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师3 @ 双魅之章

作者:候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SEVEN 新生代最强的生命师

      世间上最可怕的,不是被怪物咬到时的剧痛,而是在被怪物盯住却又未扑上来时,心底无限的恐惧感。
      那黑衣男人仿佛非常清楚这一定律,如猫戏老鼠般,并不急于让那些黑暗中的妖魔扑上去,而只是让它们用极缓慢的速度逐渐缩小包围圈,看着鬼灵和水印退无可退,说不尽的惊恐无措。
      月光渐渐被漂浮而来的乌云遮挡住身影,仓库街变得更加阴暗无光,让那些恐怖的妖魔变得更为得意张狂。
      鬼灵咽了咽口水,心里瞬息间翻过了各种应对方式,可惜他虽自小面对过许多危险处境,却从来没有与怪物对抗的经历。只感觉到自己全身上下,不只是身体,连心都在颤抖着,眼睁睁看着那些怪物用盯着美味食物般的兴奋目光盯着自己和水印,喘息着,淌着口水,逐渐靠近,再靠近。
      几乎一扑上来就能轻而易举地咬死他和水印,却偏偏又不咬。
      鬼灵听到自己心脏激跳地几乎要蹦出胸口,突然水印的声音在他耳边轻响:“一会儿一起点着打火机,然后立即往那盏街灯的位置跑去。”
      只是一瞬间的仲怔,鬼灵就彻底明白了。
      他摸到怀里的打火机,盯着面前逐渐靠近的那些黑暗野兽,就像天生的最佳默契又回来了般,甚至不用数口号,他和水印同时点着打火机!猛然冒出的火焰把一堆黑暗生物吓了一大跳,纷纷本能地惨叫避开!鬼灵和水印一人一个方面,分别踢开离他们最近的两只黑暗生物,动作奇快,迅速冲向前面大概一百米远处唯一的一盏街灯!
      果然,这些家伙怕光!
      它们一看到鬼灵和水印冲向街灯的方向,都纷纷徘徊不敢追来,似惧怕着那小小的昏暗光芒。眼看着几个不怕死的还想追上来,鬼灵从口袋里掏出香烟,也顾不上一根根拿出来了,干脆整个烟盒点燃了就砸过去。燃烧起的香烟盒落到那几个意图冲上来的黑暗生物中,烧到了它们的身子,顿时痛得它们一阵鬼哭狼嚎般的惨叫。那叫声在这模糊的夜空中回荡,特别惊悚可怖。
      鬼灵和水印一口气冲到了街灯的下面,拼命喘气,看着四周不敢靠近的黑暗生物们,才稍微松一口气。
      可只一秒。
      那救命般的街灯骤然熄灭,原本微亮的街道彻底变得漆黑一片,鬼灵和水印的心也随着那一下熄灭猛然停顿了一秒的跳动,陷入彻底的绝望!只听到黑衣男子的声音从他们脑袋上方的街灯顶上传来,好像敲打在他们的生命线上:“想这样就结束游戏,未免太扫兴了吧!”
      可恶!
      鬼灵和水印彼此互望了一眼,两人都已经在刚才那一下猛冲中耗尽了力气,无可奈何地看着四周渐渐又得意兴奋地包围住他们的黑暗生物。一双双带着妖色的眼瞳如瞅着猎物般盯着他们,蠢蠢欲动,将他们围得越来越密,越来越密……最后,第一只小妖怪张开嘴巴朝他们扑过来,紧接着所有的妖魔都不甘落后,朝他们扑来!
      鬼灵闭上眼,他曾想过自己会死在贫民区的某间废屋里,也曾想过总有一天会让被他偷了东西的人打死,可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被妖怪分食了而死!多么匪异所思,说出去大概也没人相信,三更半夜在仓库街居然有这么多的妖怪……
      不过,唯一庆幸的,大概是至少水印还在他身边。
      他们是一起出生的,一起来到这个无聊而莫名其妙的世界。
      最后,至少,也应该一起步向死亡吧……
      可是,奇怪?
      怎么等了这么久,那些妖怪还没咬来?莫非他们飞扑过来的时速是蜗牛的速度?
      鬼灵疑惑地半睁开眼,看到身侧的水印也和他一样,不解地慢慢睁开眼。他们抬起头,才发现不是那些怪物不扑过来了,而是地面上居然凭空长出了一只巨大的水泥手挡在他们面前,将所有扑过来的怪物们都截住!而更不可思议地是,那只水泥手居然好像拥有生命般还会动,将那些企图扑上来的怪物全打飞了出去!
      鬼灵和水印茫然地互望了一眼,心里不约而同一起闪过一个念头:莫非今天是传说中的灵异事件日?所有超越现实的状况都汇聚到这小破仓库街来了?
