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狂他宠我成灾[重生]

作者:风无关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你是傻么】

      
      一百杯的奶茶大单直接让操作台的员工们忙碌的团团转。
      幸好奶茶店的店面规模不小,不然如此大的工作量,一般的小店也吃不消。
      
      仲野挑个角落靠窗的安静位置,视角正好将姑娘的倩影包括在内。
      不过目前眼下还是解决一百杯的奶茶的后路问题。
      
      仲野拿出手机,点开微信给任允非发消息。
      
      【一会儿带几个人来南门广场后的小吃街一趟。】
      【啥玩意儿?小吃街????】  
      
      【我刚在这儿订了一百杯奶茶。】
      【哎我艹,你他妈要喝死啊,小心喝多肾亏。】
      
      【让你来就TM利索给老子过来!拿到酒吧去分,老子请了!】
      【得,服了。您是哥,过后见。】
      
      解决完奶茶的后路问题,仲野把手机向面前的藤制茶几一扔。他凝望着结账台的娇美姑娘,看她一次次客气礼貌的微笑,为顾客点单。
      
      她很缺钱么?
      为什么要来这里打临时工?
      仲家也没有少她吃和穿。
      
      仲野不由自主拿出自己的棕皮钱包,双面叠层内装满着四大银行发行的黑金卡白金卡。
      
      他随手挑张不限额度的黑金卡,可在手指捏住银行卡的动作却停顿,两三秒钟后他又用力把卡塞回钱夹叠层。  
      
      操!
      仲野,你TM这是要没名没分的养她么?!
      
      少年紧咬拳头,怒骂自己是混蛋。
      他母亲就是没名没分,才会落得个关在精神病院的下场。
      
      仲野烦躁的胡乱抓两下额前碎发,他总是如此,有时过于冲动不计后果,陷入纠结矛盾后心火旺,难受的百爪挠心恨不得捶墙泄愤。
      
      果然,仲泽说的不错,自己真是个精神病。
      
      ******
      
      二十分钟后,奶茶店下午三点轮班,初诺可以休息一小时,再从四点上到晚七点下班。
      她先去员工更衣室换下工作服,刚换完就接到仲野发来的短信。
      
      【一会儿去哪儿吃饭?日料西餐?】
      
      初诺换好衣服,坐在更衣室的凳子上看着短信发愣,茶色美眸盛满浓浓惆怅。
      她可以理解仲野脾气的阴晴不定,易怒易躁,却不理解他的所作所为。
      
      她不告诉他自己在哪,他就费劲巴力的找到自己
      他来这里惊天动地的点一百杯奶茶,然后干巴巴的坐着消磨时间。
      
      初诺琢磨不透仲野什么想法,她猜测可能是因为自己前几天给他的拥抱。
      或许是仲野终于感觉到有人对他好,所以他也会关心别人?
      
      不过也好,她欣慰的想着,起码仲野已经知道人间自有温暖在。
      作为姐姐,她因弟弟朝着正向积极的改变由衷高兴。
      
      她刚想回复仲野消息,仲野就又发来一条:【随你挑。】
      
      她想了想,回:【吃面吧。附近有一家面摊很好吃。】
      对方言简意赅:【行,吃面。】
      她又打了几个字:【你能不能先出去等我?】
      对方秒回:【好。】
      
      初诺沉沉呼出一口气,叠好工作服放在自己名字的衣柜里,然后对着镜子整理整理乌发。
      
      她不是心虚,只是怕了流言蜚语。
      和仲野一起走出去,任她浑身长八张嘴也说不清。
      
      重生一回,她倍感珍惜,也倍加珍视现下平静的生活,不愿再起什么波澜。
      
      ******
      
      街边面摊儿仅用简易的蓝色篷布搭起,八张桌子,老板和老板娘两个人麻利的下面捞面,烟火气息浓厚。
      
      仲野神情复杂,以怀疑的目光环视着周围环境。
      他甚至想问老板有没有经营许可证。
      
      可他对面的娇媚姑娘一脸期待,还极有兴致的为他推荐这间店的招牌,夸赞老板和老板娘的手艺。
      
      “这家店我上次来吃过,真的很不错。老板娘调的汤真不亚于五星级酒店的水平。每天都有老食客开车特意来这里...”
      
