大长腿,除了过于成熟,哪儿哪儿都挺好。
      
      还有几分眼熟。
      赵芃芃略一回想。
      
      是她。
      那个在巷子里跟顾方舟纠缠过的“女鬼”。
      
      “女鬼”鼻孔朝上打量她两眼,从头到脚,很是漠然,然后回头进入校园。
      并未认出她来。
      
      她回头继续拨打齐右的电话。
      连着两个电话,都只有一个很官方的声音回复她: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听,请您稍后再拨……”
      
      收起手机她踩着地上的枯叶,听了阵清脆的“嚓嚓”声,突然身后一个声音叫她。
      “赵芃芃。”
      她转回身看向他。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