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你

作者:荷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芃芃

      那女孩儿是谁?路人吗?赵芃芃拥着被子在床上翻来覆去。
      手机在桌上放屁似的震了下,赵芃芃头皮麻了麻,身上也滋滋的,像是过电一般。
      就着屏幕短暂而微弱的光抓过手机,缩在被窝里查看。
      
      刚才拿过来的一瞬间,她就快速的瞄了一眼屏幕上的名字。
      不是他。期待落空,她微微有些失落。失落过后,她又有些气恼,为自己这莫名其妙的期待。
      
      愉贵人:“2芃,我们今天遇见个女孩子,长得跟你好像,老董说是裴路他们班的班花,不过我和老董一致认为她长得没你好看。”
      陈愉向来对她老母鸡护崽一样的护短,赵芃芃带着陈愉王婆卖瓜的怀疑点开了信息下附的那张照片。
      照片的角度是偷|拍的,照片的右半是放了各种勺子的原木色货架,左半才是站在货架前手里拿着个纯白陶瓷杯的女孩儿。
      乍一看身形高挑修长,身材玲珑有致,皮肤白皙惹眼,又一看五官鼻子是鼻子,眼是眼,嘴是嘴,很是会长,都很好看。
      
      这一通看,她收起开头的漫不经心,仔细瞧了瞧女孩儿的穿着——
      上身高腰白衣,帽子有个长长的耳朵垂下,下身紧身黑裤,一双浅色长袜就套在裤外。
      对自己腿型没自信的人,是不敢这么穿的。
      
      她猛地抓过一个抱枕塞在头下垫高。这不就是下午被顾方舟让伞的女孩儿?裴路他们班花,果然是认识的啊!
      虽然那时她并没看清女孩儿的长相,但女生都有个准的要命的第六感。这打扮和感觉,她有80%的把握可以确定她们是同一个人。
      
      她放下已经锁屏的手机,将自己笼罩在黑暗里,两眼就瞪着某处,心里有个声音不厌其烦,翻来覆去,神神叨叨,叽叽喳喳的问:
      “她这么可爱,我一个女生都忍不住多看两眼,顾方舟又是以着什么样的心情给她让伞的呢?他现在会不会也翻来覆去睡不着,心里正偷着乐呢?”
      
      赵芃芃这么想着,脑海里立即同步脑补上他花痴的模样,一会儿拥着被子发笑,一会儿咬着手指在床上打滚,一会儿坐起身来下床在房间里绕圈圈……
      
      够了!
      赵芃芃在黑暗中扶额,一把扯掉头下多余的枕头,躺平迫使自己停止瞎想。
      她偏头看看漆黑一片的窗户方向,听着屋外还没有要停的雨声,淅淅沥沥,淅淅沥沥……
      像极了她此刻的心,滴滴答答的小雨,一直下……
      
      “雨一直下,气氛不算融洽,说不着边的话,让整个场面更加尴尬……”
      几人聊到下雨的话题,裴路宛转悠扬的夜半歌声,打顾方舟的音响里传出,回荡在房间。
      “狗路你特么能不能别唱了,我脑仁儿疼着呢。”旺仔气得啪啪砸键盘。
      “你爱着她,或许也带着恨吧,青春耗了一大半,原来只是陪她玩耍……”每回KTV的麦霸裴路还在兀自沉醉的唱着。
      
      众人的听筒里突然插|进一个女声,我听犹怜的唱着心事:
      “下雨天了怎么办,我好想你,能不能打给你,我找不到原因,谁和我一样,等不到他的谁,爱你我总在学会,寂寞的滋味,一个人撑伞,一个人擦泪,一个人好累,怎样的雨,怎样的夜,怎样的我能让你更想念,雨要多大,夜要多黑,才能够有你的体贴……”
      歌声终于打断了裴路的发挥。
      
      顾方舟听着歌声,脑海里又浮现赵芃芃抱着双臂站在假山里的样子,他下意识瞄了眼毫无动静的手机。
      就是这一走神,让他错过了切换视角查看周围环境的最佳时机,电脑上瞬间变成了失败的灰色,整个游戏结束。
      “哇擦第二。”
      “老顾你最后怎么都不动了?”
      “被狗路你的歌声吓到了呗。”
      “去你的,我唱得多好听啊,我要是早生个几年,都没周杰伦什么事儿了。”
      “哎哟,你就臭不要脸吧,也就是说话不用给钱。”
      “别贫了,下把下把,哎哟我去,谁手机。”
      恼人的电流声让几人都忍不住取下了耳机。
      
