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你

作者:荷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回校

      隔天,时隔一周之后,赵芃芃终于回到了学校。
      
      时值数学课上,老刘气得吹胡子瞪眼,一个板刷拍在黑板上。
      “赵芃芃,窗外有什么东西看,你从上课看到现在,一直盯着外面看,你上来解下这道题。”
      
      赵芃芃应声回头,带着两分茫然和一丝惊慌,坐着扫了眼黑板上的题干,这才一声不吭的起身走上讲台。
      她拿了笔,在老刘如纸白的脸色中“刷刷刷”将题给解了出来。
      
      解完,赵芃芃将笔搁下,转头看向老刘:“老师,你题干抄错了,那是个除号,你抄成加号了。”
      底下的同学窃窃私语,更有调皮一点的男同学,还在下面窃笑。
      老刘看着赵芃芃走下讲台的背影,脸“唰”的一下由白转青。
      
      “半天了,你一直在发呆。你还在想叔叔的事情吗,你别想太多啊。”陈愉让赵芃芃进座位,小声跟她嘀咕。
      赵芃芃冲她笑笑,摇头。
      
      她不是在想老赵,她在想的是顾方舟。
      昨夜到现在,她给他手机打了3个电话,前一个没人听,后两个电话直接关机。
      昨天听赵云峥说可能是急性阑尾炎,她特意上网查了下,有两种治疗方法。一种是不用手术,用药物控制,一种是立即手术。也不知道他生病去医院怎么样了,她就是有点担心。
      
      赵芃芃提笔想了想,在草稿纸上写了句话推给陈愉。
      “你帮我问一下老潘,顾方舟现在怎么样了?”
      这话,要让她用嘴问出来,她总觉得有点问不出口。
      “行,小事儿,我帮你问问,不过,你发呆是因为他吗?”陈愉在这句话的末尾,画了个斜眼看她的符号表情。
      赵芃芃假装没看到,将草稿本翻了一页。
      
      “赵芃芃,你跟我去下办公室。”下课时,老刘面色凝重的丢下这句话,将教案塞在腋下走出了教室。
      “好。”赵芃芃昂起头应一句。
      “老刘最近心情不大好,你可注意着点。”陈愉提醒她。
      赵芃芃已经大致猜到是什么事了,她拍拍陈愉的肩膀,“记得帮我问问老潘。”然后大踏步跟出去。  
      
      “来了来了,老刘这是要给赵芃芃穿小鞋了啊。”最后一排的男生们,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瞎喊一句。
      陈愉翻翻白眼,转回头去瞪那同学一眼。
      
      “赵芃芃,你不应该放弃参加奥数竞赛,你是很有机会拿到好名次的。”老刘搁下教案,放回木尺,抬头看着赵芃芃说。
      他不仅仅是想要为自己想,他更是在为赵芃芃考虑:“学科奥林匹克竞赛成绩,一直被作为很多好学校自主招生的依据,其中B城的两所好大学还硬性规定,只有获得奥赛奖的学生才能有资格参加自主招生考试。这等于是拿到一块入学金牌,你为什么这么不懂事突然说要放弃就放弃了。”
      老刘往头顶的方向抹了一把头发,越想越想不通,越想就越是来气,语气也不知不觉重了些。
      
      赵芃芃只是盯着刘老师桌上那一沓卷子的边角发呆。
      B城?
      B城有什么好,空气质量这么差,还相继带走了她两个亲人,她一点都不喜欢B城。
      
      “你不用想着要为他们做什么,你更擅长的是文科,选文科你可以有很多选择,法律什么的都可以。但是学医,你能填报的大学真的很少,而且还可能不理想。”
      “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别为任何人改变你的初衷。”
      “痛就呼痛,难过就哭,不是你说的,要正确表达自己的意愿。这话你说别人倒挺溜,临到自己还不是二百五一个。”
      “你得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才能知道该怎么选。”
      赵芃芃脑子里缠绕着,交替着,不断响起这几句话。
      
      她突然抬起头来看着老刘,他又抹了一把头发,他真的好喜欢做这个动作,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动作的原因,他今年的发际线比去年还要上移了几分。现在发际线的形状越发像个裤衩,称得脑门,越发锃亮溜圆。
      “刘老师,你是一开始就想当数学老师的吗?”
      老刘愣了下,复又有点暗恼,他苦口婆心说了这么多,这赵芃芃显然压根就没在听他讲话。
      
      但这问题,他还是得回答,但怎么答才能不离他今天的要旨,他默了一瞬想了想才开口。
      “也不是,一开始我其实是想做个飞机师。那时候看《壮志凌云》,老电影了,你们这帮孩子现在都看什么韩剧,应该没看过。”
      “看过的。”赵芃芃相对新的电视电影,更偏爱拍得更深刻,百花齐放更有辨识度的老电影们。
      