      “为什么要去打工?”仲野打断她的话,直奔主题。
      
      初诺不能装作听不见,只是不知该如何作答。
      撒下一个谎,需要许许多多的谎来圆。
      她明白这个道理。
      
      “仲家不至于养不起一个高二的学生。”他沉黑的墨眸不分神的紧盯她,不错过姑娘脸上任何一丝细微变化。
      
      初诺努力镇定,极力保持自己面部的平静。
      可对面少年的眼神分明不容许她说半句假话。
      
      她怎么开口,难道和仲家的二少爷说,自己一直靠着烈士家属每月下发的抚恤金过日子。
      方锦梅一直牢牢把持着仲家内部的支出,根本不会匀出钱来照顾一个外人。
      
      仲野——至少他流着仲家的血,再不堪,也是仲家的二少爷。
      
      她从来不说,所以仲家没有人知道。
      仲家肯收留她,让她上学有地方住,于她而言已经是莫大的恩情了。
      
      “没什么。”她故作轻松,笑着冲他摇头,“就是周六在家待着也是待着,学习之余打打工,劳逸结合,放松放松也好。”
      
      仲野挑眉,薄唇轻启,嗓音沙哑问:“我爸知道么?”
      
      初诺慌张摇头:“不,不知道。你千万不要告诉仲爸爸。”她双手合掌,“求求你,千万别和仲爸爸说这事儿,求求你了。”
      
      一旦仲爸爸知道自己出去打工,肯定要去和方锦梅理论。
      
      初诺不希望给仲家惹出什么乱子,只要等自己再熬一年度过高三,上大学成年之后就可以自己搬出去单住。
      
      在此之前,她真的不愿意已经焦头烂额的仲爸爸再来操心自己的事情。
      
      “咳咳。”仲野不自然地清清喉咙。
      
      少年别扭的别开眼,她这是和自己撒娇么?
      
      她不该用那么可怜兮兮的语气来和自己说话。
      那会让他误以为,她对自己不仅仅是弟弟的感情。
      
      少年习惯了孤僻冷淡即便关心,口吻也不乏生硬:“这里人杂,你可以找个清静的工作。”
      
      初诺对自己的兼职比较满意,细数优点:“嗯...我觉得还好,奶茶店也是周六忙才会招学生兼职,一小时给我二十块,半天能挣小一百呢。”
      
      仲野想起奶茶店临近烧烤摊,眉心微拧说:“以后周六晚上你下班我...让张叔开车接你。”
      
      他把“我来接你”四个字压进喉咙。
      任允非说的不错。
      男人一有心思就完蛋。
      
      她忙摆摆手拒绝:“不,不用了。不用来接我,这个地方里地铁站和公交站都很近,我可以自己回去。”
      
      开什么玩笑,仲家接送的车是劳斯莱斯,她今天被接回去,明天就能上泓南晚报的头条。
      
      “换车。”仲野敏感,知道她顾虑什么。
      
      “那也不用。”她认真郑重的再次拒绝,“我可以自己回家,再说,你让张叔来接我,仲爸爸不就知道了?”
      
      仲野因姑娘口吻中严正的坚持微微一怔,的确刚才她已经要他保守秘密了,是他脑子一热,考虑的不仔细。
      
      “三十四号的两份牛骨汤面好了!”老板的洪亮高声穿过后厨,
      
      手攥号码牌的初诺刚要起身去端,仲野按住她,抽走她手里的号码牌,沉声说:“太烫了,我去端。”
      
      她一愣,然后莞尔展开笑靥,明艳娇媚直抵少年心房。
      仲野体会到心尖怦然而起的撞击,纵然坚硬如铁,面对瓷娃娃一样的娇柔姑娘也会不堪一击。
      
      初诺安心欣慰地坐回位置上。
      现在看来,仲家不会破产,她不会进入娱乐圈,仲野不会堕落到发疯杀人。
      
      那些上辈子真真实实发生过的悲剧,至今想起来她都心有余悸。
      不过一切都是按着好的方向进行,不是么?
      
