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你

作者:荷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回想

      “悉悉索索,悉悉索索。”黑暗中棉被摩擦的声音,隔一两秒钟就响一阵。
      突然“啪”的一声,房间里的灯被一只长胳膊按开,白墙做背景,灰蓝色为主调的房间,顿时大亮。
      床上的少年,眉头紧皱,眼睛闭了闭,等适应了才完全睁开。
      
      推被,起身,下床,朝窗边的书桌走去。
      大手一捞,捞起桌上被胡乱丢着,卡了一截在书页之间的手机。
      顿了一下,拨通某个人的电话。
      
      “喂。”对面很久才接起来,声音沙哑而迷蒙。
      “赵芃芃,我有道题不会做。”顾方舟语气不佳。
      “??”
      
      赵芃芃再醒神2分,将手机移开,眯着眼看看最上方的时间显示。
      00:51?
      “太晚了,明天我去你家给你讲吧。”赵芃芃叹口气,翻个白眼。
      “不行,现在讲。”顾方舟翻翻练习册。
      赵芃芃压着一股摔手机的冲动,将手机换个耳朵:“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
      “12点53啊。”顾方舟拿下手机一看,稀松平常报出时间。
      “那你还不睡觉?”赵芃芃没好气。
      “事儿还没做完。”顾方舟语气闷闷的,仿佛一个没吃到糖的小孩儿在控诉。
      “什么事儿?”赵芃芃睁大双眼。
      对面沉默了。
      
      赵芃芃在这静默的几秒钟,忽然回光返照一般,想起自己白天说的那句:“答案还有两步就算出来了,你回去算一算,我等下给你打电话。”
      她瞬间清醒过来,在黑暗中闭一闭眼,拥着被子坐起身来,“你该不会……”
      “我给你5分钟,五分钟后,我拨视频给你。”顾方舟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赵芃芃缓缓放下手机,在黑暗之中呆了几秒。
      
      赵芃芃快速整理下头发,洗了把脸。
      顾方舟搁下手机立马去了趟卫生间,对着镜子照了照,将头顶那撮压变形的头发,湿水捻了捻,而后才回身进房。
      
      顾方舟说五分钟就真的五分钟,时间一跳,他立即点了视频电话过去。
      赵芃芃刚在桌前坐下,她扯扯身上披的外套,点了绿色的接听键。
      
      顾方舟盯着视频里的赵芃芃看两眼,她还有些惺忪,眼睛好像也还有些肿。
      
      “白天那题你算出结果了吗?”
      “嗯。”顾方舟说着,捞起桌上准备好的那张草稿纸,举到视频面前给赵芃芃看。
      赵芃芃一溜看下来,点点头,“嗯,对了。然后你还要讲什么题?”
      顾方舟又拿起桌上的习题册,翻开他事先选好的题目,给赵芃芃看。
      
      “这题很偏,一般很少考的,是奥数题目,这个你弄不懂做也没事儿。”赵芃芃快速扫一眼,真诚的说道。
      顾方舟睨她一眼,“该不会是这题你也不会做,所以才这么说的吧?”
      赵芃芃:“激将法对我没用。你要是真想做,我教你就是了。只是,人应该要学会正确的表达自己的意愿。你想学,你就直说,不要扯其他的。”
      顾方舟:“你有这个废话的时间,都抄好题目了。”
      “……”
      
      赵芃芃捏捏笔杆:“你举近一点,我看不清。”
      顾方舟举近一点。
      赵芃芃:“太近了,糊掉了。”
      顾方舟又举远一些。
      赵芃芃:“左边一点,挡住了。”
      顾方舟耐心只剩下百分之二十,他猛地左移。
      赵芃芃:“右边一点。”
      顾方舟将书往桌上拍,怒了:“赵芃芃,你有完没完,耍我呢?”
      赵芃芃自动过滤他的怒气,依旧语气平常:“好好举着,没抄完呢!”
      
      谁耍谁?
      大半夜的不睡觉,非要把她挖起来讲题的到底是谁?
      赵芃芃暗暗嘀咕。
      
      做完一题,顾方舟又找了另一个地理计算题给赵芃芃做。
      赵芃芃哈欠连天,两眼里水光潋滟,顾方舟渐渐心软,正要出声让她去睡觉,却见赵芃芃猛地转头,两眼圆睁,有些惊恐的望着一侧。
      
      “怎么了?”顾方舟问。
      “有人敲我家的门。”赵芃芃老实道,说着起身掀了掀窗帘朝楼道里看一眼。
      他们家门前还真的站着个穿黑衣服的男人,男人身后的房门洞开。
      一瞬后,忽听见玻璃瓶子砸地的巨响,在这安静的夜里分外贯耳。
      
      隔壁的男人又开始作妖了。
      赵芃芃拉上窗帘坐下,刚刚满脑子的瞌睡虫,一时之间跑了个精光。
      “大半夜的谁敲你家门?”顾方舟探头看向视频问,一副只要探头够远,好像就能看进手机里去的模样。
      赵芃芃抿抿唇,垂了下头看着手抠两下指甲盖,再抬头才说:“你还记得你们送我回来的时候,周叔说我们小区门口有人打架吗?”
      “嗯。”顾方舟两眼闪躲两下,嘴上虽应着,但他压根就想不起来这茬事儿。
      
      他那会儿的注意力都在为自己脱口而出的那句话而懊恼,还有观察赵芃芃的反应上。
      后来她自然的拍他腿,又用腿擦着他大腿往外挤,他所有注意力又跑到了腿上。
      脑袋里有个声音告诉他要推开她,但身体却又不动弹,直到她下车后好一阵,他脑袋里还是嗡嗡的。
      
      顾方舟盯着视频里的赵芃芃暗暗问自己:“为什么会是这个反应?”
      
