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你

作者:荷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借宿(小修)

      半夜,月朗星稀。
      挂钟在空荡荡的别墅里响了一声,时针指向12点。
      
      顾方舟捧着水杯的手抖一下,杯中水顿时洒出来。
      他恼得不顾三七二十一,脱了鞋子就朝挂钟扔去。
      这个钟他早就看它不顺眼了,明天一定卸了它。
      他恨恨朝二楼走。
      
      刚掩上房间门,手机就响起来。
      “喂。”
      对方似乎还不知道电话已经通了,仍自顾自聊着。
      
      “怎么办?我家绝对绝对不能送,董老师那么恐怖,你不是不知道。”
      “我家也必须不能,我们家老太婆上来了,她的专横你是见识过的。”
      
      “喂。”声音沉了沉。
      他敲击着键盘键入一个“等”字,尽自己最大努力拿出耐性不立即挂掉电话。
      “喂喂。”很急的一声,董映雪的注意力终于回归电话上。
      “说。”
      “顾方舟,求你件事儿。”
      “不行。”
      “我还没说是什么事儿呢?”
      “总之就是不行。”
      “你冷血,你无情。”
      “我知道。”
      电话那头传来很小一声,“赵芃芃,你给我清醒一点啊,好歹说完地址你再倒下啊,1501,特么每个小区都有好些个1501,难不成要丢你在画室里……”
      “哎哎哎,顾方舟,我挂了。”
      “等等。”
      
      顾方舟大半夜的开全了门廊和草地上的灯,一时间整个别墅区里,就他们一家人灯火通明。
      他等得百无聊赖,踢着脚下的一石子在原地转悠,最后实在觉得太傻,于是踢着推着英雄跟他玩。
      
      英雄没玩两把就开始两眼微眯,懒懒散散跑去捡飞盘,叼在嘴里一溜小跑回来,跑到门廊处又折回来。
      很是应付他。
      
      “你已经不是在接飞盘,而是捡飞盘,不玩了,没劲。”顾方舟拿过它口中的飞盘,摸了摸它两眼中间的毛。
      英雄张大嘴巴打了个哈欠,瞬间解脱,跟着就趴在他脚边,将头枕在他脚上不再动弹。
      
      四下里有虫子“吱吱”的叫声,间或还有一两声蛙叫。
      英雄的耳朵一瞬不瞬的抽动一下,突然听到门口的电话响,它立即抬头瞪着屋门。
      顾方舟回身去接,英雄紧随其后。
      “嗯,放他们进来吧。”
      
      按掉通话,他心跳就开始莫名加速,两眼期待的看向大门口。
      才刚看到车灯光亮,他就迫不及待的按下了铁门开门键,手指轻轻发颤。
      
      他带着英雄朝大门口走去。
      一开始还走得贼拉快,走到一半看到绿色的出租车车头出现,他急急减速,喘了两口气,做出一副溜达的懒散样,拖拖沓沓走到门边。
      
      “顾方舟,我真的好意外,你这么机车的人竟然会答应收留她。”
      陈愉下车避着顾方舟往董映雪胳膊上拍一巴掌。
      “她怎么了?”顾方舟装作没看见两人的交流。
      “醉了,一不小心就醉了。”陈愉赔笑。
      “……”
      
      两人架着完全不省人事的赵芃芃往里走,董映雪大声朝身后喊一声,“师傅,稍等一下啊,马上出来。”
      “快点就行,这里不让停太久。”
      “行嘞。”
      
      顾方舟跟在身后,好几次看到赵芃芃的伤腿在地上被拖着走,他都想上手。
      不过,拳头在外套口袋内攥了又攥,他忍住了。
      
      这人吧,一旦脱力像块实铁,就死沉死沉的。
      两个女孩儿费劲巴拉将赵芃芃弄到厅里的沙发边就没了力气。
      正大喘气儿,就听门口的司机压着声音喊,“快点的啊。”
      两人齐齐回头。
      
      “要不,交给你了?彭姨在吧?让她帮帮忙呗。”董映雪难得讨好道。
      “你们走吗,不走我走了?”司机又再喊起来。
      顾方舟皱眉回头看到已经有巡逻的保安站在门口|交涉了,大晚上的,他也怕扰邻,于是松口。
      “行了,我等下叫彭姨帮忙,你们回去吧。”顾方舟快速瞟一眼漆黑的一楼卧房说道。
      
      “行。”董映雪今夜真是刷新了对顾方舟的看法,她一度还犯贱的有些奇怪他怎么突然这么好说话了。
      “那就多谢顾帅哥你了,我们家芃芃就拜托你照顾。”陈愉拉拉赵芃芃的外套,回头轻松道谢。
      “陈愉,快点走了。”
      “陈愉?愉快的愉?”顾方舟追问。
      “对呀,怎么了?”
      “车。”
      “哦,拜拜。”
      
      人走车离开,顾方舟锁了铁门关掉屋外的所有灯,回身看着沙发上侧身向着沙发背躺着的赵芃芃。
      “怎么办?”
      英雄窝在自己的独位沙发上抬起眼皮瞄他一眼,又闭上。
      
      出租车上后座上,一闭眼准备小憩的董映雪突然又睁眼,推推陈愉的胳膊肘。
      “赵芃芃应该不会发酒疯吧?”
      “我哪知道,她这第一次喝酒。”
      “最好是不会,不然……”
      “来的路上你说你表哥很恐怖,看着不挺好的吗?又帅又好说话,如果笑容再多点的话,简直完美。”
      “屁,你可是没见过他的真面目,有一次我姑在家,他不在,我带了个朋友上他家玩,动了他几块拼图,第二天他回来,当着我和我朋友的面儿就把那拼图拿去丢了,说嫌脏,给我朋友委屈哭了。你说什么人自己平时在家玩3000片的拼图,还是世界地图。”
      “……那我们家芃芃要是耍酒疯会怎样?”
      “估计得当场去世。不是赵芃芃就是顾方舟。”
      “……”
      陈愉看向窗外渐熄的灯火上方,挂在天上的那轮孤月,暗暗祈祷:“赵芃芃,你争气点别闹啊!”
      
