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向灯

作者:绦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木偶渡魂

      “我的意思,不是要你把她装进木偶中带出去,”江绪干脆换了个说法,“你们觉得,系统怎样判定才算那罗刹被镇压成功了?”
      
      “死了。”
      “重新压在阵法下。”
      
      他思绪微动:“对,可是,如果只是失去了魂魄,它究竟算不算死了?还是说,要肉身和灵魂要一起‘死去’?”
      
      “还有一个问题,”他对着那两个陷入思考中的人,缓缓道,“这个游戏究竟靠什么运转的?为什么你们要执意带它出去?”
      
      吴临下意识看了眼陈灯,见她颔首,才叹了口气解释道:“算了,看她这样子,也不打算要你性命灭口了。既然是同一条绳上的蚂蚱,告诉你也没关系。”
      
      “再详细的不能讲,只能告诉你个大概,”吴临警惕地望了眼上空,不知道在防备些什么,“你大概也猜到了,这是一个,靠人的精神力维持运转的世界。这里的一切,不管是一草一木还是人,都是假的,跟做梦一个道理。”
      
      “就连你们这些玩家,也只是精神被控制在了这个世界观中,真正的肉身,还在现实世界里。”
      
      江绪恍然大悟,为什么自己明明在中弹倒下,醒来时,却毫发无损。
      
      “而你们在这个世界里死了,就相当于,”吴临好半天才想起那个词,“对,脑死亡。”
      
      吴临铺垫了一连串,终于回归了江绪最初的那个问题了:“每个世界虽然是虚拟存在的,但它们都有一个核心精神力来维持运转,这些精神力,来自强大的、被控制的灵魂。在这个世界里,它就是罗刹。”
      
      “梦境里的人永远意识不到自己在做梦,也永远不会主动跳出梦境,”吴临语调冰冷,似嘲非嘲,“同样的道理。只要罗刹它一天没有想起自己是在游戏世界里,它就永远会沿着别人给它设计好的剧情,构建出越来越无懈可击的精神世界,”
      
      “你的意思是,我们都是在罗刹的精神世界里?而所谓的系统就是具有控制力的更大的精神力?”江绪皱了皱眉,一针见血地总结道,“现在的脑科学,已经发达到这个程度了?”
      
      他这一本正经的提问却只是引来了对面两个人的嗤笑。
      
      吴临摆摆手,无奈地叹气:“江教授,你不用把它想得这么深奥,你只要知道,我们要让这个世界崩塌,最好的办法,就是把罗刹的灵魂解救出去。”
      
      “好,”江绪觉得这两人看自己的目光跟看傻子似的,也懒得跟他们细究了,“那我来说说我的方法。”
      
      “就像现实世界里认定的那样,脑死亡也是死,但躯体却会还保留着活体的特征。那么,被渡走魂的罗刹算不算死?”
      
      **  
      
      三个人分别站在两侧的河堤上,望着滚滚的河水头皮发麻。
      
      邱邱看看往树上挂铁链的杜十三,又看看对岸被牢牢系在滑索上的吴临,忍不住吞了口唾沫:“这样真能引出罗刹吗?”
      
      杜眼镜一边安手里的铁索,一边递给她一个厌烦的眼神:“你还有其他办法?总归只是试一试,能成更好,不成也没办法。”
      
      齐胖子在对岸的高树上大吼一声,打断两人无声的硝烟:“喂!好了没?我放人上去了啊?”
      
