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你

作者:荷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奇异

      两腿哪里是四腿的对手?
      她没多久便被狗子绊倒,重重摔倒在地。
      膝盖正好磕到洒水的开关上,又从开关上直直砸到水泥地,还被狗子抢包,她脱不及,被拽着在地上拖行了一段。痛得她眼冒金星,全身发冷,脑内一白,几欲当场厥过去。
      
      那杜宾就在这同时,叼了她好不容易脱除的包就跑向顾方舟,冲顾方舟摇头摆着它的短桩尾邀功。
      
      顾方舟盯着趴在地上的赵芃芃看了几眼,见她半天没能起得来,他放下踏在墙上的那只脚,大力拨开英雄的头,三步并作两步朝草坪半腰走去。
      
      走到她跟前五步远的地方,他停下脚步。
      目光触及她破掉的膝盖,瞧见她白皙的皮肉被蹭破,一点一点开始变红,是正往外冒的细密的血珠。
      “事儿搞大了!”他脑海里飘过这五个字。
      又一眼扫过她擦破的手掌,见到她白花花的皮肉翻开,露出底下的血肉,糊了好大一片,血肉里还夹杂着好些碎石子。
      模样看起来很是凄惨。
      
      血他倒是见过,通常都是男生的,女孩儿的他却是第一次见,一时有点不知所措。
      站在她跟前两手一会儿捏着拳头,一会儿放开,就是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嘴唇动了动,却没能发出什么音节来。
      
      赵芃芃自己抖着双唇,翻身坐起来,没有期待他会过来帮她扶她。
      她睨他一眼,懒得去细究他脸上那是什么表情,弯腰查看膝盖的伤。
      
      好一会儿,顾方舟终于会说话了,问她,“你,还好吧?”
      赵芃芃拨弄两下自己牛仔裤膝盖处破开的布料,抬头挑眉斜他一眼,“你觉得呢?”
      她撕开一点粘在伤口上的皮裤子,尾音止不住轻颤。
      说完瞅见他脸上有一丝不知所措,一闪而过,她顿时错愕,怀疑是自己看错。
      
      他伸手来扶她,她下意识偏身躲开,一瘸一拐朝屋门口的方向走去。
      顾方舟看她拿起英雄身边的包来,忙上前,“处理下伤口再走吧?”
      赵芃芃的一句“不必了”到了嘴边,低头看到自己这遭人蹂-躏过的惨样,终是软下来,背对他点头。
      
      顾方舟找出药箱,看一眼她又脏又破的牛仔裤,闷声回身上楼。
      走到楼梯的半路,他回头看向厅里的赵芃芃。
      
      她正利落地剪掉膝盖附近的破裤子,捞起酒精顿一下,像在做心理建设,跟着才闭上眼一不做二不休地往自己的手掌和膝盖上倒酒精。
      
      那张五官挤在一起,咬着嘴唇脸都白了,成了活生生一张皱巴巴的纸,他也没听见她哼一声。
      他昨天还在想,她看到包里的蚯蚓时,会不会吓得在家哭鼻子,现在看到她这副模样,怕也并没有。
      他印象中,女孩子都是动不动哭哭啼啼的主,这个赵芃芃倒是刷新了他的认知。
      
      顾方舟快速走进自己卧室,从衣柜的最里侧翻出一条黑色的长裤,拿在手上下楼,来到赵芃芃跟前。
      她此刻正用镊子挑出膝盖上陷进皮肉里的碎石子,血淋淋的。
      不知为何,若换成一个男的在他面前这样,他可能不会觉得丁点奇怪。
      可偏偏这是个女生,一个四肢纤纤,皮肤白嫩细腻得仿佛吹弹可破的小女生,他总觉得奇异。
      
      赵芃芃弄完,整理好药箱扣上,跟着自然的从自己背包里拿了纸巾擦掉地板上滴落的酒精。
      顾方舟看看自己家桌上的抽纸,为赵芃芃这个动作小小吃了一惊。
      但他很快回神,将裤子丢在她身边的沙发上,“这裤子买小了我没穿过,你大概能穿,你换一下身上的裤子吧。”
      
