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你

作者:荷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失恋

      金秋十月,英才实验中学里丹桂飘香,甜甜的味道,一阵阵钻进鼻孔,赵芃芃打了个喷嚏。
      她揉揉鼻子,心想每个学校都有其独特的味道,像他们八中,校园里的味道就是玉兰花。
      
      英才中学真不愧是贵族学校,一路走过来,学校里的各种名人雕像林立,全身的,半身的。
      每个雕像跟前都有一句名人名句,学习氛围营造得真是好。
      
      两人一路绕过欧式教堂一样的礼堂,到了学校食堂。
      “你们学校也太奢侈了,礼堂用大理石也就算了,竟然连食堂门口也用大理石!”
      “大理石很稀奇吗?”
      “你们这一届富人家子弟,素质不行啊,常识这么差。”
      
      “赵芃芃。”
      顾方舟突然停在一棵树前叫她。
      “干嘛?”
      “看。”
      “什么?”
      赵芃芃果不其然凑上前,因为近视,她又凑了凑脑袋,见到道旁树的小花坛里蠕动的东西,她尖叫一声退开。
      顾方舟笑得裂开了嘴角。
      
      “你神经病啊?”赵芃芃干呕一声,脸都白了,抬眼瞪他。
      顾方舟立刻收起笑。
      “你解剖青蛙都不怕,竟然怕蚯蚓,你们这届平常子弟素质也不行,蚯蚓可是松土的行家,多招人喜欢啊。”
      “嗯,招人喜欢,跟你也就不相上下吧。”赵芃芃干呕后眼圈微红,抚着胸口平复心情。
      
      “你到底是为什么怕蚯蚓?”
      “有人怕猫,怕狗,怕老鼠,怕蟑螂,我怕个蚯蚓有什么奇怪。”赵芃芃眼神飘忽,侧头看向一边。
      “你先进去吧,我跟这儿坐会儿。”赵芃芃在道旁的长椅上坐下,迅速看他一眼说道。
      她不能跟他一起进门,万一被齐右看到,误会了怎么办?
      
      顾方舟看看她前伸的那条伤腿,也不勉强她,点头。
      走了两步,他又回头,嘴唇抿了又抿之后才问,“你到底来干嘛的?”
      赵芃芃抬头,压下阵阵心虚,含糊其辞,“还能干什么,你以为呢?”
      “那帮我买瓶水,我等下给你发红包。”顾方舟指指适才路过的食堂前面立着的自动贩售机。
      赵芃芃下意识的瞟一眼球场门口,见到有人出来,她赶紧答应下来,“我等下帮你放在看台第一排,你自己拿。”
      顾方舟深深看她一眼,见她跟他对视后,眼神立刻跑路,他以为她还在为刚才网吧那一幕害羞,不易察觉的勾勾唇角,“嗯。”
      
      赵芃芃看着顾方舟的背影。
      两条裸露的胳膊和腿真白,反光。
      这两条小腿,竟然比很多女孩子的腿都好看,细长匀称不说,还没毛。
      
      老天爷八成是个女的,尽把好东西往男的身上装。
      剩下些奇形怪状,次品残品混在良品里随机安给天底下的女的,被选中的活该倒霉。
      比如她表姐,因为小腿粗,从来不敢穿裙子,也不敢穿紧身裤,衣柜里一溜的运动裤和直筒裤。
      
      赵芃芃在长椅上坐了没一会儿,顾方舟的红包就进来了。
      她点开一看,以为最多也就十块钱,看到3后面跟着的两个零,她瞬间无语。
      
      赵病友:这么多,是要我帮你买光贩售机?
      顾狱友:先收着。
      赵病友:收着干什么,你以为还有下次?
      顾狱友:别不识抬举熊猫砸桌.jpg。
      赵病友:我和我手中的菠萝都对你的话很有意见.jpg。
      顾方舟笑笑,将赵芃芃的表情收藏,把手机塞进更衣室的储物箱里,转身出去。
      
