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府大佬在线精分

作者:舒州小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二级小鬼01

      
      【解:鬼身能否对抗敌人,取决鬼身等级与敌人等级,若鬼身等级大于等于敌人等级便可对抗,反之则不可。】
      
      那薛贤得等级瞧着就不低,绝不是升个一级两级便能对付得,苏沫心下也清楚。
      
      看来自己之前那娃娃俑要拿回来,还得从长计议。
      
      至于娃娃俑要不要升级……苏沫有些犹豫。
      
      或许是察觉到了苏沫得犹豫,系统又出了声:【提示:鬼身升级是提高宿主元神力量,但媒介不升级,无法发挥全部力量,对任务不利。】
      
      系统意思十分明显,希望苏沫尽快升级。
      
      苏沫不动声色得记下系统对此事得执着,但目前来看,无法反抗系统,不如卖个乖讨个巧,便道:“升级娃娃俑。”
      
      【升级所需积分100,请宿主确认。】
      
      “确认。”
      
      【叮——升级成功。】
      
      【提示:系统升级后商城上架了新的商品,鬼身升级后奖励一本技能书,已发放至系统背包,请宿主及时查看。】
      
      这听起来倒是不错。
      
      苏沫点开系统商城瞧了瞧,多了几个效果商品,心下很满意,又想到系统所说的技能。
      
      【提示:技能书在系统背包里,点击使用即可。技能学习后属宿主能力,不需兑换,只需宿主自身灵力值。】
      
      苏沫眨眨眼,似乎只是升了一级,却开放了不少不得了得东西。
      
      点开系统背包,里面静静躺着一本技能书,上面得名字十分简单粗暴——隔音结界。
      
      苏沫有几分谨慎:“灵力值是什么?”
      
      【解:灵力值是元神得本源之力,会随宿主鬼身升级增加,系统商城也有商品可以兑换提高灵力值。灵力值可通过日常休憩恢复。】
      
      苏沫稍稍放心了些,将技能书学了,点开商城翻了翻,找到提升灵力值得果子,一看价格——100000000积分。
      
      具体多少积分苏沫不清楚,但一瞧见后面那一连串得零,苏沫就黑着脸关了商城。
      
      黑暗得屋内起了一阵风,苏沫心下有些猜测,坐起身子往床榻外瞧,果见红衣女鬼在外屋桌前。
      
      如系统所言,苏沫如今鬼身都二级了,她对这刚出生的小鬼确实没了惧怕的心理。
      
      更何况自己同她无冤无仇的,她还有求于自己。
      
      最重要的……苏沫自己的鬼身模样吓人的多,苏沫克服了心理障碍,这会儿瞧见这女鬼,不仅不害怕,还起身走到桌边坐下,打算促膝长谈一番。
      
      。
      
      丁府——
      
      丁宁安掩面哭泣也不过片刻,终究想起面前还有个往日的心上人,连忙擦拭干净抬头去看,却只瞧见昏暗的烛光和一如往常的卧房。
      
      竟是走了。
      
      丁宁安面上更是失魂落魄。
      
      丁宁安屋外,一个黑影轻巧落到屋檐上,鼻尖微动,低低笑了两声:“小东西,又跑了。”
      
      许多年未尝过挫败的滋味,他倒也不恼,只觉得有些意思。
      
      。
      
      “那丁宁安与你……究竟是何干系?”苏沫一上来便开门见山,看那丁宁安的样子,这杜青儿和他应是相识的。
      
      谁知杜青儿听着苏沫的问话,咬唇,待着几分愤恨:“并无干系,小女子同他并无交集,甚至他的名姓,皆是小女子死后,才得以知晓。”
      
      苏沫一愣:“那丁家公子看起来可是对你情深义重得很。”
      
      杜青儿面上并无欣喜,这才缓缓将事情一一道来。
      
      原来这杜青儿和丁家公子在灵犀寺上香时是有过一面之缘的,只是丁家公子一见倾心记在心上,回去打听了杜青儿的家世,可杜青儿却是半分不记得这丁宁安。
      
      之后丁家公子也并未痴缠,只是派人打听了杜青儿的喜好厌恶,想来是想做足准备再出手。
      
      可还没出手,便被丁宁安那善妒的未婚妻知晓了,派人将杜青儿掳到荒废的院落抛到水井里,那口井其实水并不深。
      
      杜青儿掉下去后,并未立刻被淹死,也试着往爬上去,可那井底满是淤泥,她越挣扎越是下陷,最后一点点窒息在绝望里。
      
      苏沫皱眉听了许久,才道:“那日你跟着的白衣女子就是他的未婚妻?”
      