      “嗯,不过梦想是一回事,生活又是另外一回事,长大了你就知道,生活才是小数点前面的数字。没有前面的数字,根本不可能会有小数点后面那一长串的梦想。”
      “但是老师,既然生活是个带领小数点后一串数字的数值,梦想难道就不可以同样也是个带领小数点后一串数字的数值了吗?两者相加或者相减,两者相乘或者相除,也不是没有可能。”
      老刘愣了下,数学老师大概都不太能说,他一时也没找到合适的话来反驳她。
      
      赵芃芃见老刘不说话,于是看着他的眉心正中又继续说:“刘老师,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我想报考的大学,奥数不会给我带来任何的加分添彩,我只是……”赵芃芃将握在一起的手掐了又掐才道,“我只是想过得轻松一点。”
      
      她只是不想再把自己逼得这么紧。
      她只是不想夜夜挑灯刷题,刷比别人多得多的题目,困了在眼睛和鼻子下面涂抹风油精迫使自己清醒,她也想到点就赶紧爬上床去睡。
      她只是不想这么懂事,她有时都忘记了自己还只是个孩子。伤了脚的时候,也想有个人能背一背自己,不用自己忍着痛,一路一身大汗的跳回家。被砸了头也想要像关女士那样哭一哭,人说哭出来了才能忘掉被砸的那一刻有多痛。
      
      她只是突然就想任性一次,想做一个17岁的孩子。
      
      老刘不再多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儿摇头说:“你的想法太幼稚了,一时的轻松能换来什么,未来任何一个时间段都比现在更难,你真是太不懂事了。行了,你回教室吧。”
      “好。”赵芃芃听着老刘的长吁短叹,看一眼他铁青的面色,微微行了个礼出了办公室。
      
      身后,老刘拿起手边的一沓试卷,又放下,拿起水杯拧开没喝又盖了回去,他偏头看一眼办公室门口。
      “既然生活是个带领小数点后一串数字的数值,梦想难道就不可以同样也是个带领小数点后一串数字的数值了吗?两者相加或者相减,两者相乘或者相除,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她说的这话,让他陷入矛盾和沉思。
      
      很快铃声响起,将他的注意力拉了回来。他将教案插回去,看到了自己那沓“特级教师申报材料”,他想想还是很不甘心,于是从抽屉里翻出学生名册,找到赵芃芃的家长联系方式,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喂,请问是赵芃芃的妈妈关翡翠女士吗?哦,我是赵芃芃的班主任刘老师。你好你好,是这样的,有件事儿,我想请您跟赵芃芃沟通一下……”
      
      “回来了。”关女士正坐沙发上端着水杯喝水,见她回来,先开口叫了她一声。语气难得的有几分轻快。
      赵芃芃应一声,换下鞋子,关掉玄关的灯往里走。
      走到餐厅,她拿个杯子倒了杯水,边喝边拿眼往关女士脸上瞧。
      眉心眼角终于是舒展开了。
      这是自打老赵走后,她第一次在关女士的脸上瞧见这样轻松的表情,像是终于遇到了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
      
      “芃芃,你还记得之前跟我去你周阿姨那儿看过一套房吗,有两个大阳台那个,大三居的。”
      “嗯,记得。”赵芃芃搁下杯子走过去。
      
      当然记得,那套房子她也喜欢,装修灰白配色很有格调,随便搭配一些原木色家具就很好看,是她妈妈同事周阿姨自己守着装出来的房子。装修好了还没住过人,本来是给儿子的婚房,不过婚事告吹,儿子去了外地准备在外地买房,家里的这套也就不准备留了。
      
      “要不我们换到那儿去住吧?”关女士一脸期待的看着她,“就是三居……”
      “我没意见的,就看赵云霜。”反正她平时就爱清理东西,东西也不多的。
      
      她脱下书包在沙发上坐下,回头看看餐厅的天花板,那里上次砸下来的地方还是那个狼藉的样子,关女士一直没有心情叫人来修。
      换了也好,这个房子真的不是这么理想,是爷爷单位的福利房,很多设施都不如其他小区做的好。他一直挺不喜欢他们家楼下的电梯间,地面凹凸不平,奶奶每次来都要绊一跤。
      
      关女士忽然轻松一笑,语气轻快道:“霜霜说可以。反正B城我们也有套房在那儿,她也不常回来,要是回来,跟你用一个房间也没关系。关键是你,那儿离学校比现在要远两个公交站,你觉得怎么样?”
      