      拿着运动饮料,找芃芃将剩下的钱发红包还给他,脚踏进球场大门之时,刚好见到球场边发球的10号。
      她呆呆看着此人手臂上的短袖印儿,上白下黑,十分明显的分界线,还有他后勃颈处发红的皮肤。
      很容易就辨认出是齐右没错了。
      
      齐右本身其实也很白。
      但就是体质招光,一晒太阳皮肤就发红,红完就变黑,而且是一旦黑了花好长时间都白不回来那种。
      
      大家都是同样踢球,同样晒的,顾方舟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体质有点逆天。
      
      齐右发完球就火速跑向左边进场,此时的球在顾方舟脚下,他带着球越过两个来阻拦他的敌方球友,假动作都没做,不知怎么做到让对方球友误以为他要朝左手边走的,对方球友朝左边扑去,他却往右边踢着球走了。
      赵芃芃迎着坐在第三排的“女鬼”的视线,一瘸一拐朝看台走。
      
      她大概能猜到顾方舟是怎么得知她来了。
      就是,眼下这情况,对她不利,这“女鬼”八成是把她当成情敌了。
      
      情敌方圆十里,莫待,她懂。
      所以,她将手中的水搁在第一排的边位上,便转身要走。
      “等等。”“女鬼”出声叫住她,声音有点尖厉。
      赵芃芃回头。
      
      “你和方舟是什么关系?”
      “放心,不是你以为的那种关系。”赵芃芃对女生居高临下的态度有点恼火,出声也没什么好气。
      “也是,你身上穿的这衣服,是一般小店买的吧,廉价货,他怎么看得上你。”
      
      赵芃芃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
      他们家关翡翠女士在教养子女这方面很有想法,即使家里不差这点买衣服的钱,也绝不会花大手笔在这上头。
      按关女士的说法:“我有那闲钱,我还不如添个书柜,给你们多买一书柜的书看,腹有诗书气自华,有气质的人就是披块步也好看。”
      
      赵芃芃虽然没意见。
      但自打高一穿了一件新衣服,忍气吞声被人扯着衣领看商标,说她穿的什么破杂牌,她这火气到现在都没下得去,现在蹭蹭又冒出来。
      她压压火气笑道:“嗯,学生嘛,不像姐姐你应该是工作了吧,看你这一身挺贵妇的,应该做的是不错的工作吧。”
      她本来想说“贵气”,临到嘴边觉得思想感情表达不够到位,于是弃了,换成“贵妇”。
      
      她这一句礼貌有加的话,骂人还带让人揣摩一通才能明白里头的几个意思。
      “女鬼”花了点时间揣摩完,见她要走,一时没找到合适的话来回击,气得脸都白了,站起身来摇摇欲坠。
      
      赵芃芃转身就走。
      “女鬼”看看场上朝这边看来的顾方舟,虽心有不甘,却又不好发作,只能放任她离开。
      
      早知道她刚才就不多嘴跟旺仔他们说,在外面看到谁的小女友了。
      虽然她也不太确定是不是顾方舟去带她进来的,但这也太巧了点。
      
      路过球场,赵芃芃跟场内的齐右交换个眼神,指指门外,他冲她点头。
      转头看到顾方舟,正一瞬不瞬的瞅着自己,她咬咬唇快速离开。
      踏出球场,只听身后旺仔焦急的声音传来,“顾方舟,你干嘛呢?怎么往那边传球啊,传给我说不定都进一球了。”
      
      想起顾方舟适才那意味不明的一眼,她就一阵心虚。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什么。
      
      她在球场周围随处转转,拍些花坛里他们学校见不到的花,站久了腿疼,她于是买了两瓶水选了张角落不起眼,离贩售机远远的长椅坐下。
      正点了修图软件修修图,加亮度,加饱和,加褪色,一张照片还没修完,一条信息弹进来。
      
      “你知道我刚刚办了件什么事儿吗?”
      赵芃芃弃了修图大业,转头投入陈愉的怀抱。
      赵芃芃想起陈愉有次在学校乒乓台跟前摔了一跤,哭得稀里哗啦,跑来跟她说的第一句话也是这个。
      于是她回,“你在哪儿摔了个大马趴?”
      