      立在高高街灯顶的黑衣男子忙四处张望,紧张地喝道:“谁?”
      一直躲藏在乌云后面的月光终于微微探出了半个小脑袋,映照在街边的砖墙上,一个看来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女悬挂着灿烂可人的微笑望着他们这边的方向,她旁边还趴着一只全身雪白的大老虎,正懒懒地打着哈欠,顺便甩了甩悬挂在墙边的尾巴,当作赶苍蝇。
      少女只看了鬼灵和水印一眼,就把目光移回到黑衣男子的面上,笑容明媚:“灭魇,我找你可找得好辛苦哦!”
      黑衣男子皱起眉睫:“姚菲铃……?”
      仿佛洞察到了鬼灵心底的疑惑,水印小声解释:“那女孩是姚家现任当家的独生女,姚氏集团董事长的千金。”
      “当家的独生女?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知道,其实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她,不过她的名字在整个姚家都非常出名。听说她是是同代中第一个创造出神级守护神的生命师。”
      神级守护神?那是什么?
      鬼灵只觉得水印越解释,他越糊涂。不过怎样也好,至少现阶段看来,他和水印是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回头有机会就赶快溜,管他们姚家和夜家是什么关系,都与他们无关!
      可叫灭魇的黑衣男子显然就没有那么轻松了,只听他冷笑:“这倒真意外,什么事居然劳烦到菲铃大小姐亲自出马了?”
      “我问你,”菲铃坐在高高的砖墙上,伴随夜风轻晃着小腿,面色虽然还挂着可爱的笑容,眼神却如黑洞般深不见底:“分家的生命师姚悦,是你杀的吗?”
      黑衣男子盯着她沉默了半晌,才闭眼轻笑:“是又如何?我们诅咒师和你们生命师是死敌,碰到了自然要打一下,被杀了只能说明他技不如我。莫非,你是想来找我报仇?”
      菲铃摇摇小脑袋:“当然不是,我和姚悦叔叔又不熟。”事实上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分家的姚悦,虽然是尸体的模样。
      “那你是不打算多管闲事了?”
      “灭魇,你是夜家的叛徒,本来我也不想插手到你们诅咒师之间的事儿。不过……”她目光骤然一凌,多了三分阴冷:“我只想知道,你对姚悦叔叔究竟做了什么,让他死时居然变成那幅模样?!”
      夜晚的空气仿佛突然又降低了几度,带着阵阵寒意,只要一呼吸,就能吐出白色的惆怅,在寂冷的夜里徘徊不去。
      灭魇慢慢合上双眼,似琢磨着什么,许久才化为一声冷笑:“你说的什么模样,我可不太明白……”
      话音还未落下,菲铃所坐着的砖墙背后突然冒出一个形状像巨蛇般的黑暗生物,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张口就狠狠朝菲铃的背脊咬去,眼看就要将那小小的身躯撕碎,可旁边那只一直懒懒甩着尾巴的白老虎却好像骤然清醒过来般,以更快的速度咆哮着扑上去,一口就咬住那只黑暗的大蛇!大蛇挣扎惨叫,白虎却丝毫不放,三两下就将那妖怪撕成了碎片!
      灭魇目光微变,顿时,所有的黑暗生物都冲菲铃和白虎扑上去,可菲铃丝毫不惊,依然笑脸盈然地看着白虎跳到她面前,咆哮如雷,卷起无数的狂风将扑过来的妖魔们都卷飞了出去!还有几个勉强闯过强风的,则不是被白虎撕裂就是被墙壁旁边突然冒出来的砖手一巴掌打下去,变成了一块被压扁的黑饼。
      灭魇似乎也不在意,反而狂妄地笑道:“我倒想看看,在这没有光的街道夜里,你们有多少力气可以一直和我斗下去。”
      那些黑暗生物仿佛无底洞般,不断地冒出,无论打倒多少、撕裂多少,还是会再次冒出。白虎虽然还狂风不断,但菲铃似乎渐渐有些坚持不住了,额间冒出一颗颗细小的汗珠。夜晚是诅咒师力量最强的时候,她的体力反而有些不支。
      眼看又一只黑暗妖魔朝她扑来,菲铃却来不及再控制牵离,慌忙间往后一缩,顿时失去重心,眼看就要摔下围墙。白虎察觉到主人有危险,忙飞身想去接住她,可还没飞过去,一个温暖的胸膛就突然出现在她背后,轻轻便接住了几乎坠落的她。
      就在接住她的瞬间,那人背后同时冒出一整串的火焰,仿佛有生命般,以极快的速度一路蔓延了整个仓库街的上空,将刚才还漆黑一片的街道照得耀如白昼。那些火光并非红色的,而是发出金黄的光芒,被照到的黑暗生物顿时惨叫着纷纷逃跑,逃不及的便哀号着渐渐变成石头状,风一吹,顿时化为灰烬,飘散消失,再无踪影。
      “混帐!”连灭魇也忙用手遮挡住自己的脸,仿佛惧怕太阳的吸血鬼,转身就跳下街灯,慌忙缩身回到仓库间缝的黑暗中,才缓和过呼吸。
      鬼灵和水印望着四周空中点亮的连串金色火焰,有些不敢相信这种事居然是发生在现实世界。
      可菲铃却十分欢喜,回身就一把抱住那个人:“谢谢你,艾瑞克!”
