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你

作者:荷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解围

      “你没伤着吧?”赵芃芃从车上下来,奔进一家巴基斯坦餐厅,拉着陈愉就问。
      陈愉那时正坐在门后小椅子上,脸上还有点没擦干净的食物残渣,看起来花红柳绿的。
      “没有。”陈愉一下子软下来,当即红了眼圈。
      赵芃芃周身摸了摸,没摸到一点东西可以给她擦脸,索性扬起胳膊,拿衣服给她大致擦了擦,将她拉往自己身后。转头对身边立着的一个不算高大的男人问:“请问,砸坏的桌子在哪里?”
      
      男人斜两眼赵芃芃,她头发乱糟糟的,身上的衣服也很皱,看起来也不像个能来事儿的人,“啧”一声回身,用不太顺畅的中文说了句,“跟我来吧。”
      赵芃芃拉着陈愉被带到餐厅最角落那张狼藉的桌前,她有点呆住。
      刚才到底经历了怎样一场恶战?
      
      长条方桌上有个汤碗大烧糊的印记,墙上一张异域风情的挂画上被泼上了红汤,红汤位置之尴尬,正好在画中女子的裙底,一眼看去像是被染上了大姨妈。就连桌边的墙纸也未能幸免,破损翘起好大一块。
      赵芃芃轻叹口气,回身又看一眼陈愉,这货侧身上也是污糟邋遢的。
      
      “你刚才说要赔多少来着?”赵芃芃小声问陈愉。
      她伸手摸摸长方桌,木料厚实质地发亮,敲起来梆梆作响,一看就不是便宜货。
      她记得之前在一家建材店见过的一张旧门板做成的桌子,造价2000多。
      
      “3800。”陈愉小声回她,声音里有点发颤,“我不敢跟家里人说,而我手上已经没有那么多钱了,怎么办?”
      “没事,交给我,我来想办法,我去打个电话。”赵芃芃安慰道,她拍拍陈愉,冒汗的手心捏着手机出了餐厅。
      
      在通讯录找了一圈,筛选了又筛选,她最后将视线锁定在赵云霜的电话上。
      她咬咬牙按通电话。
      
      “喂,干嘛。”赵云霜一如既往的坏脾气。
      “赵云霜,借我点钱。”赵芃芃直截了当道。
      “你要钱干嘛?零花钱被关女士扣光了?”
      “我等下再跟你解释,我有急用。”
      “你要多少?”
      “3800。”
      “你再说一次?”
      “3800。”
      “不是这句。”
      “那哪句?”
      “第一句。”
      “借我点钱?”
      “没有。”
      “嘟嘟嘟。”
      “……”
      
      赵芃芃再打过去,被赵云霜直接挂断了。
      她一个头两个大,这赵云霜真是够了。
      
      赵芃芃咬咬手指,给赵云峥拨个电话过去。
      “干嘛?”
      “借我点钱,急用救命。”
      “要命一条,要钱没有。”
      “嘟嘟嘟。”
      
      这俩……
      
      赵芃芃有点束手无策,回身看看餐厅里陈愉巴巴望着的眼神,她咬咬牙给她爸拨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不过没人听,快要听到尾声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赵芃芃回头。
      
      “你,怎么在这儿?”赵芃芃看着比自己高一个头的顾方舟。
      顾方舟被她脸上的表情惊了下,顿了顿才问,“你这副欲哭无泪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没事儿。”
      “真没事儿?”
      “……有,那什么,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你说。”
      “借我点钱。”赵芃芃像个溺水的人,胡乱抓到一条救命稻草,就想借此上岸。
      “……多少?”顾方舟顿了下。
      “3千……8?”赵芃芃抠抠手机的音量键。
      “你干嘛了?”顾方舟皱着眉头问。
      此时刚才那个男人出来催促:“要多久?可以快些点吗?晚餐高峰期客人很多,我们还要收拾桌子。”
      “稍等一下哈。”赵芃芃带着歉意回道,转头看着顾方舟。
      顾方舟朝餐厅里看一眼,看到有些狼狈的陈愉,立即明白过来,说着回身朝后走,“在这等我。”
      
      赵芃芃盯着顾方舟的背影,他确实是长高了吧?为何总觉得他背影这般……伟岸?
      
