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你

作者:荷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吵闹

      赵芃芃挥别了李欣和陈愉,在公交车站装模作样站了会儿,瞅瞅四处没什么认识的人才火速拉开旁边一辆黑色轿车的门坐进去。
      她取下书包又朝窗外看看,这才放下心来,朝前座喊了一声:“周叔。”
      周叔冲她一笑,将车开出去。
      
      “哪个不会啊?不是说要讲题?”赵芃芃看一眼手表,开门见山问道。
      顾方舟摸出手机,调出一张照片,然后将手机丢给她,“第三题。”
      “??”赵芃芃险险接住。
      
      逗她玩呢?她以为他这么急要讲题,至少是拿了卷子或者习题册。
      碍于周叔在场,她努力压下蹿上头的这股火气,压榨出多一分耐心,转头看他,“这个老师不是讲过吗?你有没有先做一遍?哪一步不懂?”
      “都不懂,你做一遍给我看看。”
      “……”
      
      赵芃芃暗暗捏拳,努力催眠安慰自己。
      至少他已经开始重视了,至少他已经有要努力的苗头了。
      
      赵芃芃自己掏出笔和草稿本,开始认真解题。
      她写下要用到的公式,转头看他,“坐那么远,你看得到吗?要不要坐过来一点?”
      顾方舟不看她,两眼盯着她手中的草稿纸,“做你的。”
      赵芃芃咬咬唇内侧的肉,自己朝他身边移了移。
      
      “因为双曲线渐近线方程为 x±2y=0,因此设双曲线方程为 (x+2y)(x-2y)=k,把 y=x-3 代入整理得 3x-24x+k+36=0,这一步,看得懂吧?”赵芃芃从题目中抬起头来问他。
      车子拐了一个弯,赵芃芃没注意到自己的膝盖正抵在顾方舟的腿上。
      顾方舟瞬间将视线从她膝盖上移走,移至她书包上搁着的草稿本。点头。
      
      “由上面的步骤可以得出,x+x=8,x·x=(k+36)/3,对吧,看得懂吧?”
      “嗯。”顾方舟总是在赵芃芃转头问他的一瞬间,将视线从她脸上移开。
      
      车开到赵芃芃家的左转路口。
      周叔从倒车镜里看看后座的两人,顾方舟垂着头看得十分入迷,而赵芃芃口中不停讲解中,手中的笔在草稿本上书写自如。
      他侧头朝左看一眼,又朝右后方看一眼,打转方向盘,将车开上直行车道,停下。
      几秒后,直行灯绿,周叔再次将车开出去。
      过了那个路口有一段后,周叔像个做错事躲过了大人视线的小孩,大大松了口气。
      
      但赵芃芃还是发现了异常。
      她看了眼腕上的手表,时间过去15分钟,按理她该差不多到小区附近了。
      她从本子里抬起头来,正对上顾方舟的视线,而后又见他匆匆瞥开。
      她垂眼,捏紧手中的笔杆,转头四下看两眼,前倾上半身赶紧道,“周叔,走过了,是前一个路口。”
      “嗯,那儿堵车,我绕路从另一边过去。”周叔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出汗,他换着手在腿上擦汗。
      “哦,好。”
      
      赵芃芃坐直,只觉左脸颊有些火热,眼角的余光瞄到顾方舟貌似在盯着她。
      她一转头,却见他垂着眼盯着她包上的本子,她偏偏脑袋,对自作多情的自己翻个白眼,再度将头埋下去。
      没被抓个正着的顾方舟心跳忽快忽慢,视线再次投向赵芃芃的侧颜,他仔细端详,暗暗问道:“她长得是不是也有点像小黄鸭?”
      
      “什么?”赵芃芃抬头直视前方。
      “你们小区门口有人打架。”周叔将话重复了一遍。
      “我说你长得也像小黄鸭。”顾方舟几乎同时出声。
      车内一时安静无比,三人仿佛石像凝固,都没动弹。
      
      几秒后,顾方舟铁青着脸,暴躁的踢踢赵芃芃的脚,“你到了,下车。”
      赵芃芃紧握笔杆,瞪他。
      她死命压下要用手指砸他脸的冲动,将手机递给他,撕下草稿本上写满步骤的这一页,不轻不重拍在座位上。
      “答案还有两步就算出来了,你回去算一算,我等下给你打电话。”赵芃芃说完收起本子和文具袋。
      顾方舟眼尖瞅到笔袋里的一支笔,他长手一伸夺过她的文具袋,拉开,从里头挑出那支笔盖上是只小黄鸭头的笔,“借笔一用。”
      然后又将笔袋丢回给她。
      