      “没事,我早几分钟出门就可以了。”赵芃芃抠了抠沙发上的十字缝线,咬了咬嘴唇趁着关女士高兴又说,“我不想参加数学奥赛了。”
      “已经取消了奥赛的高考加分项,你想参加就参加,不想参加就算了,咱们家是民主的家庭,妈妈也是个开明的人,这点你可以自己拿主意。”关女士几乎想也没想就说。
      
      赵芃芃惊讶了下,她朝着关女士脸上看两眼,抠着沙发缝线的手指,动作越发凌乱起来。
      要知道关女士从来自称妈妈的时候,往往都意味着他要开始教育人了。
      
      “今天你们刘老师给我打电话了,我都知道了。你平时做作业到什么时候,妈妈是知道的。要是你真觉得累了,你想过的轻松一点点也是没有问题的。”
      “轻松一点点”几个字很耐人寻味,赵芃芃在心里琢磨了又琢磨,这个度她应该要怎么把握?
      
      “我现在对你们最大的期待,就是你们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外在的那些成就成绩还是其次的。”关女士说完顿了顿,脸上闪过一丝痛色。
      大概是她又想起了老赵的离世,赵芃芃如此猜想道,也难过的垂下头去不说话。
      她不能接过这话头,生怕自己说得多关女士就想得更多,就更难过。
      
      “你哥和你姐,我不担心。霜霜打小就喜欢物理,你哥从一开始就想当医生。你呢,妈妈一直没有认认真真跟你谈过这件事。你之前说喜欢拍照,妈妈之所以反对,是担心你因此耽误了学习,更是怕将来你不能靠这个养活你自己。”
      “我知道。”赵芃芃抬起头来。
      “那是妈妈以前的想法,现在不一样,妈妈希望你快乐。现在的时代也不同我们那个时候了,选择变多了,人可以做很多事情来养活自己。”
      赵芃芃又点头。
      
      “前几天妈妈的同事你崔阿姨,说起她姐姐的女儿,平时也没有大人给他多少钱,但他自己却能买得起很多东西。一双鞋子同一个款式,他居然有20多双,全是靠自己挣钱买的,虽然我们都不大能理解,但不得不说,她还是有本事的。她妈妈以为她在外面做什么不好的事情,一聊才知道原来她闲暇时间陪人家打游戏挣的钱。现在微博上吸引粉丝关注自己也能生钱,妈妈意识到,培养一个爱好真的很重要。”
      
      赵芃芃时不时点点头给予她回应。这么多新鲜的东西从关女士口中说出,看来,关女士提前做了很多功课的。
      
      “我就说这么多,剩下的还得靠你自己,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可以来问问妈妈和霜霜的意见。别人的意见只供参考,决定还得你自己做。我去给你周阿姨打电话,把房子定了,你空的时候可以开始收拾东西了。”
      两人的谈话以这句作为结尾,关女士兴冲冲回房去打电话了。
      
      赵芃芃也在其身后回了房间,她以前就不太喜欢待在客厅,现在就更不喜欢了,因为老赵板正的黑白照片就摆在餐厅旁边的几案上。
      如果没有照片,她起码还可以假装一下,老赵还在B城,如今却是丁点假都装不了了。
      
      “对,定了,这房子搬出去后挂出去卖了,不留,嗯,行,明天见。”关女士挂掉电话坐在床沿发呆。
      她一直很讨厌这房子,小区绿化少,停车费比周围小区都贵,上楼顶晒个被子会被人偷换回一条又旧又脏的,晒的腊肉也会被人拿走一半……她一直想换,一直等老赵回来看房定下来,老赵一直没时间。现在好了,她不用等任何人,自己一个人就能决定,真好。
      如此想着,她冲窗户里的自己露出一个惨然的笑,两行眼泪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滑下来,跟着她便低下头去,身子轻轻抖动起来。偶有一声抽噎溢出来,她都要顿一下回头看看门口的方向。
      
      门外,赵芃芃正开门从卫生间出来,听见手机在房间响,她顾不得擦手,随便甩了甩就直奔房间而去。
      “咳咳,喂,喂喂。”赵芃芃先清了清嗓子,然后才以一把淡定的嗓音将电话接起,“喂。”
      “我手机没电了,才刚看到你的电话和信息。”
      “嗯,听老潘说你做手术了,大概要住多久院?”
      “一周左右。”
      “哦,我们要搬家了,要搬去盛世名都,下次你来找我……说是说我还欠你一万多,就是想告诉你一声,我没跑路,你可以放心,那钱赖不了。”赵芃芃急声解释。
      “嗯。”顾方舟轻笑一声。
      “要做作业了,我挂了,拜拜。”笑声传进赵芃芃耳朵里,立刻烧烫了她的耳朵,她忙挂掉电话放回桌上。
      
      “盛世名都啊!”顾方舟躺在病床上,手机拿着手机盯着天花板,意味深长的笑起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