      “我的,等等。”顾方舟冷静的声音传来。
      其余几人默了一瞬又闹开了。
      “这电话要是我的,旺仔不闹死我,老顾的他屁都不敢放一个。”
      “我这不是不敢,我是懂得包容他好么,狗路你就边儿去。”
      “来,狗旺,我给你再唱一首,又是清明雨上,折菊寄到你身旁,把你最爱的歌来轻轻唱……”
      “菊你妹啊,狗路你给老子闭嘴!”旺仔的咆哮声响起。
      
      顾方舟皱眉将音响关掉,他盯着手机上一个发来信息的陌生号码。
      心里一阵失落紧着一阵雀跃而来。
      
      “谢谢你下午的伞。”
      这条信息上面,时间显示2个月前,还有一条雅俗共存的广告骚扰信息,上面写着:
      “唯您专享!吾愿风儿一程相送,心攀墙头引颈以望。悦心投奔隔水阻山,君解其意落花自然。云上生活您生活中最理想的解忧助手,家政服务,家教寻找,搬家服务,二手回收,送水换水,找工作换工作,先上过云上生活再做决定。”
      
      他之前以为是董明找家教助手,留了他的电话,也就随便看看就搁下了。
      他一直没有清理无用信息的习惯,很多时候信息甚至连看都不看就点掉,由着它们待在信件箱里,排着长龙。
      
      他没给旁的什么人再给过伞,如果不是发错,那应该……
      他隐约想起下午树下的白衣女孩子,却想不起她具体的模样来。
      是她的话,她是怎么知道他的电话的?
      他眉头越皱越紧,朝窗外看一眼。没拉上的窗帘的玻璃窗上,雨滴划出各种模样的线条,纠结在一起。
      
      他将手机丢回桌上,继续埋首游戏里。
      又玩了两把,睡前最后一把,只剩下顾方舟和老潘。
      其余人没事开始扯七扯八的聊天,不知是谁开的头,聊起了元旦假期来。
      
      “元旦放几天来着?”
      “三天吧,还连着周末。”
      “你们准备去哪儿玩吗?”
      “玩什么啊,时间短不说,到处都是人,我宁愿待在家里。”
      “要不上我老家去玩玩吧,我们家有一片果园,正好橙子什么的熟了,我奶奶总叫我回去摘。反正我家人都要出去玩,就我奶奶自己在家,你们去呗。”
      “狗路,你该不会想让我们回去帮你摘果子吧?”
      “去也行,不过,你男女搭配才能干活不累,你约上你们班几个漂亮姑娘,我可以勉强答应。”
      “林嘉家,你脑子里除了约姑娘还装得下什么正经东西吗?”
      “装不下,我脑子里除了约姑娘,装的都不是正经东西,比如狗路你啊。”
      “林狗B,明天看我不掏出我的40米大刀来砍死你。”
      “老顾,你左手边的林子来人了。”老潘的声音突然插|进来。
      “别吵,老潘门给你,我从后面跳窗包抄。”顾方舟低低道。
      几人这才安静下来。
      
      这局结束,大家纷纷下线,最后还没走的只剩下顾方舟和裴路。
      “老顾,去我家摘果啊,董老师应该不会反对你参加这种积极向上,团结友爱的活动吧?”
      “不去,下了。”顾方舟果断干脆的拒绝。
      “……明天陈愉回信息说去的话,赵芃芃应该会去吧?赵芃芃去,老顾你……”裴路给陈愉发了条邀请信息,收起手机自言自语的笑起来。
      
      隔日,雨虽然停了,但天还阴沉着。
      课间铃声一响,赵芃芃立即趴下补眠。
      昨天夜里她失眠到凌晨1点多,即使看英文原版小说助眠都没用,反而把自己折腾的够呛。
      
      她刚踏出脚要扑进和蔼可亲,平易近人,慈祥友善的周公老爷爷的怀抱,就被陈愉一巴掌无情拍在背上,生生将她和周公这对决定要相亲相爱,刚要享受团圆之大幸的爷孙给拆散。
      “2芃,裴路说他们家有片大果园,喊我们元旦一起去摘果,你要不要去啊?你的摄影大赛不是没评上么,要不要再去找点灵感,为下次做做准备啊?”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赵芃芃睁眼,两把犀利的眼刀射向陈愉。
      