      那人正好背后是火光的源头,所以看不清楚样貌,只隐约从轮廓上看出他的个子特别高,拥有一幅完美出众的身材,以及一头柔软的淡茶色短发,一张口,声音通透如玉石:“不客气,我也只是顺路而已!”
      菲铃吐吐舌头,一幅看穿他的笑容:“原来专门从东京的时装展赶过来帮我,叫做顺路呀!嗯嗯,我明白了!”
      那人轻笑,也不否认,只轻轻摸了摸菲铃的头发:“就你鬼灵精怪。”
      他们二人自顾自说着,但躲在黑暗角落的灭魇可不肯就此善罢甘休,他双手快速结了几下手势,额头间发出黑色的光芒。顿时路边几株大树突然也发出黑色微光,这些树木却不怕金色的火光,微一抖动,所有树枝如被控制般,笔直地从四面八方全插向菲铃和那男子的方向,眼看就要将他们二人戳得血肉模糊!
      可艾瑞克却连看都懒得看一眼,刺向他背脊的树指还没碰到他背脊,就被地上瞬息间冒出的一堵泛着金色光芒的巨大水泥墙完全挡住!树枝全被挡在厚厚的水泥墙后面,连一根枝丫都无法碰到他的身体。而另一边伸展向菲铃的树枝,则被白虎一声旋风巨吼全破碎断裂,残骸被狂风追得无影无踪。
      灭魇瞪着砖墙上的二人,气得微咬下唇。可恶!本来一个姚菲铃倒还算了,可再加上一个被称为新一代中最强生命师的艾瑞克……
      没办法!他又作了一下手势,趁着另一棵被控制的巨大魔树朝那二人攻击时,瞪了旁边的鬼灵和水印一眼,转身隐入黑暗中:“小鬼们,今天算你们走运,下次就不会再这么幸运了……”
      “慢着,灭魇!姚悦的事我还没和你算呢!”菲铃翻身跳到白虎背上,让它驮着自己落到灭魇消失的黑暗细缝旁,可哪里还有灭魇的影子,横看竖看也不过是一个仅够一人宽的普通仓库间缝而已!
      “可恶!还是让他逃了!”菲铃不爽地敲了一下铁皮做的仓库,回过头,才发现艾瑞克也转过了身:“艾瑞克,你也要走了?”
      艾瑞克抬手看了看表,点点头:“明早七点我还要回到东京参加时装展的开幕式。”
      “哇!东京好远哦!这时间可没有航班了!呵呵,要不要我帮你动用一下我的私人飞机送你回去?”菲铃故意夸张地喊道。
      “不用了,我不想用你们姚家的任何一分钱。既然是生命师,飞机又是死物,要回去也很简单。”
      他也不多言,转身就离开。神奇地是,只要他一抬脚,脚下的水泥地也好、屋顶瓦片也好,便像都拥有生命般,自动抬起来停在他脚的前方。他根本不需沿着路走,只要他脚到的位置,任何地方都是路,只要笔直朝着机场的方向走去就可以。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菲铃忍不住自言自语地轻笑:“唉,也只有你会觉得操控那么巨大的机械体飞过海很容易吧!不愧是最强,我确实比不上……”
      艾瑞克一离开,空中那些原本照得如白昼般的金色火焰也逐渐熄灭消失。菲铃也不介意,抬手放在了刚才被灭魇熄灭的那盏街灯上,街灯泛起淡淡的白色光芒,原本被无故熄灭了的街灯“咻”一下又亮了起来,恢复正常。
      她这才回过头,好奇地看向旁边还在喘息中的鬼灵和水印,有些惊喜得点点头:“真是意外收获呀,居然见到了分家里离家出走的姚水印……”她顿了顿,左看看右看看,最后皱起柳眉:“嗯……你们哪个是水印?……算了,随便吧!听闻你们家的人可是高价悬赏要抓你回去哦,没想到你居然躲在这里……”
      可这四年的相处和聊天中,鬼灵和水印二人已对姚家人特别厌恶,不约而同地冷笑一声,异口同声地吼了句:“跟你无关!”掉头就走。
      菲铃眨眨大眼睛,有些无辜地耸耸肩:“好有默契的双胞胎,连没礼貌的地方也一样!好歹也该对我这个救命恩人道谢一下吧!”