      提到那女子,杜青儿血色红瞳寒意更甚:“正是。”
      
      原来如此,这般看来,这杜青儿实在无辜,那未婚妻也实在狠毒,丁家公子明面上是无罪,却极力包庇了自己的未婚妻,甚至将苏沫当成杜青儿后,还阻止杜青儿复仇。
      
      这可真是个多情的人,呵。
      
      最重要的,那丁府为了名声,显然是封了官府的嘴,之后逼不得已,竟是颠倒黑白,将脏水往一个无辜死者身上泼。
      
      。
      
      岳云将下朝,还没上马车,就见到家中小厮在马车旁。
      
      “怎得了?”岳云上前问道。
      
      “表小姐请少爷往云香楼一聚。”小厮说罢,还暧昧的冲岳云眨眨眼。
      
      岳云未注意到小厮的眼神,只觉小表妹寻自己应是有事,也不耽搁,上了马车直奔云香楼去。
      
      及至云香楼,见到雅阁里面端庄坐好的苏沫,岳云还是忍不住调侃:“怎得不直接去岳云找我?”
      
      苏沫撇嘴:“明知故问。”
      
      倒不是岳家待她不好,反倒时每次都热情过头了,苏沫才不敢轻易登门。
      
      岳云不再逗她,见桌上已摆满吃食,好笑的捻了一块,宠溺的递过去,嘴角勾起,心情甚好的问道:“可是有什么要事?”
      
      往日苏沫相邀,不会让人挑下朝的时候去宫门口寻。
      
      “没什么,只是心里始终记挂着寺庙那日……”苏沫微垂眼,淡淡叹口气。
      
      岳云先是一愣,细细打量苏沫的眼神,只觉这是少女怀春欲语还休,连忙开口道:“小沫,那薛贤当真不是好相与的,他上任以来,审的犯人,没一个不招供的,为兄也见过他的能耐,手段之狠辣……”
      
      苏沫越听越不对劲:“关那个薛贤什么事?”
      
      又提他,脖子疼。
      
      自家表妹看着自己的眼神太过怪异,岳云甚至忽略了苏沫语气中对薛贤的敌意,心下想着,不是薛贤的事还能是什么?
      
      好一会儿,岳云脑子才转过神来:“是那个少女投井的案子?”
      
      见苏沫点头,岳云觉得一丝尴尬,他有些草木皆兵了。
      
      但一提那案子,岳云深深叹了口气:“古人云‘女之耽兮不可脱也’,此话不无道理,那姑娘心系一户姓丁人家得公子,求而不得,才……”
      
      苏沫打断他:“此事我也听说了,那丁家还是个大户。”
      
      这事长安城传的挺广,苏沫能知晓,岳云也不觉奇怪。
      
      那小表妹寻自己来,便是对这说法存疑了。
      
      岳云自己心下也有些疑云,只是此事既已交给刑部,大理寺自是不可再插手。
      
      苏沫见岳云并无开口得意思,伸手给岳云倒了杯茶水,殷勤得递过去:“那丁家是个大户,表哥都不怀疑他们官商勾结颠倒黑白么?”
      
      岳云叹口气:“这本是长安城官府收得案子,之后薛尚书又插了手,大理寺是碰不得了。”
      
      苏沫不想听见薛贤得名字,可对这案子又有些执念,一瞧岳云这模样,就晓得岳云也是放不下得,便出着馊主意:“不能全指着刑部,表哥也说那薛贤不是什么好人,说不得也和他们勾结到一处了!插手插不得,卷宗可能瞧瞧?再不成,是否是自缢,验尸结果定能呈现,表哥去买通人问问这案子得仵作。”
      
      岳云一听,竟觉得有几分可行,之前官府死压着消息,必是有丁家的手笔在。
      
      如今这消息是真是假,值得考究。
      
      可再一想,薛贤也不是省油的灯。
      
      岳云自然不信薛贤那性子会官商勾结,更何况薛贤如今正得圣宠,哪会为了个小小得丁家毁了名声,但他也不打算和自己得小表妹解释,若是小表妹能误会,那就再好不过了!
      
      不过,此事并未尘埃落定,说不得还有变动,自己贸然弄些小动作,反倒和刑部闹得不愉快。
      
      正这般想着,雅阁得门被敲响,岳云未多想,只让人进来。
      
      哪晓得来人推开门,一开口得话便让屋内二人怔住:“想知晓案情,何不亲自来问本官。”
      
      屋内二人青天白日见鬼一般,瞪大着眼望向门外得薛贤。
      
      岳云反应过来,记起方才和自家小表妹说了人家得坏话,二人又密谈了些不大能让对方听见得事,只觉有失君子风度,耳根都有些发热,一时竟不敢应声。
      
      苏沫鬼身时对薛贤是本能的惧怕,可白日里这本能便没了,这会儿只感觉脖颈隐隐作痛,又记起这人还拿了自己二十积分得娃娃俑,上回还害得自己被岳云训斥,只觉这人无比令人厌恶。
      
      不知是积分得怨念多些,还是脖颈疼痛得怨念多些,苏沫想到白日里这薛贤没法拿自己如何,这会儿也不知哪来得勇气,冷哼一声,娇斥道:“我大晋王朝得刑部尚书原是个爱听墙角的,好不要脸!”
      
      岳云震惊得看向自家小表妹。
      
      他原以为苏沫对薛贤有些意思得,可如今这模样这语气,怎么瞧都不是喜欢呐。
      
      许是小表妹年岁小,心思来的快去的快,岳云心下松口气得同时,便笑着打了圆场:“小沫不可无礼,薛尚书并非这般得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苏沫:我超凶得!
    薛贤:行行行,挺凶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