      过了好一会儿,时间长得,赵芃芃差点以为他不会回来了。
      但他还是回来了,蓬松的碎发被微风一吹,起起伏伏。
      这一幕像极了青春剧你男主角登场那一刻,静谧美好的特写镜头。
      她一时有些晃神,想起星爷电影里那句很经典的台词——
      “我的意中人,他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架着七彩祥云来……找我。”
      
      “走吧,我陪你进去。”顾方舟见她没动,自己先抬脚走进去。
      “哦,好。”赵芃芃心跳飞快,像坐过山车,整个人都有点迟钝,跟着进门。
      
      顾方舟进去并未立即交钱,而是将“案发现场”看了一圈。
      赵芃芃以为他几乎要“啧啧啧”冷嘲热讽一番,却听他开口说的是:
      “这桌子是木兮家的吧,1900人民币一套。你这挂画是苏塔的《汲水少女》,很小众,不过很有品位。但复刻品,立体还原度真的不高,最多也就600人民币。还有这墙纸,就算是防水的,也才几百一卷,你这损坏的地方修补一下,也不过几平米。清理费就更不用多少,3800?最多3000人民币。”
      
      顾方舟很是肯定。
      店里那个男人,也被说得一愣,一时竟然没有反应。
      顾方舟敲了敲桌子,“你不是老板吧,可否请你们老板出来一谈?”
      男人终于回神,似乎是被顾方舟的气场镇住了,在狼藉里看一圈,跟他们说了句“等等”,果然去后面请老板了。
      
      陈愉扯扯赵芃芃,小声在赵芃芃耳边“卧槽卧槽”的表达了下她此刻激动的心情。
      赵芃芃心跳又快了几分,再快一点,她担心自己怕不是要猝死,赶紧用手抚了下胸口。
      
      老板很快出来。
      这是个精瘦矮小的中年男人,皮肤黝黑,两眼却异常的亮。
      他身后跟着个同赵芃芃他们差不多的女孩儿,也是皮肤黝黑,两眼晶晶亮。
      一个比一个更直勾勾地盯着顾方舟。
      
      赵芃芃突然有种自己兜里的糖果被人惦记上的强烈感觉,有些担心和不高兴。
      她四处看看,竟然还看到门口那桌应该是个中国女孩儿站起身来举着手机在拍他们。
      
      “乃几道虚答!”老板像口中含着块鹅卵石在说话,中文很不好,语音速度也慢。
      “知道。”
      “不麻乃刷,我介胡画几嫩悬洒牛仿饼,胡克都悬波闪。”老板的散装中文还在继续。
      
      赵芃芃大概听懂,两人聊的是墙上挂着的画,是三流仿品还是复刻品,后面她的注意力在对答如流,侃侃而谈,耐心十足的顾方舟身上,也就没再注意听。
      她突然有种,即将摔倒时,有个人扶你一把,很累时,有个人给你推了把椅子让你坐下歇歇的错觉。
      顾方舟就是那“有个人”。
      
      两人交涉到最后真的只用赔3000块,赵芃芃和陈愉两两对看,有些不可置信。
      转钱时,赵芃芃看到老板身后的女孩儿扯了扯老板的袖子,老板一脸宠溺冲她笑笑,然后转头面向顾方舟。
      “阔厚浪我嘎一下乃得WeChat?”
      “不了,我英文不好,无法交流,以后有机会来你这儿吃饭。”顾方舟很是干脆拒绝,收了手机。
      赵芃芃看到老板身后的女孩儿顿时一脸失望,她心里却有些高兴。
      
      三人出到门口。
      “谢谢,钱我会尽快还你的,能不能留个联系方式给我?”陈愉抹抹脸,整理下衣服对顾方舟说。
      “你还给她吧,这钱我是借给她的。”顾方舟语气淡淡道,回答的是陈愉的问题,眼睛看着的却是赵芃芃。
      陈愉瞧着两人之间的形容,立即明白过来,也不再坚持。
      
      “行,我会尽快还你的,今天真的谢谢你。”赵芃芃真诚道。
      “嗯,我倒是不急。”顾方舟云淡风轻答她。
      
      三人在路边聊了两句,就见一黑色轿车上下来一人,一身休闲西装,黑色皮鞋,银边眼镜。
      一看就是个有文化,又有点不那么好说话的人。
      
      “董老师。”赵芃芃吃惊的招呼一声。
      “嗯。”董明点头,“我们谈谈?”董明看着赵芃芃一点也不稀得拐弯抹角。
      赵芃芃应一声,转头求助的看一眼顾方舟。
      顾方舟一语不发,若有似无的朝她点了下头。
      她这才安心跟上前去。
      
      两人走到一边。
      “上次的事是我没调查清楚,方舟都跟我说了,是他恶作剧害你醉倒的,我跟你道歉,你如果还有意愿就回来继续吧,我看了你记的笔记,也问过老师,方舟跟你一起上课的时候还有点效果。”
      “……”
      他恶作剧害她醉倒?
      