      陈愉摸摸鼻子自觉没趣,想要开个玩笑缓和一下气氛,于是她伸手在赵芃芃脸上自上而下一抹,拿腔拿调道,“尘归尘,土归土,施主你放心走吧,你的花呗我会帮你好好花的。”
      哪知手一松开,赵芃芃倒果真闭上眼睛真睡了。
      她脸上的笑容僵了一僵。
      
      玩笑开到一半,对方就没了反应,她真是寂寞。
      “昨晚背着我跟哪个野男人夜聊呢?”陈愉小声嘀咕。
      “基|督山伯爵。”赵芃芃迷迷糊糊的回答她,翻个面又继续睡了。
      “……”
      
      “赵芃芃又趴下了!该不会是为了即将要来的模拟考熬夜奋战呢嘛?”后座罗佳佳从外面回来对陈愉说。
      陈愉笑笑不说话,她后座的同学接话:“她这样还熬夜奋战,我们这种人就不配有睡眠,看看上次的数学随堂测验,150分她考了147。”
      “赵家的人真是天生读书的料,赵芃芃作为当年两届理科状元的亲妹妹,先天注定是个要被栽培的好苗子。”罗佳佳托腮盯着赵芃芃的马尾不无羡慕道。
      
      陈愉撇撇嘴,不去品评罗佳佳话语中的酸味。
      只有陈愉知道,赵芃芃平日里有空就手不离书,笔不放桌学得有多拼命!
      
      别人在聊天说八卦时,她在啃卷子做习题。
      别人看的课外书是各种八卦好读的轻松杂志,她看的是厚厚的原版外国名著。
      ……
      
      她这么拼命的学习,压根就不是因为先天有多爱学习。她就是想证明自己,证明自己不会比曾经的两届理科状元赵云霜和赵云峥差到哪里去。被人提起时,她希望自己的名字可以和前两个名字并排在一起,而不是作为赵云霜和赵云峥的妹妹出现。
      同时,这也是她这么紧紧绷着自己,出半点差错都要自己立马处理的原因。
      
      光荣的家史,对于后来者而言,是一种光荣的印记和鞭笞前进的动力,但又未尝不是一种沉重负担。
      陈愉无数次庆幸自己就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虽然现在她家这个普通家庭也已经分崩离析。
      
      “她这成绩保持到高考,去B城那两所最知名的大学,应该都稳了。”
      陈愉默默听着,将赵芃芃桌上拿纸笔里,墨水已经见底的笔芯换下来,偏头看看赵芃芃饱满好看的后脑勺,心想:“稳是稳了,只是可惜……”
      
      老天像个重度强迫症患者,总追逐这莫名其妙的公平。给了人这样好东西,同时又非得塞给这人一样不好的。
      在陈愉心里,赵芃芃真的什么都好,就是身体上有点小缺憾,患有严重的过敏性鼻炎。
      
      前年春天的时候,到处路上都在大修,粉尘漫天飞舞,还引得赵芃芃发了一次哮喘,常年丢在包里应急的喷雾剂终于派上了用场。
      也是因为这个毛病,赵芃芃适应不了B城的生活,很小的时候被送回来老家跟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过了很长一段被迫跟父母分开的日子。
      
      陈愉小时候跟爷爷奶奶生活过两年,爷爷奶奶给再多疼爱都没办法弥补父母双亲之爱的缺失。
      那种紧紧相随的孤独感和内心对于爱的求索挣扎,她多少能明白点。
      
      只是那种强忍着眼泪说起“这辈子,大概都没法去B城看我爸了”时的巨大失落和痛苦,她终究没法感同身受。
      陈愉想起赵芃芃爸爸上回生病时,就赵芃芃留在家里,说话时整个人都缩成一小团的可怜样子。
      要强如赵芃芃却不愿意自己被可怜,向人示弱的时候都十分罕见。
      作为从小一起长大,初中分开三年又重聚的朋友,能做的,真的少之又少,小之又小。陈愉丢掉空的笔芯装好笔,轻轻的放进赵芃芃的笔袋里,然后在上课铃拉响之后推醒了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两天更9千多字,为啥我不改成3天更呢?扶额。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