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你

作者:荷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你姨

      赵芃芃睡过头,猛然醒来之时,抓过床头柜上的手机一看,正好是八点钟。
      她一把掀开被子起身,吸吸已经通了的鼻子,身上那股汗酸味,也马不停蹄朝她鼻孔里钻。她皱起鼻子,赶紧下床洗澡。
      昨夜蒙着被子睡了一宿,出了一身汗,人精神许多。
      
      吹干头发,她翻出压箱底的一条牛仔背带裙穿上,猛地一迈步子,就感觉腿上勒得慌,若不是腿伤未愈,她才不穿这劳什子一步裙。
      关翡翠女士,一心想将她培养成一个小步走路的淑女,努力了十几年也没能成功,若是关女士知道她摔了腿反而能将此提上日程,关女士保不齐会想要主动打断她的腿。
      
      8点半,赵芃芃披着半干的中长发,在外套一件黑色短款毛衣开衫,匆匆出门。
      
      8点49她在博奥实验室门口边吃早餐边等人,十分钟后,顾方舟从车上下来。
      他穿一件套头白毛衣,露出里面浅蓝色的衬衣领子,蓝白色调,看起来真是清新美好。
      
      她与他对视,被他没什么温度又懒懒看一眼,她收回视线。
      如果顾方舟不是顾方舟,他的躯壳里住上一个更好的灵魂,会不会成为一个更美好的人?
      她不禁这样无意义的假设。
      不过什么样的灵魂才是好的?脾气好的?齐右那样的?她也不知道。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实验室门口。
      有工作人员正在发放无菌服,跟他的衬衫领子一个颜色。
      
      “这么丑,我不穿,你自己进去吧。”顾方舟将衣服丢在桌上,一脸傲娇。
      “行,你可以不进去,不过,回去不好交差,我大不了做完今天就不做了,你就不一样了。”赵芃芃已经穿戴完毕,声音通过口罩闷闷地传来,“再说,带上口罩和护目镜,谁还认识谁啊?”
      
      话虽是这么说,但这□□的威胁,他,很不受用!
      顾方舟仍旧梗着脖子看着一边,丝毫不动。
      
      “你听说过窥一斑而知全豹吧?你看那个男生,个子高,穿上这无菌服,只露俩眼睛,也能看出来眉清目秀。是金子被包装成什么样他还是金子不是?”
      顾方舟随着她的手指朝里头看去,恰好看到那个个子最高的男生回头看看他们,带着他没法忽略的一点熟悉。
      
      “不过,你穿的话,估计能比他好看一倍,毕竟你……”赵芃芃努力想突出顾方舟的特别之处,却发现两人都是差不多的杏眼,个子都挺高,她没法只能睁眼说瞎话道,“你眼睛大,个子也比他高。”
      
      顾方舟终于为之所动,勉为其难地穿了无菌服。
      赵芃芃算是摸着点顾方舟的死穴了,喜欢听彩虹屁,越多他越心软,越好听他行动越快。
      简直就是个三岁小孩。
      
      人一到齐,他们就跟着工作人员开始参观实验室,顾方舟和赵芃芃走在最后。
      “这绿油油的地面真恶心。”顾方舟在工作人员讲解时,出声嫌弃一句。
      “什么?”赵芃芃侧头看他。
      “你好矮。”
      “浓缩才是精华,个高无脑才可怕,傻大个就这么来的。”
      
      “后面的同学不要说话,等下会留时间给你们提问的好吗?”工作人员就是只蝴蝶,他扇一扇翅膀,众人就齐齐回头责怪的看他们两眼。
      两人顿时噤声。赵芃芃低头跟上,顾方舟还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慢条斯理当他的吊车尾。
      
      参观以一个解剖实验作为收尾,工作人员被众人围着,拿着寒光乍现的解剖工具,终于对一只青蛙下手了。
      那明晃晃的剪子,在另一位工作人员手中相机的闪光灯作用下,越发闪着冷白的光。
      剪子落下,只听很细的“嚓嚓”声后,青蛙的肚上自下而上被剪出一条口子,顿时皮开肉绽。
      
      有人倒抽一口凉气,有人惊呼。
      里头一个高个子男同学,突然干呕了一下,退出了人群,正好把位置让出来,赵芃芃瞬间挤进去。
      
      工作人员正拿着小铁钉将青蛙的皮肉定住,能很清晰地瞧见里头的脏腑器官。
      相机的拍照声一声接一声响着,赵芃芃一度错觉,这是港片电影里的案发现场。
      
      老师边介绍,边在青蛙的各个器官上贴上事先写好的小标签。
      赵芃芃看得认真,也不知当了一上午吊车尾的顾方舟什么时候跑来她身后,就在她耳边说,“肉挺多,干锅好吃。”
      赵芃芃已经开始习惯顾方舟这语不惊人死不休,该吐槽时就吐槽的思维方式了,她没多大反应,倒是一边的工作人员,开始了“不建议吃青蛙”的论述。
      
      “饮酒伤身,抽烟伤肺,河鲜生鱼片有寄生虫,还不是照样有人不听,吃个青蛙怎么了。”另外的人接过话头。
      他刚说完,刚才去一边干呕的男生,约好了似的,此时也来凑热闹,“老师,你们解剖完的这些尸体怎么处理,会不会出现在我们的餐桌上?”
      