      直到吴临被绳索挂着,一路摇摇晃晃地往旷阔的河面正中央传去,他才心觉江绪出的这个馊主意,大概是故意在报复他。
      
      他低头瞥了眼脚底离自己不过一丈的河水,那翻滚着的浊浪疯狂地往上攀附着,似乎恨不得要咬住他的小腿,把他扯下去似的。
      
      吴临的脸白了几分,就连脸上那道疤都显得没那么狰狞了,他赶紧闭了闭眼,一边祈求那两位的动作快一点,一边迫切希望背上的安全绳足够结实。
      
      而他心心念念的江绪和陈灯,正顺着一处波浪没那么汹涌的河面放下木船。
      
      陈灯举高手里的马灯,一步跳到木船中,引得船身剧烈地晃了晃,险些没翻过去。
      
      落在她身后的江绪眼皮也跟着抽了抽。
      
      按照预先的分工,江绪负责划船,陈灯则只需要盯着手心里的马灯,顺着它火焰的指向去寻找罗刹的痕迹。
      
      明明灯罩已经把外边的飓风挡得严严实实了,那火焰却跟有生命似的,朝着一个方向跳动得厉害,且随着他们的靠近,幽蓝的火焰愈发明亮。
      
      “那个方向,”陈灯指了方向,突然想起了什么,话锋一转,“喂,小卷毛,明明把吴临困在其他地方,也能引罗刹过去,你偏要把他吊在河的正中心,故意的吧?”
      
      江绪头也没回,声音里满是无辜:“不装得像一点,怎么引罗刹上钩?”
      
      陈灯轻哼一声,自觉早已经看透了他的本质:“你就是报复他之前想杀了你们。”
      “不过我也看他不爽很久了,装模作样的。你再慢一点,让他在河中央多吊一会儿。”
      
      江绪心道小姐姐,要比装模作样,他跟你比那是鞭长莫及。
      
      随时面临翻个面的危险的小船,在江绪的掌控下,除了积了一船底的水,倒是左晃右晃地平安穿过了淘浪。
      
      陈灯盯着火焰越来越躁动不安的灯芯处,压了压嗓音。
      “快到那片堰塞湖了。”
      
      江绪闻言,划船的动作慢了下来。
      
      因为堰塞湖颇深,河面逐渐变得平静起来,连那浊水流经的速度都慢了许多。
      
      船悄然无息地进入了堰塞湖所在位置的上方,正当陈灯准备施计引罗刹出来时,一个巨大的漩涡突然出现在他们身旁,很快他们的船就陷了进去。
      
      浑黄的河水吸食着船底,旋转着往下,船里的两个人也跟着快速旋转。
      
      江绪见状,干脆弃了船,托着陈灯的腰,一边奋力往漩涡边缘游,一边用沉稳有力的声音安抚她:“别怕,放平身子,顺着漩涡方向往外游。”
      
      陈灯水性不算太好,刚刚那一瞬间,居然有了一种久违的不安感,那是人的身体对于无法掌控事物的本能。
      
      然而江绪的声音从风浪里传来,莫名有种安抚人心的意味。
      她很快冷静下来,在那只有力臂膀的带动下,她模仿着他的动作,放轻身子浮在水面上,一面顺着漩涡方向,用力把水往身后拍,两人终于出了漩涡圈。
      
      他们才逃离那个漩涡几米远,那艘底朝上的木船突然被什么东西冲破,“砰”的一声巨响,破碎的木屑四处飞散,在半空中炸成了碎片。
      
      “是罗刹出现了!”
      
      听到陈灯的呼声,江绪没有回头,只是托着她加快了速度往岸边去,直到指尖重新触碰到岸边的断木,他才松了口气。
      
      江绪拉陈灯上岸,拿出层层包裹在塑料袋里通讯器,在“滋滋”的电流声里开口。
      “老齐,让吴老板做好准备,罗刹出来了,”他顿了顿,补充道,“让他叫声大一点,越凄惨越好。”
      
      通讯器那端齐胖子笑得不怀好意:“收到,江小兄弟放心,你们注意安全。”
      
      那罗刹从漩涡中骤然冒出,身形居然比上一次见到时又大了许多,她稳稳立在和中央,一身乌青的皮毛上还粘满了枯枝败叶。
      
      罗刹往四周探了一圈,突然,不知察觉到了什么,它的双眼骤然由绿变红,在湍急的水流中踉跄了一下,仰头干嚎了一声。
      
      水流居然就这样稍稍往两岸排开了些,像是给它让出一条道来,而罗刹就顺着河中心的那条道,一路疾奔,朝着吴临的方向去了。
      
      河边的两人齐齐松了口气,江绪站起来,帮陈灯拍干净身上的杂草:“走,跟过去吧。”
      
      **
      吴临被吊在河的正中央,神经紧绷着一刻也不敢放松,直到那河道中的水突然剧烈地沸腾起来,朝两岸扑上去时,他精神一振,拔高了呼救的音量。
      
      因为湍急迅猛,本来呈浑黄的河水彼此推搡着,绽出的白浪险些把河岸边居高临下的几人都卷下来。与此同时,河中心的水迅速消减下去,在两道高约莫几丈的水墙间,留出一条泥泞的大道。
      