      赵芃芃瞥一眼身边的沙发,抬起头凉凉看他一眼,“不需要。”
      声音硬邦邦的,好像一支冒着寒气的冰箭射进他耳朵。
      顾方舟脸白了白,捏紧拳头,嘴巴动了下却没说出什么,上前两步操起桌上的电话,熟练按键拨号放上耳朵。
      “喂,周叔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帮我送个人,行,我让她等几分钟。”声音闷闷的。
      
      赵芃芃听出他也不怎么高兴,但她才不想管这么多,弄完收拾好东西,拿过自己的包。
      她倒要看看那英雄这般抢她的包,她包里究竟有什么东西。
      
      包一打开,里头一块橙色圆圆的东西撞进她眼里,竟然是英雄的飞盘,她气得直发抖。粗暴地捞出飞盘,重重砸在桌上,抬头看他,“顾方舟,我不就骂过你一句渣男吗?我已经说过了那是我误解了,我也跟你道过歉了,你为什么还要这样?你说吧,我要怎么做,你才能不计较?”
      
      一个男生,心眼儿跟针眼儿似的,有劲吗?
      
      “简单,你以后不再出现在这里,我就不跟你计较。”顾方舟瞥一眼她脸上的不屑,冷笑着抛出这句,带着点赌气的口气。
      赵芃芃语结当场。
      几个呼吸之后,她反应过来,“不可能,我做事从来有始有终,除非你是真的觉得我哪里做得不够好,否则无缘无故,我是不会走的。”
      他以为她很爱来看他这张脸就对了,要不是她还背了一屁-股债……
      
      “没有无缘无故,我就是不喜欢女的。”
      “你不是不喜欢女生,而是压根就不喜欢补习吧?”赵芃芃哼笑一声回他。
      “与你无关。”顾方舟突然变得异常冷漠,两眼里,好像随时能射出两把致命的飞刀。
      “我也没想跟你有什么关系!”赵芃芃不去看他的双眼,只愤愤拉上背包拉锁,将包背上背,站起身来。
      顾方舟身形一动,耳边有个声音在说,“你若再这样下去,任谁跟你扯上关系都觉得倒了八辈子血霉”,他不禁攥紧拳头,骨节渐渐发白。
      
      赵芃芃走出两步,就被顾方舟拦住去路。
      她沉着脸斜眼看他。
      
      他面上仍旧冷冷的,语调毫无温度可言,说道,“等下,我让人送你回去。”
      “不必了,我还不至于回不了家。”赵芃芃遇刚则刚也没好气,一把推开他。
      顾方舟突然提高音量,拳头攥得咯咯作响,很是暴躁地问她:“你是哪句话不回怼就不爽么?这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生?”
      “我这样的女生怎么了?我爽不爽跟你有半毛钱关系?”赵芃芃回头怒问他。
      
      问完两人都被这句有歧义,有几分暧昧的话弄得呆愣了两秒。
      愣过两人同时别扭的侧过头。
      新时代的青少年,懂得多是一回事,但真正用嘴说出来,还是在异性面前,又是另外一回事。
      
      赵芃芃气焰顿时灭了一半,丢下他咬着唇一瘸一拐朝门口走。
      顾方舟觉得自己是在跟一堵墙较劲,挥拳打出八分力,有六分都反弹回了自己身上,心里闷痛不已,却也明白不能跟一堵说不通的墙壁没完没了。
      生平第一次觉得无力又无助,只能看着她一瘸一拐走到门边换鞋走出去。
      
      他快走几步追上去,就见到她停在台阶前。
      
      赵芃芃一出门就遇到匆匆赶回来的司机周叔和他身后隔了一段距离的保姆彭阿姨。
      “周叔,帮我把她送回去。”身后顾方舟的声音响起,依旧没什么温度。
      “哎。”周叔侧头朝屋里的人点头应了。
      
      赵芃芃挺着背脊,执拗摆手,“真的不用,不麻烦您了。”
      “走吧,没事儿的。”周叔欲上前帮她拿包却被她躲开。
      
      周叔是个老实人,他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朝门内一看,顾方舟已经上了楼。
      他于是又回头,朝刚行至门口的彭阿姨使了个眼色。
      