      信息量有点大,赵芃芃一时之间有点懵住,未经过太久的考虑就傻乎乎点了个头。确实差钱。
      “这样就好。”董明笑道,“从下周开始,你周末依然那个时间点去吧,平时的话,如果有条件,你们视频学习学习,帮我抓下他的课后作业。”
      “好。”赵芃芃应道,说完她侧头看看一边的顾方舟,他正一副气定神闲的玩着手机也不搭理他身边的陈愉。
      
      “董老师再见。”赵芃芃在路边送别两人。
      坐副驾驶的顾方舟目不斜视,也不搭理她,很快便消失在她眼前。
      
      “董明,顾承业和董芳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你这么尽心尽力的来‘照顾’我?”
      董明不答,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微不可察的叹了声气。
      顾方舟也没期待他回答,偏头盯着后视镜,里头,陈愉正用胳膊撞旁边的赵芃芃。
      
      “这顾方舟是个宝藏男孩啊。”陈愉无事一身轻,笑着捅捅赵芃芃的腰,“董映雪把他说得那么差劲,我看并不是,我都有点好奇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了,你要不要深入了解一下?。”
      赵芃芃斜她一眼,“你有空讨论人家,不如先整理下自己,你跟刚从潲水桶里出来的人有什么区别。”
      陈愉扯扯衣服,嘀咕一声“没这么惨吧?”而后跟着她往前走,边走边拍她袖子上的污迹,“芃芃,如果今天换成是你,你会像我一样撕那女的吗?”
      “我不知道。”赵芃芃答,她真的不敢去想,如果她爸老赵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他们家会乱成啥样。
      “我只知道,你是我朋友,我看到你这个样子,真的有点……嫌弃。”赵芃芃最后两个字有点哽咽,她抬头看看天,别过头去,再回过头来时伸手在陈愉额头上弹了下,“下次别再这样了,你看看周围的人都在笑我们。”
      “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啊?”陈愉张嘴就从身边的一棵树嚷。
      赵芃芃阖一阖眼,抽回自己的胳膊,快步朝前走。
      “芃芃,你等等我。”
      
      夜里,赵芃芃被关女士审问。
      “赵云峥说你找他要钱?”
      “嗯,一个同学遇到点事儿急需用钱。”
      “男同学女同学?”
      “女同学。”赵芃芃翻白眼。
      “我之前看一个新闻,一个女高中生借钱去医院打……”
      “不是。”赵芃芃叹口气。
      “不是最好,我跟你说,我们家就没有人早恋过,我跟你爸虽然高中时候认识了,但也还是大三的时候才在一起的,不能在你这儿开了先例,你知道不?”
      “知道了。”赵芃芃垂着头削苹果,苹果皮在最后一点功亏一篑,断了。
      
      夜里躺上床,她拿着手机开始搜索苏塔。
      这真的是个很小众的画家,网页上的资料寥寥,没有一张照片流出来,只知道是中国人,后来去了法国,就连画作展示也并不多,只有那一幅《汲水少女》。
      她不懂画,放大看了几次,也没看出这看起来挺普通的一幅画有什么特别之处。
      她缓缓放下手机,借着手机的微弱光亮,瞪着天花板。
      
      手机的光亮很快暗下去,房间落入全黑的世界里。
      在一亮一暗的瞬间,顾方舟立在餐厅看着墙上挂画,那副不容有他的自信模样又再浮现。
      赵芃芃身上瞬间就起了一层起皮疙瘩,她拉了拉胸口的被子,直拉到下巴处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这一天,真是兵荒马乱,桩桩件件都像是做梦一样,那么不真切。
      赵芃芃抱着被子再翻个身,愣愣看着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闭上双眼也久久没法入睡。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