      赵芃芃怒接笔袋,又不好发作,收拾完瞄一眼窗外的人群,在里头发现一张很熟悉的面孔,她又顿住。
      那是他们家楼上的一个奶奶,人送外号“小报”,哪里的八卦她都能打听到,四处说叨,真长舌得令人发指。
      
      她回身看向顾方舟。
      顾方舟下意识将笔从右手调换至左手,警惕的回看她。
      
      “我走你那边。”
      “干什么?”
      “有熟人。”
      “你还怕羞?”
      “人言可畏。”
      赵芃芃说着也不管顾方舟的态度,拍开他的腿,从他面前挤过去,开了门下车,从车的左侧绕过人行道去。
      
      周叔不可思议的看一眼顾方舟,没看到预料中的暴跳如雷,只见到他捏着笔看着草稿纸,像是在研究着题目。
      周叔神奇的望一眼窗外同人打招呼的赵芃芃,轻轻一笑,将车子开出去。
      
      赵芃芃跟“小报”奶奶打了声招呼,见她回身看马路,就一阵心虚也朝马路边看一眼。
      还好,车已经开走了。
      
      “12栋15楼的,那个女人家不检点,老公不在家,约了这个男人来家里,我都撞见过两回了。两人在电梯里一人站一边,却眉来眼去的。”小报奶奶回神跟其他人又继续聊起来,“今天那女人的老公回来了,捉奸捉了个正着,啧啧啧,真是……”
      此处省略意味深长。
      
      赵芃芃顺着小报奶奶的目光看向小区门左边,落在一个渐渐远去的白色背影上。
      那个背影脏兮兮的,倒像是真的跟人打了一架。
      
      赵芃芃没所谓的收回视线,又朝马路上看一眼,松一口气朝里走,走了两步她又停下脚步,回头。
      他们刚刚说12栋15楼?不就是她家那层?
      
      赵芃芃若有所思的回头,继续往家走。
      出了电梯,刚把钥匙插进锁孔里,就被身后“咚”的一声巨响吓得身子一抖,钥匙就掉在了地上。
      她心惊肉跳了下,弯身捡起来,回头看一眼。
      
      “啊,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你别,啊。”女人的凄厉的哀求声隔着门传来。
      跟着又是一声巨响。
      赵芃芃快速将钥匙插进锁孔,开了门,火速进屋,轻轻的关上门。
      
      心跳如雷,她站在门边愣了阵,才朝里走,走了两步,她又回身,坐在鞋柜前开始换鞋。
      刚套上一只拖鞋,就听门外动静越来越大,对门似乎还开了门。
      “贱人,还想跑,我告诉你,你偷男人的那天,你就应该知道自己的下场。”男人的骂声在楼道里传来。
      赵芃芃咬咬唇站起身来,微微喘息着顿了两秒才拨开猫眼上的遮挡朝外看。
      
      直直望过去,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对门屋里的一片狼藉,沙发餐桌餐椅歪的歪倒的倒,横七竖八的。
      再一偏头,门边一个男人,正抓着一个女人的头发,把她从电梯口往屋里拖。
      男人穿白衬衣,挽着袖子,肚子凸起,两眼血红,面目可怖。
      女人妆糊成一片,穿玫红色衬衣,高腰阔腿牛仔裤,赤着的脚上有血迹,看起来十分无助。
      “你放了我吧,让我走,我们离婚,我什么也不要。”女人痛哭着求饶
      但男人却一直将她往门内拖。
      
      “救命,谁救救我。”
      女人的手指扒着门框,最后被男人一根一根掰开拖进门去。
      
      赵芃芃目睹了这全过程,她靠在门边,拍着胸口急喘气。
      经过一番“闲事该不该管”和“万一真的出事儿怎么办”的天人交战后,她还是拿起手机拨了110。
      
      哀嚎声一直不停,这么煎熬的过了好一阵,终于有警察上门。
      赵芃芃就扒着门看了一眼,女人已经鼻青脸肿,头破血流了。
      这场面太过惨烈,她不敢再多看。回身该干什么干什么。
      等了好一阵,外面的吵嚷声才随着男人女人被带去公安局才消停。
      
      赵芃芃心有余悸的吃了晚饭,洗了澡在客厅看了会电视,碰到电视里有男人打女人的画面,她都迅速切走。
      门上突然被人“砰砰砰”大力的砸了几下。
      “出来,是不是你们报的警,我处理家事儿关你们什么事?报警啊,还报警,出来,有本事做别没本事承认啊!你以为你躲在屋里我就找不了你,我告诉你,你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你总有出来的时候,我总能抓到你们。”
      