      “不会,解剖过的小动物,我们会选择集体深埋,或者火化。”
      
      这话头一开,就不断有人开始提问,直到站在赵芃芃身后的顾方舟提出一个问题——
      “解剖了这么多动物,我很好奇,做解剖时你们手里有刀,眼前有血肉,脑子里呢都会想些什么?”
      赵芃芃感觉气氛顿时有些尴尬,她一回头,却见顾方舟两眼凝视着讲解员,分外的认真。
      
      “理论知识,实验要求,还有生命的价值。不知道在座有没有想过将来做什么,有没有人立志做一名医生?”
      “我就挺想当医生。”
      “我们家都是医生,我也没跑了”
      
      “好,请安静下来。你们将来会有体会,一开始拿起解剖刀十分沉重,渐渐练习变多,会觉得它变轻了,最后体会到对生命的尊敬,刀又会再次变沉……解剖的意义,是为了生命的延续……你们现阶段要做的就是好好学习打好基础……”
      
      实践和理论并重,还不忘打鸡血的参观学习一结束,除了特别好学善问的人留下来继续缠着老师,其余人作鸟兽散,纷纷脱掉无菌服离开。
      赵芃芃火速追上顾方舟,“周叔呢,这边结束了,你一定感触很深,回去把它写下来交作业吧。”
      顾方舟头也不回的说:“你提的建议,感触不应该由你来完成吗?你这么厉害,800字够不够你发挥啊?”
      赵芃芃哼笑一声,回他:“顾方舟,我劝你别打这个主意,上传的作业名单,可以双向查看,董老师也是能查到的哟,你自求多福吧。”
      赵芃芃说完,丢下他一瘸一拐的走了。
      
      出到大门口与一个眯眯眼和一个短脖子的男生擦肩而过。
      只听眯眯眼男生探头朝里张望,口里念了一句,“方舟呢,怎么还不出来,你给他打电话了吗?下午的球赛约的几点来着?”
      “打了,3点。他出来了。”
      
      赵芃芃加速离开,一瘸一拐走到红绿灯前,刚好红灯,她停在斑马线前侧头回看。
      实验室园区的围墙边站着四个人,顾方舟等三人在一侧,对峙着另外一个跟他差不多高的男生。
      离得有点远,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只是偶尔能听到一句问候对方亲戚的骂声。
      
      顾方舟倒是维持着他一贯的淡定,双手插在兜里,看着对面的男生,反而是他身后的某个人有些激动,时不时伸手指着对面。
      而对面的男生,似乎也挺激动,就她转头的这一会儿,已经见到这男生挥手两次去打掉对面的手。
      已经剑拔弩张了啊。
      
      “就这么丢下他不管,如果他真的闹出什么幺蛾子来,岂不是会波及到我?我是不是应该跟上他啊?”赵芃芃暗暗问自己。
      不过几秒钟,她就已经做了决定,回身就朝顾方舟走去。
      
      赵芃芃刚走到一半,就见顾方舟对面的男生狠狠踢了一脚围墙,转身就冲到顾方舟面前,宣战似的离他极近,中间就隔了一个拳头的距离,用手指着他说,“姓顾的,我弟被你打伤一条腿,这事儿咱们没完,你给我等着。”
      “我兄弟被你们的人打破了头,这个怎么算?”顾方舟身后的人回嘴。
      顾方舟嫌恶的退开两步,站定,语气认真且冷淡,“你有口气,说话还带小数点,以后别离我这么近。”
      “……”
      
      赵芃芃已经走到离这四人十步远的距离,听到顾方舟的话,她仿佛听见哪里传来蛤|蟆声。
      小时候看到电视电影里有双方开展前的酝酿场面,即几乎脸碰脸的放狠话,她就很想问,难道不会闻到对方的口气,不会被对方喷出的口水溅到吗?
      顾方舟此举解答了她多年的疑问。
      不过,此情此景,他的行为也是真的欠扁就对了。
      
      场面一度陷入一点就着的焦灼,顾方舟身后的两个男生不嫌事儿大捧腹大笑,而对面的男生正拿起手机打电话,不住指着顾方舟说,“有种别走。”
      