      陈愉:“不是,我跟他表白了,微信说的,还没回,我疯了,我想退学,太特么尴尬了,以后都不想见了。”
      赵芃芃:“稳住啊,你发多久了。”
      陈愉:“都20分钟了。”
      赵芃芃:“再等等,说不定他在忙什么事儿,打球什么的。”
      陈愉:“或者,wctm手机掉粪坑里了可能。”
      赵芃芃:“真掉粪坑就会不了你的表白了。”
      陈愉:“也对,呸呸呸,没掉。可是好难过,好想喝酒,”
      赵芃芃:“我现在还有点事儿,等我忙完去找你。”
      陈愉:“嗯,快点来啊,我以后再也不表白了,qtmd傻逼才热脸贴冷屁股,我是全世界最大的傻逼,我想灭了我自己。”
      赵芃芃:“淡定。”
      
      她刚发出消息,就见到齐右走出球场,她果断将手机塞进兜里。
      兴冲冲站起身来,稍微走出几步,到显眼的位置,很快又回复淡定朝他招手。
      
      齐右朝她走来。
      她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想,总觉得他脚下沉重,像绑了多少斤的沙袋一样,拖沓得很。
      
      两人在长椅上坐下,她自然的将手边的一瓶水递给他。
      他迟疑了下才伸手接过。
      这一点迟疑,让赵芃芃心里不太舒服,像是被人嫌弃没洗澡一样的感觉。
      
      “你找我什么事儿?”赵芃芃语气冷下来。
      “我们的约定算了吧,以后都做朋友。”齐右的语气自然,像在说今天天气晴朗一般。
      “哦,行啊。”赵芃芃拧开水喝下一口。
      
      灌得急,她一个不慎呛了,她忍了忍,忍住了咳嗽,却开始打起了喷嚏。
      还好。只是打喷嚏而已。赵芃芃安慰自己。
      
      “除了这个,你还想说什么?”赵芃芃语气又冷了起码八个度。
      活像电视剧里的女剑客,在漆黑的雨夜,拿着剑架在被她打趴下的对手脖子上,生死全在她一念之间。
      
      “好好读书,考个好大学。”齐右语气很是官方疏淡。
      “多谢关心,不过,不劳您费心。”赵芃芃说完,猛地站起身,脚在地上砸一下,扯着了腿伤,她身子晃了晃,阖一阖眼,定在原处好一瞬才迈开步走掉。
      走了没几步听见身后的齐右对她说:“赵芃芃,旁人都说你心冷脾气硬,原来是真的。”
      
      赵芃芃背脊一僵,倔强地咬咬唇,脚下不停,路过一个垃圾桶。
      她很是顺手,将手中只喝了一口的水一把丢进去。
      她将背脊一挺再挺,虽然腿疼,但还是大步朝前走。
      
      他们头顶上方坐在栏杆上的顾方舟,看着赵芃芃这一瘸一拐的背影,手指在手中饮料的瓶身上点两点。
      “像个骄傲的孔雀,不过是只受了伤的。”
      “什么?”黄梦没听清他说什么,于是探身问。
      “没什么,以后不要找我了。那天换作别的什么人,我也会上前。我重申一句,我并不喜欢你,以前不喜欢,现在不喜欢,以后也不会。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顾方舟说完丢下两眼含泪的黄梦走了。
      黄梦抽一口气,鼻子里都是桂花的甜香。
      她讨厌桂花味道。
      
      桂花的香味,不止飘散在英才实验中学里,就连公交车路过某条路也能闻到这甜甜的香味。
      公交车里坐着的赵芃芃,耳中塞着耳机,听着得到里罗振宇讲的“二元学习法”:
      “具体来说,就是找到两位这个领域的代表性人物,而且是针锋相对的代表人物。比如古典音乐领域,看到莫扎特,就该去找贝多芬……”
      
