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府大佬在线精分

作者:舒州小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级小鬼03

      任务在时限内完成让苏沫松了一口气,但一想到眼前这道貌盎然的伪君子所做的行径,又觉得只是吓晕他实在太便宜他。
      
      大晋王朝自开国来历任皇帝皆重视臣子品行,同他人联手害死糟糠之妻的贫寒子弟?
      
      只要坐实这条,就是如何有才,官场路也注定断送。
      
      况他可是杀了人,大晋朝也是有律法的,若事情败露曹科免不了牢狱之灾。
      
      可意外而死之人的家属并未报案,官府又怎会去验尸查案,曹科就是算准了这点才有恃无恐。
      
      。
      
      隔了几日,佩兰却一脸唏嘘的同苏沫说了曹科府上的消息。
      
      “那吏部侍郎晚上中了邪,一个人在屋子里,将罪行都讲出来了,门外的护卫丫鬟皆听了去,这消息哪里封得住,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传遍长安城,连圣上都惊动了,命大理寺和刑部共同审理此案,”佩兰说到这里,带了几分兴奋的看着苏沫,“哪晓得还没开棺验尸,那吏部侍郎就疯了。”
      
      “疯了?”苏沫脸上有些怪异。
      
      她也就吓了曹科几分钟,怎么就把人吓疯了。
      
      佩兰说到这有些鄙夷的轻哼一声:“哪个晓得是真疯还是假疯,说不得是为了躲避审问装疯卖傻,反正他是不会好过的,吏部侍郎那姘头才被抓就招了,就是疯了,那前吏部侍郎也得吃牢饭去。”
      
      苏沫想起曹科那日见到自己还在诡辩,也觉得这人不会这么简单就疯了。
      
      这么一想,她此回被系统逼着吓人,倒是误打误撞做了回好事。
      
      怎么样这曹科也是罪有应得。
      
      苏沫呼出一口气,正瞧见佩兰双眼两着光还在说着,不由得好笑:“你怎的晓得这么多,可是又趁着我休息去厨房听采买的丫鬟说故事去了。”
      
      佩兰有些不好意思,也不否认,见自家小姐面前果盘空了,连忙寻了借口溜出屋外。
      
      苏沫也不阻止,见佩兰离开,忽而想到一事。
      
      “系统,那日我不是用了隔音效果么?”
      
      门外的护卫丫鬟怎么会听到曹科的话。
      
      【宿主,隔音效果也有时限。】
      
      苏沫不禁愣了,既然有时限,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若是执行任务时,因为隔音效果失效,让曹科能听见门外人的声音,吓人效果大打折扣,那任务就可能失败!
      
      想到这里,苏沫对系统就有些咬牙切齿:“系统,如果因为这种情况任务失败,是不是不算我的过错。”
      
      苏沫为自己讨福利,但系统很适时的装聋作哑起来。
      
      见系统不回应自己,苏沫只好作罢,但留了心眼,下回用效果前一定先问清楚。
      
      且不论曹科如何,曹科这事败露,全是自己一人在屋里交代出来的,长安城里的人皆道是中邪。
      
      虽说这中邪让坏人得以被惩戒,但长安城外灵犀寺一时络绎不绝人声鼎沸起来。
      
      求平安符的、拜佛的、买佛珠的……甚是热闹。
      
      苏岳氏是信佛的,但更相信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她坚信这侍郎是亏心事做多了才得了报应,若是没做亏心事又怕什么,故而苏岳氏也没让苏沫跟着旁的世家女去求神拜佛。
      
      只是苏岳氏不在意,岳家家主却对自家堂妹及其女儿在意极了。
      
      苏岳氏是岳家二房出的,岳家这几十年,人丁兴旺,却皆是男孩,只得了苏岳氏这一女,自然被当做金疙瘩护着。
      
      连带着苏岳氏成亲,又得一女,岳家这边还是男孩儿扎堆,旁人看着岳家是羡慕不已,岳家家主却是儿子多了不稀罕,就想得一女,自家生不出,就将眼光看向自个儿小侄女,苏沫和岳云关系颇好,未来应是要进岳家门的,小侄女也是自小看大的,这就和女儿没差了。
      
      岳家家主算盘打得啪啪响,对苏沫更多几分看护。
      
      见长安城世家女都在上山拜佛,苏府这边却没什么动静,岳家家主也不管自家在朝当官得大儿子公务繁忙,直接命人过来陪同苏沫上香求符。
      
      若是旁人岳云倒是能推,但一听是自家那小表妹,便应下了。
      
      岳家家主甚是满意,自家这儿子虽有些能耐却是个榆木疙瘩,成日只知忙公务,已然弱冠却不解风情,身边连个通房都没。好在岳云对苏沫十分上心,这么些年都小心护着,岳家主觉得这亲事很稳。
      
      岳云到苏府刚说明来意,本还对那些临时抱佛脚得行为嗤之以鼻得苏岳氏,就命丫鬟将苏沫从上至下打扮一番,打包送上了岳云的马车。
      
      虽这一通自己被折腾许久,但苏沫自小对岳云有几分亲近,又难得能出门,便没说什么,乖巧坐在马车上。
      
      马车行至官道,苏沫掀开窗帘瞧着外边景色,正想着回来时央着岳云在街上逛会,一转头,却见到岳云心不在焉的模样,窗口打进来的光照在岳云刚毅俊朗的脸上,将岳云眼底疲惫之色尽显出来。
      
      苏沫一愣,想到岳云在朝中任职大理寺少卿,不禁问道:“表哥可是公务未完?”
      