      罗刹笨拙的身躯出现在吴临视野里的时候,他脸上的喜色骤然褪下去,而隐隐发有些发白。
      
      那高几丈余的怪物,踩着厚重的淤泥,跌跌撞撞地朝他奔过来,因为体重的原因,它很难从小腿高的泥中拔出脚来,几乎一步一个跟头,等它快到吴临跟前时,原本乌绿的皮毛已经滚成了土色,连眼睛缝里都是泥。
      
      吴临抿着唇,不敢去看它变幻的眸色,罗刹见到他,却是欣喜地高举着锋利的爪子,轻而易举地扯断绳索,它专门避开自己尖锐的爪子,把他小心翼翼地放到地上,不料下一秒,吴临就往湿泥里陷进去了。
      
      它没什么智商,一面想捞他起来一面又怕伤到他,急得嗷嗷大叫。
      
      吴临闭了闭眼,抓住它的皮毛攀到它肩上坐下,安抚性地拍拍它的头,喃喃自语道:“阿阮,你会变回来的吧?”
      
      罗刹不知他的心思,只一味知道模仿猫那般,乖顺地“咕噜”着。
      
      岸边的几人不知道那一人一怪究竟在说些什么,眼看罗刹嗷叫着就准备带吴临离开,齐胖子急得在岸边大叫:“吴老板你快啊!磨磨蹭蹭干什么呢?!”
      
      邱邱也有些担心:“这人靠谱吗?不会到头来我们费了那么大劲,他却是骗人的吧?”
      
      然而下一秒,那本来还挺拔如山的罗刹僵在原地,紧接着,如大厦坍塌般轰然朝后倒去,深深地砸进泥里。
      
      因为开道形成的两堵水墙骤然软塌塌地松懈回去,而在齐胖子众人脚下疯狂试探的洪水,也在顷刻间往回退了。
      
      整个河面又变成了他们初见时那般黑雾蒙蒙的样子,只是水减到露出归源村屋顶的程度就停止了。
      
      其他三个人面面相觑:“这么容易,就结束了?这吴老板什么来历啊?”
      
      邱邱皱着眉盯着还是洪波滚滚的河面,担忧道:“这水没有退下去啊,任务不会算失败了吧?”
      
      吴临踏着水上了岸,怀里抱了一只被爪钉钉住四肢的木偶。
      
      那木偶因为被爪钉束缚住腿脚而不能动,眼神却是转得厉害,看见熟悉的几个人,立刻露出凶恶的表情,挣扎着想做出攻击的动作,吓得他们往后退了好几步。
      
      齐胖子咽了口唾沫:“你这小人偶,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凶狠了?”
      
      陈灯把外套里那只跃跃欲试想跳出来为自己做出辩解的人偶往回按了按,上前一步,对着失魂落魄的吴临伸出手:“给我吧。”
      
      吴临有些不确定地抬起头,露出企盼的眼神:“你能保证万无一失吗?”
      
      这就跟做手术前,病人家属向医生要一个保证是一个道理,但陈灯显然职业操守不到位,懒得搭理他,拎过僵硬无法动弹的木偶,朝着林子深处去了。
      
      直到那些人被江绪和吴临远远拦在了视线外,她才停下来,喊了罗刹的名字。
      “季阮,你怕是忘了自己这个本名了吧。”
      
      见被渡魂到木偶中的罗刹还在疯狂挣扎,陈灯似有似无地叹了口气,把木偶端正地摆放在树下:“算了,我只能帮你到这地步了。”
      
      她取出那盏马灯,揭开灯盖,灯芯处的幽蓝火焰立刻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陈灯手疾眼快地掐住那团火,没让它直奔着木偶去了。
      
      蓝火迅速在她手心里融化成一团墨色的液体,陈灯就着那液体往木偶的头顶拍去,很快,一缕透明的烟从木偶头顶的小孔里逸出,而那团火慢慢由幽蓝的冷色变成炽热的殷红色,重新在陈灯手里燃了起来。
      
      她把变了色的火放回灯壁中,锁了灯盖,下一秒,那盏上了年纪的马灯就在她手心里消失了。
      
      陈灯看着空荡荡的手心,发了两秒的呆,这才扔远了地上的化为朽木的木偶,返回岸边。
      
      “灯姐,你刚刚干嘛去了?”
      
