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狂他宠我成灾[重生]

作者:风无关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暴风前兆】

      
      她昨晚手机关机充电,来大姨妈肚子不舒服也早早上床休息。
      所以直到周六早晨七点半起床,才看到仲野的消息。
      
      姑娘刚睡醒脑子昏沉,眯蒙着眸,纤指随意在屏幕上轻敲几个:【嗯,我知道了。】
      
      简单回复这一句后,她便起床洗漱。
      八点半市图书馆有专家讲座,为高二学生讲解如何度过高三。
      
      高二即将升入高三的学生每人手里都有一张单子。
      一中规定高二学生必须全部到齐,还要盖上讲座入场的印章。
      
      仲家周末用早餐通常是早晨八点半,她等不到早饭,只得尽量轻手轻脚的离开,然后去外面买个牛奶面包充饥。
      
      **********
      
      清晨八点半,仲家四口人围着长方桌用早饭。
      
      仲爸爸坐在长方桌的主座看晨报,仲泽用平板电脑翻查着集团资料,方锦梅则为亲生的优秀儿子倒了一杯牛奶剥好鸡蛋。
      
      仲野独自坐在另一侧,无视对面的母子情深。
      
      这一餐早饭,他整个人无精打采,木讷呆滞,本就冷寂黯淡的双眸仿佛被人窃走最后一点微光。
      
      他等消息等到凌晨四点,扛不住睡过去了。
      今晨八点睁眼,总算是等到她回复的几个字。
      
      可女人是口是心非的动物,一切真实都体现在行为举止。
      如同此时此刻,她回复他知道了,却没有和他同桌吃饭。
      
      自上次她从酒吧把自己领回家之后,她在家的每一餐饭都会和他同桌吃。
      
      比如早餐时,她会和他坐在长方桌的同侧,小声和他唠叨“多吃鸡蛋,补充蛋白质”“多喝牛奶,长到190”。
      
      这段时间,她和以前判若两人,不再是以前躲着他,避着他,看着他战战兢兢的姑娘了。
      
      然而经过昨晚的事,感觉好像一夜回到解放前,让他怎么能不慌不失落。
      
      仲爸爸的目光穿过报纸上方,看到阴郁沉闷的小儿子。
      
      虽说小儿子一直孤僻乖张,但最近状况直线转好。
      今天也不知怎的又一下子跌倒谷底,神情难过悲伤的和失恋差不多。
      
      仲爸爸合上报纸搁在一旁,看着二儿子说:“诺诺今早去图书馆听讲座了,你十一点多钟去接她回来。”
      
      仲野瞠目愕然望着父亲。
      果然老子就是老子,一眼看穿儿子什么心思。
      
      “爸,我一会儿去趟公司正好到市图书馆顺路,中午饭我带诺诺出去吃。”仲泽从iPad移开视线,看向父亲。
      
      还没等仲爸爸开口,一旁的俊漠少年放下筷子,冷冷的说:“不用了,我去接。”
      
      随即仲野退开椅子,起身沉声说:“我吃饱了,先走了。”
      
      方锦梅见到仲野转身,在他背后尖酸刻薄地说:“呵,杀人犯的孽种还去稀罕人家小姑娘呢。到底是谁家的小姑娘瞎了眼,不怕死吗?”
      
      冷漠阴沉的少年停住脚步。这段时间他的好转和改变,任何一个人都看得出是为了什么。
      
      可他容不得外人说她不好,也知道方锦梅是故意的。
      
      仲野背对着方锦梅,哑声冷笑,说出每一个字都带着彻骨寒意:“你再敢多说一句,我就撕烂你的嘴!我不怕蹲监狱,你怕不怕死?!”
      
      他用力攥紧拳头,骨节清脆的咔咔作响,精壮小臂上绷起清晰的血管青筋,掌间渗血的纱布看着愈发骇人。
      
      方锦梅吓蒙了,迟迟不敢说话。
      
      以往遭受刻薄谩骂,他从来是无所谓的沉默,哪像今天出口便是杀人发狂的威胁。
      
      他的确更好了,也的确更坏了。
      
      *********
      
      仲野换家居服套白T恤的时候,仲泽站在他门口,语气不善的警告他:“你根本没资格和我妈那么说话!”
      
      “那就让你妈管好她的嘴。”仲野眼神冰冷,不客气的回顶。
      
      他不屑于动仲泽和方锦梅,只要别触碰底线,他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
      
      仲泽不止一次提醒着他的状况:“仲野,你该知道自己是什么病。这是遗传病,即便以后诺诺真的同意,婚检这关你就过不去。”
      
      结婚么?
      他还没想这么远。
      他现在连喜欢都不敢说。
      
      不过单是想象未来几十年都是她在自己身边叨叨咕咕,让他吃饭喝牛奶什么的,他冷硬的心就能比棉花还软。
      
      少年连神情都温和不少,淡淡的说:“这些用不着你管,你管好你的钱就行。”
      
      仲泽被一句话戳到痛脚,保持风度的扶眼镜,口吻公事公办:“因为董事长给你20%的股份,下个礼拜四你要出席董事会参加决议。”
      
      “再说。”
      
      仲野拿起桌上的车钥匙,径直走过仲泽身侧。
      他没时间听仲泽废话,也不在意什么董事会决议。
      
      他在意的,只是那个姑娘。
      
      ************
      
      市图书馆讲座在三楼,八点半开始讲到十一点半。
      
      来的大部分是一中和六中的学生,泓南市这两所高中都入选全国百强重点,一中的排名一直遥遥领先,六中则是末位。
      
      讲座内容是预想中的枯燥乏味,没说两句就让人犯困。
      
      来大姨妈不舒服的她希望有一张床时时刻刻可以躺着。
      
      “初诺,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梁锐哲坐在她旁边的座位,看她神色不是很好。
      
      初诺脸色微白,摇头礼貌微笑的说:“没关系,可能是起早了,没睡醒。”
      
      “要喝水吗?”
      