      她边听边看陈愉的消息,好大一段文字,她看得头晕,但也忍着继续看下去。
      “青春期里,总有些懵懂的感情,想要要不到,有些人想近近不了。不过,也没关系,走过这一段,你会发现,你还会遇见更多的人,对你依旧冷漠的,当然也不乏对你示好的,还会再有你想亲近的,相处起来特别舒服的人,嬉笑怒骂在他面前不必顾忌。”
      “什么?”
      “莫名其妙不?这是他发给我的,我靠,我tm喜欢上的是个什么睿智玩意儿?”
      赵芃芃叹口气,看看车里的站牌和刚刚靠拢的站台名字,“我还有三个站,很快就到你画室楼下。”
      “我买了酒,还叫了另外一个姐们儿。”
      “嗯。”
      
      手机又震了下,返回键上显示一个①。
      赵芃芃切出去。
      顾狱友以草地上英雄跳起来的照片做的头像上有个红①。
      
      点开。
      是一张熊猫的表情图,上面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写着一句话:
      “当年我背井离乡之后,乡里人再也没喝上过一口井水。”
      
      赵芃芃懒懒扯出一个笑,在收藏夹里挑出一个萝卜表情,回给他。
      “在警察叔叔的帮助下,失足少女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脚。”
      
      顾方舟垂头笑着将表情收藏了,却动动手指在输入框打下几个字。
      “我发错人了。”
      
      几秒钟就收到赵芃芃的回复。
      “我不怪你,我大方。”
      “把你钱收回去。”
      
      顾方舟淡笑着也不点她发回来的红包,径直锁了手机拿在手上。
      球场上,老潘刚踢进一个球,他们队一阵欢呼。
      
      而此时对方原本在休息的齐右准备上场。
      顾方舟拿着手机走下场,将手机交给被他换下强行换下的队友,也上场开踢。
      
      刚被顾方舟换下的队友跟受伤下场的旺仔小声聊天。
      “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你有没有感觉老顾很针对齐右啊?”
      “我也纳闷,只要齐右带球他就必抢,还一抢一个准,什么仇什么怨?”
      “以后我妹夫还要跟我们踢球吗?”
      “爱踢不踢,大名鼎鼎的八中神射手齐右,也不过如此,等等,谁是你妹夫?”
      “齐右啊!”
      “林嘉茵跟齐右!”
      “嗯呐。”
      “我靠,我的暗恋就这么结束了?”
      “你暗个鬼,谁不知道你喜欢我妹。”
      “就不许我明着暗恋啊!不行,我受不了这委屈,裴路你下来,让我上。”
      旺仔说着从地上爬起来,将手里的毛巾狠狠朝地上一丢,活动两下脚踝,两眼死盯着场上的10号,“今天,不是他死就是他亡。”
      
      老潘走到他跟前锤他:“你个睿智,抽什么风?”
      旺仔:“哥们儿失恋了,丫齐右就是挖哥们儿墙角的混蛋。林嘉茵好狠一女的。”
      顾方舟转头看他,脸色越发阴沉,“刚才不够认真,现在认真来一场。”
      哥儿几个在他脸上看到了腾腾的杀气,不自觉吞咽下口水。
      
      裴路被换下来后,看一眼场上气势汹汹的旺仔,听身边人解释了一通才想明白。
      转头,他又看一眼刚抢下齐右的球,差点让齐右摔一个狗吃屎的顾方舟。
      “听你一说,这旺仔针对齐右我就想通了,可是这老顾唱的又是哪出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不如去撸个串,下雨天和撸串更配……
    我朋友:撸你妹,你tm一嘴的溃疡,边吃边叫,爷才不去丢这人。
    我:绝交。
    我朋友:绝交是个什么体位?
    我:法克。
    ————————————
    我没收藏,所以没榜单,我一点都不羡慕别人有榜单。
    周更五天,周末有事儿出去。
    不服啊,不服你来写(递笔
    空气:这人怕不是个傻的,整天对着我说话。
    我:人艰不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