      赵芃芃也不知哪根筋抽了,上前就喊了一句,“顾方舟,你姨喊你回家吃饭。”
      “噗哈哈哈哈哈。”顾方舟身后的男生大概是没心没肺,顿一下又接着笑。
      就连对面打电话的男生也愣了,好一会儿后才爆出一阵笑声。
      
      顾方舟一脸阴郁,转头看她,冷漠地吐出俩字儿,“你姨。”
      “……”
      
      上一次,路见不平,五雷轰顶。
      这一次,舍身忘我,天打雷劈。
      她这事故体质,真是够了。
      
      被赵芃芃这么一闹,两边刚才的气焰都跑得七七八八,对面的男生收起手机,脸上还一度出现进退两难的迷茫。
      一时有些冷场。
      赵芃芃历来善解人意,秉着帮人帮到底的原则,她果不其然从善如流的改口,“对,我姨喊你们都回去吃饭了。”
      天空不知何处飞来一只乌鸦,“呱呱”叫唤着划过头顶。
      “反正,都回家吃饭就对了,杵着干什么,还不走?”赵芃芃被这冷场面搞得忒心烦,火大冲顾方舟喊一句。
      
      对面的男生有了个台阶,马上拾级而下,丢下一句,“今天算你走运。”然后火速消失。
      
      “嘁,这胡捷就得一张嘴,BB个不停。”眯眯眼不屑道,转头看一眼赵芃芃问顾方舟,“不过方舟,什么情况,这么有趣的妹子你哪儿捡的?”
      “谁知道董明哪儿捡的这二货?”顾方舟凉凉的看赵芃芃一眼,说完径直走向自行车停放处,“旺仔,钥匙给我,老潘,你带旺仔。”
      赵芃芃暗暗骂一句“好心没好报。”在顾方舟跨上自行车后,单脚跳过去厚着脸皮坐上他后座。
      
      “你干什么?”
      “带伤工作,你眼瘸啊?”
      “瘸你妹啊,下去。”
      “不下,你去哪儿我去哪儿,除非你回家去。”
      “行,你爱跟就跟,要是碰到我,我扔你下去。”
      “谁稀罕,啊啊啊啊。”
      
      顾方舟在赵芃芃那个“罕”字刚落地就蹬着车走了,
      赵芃芃眼疾手快抓住了自行车的后座,这才没从后座上跌下来。
      这人有病啊!
      
      她的反应让他很是受用,他短暂笑一下,蹬两下又秒回复一板一眼的模样。
      不过后来怕她真摔下去,他便渐渐放慢了速度。
      
      旁边两人本来还在“凭啥你带我不是我带你?”“我的车,你上不上?”“不上。”“你真不上,不上我可真走了。”
      一见到顾方舟开天辟地第一回竟然让个女孩子坐他后座,两人都不闹了,眯眯眼旺仔直接劈开腿坐上座,接着不停拍打短脖子的老潘的背,八卦的探头向前,“赶紧追上去,这可是百年难遇,你等等我得拍张照片记录一下。”
      旺仔说着,一手抓着老潘的衣服一手掏出手机,对着前面两人的背影,一通按,拍了好几张照片才罢休。
      心满意足收起手机,旺仔三八兮兮问老潘,“这照片要是发给黄梦,她会有什么反应?连方舟的后座都没她份,她还整天喊着方舟是她男朋友……我感觉这将会是一出好戏,你说呢,老潘?”
      “你想赴黄泉,我不拦你。”老潘说。
      旺仔那点刚冒出的作祟小火焰,瞬间被这盆凉水浇灭,“嗞”一声只剩一股青烟,仍有不甘地缭绕而上。
      
      车子在一个网咖前停下,赵芃芃看看门上的“未成年人禁止入内”标语,掏出兜里的手机,本想好意提醒提醒三位,但三位已经熟门熟路大喇喇走进门去,而她端着手机读取半路上进来的那条信息。
      齐右:“我们见面聊聊?”
      思绪顿时慢半拍。
      几个呼吸之后,赵芃芃动手回复:“什么时候?哪儿?”
      齐右:“下午我在英才实验中学足球场踢球,你有时间?”
      “可以。”发完这两个字,她这心里,仿佛被人用鼓风机鼓了风,涨得满满的,想发发不出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工商局胡处长:儿子去生物实验室了,上头说有青蛙解剖的现场实验,直观教学挺好。
    妇联李主任:老公,我早上给咱儿子打了一杯胡萝卜汁,你说他会不会恶心到吐了?
    胡捷:我没吐!我咽回去了……
    ——————————
    听说现言喜欢养肥看,我的也会有人养肥……吧?(小声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