      她旁边的白虎又打了一记哈欠,懒懒地爬在她脚边,只睁着一只眼睛望向她:“你打算告诉姚宫,遇到了姚水印的事吗?”
      “不用了吧?”菲铃侧过脑袋,一边抬起右手,微泛白光,控制一只水泥大手将刚才被打斗破坏的街道恢复原样,一边笑道:“宫阿姨只是要我调查姚悦叔叔死亡的真相而已,我可没有多管闲事的嗜好。对了,白虎,你觉得灭魇究竟做了什么,会让姚悦叔叔死成那样的惨状?”记得她看到的那具姚悦的尸体,甚至已经不能被称为“人类”的尸体了……
      白虎笑了笑,反问她:“其实你心里,不是已经有想法了吗?”
      “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好像灭魇在进行着什么计划……可惜艾瑞克溜得太快!不然有他在,方便许多……”
      她伸伸懒腰,恢复笑颜:“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何必想太多!”
      月光下,无人的仓库街,一个少女与一只白老虎坐在墙头,面前则是巨大的水泥大手在慢慢修复着被打得乱七八糟的街道,一切看起来都那么超现实,却又意外地唯美动人。
      
      另一边厢,水印扶着鬼灵好不容易回到屋子门口。
      “你的伤没事吧?”水印想起刚才他一手摸到的鲜血就心急如焚。
      “我没事。”鬼灵反而没他那么紧张,轻吐口气:“开始虽然很痛,可刚才已经没那么痛了,好像也没再流血了。”
      水印还是拉起他的衣服,仔细检查过他的伤口,确定真的没再出血,才真正松口气。他一放松,顿时整个人有些软了,依在了鬼灵肩膀上,感受着鬼灵的体温,才稍微缓和过自己激烈的心跳:“拜托,我们快回去吧!外面太危险了!万一刚才那个诅咒师又回来……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鬼灵却没说话,只是抬头静静地凝视着夜空中的月亮。月光照耀在他过分邪媚漂亮的面孔上,形成一种异样的色彩,更添了三分妖邪,便真如一个从山精野怪变化而成的美少年,带着致命的妖美容貌。可他终究不是妖魔,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少年,会笑会饿,会喜悦也会痛苦,会受伤也会死亡。
      当然,也会嫉妒。
      刚才的危机好像一场噩梦,虽然恐怖,却太不真实。他和水印死里逃生,全部都像做梦般,那时的他彻底忘记了刚才在小屋里的不快与愤怒,满心里只有和水印一起努力求生的念头。
      真美好。
      所谓世人推崇的伟大兄弟情谊,大概就是这样吧。同生共死,除了和对方之间的默契,什么旁念都没有。
      只可惜,他没有那么伟大。
      如果没得到过,就不会盼望,就像以前,如果他一直孤独地呆在那肮脏的贫民区里,大概从不会想到他也可能会拥有另一个段人生,另一段可能是每天享受着荣华富贵锦衣丰食的十五年。
      就像遇到空。
      如果当初被留在姚家的人不是水印而是他鬼灵,是不是那个公主般的少女就会成为他的未婚妻,而不是水印的?
      水印总是一遍遍强调姚家的阴暗和可怕,但他却没感觉,他只知道贫民区里温饱不知、生死不知的阴暗和可怕。
      水印依然在追问:“鬼灵,你到底在气什么?告诉我好吗?”他依在鬼灵的身上,带着撒娇般乞求的语调轻喃:“我突然把空带回来,你不高兴了……”
      他似猛然想到什么很可怕的念头,忽地停住了话语,瞳孔微异,表情骤变:“慢着……鬼灵!你今天叫我去顶的那个班,是谁介绍给你的?你之前说自己喜欢上了一个女生,莫非你说的人就是……”
      看到水印那么惊惶的表情,好像比见到诅咒师出现还恐惧,鬼灵忍不住轻轻笑起来,顿时妖媚如毒,邪美地连月光都要相形见拙。
      他曾经听说过,双胞胎很容易会喜欢上同一个人,以前还不相信。
      可原来,是真的。
      水印瞪着他,提起他衣领,紧张又不敢置信地问:“鬼灵,难道你……其实是在吃醋?”
      “没有!”
      鬼灵甩开他的手,可其实他心里知道,水印已经说中了。只是回想起水印扶着空时那小心翼翼的表情,想起空望着水印时那甜美而满足的目光,以及他们坐在一起时那么和谐而舒服的亲昵姿态,就像童话故事中的王子和公主一般完美,他心里就莫名其妙地怒火中烧。
      没错,他是在吃醋。
      这世间上只有得到过了,享受过了,明白了个中的快乐,才会盼望和嫉妒。
      只是,他自己也不明白。
      是水印?还是空?
      他……到底是在吃哪一个的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