      “缓解一下压力,”陈灯朝目光紧锁在自己身上的两人微不可察地颔首,转身,“洪水还没有消,那罗刹看来还有一线生机,趁着它昏过去了,我们去送上最后几刀。”
      
      本来就觉得游戏高开低走的齐胖子眼神一亮,得意洋洋地瞥了吴临一眼:“我就说没这么容易嘛。”
      
      说罢,他率先下了水,直奔刚刚罗刹倒下的地方去了。
      
      罗刹膀大腰粗,倒在水里就如同一座露出水面的岛屿,齐胖子很快爬到她身上,摸出砍刀就奔着它的要害去了。
      
      杜十三也兴致勃勃地加入了“战斗”,就连邱邱都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尽管他们手刃的,只是罗刹失去了魂魄,不能动弹的身躯。
      
      很快,罗刹庞大的身躯,如同一块巨大的朽木,轻飘飘地浮上了水面上,连流出的绿血都凝固了。而那洪水,也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退了下去,被冲毁的归源村,终于露出了积满淤泥和木片的本貌。
      
      吴临望着迅速复原的世界,面上露出似悲似喜的表情:“她现在,在哪里?”
      
      陈灯没有忽悠他,认真道:“吴老板放心,已经通过这灯,被我转移进现实世界了。只是她的肉身没了,只剩下魂魄。我也不能保证还有没有活过来的那一天……”
      
      “没事没事,”吴临擦了擦满脸的水,“我这是高兴,她总算是,摆脱这不得超生的宿命了。”
      
      没有把握的事情,陈灯不会去保证,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如果有机会,欢迎你随时上我那里取灯。”
      
      吴老板点点头,转头望着泥水中不断皱缩,变回本来模样的罗刹,心头又是狠狠一揪。
      
      他红着眼眶,狼狈地朝两个人道别:“我去看看她去。好久没见过她本来的模样了,怪想念的。”
      “谢谢你们,就此别过了。”
      
      江绪点点头,待他的身影远去了,他才低头瞥了眼矮了自己一个头的脏兮兮的小姑娘个,声音微哑:“你也是这样一个被束缚着的灵魂吗?”
      
      陈灯哂笑一声:“怎么可能,要真是那样,我还能站在这里?”
      
      江绪被挠了一天,险些就要鲜血淋漓的心终于放了回去,他扬了扬眉:“那你帮它们逃出去,是为什么?”
      
      陈灯张了张口刚要回答,眼前的一切,却突然快速开始虚化,水里欢呼的齐胖子与邱邱,一脚跨上了岸的杜十三,抱着面色惨白的红衣女人发怔的吴临,连同那欢呼着浩浩荡荡冲下山的村民们,一起变成了雪花点。
      
      陈灯的手突然被一双炙热的大手握住,江绪把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塞进她手心里,神情紧张,嘴快速地一张一合。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听清他到底在说些什么,下一秒,面前的一切都向玻璃般碎开,又如同烈日下曝晒的冰,很快化为乌有。
      
      等她回过神时,已经一身干净的旗袍,站在自己黑漆漆的灯铺里了。
      
      陈灯摩挲了下手心里那个棱角分明的黑色小什物,认出那是之前江绪找齐胖子换的通讯器,嘴角弯了弯。
      
      她把通讯器放在一边,踮着脚把桌上新得的那盏灯放回灯架子的最高处,才心情很好地为自己斟了一杯茶。
      
      这是之前那么多次在各种世界里穿梭后,从来没有过的轻松愉悦感。
      
      她拎出被吴临遗忘掉,紧贴着自己一并弹出来的小人偶,抿着甘醇的茶水悠悠地想着:来日方长,小卷毛。
      
      第一卷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一通乱掰……又是信息量有些大的一章,哈哈。
    第一卷结、束、啦!
    后边会捉下虫修一下bug~
    第二卷顺便剧透一下,讲的是救赎父亲的,emmm……丧尸故事?
    会有一个重要人物出现!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