      彭阿姨拎着个花里胡哨的购物袋,喘着气踏上阶梯,低头朝赵芃芃的膝盖看一眼,“这是怎么了?摔了吗?就让你周叔送你回去好了,你这腿挤上地铁,被人磨到碰到肯定免不了。”
      彭阿姨说着,强行脱下赵芃芃身上的背包,回头交给了周叔。
      
      赵芃芃一瘸一拐地追了两步,扯到伤口,她“咝”的抽了一口冷气。
      只能停在台阶下看着前头先行的周叔,此时已经一溜小跑跑出一段距离,一副生怕她会追上去抢包的架势。
      她实在磨不过,也只好跟上去。
      
      走了二十步左右,就听见屋里阿姨大嗓门问顾方舟:“方舟啊,你这裤子还要吗?这不是芳芳去年给你买小了那条吗,你怎么拿出来了……”
      赵芃芃抬头看看楼上,在各个窗口扫一眼,咬了咬后槽牙回身径直朝门口走去。
      
      她身后二楼中间的窗户里,顾方舟抄着手,在她回头的一瞬间,身形一闪躲进窗帘后的阴影里。
      他吞咽尽口中唾液,只觉胸腔里“咚咚”的心跳声,在安静的屋子里显得格外贯耳。
      过了一会儿,他再度立在窗边,看着她一瘸一拐走到大门边,到了车跟前不住冲替她开门的周叔笑,笑起来有点像……
      
      这时,门上“叩叩”两声轻响。
      “进来吧。”顾方舟离开窗前,坐进一边的蓝色单人沙发,随手操起桌上的手机点开游戏。
      推门进来的是彭阿姨,她手里拿着那条黑色长裤,两手提着裤腰在顾方舟面前抖开,“这裤子的料子和做工其实都挺好的,就是小了,没想到你个头会长这么快,你妈她,实在太忙了。”
      顾方舟点进一局游戏准备,头也不抬,冷冷说:“扔了吧。”
      
      彭阿姨在裤子上摸两下,见惯不怪,笑一下,也没听他的,只是将裤子叠起来,放进他衣柜的最里侧。
      “方舟啊,你有没有觉得新来的这个赵芃芃,笑起来像朵向日葵似的。”彭阿姨转换话题。
      顾方舟顿一下,看看前方某处,胸中畅然,嘴上却硬邦邦吐出一句,“不觉得。”
      彭阿姨关上衣柜,朝他在手机边沿轻点的手指看一眼,笑着摇了摇头,走到门边。
      
      “彭姨,你明天帮我找一样东西吧。”顾方舟在她关门前叫住她。
      “行啊,什么东西?”
      顾方舟抿下唇,侧头看向窗外。
      
      路上,周叔已经第三次通过后视镜打量她了,她前两次都假装没看见,第三次,她终于偏过头冲他笑笑。
      周叔被抓个正着,有一瞬间的错愕,而后才轻咳一声,跟她搭话。
      “多大了,上几年级,在哪个学校读书啊”这常见调查三连问之后,周叔打开了话匣子再度开口。
      
      “小舟从来没有让我送过女孩子,你是第一个。”
      “……是吗?”
      赵芃芃不甚自在的回想起车门关上的一刹那,她透过黑漆漆的车窗,再度朝二楼的一排窗户看去。
      视线收回的瞬间,她好似在二楼中间的窗户,看到一点淡蓝色的残影。
      当时,她的心就止不住怪异地突突跳了两下。
      
      “嗯,就连他表妹小雪来家里,他都从来不准我开车送,多晚都让她自己打车回去。他不喜欢女孩儿坐他的车。”
      赵芃芃偏头左右打量两眼车内简洁的皮座椅,以及前座椅背上空空的置物袋,抬头看向周叔,“这样……那他爸妈都不在这儿吗?”
      “有个舅舅,就是董老师,他管着小舟的所有事,不过董老师住在北城新区那边,很少来南城。”周叔停下,旁边车靠得过近,他按了声喇叭,又继续说,“他爸妈都忙,一年也见不到一次面,我跟他彭姨陪他的时间还多些。”
      