      ******
      
      中午的牛骨汤面是她硬要请他。
      
      仲野不善于与姑娘打交道,说也没她会说,只是听着她苦口婆心的说姐姐请弟弟吃饭是天经地义的,要他给这个面子。
      
      好,他默默把皮夹收回兜里,基于她是他喜爱的姑娘,给她这个面子。  
      
      回到奶茶店,仲野的藤椅还没坐热,任允非就带着三个人来搬奶茶。
      
      “你他妈来搬个奶茶至于开兰博基尼来么?”仲野眼神瞥向窗外,小吃街旁边的一辆限量蓝色超跑引来不少人拍照合影。
      
      他又瞥了任允非一眼,这成天到晚炫富装逼的臭毛病什么时候能改。
      
      任允非拉开仲野对面的藤椅,笑他半斤八两:“呦呵,二少,这又不是你出门看礼拜几挑法拉利颜色的时候了哈。”
      
      “滚,老子半个多月没碰车了。”提起这事他就急躁火大,现在出门都是张叔送,另一个选择就是公交地铁。
      
      任允非拍大腿放肆大笑:“哈哈哈哈,我一猜就是,跟你爸作对不回家,车钥匙被没收了吧。”
      
      仲野铁青着一张脸,眉毛一立,他又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回家仲泽和方锦梅就想方设法带他去四院做精神检查,谁受得了。
      
      “野哥,不夜城新来了好几个小网红,要不咱今晚去看看?”任允非是典型的花花公子,女朋友女伴不断,更没少撺掇仲野下女人这淌浑水。
      
      “看什么?看蛇精脸谁比谁骚?没劲。”仲野冷淡的不为所动,每一次任允非的撺掇都没成功过。
      
      任允非早预料仲野会这么说,转了话锋:“你上次玫瑰花到底要送给谁?不是一中校花么?”
      
      闻言,仲野眸光移向结账台的明艳不可方物的白皙姑娘,半晌后,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眼神。
      
      他轻点头,回了一个字:“是。”
      
      任允非根本不相信,激动反问:“卧槽,那不能啊!我就那么说的,怎么会送错?”
      
      仲野也不知道,一中怎么会选叶娆当校花,他还以为一中学生学傻了,全都是一千八百度近视眼。
      
      突然,冲街柜台结账处传来玻璃碎裂的声响和一个光头男人撒酒泼的挑事高吼。
      
      “快点!让你拿一打啤酒怎么他妈的那么多废话?!”
      “抱歉先生,我们这里是奶茶店,不出售酒水。”
      “不...不管!弄一打酒来,不然你出来,陪哥哥喝一杯。”
      “抱歉先生,您喝醉了...”
      
      柜台前受惊吓的姑娘向后退两步,她没想到旁边烧烤摊的人喝多了,竟然来奶茶店耍酒疯找茬。
      
      光头男人手里攥着碎了下半部分的啤酒瓶,整条右臂纹着一条龙,用带有尖锐玻璃碴的部分指着她:“行,你不出来!整条街都是老子罩着的,老子分分钟让你倒闭!”
      
      那光头男人还不罢休,直接一脚踹翻了奶茶店外面摆放的花瓶装饰,瓷片叮咣碎了一地,周围群众也不敢靠近。
      
      店长生怕店被砸烂,跌忙跑出来,流冷汗说:“这位先生,她只是来兼职的高中生,不能陪您喝酒的。”
      
      “艹你妈滚!老子要她出来喝,你他妈到底还想不想干了!”光头男人一把抓住店长的衣领,又一把店长推摔在地。
      
      光头男人向烧烤摊的方位招手,立马就有七八个小混混手持木棍跑过来砸店铺外的搭架,
      
      “啊!”初诺惊呼一声,有人从身后把她拉下结账台。
      
      她转身面对着少年濒临爆发的怒气,他极力压制着胸中一团火,克制自己不善的语气:“你是傻么?还定在那儿看!打着你怎么办!”
      
      她不是不躲,只是受了惊吓,腿软一时慌神。
      
      “二少,叫人么?”任允非给仲野比了个打电话的手势。
      
      “叫!他妈的!老子给他们醒酒!让他们喝!”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嚎叫求收
    今日起稳定日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