      “不用了,谢谢。”
      
      她来大姨妈所以特意选个距离出口近的位置,这样能方便去卫生间。
      
      谁知道梁锐哲进来一直找她,还直接挨到她身边坐。
      
      可她月经肚子疼,走路挪位置都不是很方便,幸好梁锐哲是个安静腼腆的男生,不然叽叽喳喳的也是烦人。
      
      十七岁的小伙子一直细细端详着身旁的姑娘,连视线都不知道掩藏。
      
      她什么都知道,一丁点儿也不想理会。
      
      初诺并不晓得梁锐哲要做什么惊人之举,只是有气无力的弯腰起身:“抱歉,我去一下卫生间。”
      
      *********
      
      女孩子月经疼真的折磨人。
      
      镜子里的明艳姑娘唇色泛白,她站在洗手台旁洗手,肚子疼的没心情听专家的讲座。
      
      “呼——”她长呼一口气,用凉水拍拍额头试图让自己清醒。
      
      姑娘明艳深邃的脸孔漫上愁容,她不想回去坐在梁锐哲的旁边,她觉得很别扭。
      
      她没有早恋的打算。
      她只想好好考大学,走自己的人生。
      
      只有重新活过一次的人才会感受到呼吸的可贵。
      她决不能再对不起自己。
      
      初诺用纸巾擦干手上的水珠,挪着步子走出卫生间,准备回到讲座现场。
      
      场外,初诺撞见了正在出口处等自己的梁锐哲。
      
      她上辈子演过不少偶像剧,大致能猜出梁锐哲要做什么。
      
      这一瞬间,上辈子的双料影后连拒绝的台词都想的差不多了。
      
      梁锐哲向她走过来,这个腼腆的好学生不好意思的挠挠后脑勺。
      
      往日班级最不起眼的女同学成为全校女神级校花,就是作为她的同班同学都觉得是一件很荣耀的事。
      
      梁锐哲支吾开口:“那个...初诺,数学老师说你最近进步很大,以后肯定能考一个好大学。”
      
      她客气的微笑,拉开距离说:“谢谢。”
      
      梁锐哲脸开始红,一连串问了好几个问题,“你想上什么大学?985还是211?北方还是南方?”
      
      “看成绩再定吧。现在想,成绩不够也没用。”初诺没敢说,她只想先安然无恙的过完二十岁。
      
      听到初诺这么说,梁锐哲忙憨憨的点头:“对,你说得对...其实我...我想跟你说个事,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来了,开始问问题了。
      她准备把这种问题扼杀在摇篮里。
      
      “你是一个很负责任的班干部。”
      
      “那...那还有别的么?”
      
      “老师们和同学们对你都很信任。”
      
      初诺闭口不谈自己对他什么印象,这种问题往集体方面回答才最妥帖。
      
      谁也不是傻子,她这么说的意味已经很明确了。
      她给予充分的礼貌,让梁锐哲别说的那么直白,伤了同学之间的情谊。
      
      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情商不高,硬着头皮知难而上,涨红了脸看着她,说话都磕巴。
      
      “其实...我那天给你打电话是想说...我喜...”
      
      一段手机铃声打断了梁锐哲的告白,初诺拿出手机,来电显示是仲野。
      
      她接通电话:“喂?”
      
      听筒里是少年嘶哑冷硬的语调:“你在干什么?”
      
      初诺一拍脑门,略带歉意的说:“对了,我今早走得急,来听讲座忘记和你说了。”
      
      “你对面那个小子的是那天给你打电话的么?”
      
      “啊?你怎么知...”
      
      她余光一扫,瞥到十几步外的高大少年,他光明正大的站在那里,看着她打电话。
      
      手机被挂断,听筒里是嘟嘟嘟的声音。
      
      看着仲野一步一步踏过来,初诺慌得头皮发麻,因为仲野看起来并没有和她装不认识的意思。
      
      姑娘略显慌张,语速不自觉的加快,道:“我还要记讲座的笔记,先回去吧,别耽误听讲座。”
      
      “哦...哦。”梁锐哲刚准备好的表白被她慌里慌张的打断。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欠钱了要躲誰。
      
      入场需要学校发的入场券,仲野没有,她知道他肯定进不来礼堂场地内部。
      
      眼见着初诺和那个小子进到礼堂,仲野脸色铁青的准备跟上去,刚走到入口就被工作人员拦下来了。
      
      “你好,同学,请出示入场券。”
      
      仲野不耐烦的拿出钱夹,他没细数,随手抽出七八张百元大钞塞到工作人员手里。
      
      他连理由都说的严肃正式:“谢谢,刚才你看着了,我对象被一个男生缠着不放,我得去救她。”
      
      工作人员看着手里一沓钱,发懵的指指左面:“呃...请...请左边经过安检再入场。”
      
      仲野满意的挑眉,走到左面过安检进到内场。
      墨色深沉的目光扫视一圈,一眼发现观众席的姑娘。
      
      她是紧靠左边的座位,身边唯一的位置是他刚才看到的小子。
      
      仲野能听到自己后槽牙磨得声响,因为那个小子正盯着她眼都不眨一下。
      
      艹他妈!
      这小子眼珠子都要掉她身上了!
      
      他胸膛满盈着暴躁的怒气,在姑娘瞠目惊诧的注视下,坐在了梁锐哲的右边的位置。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对不起,野哥有钱能进去听讲座。
    虽然他听不懂......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