      赵芃芃时不时惊一下,缩缩脖子看看窗户的方向,将下午发生的事情一股脑讲给顾方舟听。
      原来她是因为这个才忘记给他打电话的。
      顾方舟捞起一边的镜面魔方,轻快的转动几下,迅速的拼好了棱块最大的一面。
      
      楼道里又响起含糊不清的咒骂声,听着外面的男人像是喝醉了。
      赵芃芃拉开窗帘一个缝,朝楼道看一眼,只能看到一个靠在窗户上,伸出窗外小半个身子,抬头向天的身影。
      她垂头看一眼很下面的花坛,忧心忡忡坐下来,“我报了警是不是做错了?”
      “没有,你没做错。男人这样,应该不是一天两天了,你要是不报警那个女人说不定被打成什么样儿呢。”顾方舟开始捣鼓第二层稍大的棱块。
      “可对面的男人原先只在家里闹,现在楼道里闹个不停,还连累了楼上楼下所有的住户不得安宁。”
      “把你物业电话给我。”
      “干嘛?”
      “打电话叫人啊。”
      “不用了,我挂了视频自己打就行。”
      “不行。”顾方舟丢下还差几步弄好的魔方,突然扬高了声音,表情怪怪的不太自然。他轻咳一声,“那什么,我来帮你打,这样万一对面的人问起来也不会想到是你打的电话,你就不怕他真的找你寻仇?”
      
      赵芃芃皱着眉头听他说完。
      这点她不是没担心过。
      但她看着视频里挑眉的顾方舟,偏偏头略一思考,心里又觉得好像哪里有点别扭。
      
      “发给我啊。”顾方舟催促道。
      “哦,等下。”赵芃芃犹豫了下,终还是抓过手机开始翻通讯录,然后将物业的号码发给顾方舟。
      赵芃芃捏着手机,手机角度问题,顾方舟那边只能看到她的两条眉毛和毛茸茸的发线。
      趁她看不到,他便伸出手指偷偷的凌空描绘她细长浓黑的眉形。而后在赵芃芃切回来之时,他又猛地缩回手指,眼睛瞟向别处,然后又再装作不经意的瞟回来。
      
      赵芃芃将手机重新放回支架上,两手叠放在身前的桌上,“发过去了,你挂断吧。”
      “不用,我还有个手机。”
      “……”
      赵芃芃扯扯袖口的螺纹带,所以,他该不会是因为不想关掉跟她的视频才……
      
      “喂,你好,我是12栋14楼的住户,我们楼上有个人大半夜的还在耍酒疯,你们能不能帮忙上去看看?”
      赵芃芃抬起头,扒着桌子微微倾身。
      顾方舟边说边瞅着视频里的赵芃芃,她一脸的期待,活像个等待被投食的……小鸭子。
      
      打了电话,两人又做了几道地理题,赵芃芃转着笔看着视频里埋头认真计算的顾方舟。
      “你怎么就突然端正了你的学习态度?”
      顾方舟捏着笔的手一顿,看一眼桌上的小黄鸭头笔帽。
      “该不会是听说了我跟别人打赌,赌你考不过450分,所以想让我输吧?”
      “要不然呢?”顾方舟微微抬头睨她。
      赵芃芃手上的笔“啪”一声掉在桌上,“你也太……”
      
      她话还未说完,门外就响起一个男人的大呼:“杨先生,你快下来。”
      赵芃芃起身掀了窗帘一看,她倒抽一口凉气。
      
      他们小区楼道窗台的设计不知是偷工减料还是设计不够人性化,只装设了一半的防护栏,留下一半大概有五、六十公分的空隙。
      而现下对面那个男人就爬上了窗台,上半身从那个缝里探出去,一只手拉着护栏,一只手不停在空中挥舞。
      男人嘴巴开开合合,隔着玻璃,她也听不清他在讲什么,出于好奇,她开了一个窗缝。
      
      “飞呀,飞呀,飞呀……”
      “……”
      
      赵芃芃看着这一幕,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让她几乎要羞愧而死的画面。
      她喝醉那夜,她以为她将顾方舟按着轻薄了一下那就是她出格行为的全部。
      她扶额,捂脸,任凭那些记忆反复的□□她这颗脆弱得摇摇欲坠的心灵。
      
      她赵芃芃正经了十几年,打小就没有过什么越矩的行为,连躲猫猫这种游戏她都嗤之以鼻。竟然会趁酒望着认识不到几天的他大笑,而后松开他的双手,坐在他身上,口中迭声喊着那个让她羞耻的字眼。
      “驾,驾,驾……”
      如果现实生活能像电视剧一样有背景配乐,她想那刻应该是:“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她的一世英名哟,毁于一旦。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醉酒的人,千姿百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