      顾家别墅。
      顾方舟铺好他房间隔壁那间客房的床,三步台阶并作两步往下走。
      走到能看到大半厅里情形的位置,朝厅里一瞧,他心头猛地一跳。
      
      原本应该在沙发上躺着的赵芃芃不见了。
      
      他一步跨三步、四步台阶奔下来,绕着厅里转了一圈,心跳猛如虎。
      最后回身,在英雄无辜的小眼神的示意下,他才松口气,定下差点脱壳而出的心神。
      赵芃芃竟然躺在英雄窝着的独位沙发与盆栽的小缝里,正好是阴影地带,她又穿着暗色的衣服,不易察觉。
      
      顾方舟上前蹲下,试探了两次,才真的上手,食指撩开盖在她脸颊上的头发。
      他刚一撩开,就被赵芃芃一把又扯回来重新盖在脸上。
      动作很是孩子气。
      
      “太亮了。”她说的有点委屈,像在跟谁撒娇,声音里满满的小女儿情态。
      是他从未见过的一面。
      顾方舟偏偏头,没忍住也无需忍,放任自己笑起来。
      
      英雄再次掀开眼皮看着两人。
      
      夜凉如水,赵芃芃还光腿半身躺在地板上,他于心不忍,于是手指戳戳她的肩膀。
      “你醒醒,房间在楼上,你要站起来我才能带你上去。”
      “头晕,叔叔,你开车可不可以再慢点,再慢那么一点点。”
      又笑。
      
      费劲将她翻个面,他出了一身汗,脱了外套,找了几个位置才找到相对稳妥的使力点。
      “我,要抱你起来,你可别乱动。”
      “……”
      
      他弯身看一眼她熟睡的面庞,近在眼前的红唇,轻缓的吐纳气息打在他脸上,他顿时心惊肉跳。
      心一横眼一闭一鼓作气将她打横抱起来,朝楼梯口走。
      
      英雄跳下沙发“嘚嘚嘚”跟上去,很快跑到前头。
      它先是钻进他房间等着,看顾方舟没进门,它又出去,赶在他前面钻进另一间开着灯的房间。
      在床前来回转悠,最后索性原地趴下等。
      
      顾方舟抱着人没看到英雄,一脚踏上去,正好踩到英雄的肚子。
      它哀叫一声蹿起来,在顾方舟腿上绊一下,灰溜溜钻出房间。
      
      顾方舟脚下一个不稳,直接抱着她扑上床。
      他反应极快,脚蹬地,身子还没挨到她就弹起来。
      只是手臂一抬成个斜坡,赵芃芃的身体不受控制翻转了90度。
      
      跟着——
      熟睡中的她,突然大喊一声“热”,抬起了手臂,留出她臂下的空位。
      她的上半身,就这么和他的右手手掌来了个亲密接触。
      
      顾方舟仿若遭了雷劈,全身僵硬。
      双掌瞬间摊平,整个人放低像片纸一样平贴在床上。
      他艰难的抽出压在她腿下的那只手,抬起她的上半身,将没法安放的右手迅速抽出。
      站起身来,身上的灰色贴身T恤,背心已经透出星星点点的汗湿印记。
      
      他看也不敢看她一眼,一溜烟跑出房间,把自己关进他的卧室。
      趴在床上,他抬眼看看自己的右手,想握成拳又似乎不敢,想摊开又觉得手指不住发抖很烦。
      最后,他将额头抵在床上,朝被子里低吼一声,想要借以发泄体内那股陌生的躁动。
      
      顾方舟重新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擦着头发拉开门,这么巧就听到隔壁“咚”一声闷响。
      他将半湿的毛巾丢在一旁的沙发上,毛巾在沙发边缘半搭不搭,朝地上滑两滑,落了地。
      顾方舟几乎就在这同时冲向隔壁房间。
      
      进门缓步。
      床上空空的。
      他来到窗前。
      赵芃芃趴在地板上,头偏向窗户一边,头发没盖完的眉头紧紧皱着,成个“川”字,瞧着十分难受。
      
      指尖掠过她滚烫的脸颊和耳朵,顾方舟将她的头发撩到耳后。
      他一把拖下床上的杯子盖在她身上,将她囫囵裹住,然后才将她抱上床。
      行动得经验,实践出真知。他这也算是一回生二回熟。
      
      将她翻个面,剥香蕉皮一样,轻轻拉开被子,露出她被乱发包住的嫣红脸颊。
      指尖沿着她的额头,缓缓往下来到颊边,一路撩开她的乱发。
      她小脸儿白里透着红,像个成熟的水蜜桃,带着甜甜的奶香,轻启的双唇,不断对他散发着巨大的诱惑力,他垂下头,慢慢靠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近到能清晰的看到她鼻下细得近乎透明的绒毛……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说周末不更新,然后我连夜又码好更新了,
    我是个说话不算数的人。
    看到结尾这里会不会有人想要打我?
    咩哈哈哈哈哈咚,某人乐极生悲,从椅子上摔下来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