      原来。
      
      “你们……是他的亲戚吧?”
      “不是,我哪儿有这么有钱的亲戚,我就是专门帮小舟开车,负责接送他,”周叔笑笑,将车停在红绿灯前,回头冲赵芃芃比了个十字,“10年了,我帮他开车。”
      赵芃芃冲他笑,“挺久了,我听彭姨说,她也在这里7年了。”
      
      信号灯变绿,周叔将车开出去转了个弯才颇有些感叹的说,“是啊,转眼小舟都长成大孩子了。我刚来那会儿,他还是个抱着球在草坪上玩,见到生人一脸冷漠,爱答不理的小娃娃,酷的很。”
      “原来他从小就这样。”赵芃芃小声嘀咕。
      
      “其实他就是外冷内热,心地蛮好。我就是觉得董老师太小题大做,小孩子打个架,教育教育就好了,董老师非要给他安上个什么暴力倾向,不给他去学校,要把他关在别墅里观察两个月……”
      声音到这儿戛然而止。
      
      周叔似乎是自觉话说得太多,说漏嘴,一时间打住,尴尬的朝后视镜里看看,后面就不再说话了。
      赵芃芃也不敢问,不好问,也没必要问,关于课表的疑惑倒是被解开了,余下的就是震惊。
      
      “暴力倾向”四个字,如蛇如蝎,让人唯恐避之不及,是很严重的名头了。
      这个领域她不清楚,也不了解顾方舟,也就不知该如何定义他。
      就是觉得一时之间身边的人都在给他说好话,但就这两天而言,他如此密集地捉弄人,虽不至于说是暴力倾向,但他的性格……也确确实实有些难相处,甚至有些……幼稚。
      
      很快,车子就开到了赵芃芃家的小区附近。
      赵芃芃下车,周叔又回过头来跟她说话,“小姑娘,小舟他人其实真的挺好,就是偶尔有些小孩子脾气,你看起来这么开朗,要是能留下,就留下,这么频繁的换人,小舟他心里也不好过,只是他总闷在心里不说。”
      赵芃芃垂头看一眼自己破掉的膝盖,咬咬后槽牙,笑着点头:“嗯,好,谢谢你周叔,回去慢点。”
      
      赵芃芃一瘸一拐地到了小区门口,门卫大叔出来看她,为她刷了门禁卡,“芃芃,你这是怎么弄的?”
      赵芃芃苦笑:“刘叔,我就摔了一跤。”
      “怎么不小心点,自己能走吗,要不打个电话给赵工,让他下来接你?”
      “我爸回来了?”
      “嗯,大概半小时前到的。”门卫看看手表说。
      赵芃芃展颜,看看家的方向,回头笑道,“我自己上去就可以了,刘叔再见。”说完,单腿跳着进了小区。
      
      赵芃芃刚到电梯口,电梯从楼上下来,很快开了门。
      她先让到一边,抬头见到电梯里出来的那张脸,瞬间咧嘴笑。
      “爸。刘叔还是给你打电话了?”
      “嗯,走吧。”赵环宇一脸疲色,淡淡点头,取下她背上的背包,背自己背上,扶着她进了电梯。
      “爸,你这次待多久?”
      “明天一早就走。”
      “这么快?”赵芃芃脸上的雀跃消失殆尽。
      “嗯,回来拿东西。”
      “哦。”赵芃芃垂下头看着脚尖。
      赵环宇心中歉疚,心疼地用大掌覆上赵芃芃的头顶,像揉猫脑袋一样揉揉她。
      赵芃芃心里又酸又软又委屈,挑眼可怜兮兮看看她爸,头再低下时,鼻头一酸,眼眶跟着一热。
      
      两人进到家门,赵芃芃眼尖看到茶几上红白色相搭配的盒子,走近一看,她瞳孔瞬间放大,回头一脸欣喜看着她爸,“这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依旧有分章之前的内容……我错了。
    别急,晚上九点再发一章。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