      赵芃芃猛地抓了手机关掉电视和家里的灯,抱着抱枕缩在沙发的角落里。
      她抖着手按亮手机屏幕,凭着这一点光亮给予自己安慰。
      她拿着手机想找人求助,思来想去也没找到合适的人选,于是将手机轻轻放下。
      
      门外男人的声音消停了。
      回去了吗?回去了吧?
      赵芃芃像在走钢丝的心稍稍放下来。
      
      两秒后,又再度提到嗓子眼。
      “出来,我知道是你们报的警,你们多管什么闲事啊?你以为你躲在屋里我就找不了你,我告诉你,你有本事做就要有本事认。我总会找你们讲讲道理的。”
      男人竟然挨家挨户去敲门,将狠话翻来覆去的说。
      
      不知是楼上还是楼下,响起小孩儿的哭声。赵芃芃一手抓着头发,一手拇指塞进口中压咬。
      “我是不是不该报警?我是不是给别人惹了麻烦?”赵芃芃暗暗自问。
      
      男人的声音没完没了,赵芃芃抱住自己的双肩,侧头看一眼窗外。
      对面那户人家,一个妈妈正和自己的女儿在灯火通明的客厅,边看着电视边玩呼啦圈。
      妈妈动作笨拙,呼啦圈很快掉在地上,那女儿笑趴在沙发上。
      
      赵芃芃叹口气,转回头来,在自家黑灯瞎火的客厅巡视一圈,然后瞪着右边的大门。
      门外响起电梯的开门声,跟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杨先生,消消气消消气,您看这么晚了,有事儿咱们明天再说,这楼上楼下都还有小孩子……”
      不知哪户的孩子,像是配合一般,越发大声的哭起来。
      
      那个声音不厌其烦的说着“理解理解,邻里邻居的要相互照应”,不断安抚了好久,才听见对门的关门声。
      然后她家的门上同时传来敲门声。
      “芃芃,开门,我是你刘叔。”
      赵芃芃这才连滚带爬的去开灯,套了拖鞋就奔去门口开门。
      
      “芃芃,这是你阿姨包的饺子,你放冰箱里明天煮着吃。”刘叔递给她一个餐盒。
      赵芃芃接过来,“谢谢刘叔。”
      声音哑得她自己也吓了一跳。
      
      刘叔垂头看一眼她穿反的拖鞋,笑笑,“你有事儿打物业的电话或者打我手机也行,你不是有我号码吗?”
      赵芃芃鼻头微微发酸,点点头,她刚才心里发慌加上挺久不找刘叔了,她都忘了。
      
      刘叔的电话她还是三年前存的。那时她爸身体不大好,关女士请假过去照顾了一段时间,就剩她和她哥在家。
      他们家水表那会儿空转得厉害,关女士留下的钱只够她交一半的水电费,停了水,她只能按她妈的话去物业找刘叔帮忙看看。
      一来二去两家人自然而然就熟了。
      
      “没事儿啊,早点睡吧,我也回去了。”
      “好,刘叔再见。”
      送走刘叔,她关上门反锁上,回身还是不太放心的看一眼门口,搁下餐盒又搬了张餐椅抵在门上。
      然后才安下心来,关了灯回房。
      
      顾方舟早早就洗漱完毕,坐在桌前翻阅习题册。
      他挑来挑去,停在一道题目特别长,看起来解开就需要很多步的题上,手指点点,“就你了。”
      他折一下这页边角,合上,侧头瞄一眼一边的手机。
      他伸手唤亮屏幕,瞅一眼信号和电量,都满格,他皱一下眉,捞起手边的镜面魔方玩起来。
      
      玩魔方玩得他直想拆掉,电话才响起来,他舒展眉眼快速一把捞起,看清来电显示,他又紧紧蹙眉。
      他闷闷接起:“有事儿,不玩游戏。”然后挂掉,将手机丢回桌上。
      旺仔盯着自己的手机,纳闷:“靠,我都还没开口说话呢。”
      
      顾方舟紧抿着唇看一眼手机上的时间,22:14,好样的。
      他起身大力踢开椅子,将椅子踢得仰躺在地。
      他回身盯着椅子看两眼,深深吸了一口气,才认命又暴躁地将其一扶,重重砸在地毯上。弯身捡起抱枕,甩上去,回身出门去了洗手间。
      
      赵芃芃刷完牙从洗手间回房,掀了被子躺进去,关灯的瞬间,她愣了下。
      怎么总感觉有什么事儿没做?她努力回想下,还是毫无头绪。
      这一夜有够兵荒马乱了,她实在太累,索性不管不顾躺下就睡。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赵芃芃哎,你可长点心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