      岳云听了苏沫的话,抬眼去瞧,正见苏沫眼底带了关切,心下不禁一暖:“无事,只是前日里劳累了些。”
      
      苏沫自然不信,常往岳府走动,苏沫很快明白今日这遭是岳家主的手笔,只是依着岳云的性子,若是不愿,岳家主也是使唤不动的,苏沫心下感动,道:“咱们上个香便回吧,早春这外头还有些凉,不敢久待。”
      
      往日出来,就是冬日里苏沫都想多在外呆会再回,哪里会畏惧早春的凉意?
      
      岳云明白苏沫是顾着自己才说这话,一边欣慰表妹长大懂事了,一边点头应下。
      
      大理寺确实压了几个案子未决,可那吏部侍郎的事也确实有些邪乎,虽自己不大信鬼神之说,但陪着小表妹来求个护身符,让姑母小表妹求个心安也未尝不可。
      
      马车行至寺庙外,二人下了马车,就见侧方一道身影扑了过来。
      
      习武多年的岳云很快反应过来,一把将苏沫拽住护在身后,凌厉的看向来人。
      
      却见来人扑过来后,顺势就跪了下来,咣咣在地上磕了几个响头,口中连喊着:“大人,要为小民做主啊!”
      
      这一番动作不小,来往的人若有似无的看着这边。
      
      岳云为官两年,见过这阵仗,这是要伸冤了。
      
      见对方头都磕破皮了,还在继续,连忙阻止道:“快起吧,莫在此处挡着行人,我们去那方细谈。”
      
      说着便示意了不远处的竹林。
      
      那人连忙起身,也不敢走在前方,只敢跟在岳云身后。
      
      因着有岳云陪同,苏沫出门没带丫鬟护卫,只一岳府车夫。
      
      这会岳云不敢将苏沫独自放在马车上,想了想,还是让苏沫紧跟在自己旁边。
      
      三人走到竹林前,那人又跪了下来,正要磕头,岳云连忙道:“你先起来,且将事细说一番,本大人自有论断。”
      
      苏沫看了眼岳云,又瞧了眼那男子的靛蓝长衫,没有作声。
      
      蓝衣男子也不起身,跪在地上将事情细数说完。
      
      原是这人的妹妹前些日子出了意外过世,官府判定是为情所困投井自尽,即使家人不依不饶,官府也不再调查。
      
      男子双眼含泪,目光带着对官府的愤恨,努力为自己的妹妹辩解着:“青儿平日甚少出门,性子乖巧,脸上更是藏不住事,若是为情所困,我这个兄长怎么会不知晓?大人,此事必有蹊跷,还望大人能给家妹一个公道,查出究竟是何人如此歹毒!”
      
      岳云轻叹口气,他看了眼苏沫,顿时明白男子这哀戚不甘的心情,只是也不能任凭这男子钻牛角尖下去:“你的意思是怀疑她是被人陷害致死?可她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小姐,怎么会有仇家?”
      
      男子一听岳云这话,就晓得对方是不信自己,连忙道:“大人明鉴,青儿是在下自小看大,便是真的为情……所困,也必是舍不得让家人伤心,怎么可能做跳井这种傻事……”
      
      说到后面,男子眼角发红,哽咽两下,深呼吸几口,总算没在外人面前落下泪来。
      
      岳云一听此话,再看着男子悲痛模样,心不由偏了两分。
      
      可岳云心下还是隐隐做着决断,向来是女之耽兮不可脱也,女子为情所扰,真不知会做些什么。
      
      是了,若是他家小表妹为情所困想寻短……
      
      不、小表妹定然不会抛下家人,累得家人伤心。
      
      这般想着岳云意识到苏沫也到了少女怀春的年纪,心下不由担忧起来,只是现下显然还有更要紧的事,岳云将心思收回来。
      
      可因着方才那丝感同身受,岳云看向男子的神情少有的温和些,开口道:“公子若觉得此事存疑,可寻刑部定夺,大理寺并不监管此事,若是插手,倒令公子不便。”
      
      大理寺主负责牵扯至皇亲贵族朝廷命官的案件,这类案件虽不如平常案件多,但牵涉面广形势复杂,从查清到定刑少则两年。
      
      寻常百姓的案子至多由刑部接手,若是案件太离奇凶恶,大理寺偶尔也会参与其中。
      
      只是现任刑部尚书是苦寒出生,而大理寺卿及少卿皆是世家出生,虽双方领头的人并未表态,但底下的人却隐隐划分阵营,一同共事时总有些小动作。
      
      想到这,岳云也有些头疼。
      
      “刑部?岳少卿寻本官何事?”
      
      这男声低沉暗哑,伴着马蹄声,苏沫好奇看向来人,却见马匹上的男子弱冠年纪,肤色微深,轮廓□□, 眉眼锋利,嘴唇微抿紧,侧脸线条虽英俊, 却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肃利。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岳家主:儿子太多,糟心。想要个女儿,做梦都想,妹妹有个女儿,不如让儿子娶进门亲上加亲等于有了一个女儿!
    苏岳氏:甚好。
    未来男主:?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